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央视财经评论] 创新四问(4):创造未来,中国能否先行一步?(20120712)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12日 23: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央视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解说:紧盯创新最高目标,迅速应变争取前沿地位;国家竞争力和创新面临哪些挑战?中国式创新价值在哪里?《央视财经评论》正在关注。

  主持人(史小诺):这里是正在播出的《央视财经评论》,欢迎各位的收看。今天继续我们关于创新的话题。标注着中国制造的产品如今早已经遍布全球的每一个角落,但是标注着中国创造而领先于世界的新科技、新技术现在仍然是屈指可数。如今随着我国的人口红利越来越小,经济增长的方式也应该从注重数量转为注重质量,从制造到创造,区区一字之差,难度到底会有多大?从中国式创新到颠覆性的创新,我们还有多长的路需要走?用十年,二十年,我们可以做得到吗?今天演播室的评论员是商务部研究院外资部主任马宇和财经频道评论员刘戈。首先让我们跟随栏目的另一位评论员张鸿去天津看一看,世界上最快的计算机。

  解说:7月初的一个早上,国家超级计算天津中心主任刘光明像往常一样,接待着一拨一拨的参观者,给他们介绍我国自主研发的全球最快超级计算机“天河一号”。大家都想知道,全世界跑的最快的计算机是什么样子,能干什么?

  这一排排编组好的大型机柜,就是“天河一号”。两年前,在世界超级计算机TOP500排名中,“天河一号”以每秒2570万亿次的实测运算速度,战胜了当时的美国“美洲虎”超级计算机,获得了全球最快计算机称号。打个比方来说,“天河一号”计算一天,相当于一台家用电脑计算800年。

  如此强大的计算能力,到底怎么应用,这是刘光明最愿意给大家介绍,同时也是参观者最感兴趣的。来自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的王一鸣教授,在听了“天河一号”的介绍以后,立即发现了超级计算机的用武之地。

  王一鸣(北京大学经济学院金融系副主任):我们比如说我们做一个投资策略,做估计、做计算的话,如果你速度能够比人家快,快一秒钟的话,你可能下的投资策略单,可能就能够赚钱,这个属于这一块儿也能应用到我们的这个金融的工程里面,或者金融的投资策略里面来。

  解说:不光是金融数据分析,超级计算机可以干的事情可太多了。大到国家和军队进行核聚变模拟试验,小到一家汽车厂做汽车碰撞试验,“天河一号”都能顺利完成任务。就连今年春节期间,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几个节目的动画制作,也是在天津超级计算中心完成的。绚丽的舞美基本上都是电脑动画,大背景的LED、舞台台面、四根柱子以及屋顶的灯光图片加在一起,将近60万张。一张图片如果用普通计算机渲染需要30-40分钟,用“天河一号”制作只需几分钟左右。整台节目普通计算机渲染需要10天左右,“天河一号”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完成了。

  超级计算机的研制,是我国的一个重大科研专项。要想提高国家科技创新能力、促进战略新兴产业技术创新发展,很多基础计算需要超级计算机的支撑。刘光明坦言,在这个领域,他等待了20年,才等来了国际同行真正的尊敬,因为,超级计算机的核心技术,外国人是不会卖给我们的,只有自己研发。

  刘光明(国家超级计算天津中心主任):一个国家,一个单位,持续的,在创新的领域持续地进行长期的研究和积累,那获得世界第一是个很正常的事儿。所以我也觉得我们国家在各个领域,还能获得更多的具有世界领先的一些科技成果。

  主持人:对于“天河一号”,老百姓来说,他可能感兴趣或者说比较了解是根据今年的这个春晚好几个节目,是这个“天河一号”它的动画制作,都是通过这个“天河一号”来完成的,但对于它其它方面,包括我们刚才说它已经超过这个“美洲虎”的超级计算机,获得了全球最快计算机的称号,很多老百姓不太知道,马老师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天河一号”。

  马宇(商务部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天河一号”实际上我们是基本上叫这个算是国家超级计算中心的一个项目,这个应该说是我们国家在高清技术领域里面,算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一个成就,也是一项重要的突破。那么这个,我们一般的来说的话,就是刚才你说的它这个应用领域是非常广泛,再有我们说的,刚才你提到的这个动漫渲染,只是它应用的很小的一个领域。

  刘戈(央视财经评论员):对,基本上相当于牛刀杀鸡,就是说它干这个事的话应该是顺手拈来。

  主持人:太小菜一碟了。

  刘戈:那么还可以干很多需要大量,瞬间高速计算的这样的一些计算,你比如说核爆,比如说是石油地震测试,就是勘测,那么这样的一些应用,可能真正的它的那种高速,它的高速,它的大容量才能够显现出来。

  主持人:它的那个强大的爆发力才可以显现出来。

  马宇:对,因为我们知道这个超级计算机的能力,它的运算是千万亿次,那也就是说这个是属于这种世界领先的超大的计算能力,那么可以对其它所有领域的,比如说需要这个基础和平台的这种研发,提供非常强力的支撑。这个为什么这个发明人刘光明教授也说,说这个超算,超级计算机实际上我们说其它领域研发的助推器和发动机,这个我觉得是很形象的能体现它这个作用。

  主持人:计算一天相当于一台家用电脑计算800年。我们说还有很多新的领域它还会有很多的新生事物,新的技术,它们的快速发展可能会很快地影响到我们的工作,影响到我们的生活,接下来我们一起跟刘戈再到南京江宁去认识两个新的事物,一起来看一下接下来的短片。

  解说:在南京江宁开发区中国无线谷,评论员刘戈又有了一个新发现,这让电视记者出身的他显得格外兴奋。

  刘戈(评论员):现在我来给大家演示一下宽带无线移动通讯的使用。那么现在大家看到的画面是车载移动设备拍摄的我,下面我给大家看一下,我拍摄的车载移动设备。那么我身上这个单兵设备加上车载移动设备。那么今后如果要是有什么突发事件,我们需要进行一个现场直播的话,我们就可以不通过卫星设备,直接这样的进行直播。

  解说:车载移动终端实际上是一种移动宽带无线设备,它是中科院上海微系统软件所研发的MiWave宽带无线通讯系列产品的一种。MiWave的独特之处在于,可以在各种紧急情况下与外界保持即时有效的联系。在2008年汶川地震中,灾区基础通信全部损坏,中科院工作人员携MiWave系统紧急驰援,5月20日,一名被困170小时65岁妇女获救,随后,北川县新闻中心网上第一时间对外发布了这条新闻。而支撑此次通信的宽带无线系统正是MiWAVE,这也是我国首次在大规模灾难救援中应用这类系统。
  除了应急救灾,Miwave同样可以应用于城市的建设管理,在江宁无线谷的中科院展厅,我们可以清楚地通过监视屏看到通过基站建设,由miwave系统监控的南京市区交通情况。
  研究人员(中科院南京移动通讯研究中心):那么中间这四幅图像,是南京市重要路段的一个实时回传的视频,左上角是航拍的视频,右边这个是南京(中央门)长途汽车总站,现场的,人员进出的情况。
  解说:无论是Miwave系统,还是与它结合使用的单兵终端,它们都源自于江宁无线谷内移动通讯专家们的创新发明。在那里,中国原创的4G移动通讯技术也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自国际4G技术标准开始征集以来,中国的提案数占到了近四分之一,自主核心知识产权也超过10%。

  南京东南大学教授尤肖虎和他的团队,作为我国4G技术的掌舵人,解决了“新一代宽带移动通信容量逼近”这一世界性难题,从而获得国家科学进步一等奖。简单来说,就是解决了4G下载的速度问题。比如像电影《金陵十三钗》,如果使用3G手机下载需要10分钟,而使用4G技术只需10秒钟,手机上网速率比3G手机可提高1000倍。

  中国的移动通信终于从追赶世界变成了走在世界前沿。这背后,是中国移动通信领域的技术人员将近20年的追赶:从2G的被动模仿,3G的苦苦追赶,再到4G时实现齐头并进和局部领先,他们的辛勤耕耘终于有了结果。仅在江宁中国无线谷,就聚集了20多个联合研发中心以及10多家移动通信领域创新型高成长性企业和10多个公共技术服务平台。而尤肖虎以及他的团队,正在准备向第5代通讯技术--5G继续发起冲击。  

  主持人:刘老师先给我们介绍一下,你去到这个现场,接触到这种新领域的新生事物的感受怎么样?

  刘戈:对,其实这个,就是无线宽带领域的应用,其实我们看到的系统就是往前推了一步,但是你别看往前推了一小步,由于这样的一个移动的视频高清的图像可以传送,它的应用又往前迈了一大步。你比如说现在在千岛湖游船上面现在已经装了这样的一个叫Miwave系统,那么在这个系统里面,每一个船它既可以是一个基站,同时它又是一个终端,所以你当船上,比如说一个船如果发生了故障的话,那么我通过现场直播,那么后面在基地里面的工程师就可以指导前方来修船,或者是发生什么治安案件,或者其他的一些,比如说船漏了等等这样的一些情况,我们之间,两个船都可以互相转播,然后这样就是说。

  主持人:效率提高了。

  刘戈:我们对于整个这样一个监控它就实现了一个无线的这个宽带的这样一种传播,那么这个以前是我们知道,我们只能实现固定场合的这样的一种,这样一种高清图像的传播,还有人有很多的设想,比如说以后这孩子在小区里头玩,你就把他放出去,给他身上带一个,他跟谁在一起玩,他在哪玩,他是不是跑出小区。

  主持人:都能监控的到了家长。

  刘戈:你家里头有台电视都可以看得清楚,所以这种应用的范围虽然从技术上来说,它不是一个特别原创性的技术,但是这种应用的突破也非常的重要,熊彼特说过,就是发明不是创新,真正的创新是把发明变成了商品,那么现在这样的一些技术,就是我们看到的这样的一些,包括我们前面演示的这种Miwave系统,还有4G这样的系统,它都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巨大的变化,它的市场化的前景都非常的这个宽阔。

  主持人:接着刘老师这个话说,从这个新技术从它研发,有了这个产品,但是到它的运用,现在我们国家目前的这个状况怎么样?然后我们在创新上来说,咱们国家中国有优势吗?

  马宇:我国创新的优势实际上应该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就是我们有强大的这个制造能力,也就是说有很雄厚的产业基础,虽然我们说我们现在这个整个的一个制造水平还比较低,因为我们基本上处于在这个国际产业分工,或者说这个产业链的中低端。但这个实际上我们是什么,通过这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们也建立了我们的庞大的这个制造能力,我们现在已经有了200多种产品在全球是位居第一,那这个基础实际上可以就是说,对我们的研发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支撑,因为很多的研发它需要有这种产业做支撑。

  主持人:有这个基础才行。

  马宇:另外还一个方面就是我们的市场优势,就是对我们国家来说,我们现在已经是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同时还是发展最快的这个市场,那就很可能我们是21世纪最具潜力的市场,我们一直这么说。那这个实际上可以,我们可以再从这里边发掘出很多创新机会来,也可以对创新提供强大的推动力量,这个应该说是我们这个国家是最重要的两个优势。

  主持人:基础也有,市场也有,现在我们有没有什么短板?该怎么样补齐?

  马宇:这里边又说到这个,也还有一些就是能制约我们成为这个创新型国家的有一些问题,你比如说,比较突出的我觉得应该两个,一个就是我们这个创新人才的培养和使用问题;另外一个,就是创新机制的建立问题,这个我觉得对我们来说还是存在有一些缺陷。你比如说我们现在在这个我们的教育体系和教育方式,在这个人才培养上我们还是比较重视这种,你比如说这种应试教育,那这样培养出来的人,可能相对来说就是创造力上会有所弱化。

  主持人:有所欠缺。

  马宇:对,这个会对我们的,比如说这种创新会有制约;另外还有一个,不管从人,还是企业创新能力的发掘,必须要有一个好的体制机制保障,而现在我们这一块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弱。你比如说我们经常谈的就是创新产业化的问题,你有了发明成果,但是很难转化成社会财富,转化成生产力,那这个就是在我们说你这个市场机制还是,算是制约我们创新的一个瓶颈。

  主持人:其他做的比较好的国家,比如说我们就拿美国来说,比如说硅谷,它可能这块的就是相当的技术创新这个活力一直都有,它的原因到底在哪些方面?就是体制的,机制的原因吗?创新机制。

  马宇:我觉得这里边就是特别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体制必须是开放的,就是我们不管是你这个人的创新能力的一种发挥,还是说你这个企业这个创新动力的这个培育,或者说是发挥,非常重要的就是必须有一个开放的市场,开放的环境,也就是说你这个市场越开放,市场竞争压力越大,那么对这个企业这个创新的推动力也就越大。

  主持人:那咱们中国市场也应该是有这种迫切的压力。

  刘戈:前几天的节目里面,我们介绍过国家的纳米所,中科院的纳米所,它的那个纳米的科技平台它就是开放的,刚才我们看到的“天河”,那么现在就是向公众开放的,但是现在有了这个开放,更多的人就可以把他们的项目,去研发他们的软件,然后能在这样的一个很好的一个工具上能够应用,现在我们的问题是什么呢?我们的工具制造出来很好,但是能会用它的人不多。所以为什么人不会用?因为以前的这些平台都是封闭的,比如说我是军工系统,比如我是科学院系统,那么只向我内部开放,那么现在马老师讲到,开放,这样的一些基础的科研设备,它同时向社会开放,那么很多人学会了使用这样的一些好的工具,它本身也是科技创新的一部分。

  主持人:那其实我们说,只有当我们拥有了世界所领先的这种创新技术,科技技术,才能够保障我们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在全世界的这种长跑的耐力,以及具有超人的爆发力,那么想要做到领先世界,想要让我们的技术创新一直保持这种活力,我们应该怎样做?先进一段广告,广告回来继续评论。

  主持人:欢迎回来,继续收看我们今天的《央视财经评论》,我们今天的主题是关于创新。那接下来我们会和大家一起来聊一个非常专业的一个词,也是比较陌生的一个名词叫MO源,M、O是英文字母M、O,源是源头的源,这个东西听上去很陌生,但是从前段时间的这个神九发射,一直到普通的电灯,其实都有它的存在,接下来我们通过一个片子来了解什么是MO源。

  解说:你可能不熟悉MO源,也就是高纯金属有机化合物。但您一定关注过神州飞船升天,也见识过都市里或大或小LED屏幕展示的繁华,神州飞船的太阳能电池板原料中就有MO源的身影,制造LED屏幕,MO源更是必不可少的关键材料。目前全球掌握MO源批量研制生产技术的公司仅有四家,三家均为美国公司,另一家就是我国的南大光电公司。南京大学教授孙祥桢把“863”计划新材料MO源研究成果成功实现了产业化,打破了西方国家的技术垄断。

  孙祥桢:(江苏南大光电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没有打破技术垄断)最大的问题是中国的MO源,在价格上,多少上要受到外国的控制。可能在5年之内我们在LED(产业)上,中国可能是属于世界的领先。在这样情况下没有中国自己的MO源的话,那么这个(产业地位)绝对形成不了。

  解说:以MO源为关键原材料的LED半导体照明,凸显的是节能环保理念。另一种节能环保的技术对可燃冰的开发利用也在起步。可燃冰又名天然气水合物,是今后替代石油、煤等传统能源的首选。它是甲烷和水在海底高压低温下形成的白色固体燃料,可以被直接点燃。

  孙宝江(中国石油大学教授):国家863计划(将可燃冰开采)作为一项主要的任务来攻关,预计“十三五”,国家可能进入一些工业的试开采。

  解说:正在建设中的青岛中德生态园,更是将节能环保视为最重要的元素,将节能指标全面标准化,设置了40大项的节能目标,力图为我国的低碳节能城市发展探索出一条可以借鉴的途径。

  刘雯(青岛中德生态园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通过这种自然的巧妙的设计,加非化石能源的运用,加天然气这种清洁能源的冷热电气的三联供,分布式利用,来达到每万员GDP(能耗)0.23吨标准煤。

  主持人:可能因为这个MO源和我们老百姓实际观众的生活确实离的有点远,看了这个片子,就是两位能不能再比较,就是用精准的这个语言再给我们讲述一下什么是MO源,它到底给我们生活,或者是说在应用领域产生了哪些变化?

  刘戈:那个孙教授是我采访的,刚才这组片子里面都是跟能源相关,那么MO源它现在用在节能灯上,LED灯,现在它可以让LED灯现在变成一个大的产业,那么一盏LED,3瓦的它的亮度和60瓦差不多,一度电可以点330个小时,但是白炽灯只能点17个小时,所以它这种节能效果非常的显著。那么MO源是制造LED灯的上游的上游,也就是说MO源是一种叫做化合物半导体的原材料,有了这个MO源以后,它可以用来做化合物半导体,化合物半导体比我们常用的硅半导体它在某些方面的性能发生了一个大的变化,比如说它可以让太阳能电池变得更薄,然后让用电的效率变得更高,然后这个电池,就是这个半导体可以用来做,比如说航天飞机,卫星的那个太阳能电池板,也可以用来做LED灯。所以它是一个源头,它是一个产业链的最上端,所以它的意义就在这里面。

  主持人:最基础的材料。

  刘戈:对,而且像这样的一个材料,原来美国是不允许向我们中国进口的,因为它是被当成可以用做军用。

  主持人:它是保密的。

  刘戈:所以它是一个禁止向中国进口的这样的一个产品,所以如果你自己不研究出来,那别人就不会卖给你,那么后来,经过国家的“863”计划把它立了项。

  主持人:现在全世界只有美国有三家公司和中国一家。

  刘戈:全世界只有四家公司能够生产,所以他生产出来,中国的公司生产出来以后,美国也可以卖进来,然后价格还卖得很便宜,卖的很便宜以后,整个中国的这样一个产业,LED灯的产业就催生出来了。

  马光远:我倒是想谈一下,就是它作为咱们说创新案例的这个典型意义,这个应该说是我们国家自主创新的一个非常典型的一个案例,并且也是我们自己的研发成果,向市场化转化做的好的一个案例,也就是说一开始的时候它是一个国家重点研究项目,并且通过这个研发自己在这里面突破,掌握了我们说的就是原创的这个技术;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当然我们这个原创技术一开始用的时候可能用的比较局限,比如说在军事上,在航天上,但是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就是如何转化为民用,转化为产业化生产,而这个应该说这个MO源项目是做的很成功的一个。也就是从90年代后期像孙教授他们就已经开始关注这个事情,就开始往这个产业化生产转移上发展,并且也是在这里面也经过了很多的波折,包括这个股权的这种变化,企业股权的变化,包括融资的问题,包括市场的问题都经过了一系列的波折,最后现在才基本上形成了规模化的生产。所以这个应该说是我们国家从这种原始创新,基础研发向这种市场化过度的一个非常成功的一个案例。

  刘戈:其实对于科技创新需要有耐心,就是有一家石油公司统计过,就是一种新的能源,从它投入商业使用到占到市场1%的份额需要多长时间呢?需要25年,就是从没有到1%需要25年。所以那如果要是我们没有这种耐心,那可能那很多未来的,代表未来方向的这样的产业我们就没人搞。比如说可燃冰,现在来讲开采可燃冰是一个费力不讨好的事,石油那么容易能够获得,你开采可燃冰需要再打很深的井,然后还需要很多的高技术的这样的一些工艺,最后才能获得。但是你如果要是大家都急功近利,都觉得这事是别人的事,是以后的事,那么不去搞,那么可能某一天我们再去搞的时候,我们已经远远的落后了。所以这种耐心对于整个国家来讲,对于整个企业来讲都非常重要,你只有有耐心的企业才能真正的在今后,在某些时候取得领先地地位。

  马宇:对于我们国家的研发来说,我们可能要处理好一个关系,也就是市场导向和国家战略协调问题,我们现在做研发,当然我们更加关注市场导向,有市场前景的这种研发,但是作为一个国家来说,尤其是作为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来说,我们必须高度重视基础研发,也就是说在这种可能的这些领域里边,在战略性领域里面我们必须要进行基础性研发,这样的话在我们整个的,咱们说不管是国家竞争中,还是在这种长远的市场竞争中,你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这个我觉得跟企业一样,你比如说绝大多数企业它可以不进行这种原创性的,或者技术性研发,我就做应用研发就可以了,但是对于一个国家不行,对于个大国更不行,所以这样的话就是,我们对于一些,我们觉得是一些发展方向的领域,从观念上来说,可能不是马上有市场价值体现出来,我们也必须高度重视,也必须在这里边投入更多的精力去关注这个事情。

  主持人:必须得要有这样的准备和这样的理念。

  主持人:那如果说具体到某些具体的领域,目前来说,我们国家哪些领域还比较落后?而且它对于未来的生活,或者是工作,未来的发展是比较重要的,两位会有怎样的?

  刘戈:代表我们最新水平的这样的一些科研项目,这样一些创新项目,仍然基本上还是在过去的已经,国际上形成的这样的一个科研架构上,在这个路上在前进,也就是说现在来说,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独创性的这样的一些技术,应该说还很少很少,但是,由于我们现在的这样的一种产业结构的基础现在不断地提高,那么人才不断的培养和建立这样一个队伍,那么就是对于中国科技发展的未来,科技创新的未来,确实是其实是让人非常有一种信心。

  主持人:有期待的。

  马宇:当然从我们国家目前这种创新现状来说,确实还不能说是很理想,但确实我们现在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且在着力推进。另外从长远来看,我们国家现在实际上说在创新里边已经采取了一些战略措施,包括我们说的就是现代确定的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这个当然就是说也是我们今后在产业……

[央视财经评论] 创新四问(4):创造未来,中国能否先行一步?(20120712)
责任编辑:许梦可

热词:

  • 央视财经评论
  • 创新四问
  • 创造
  • 未来
  • 中国
  • channelId 1 1 2 70de2b39ddd94279b753d21dfeb2def6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