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从容投资人事乱局:合作伙伴反目 老员工离职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13日 09:2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21世纪网-《21世纪经济报道》

  2010年,基金界十大风云人物的专题评选中,吕俊获得了一个称号不败的吕俊。从公募隐退后,他创办的阳光私募从容投资也有声有色。若不是两个多月前与姜广策决裂引发的巨大风波,吕俊的故事完全可能如往常般“幸福快乐”地发展下去。

  事实上,近年来,吕俊先后与三个核心合作人物分道扬镳,包括老东家王鸿嫔、合作伙伴魏延军、姜广策,分手的原因各不相同,但过程及结果却惊人地相似:三次分手都是不欢而散甚至是反目成仇。与重要合作伙伴频频翻脸的同时,从容投资内部也不太平,与公司一同创业的众多老员工,在去年三季度也纷纷离职,接任岗位的多为吕俊夫妇的亲戚和朋友。

  合作伙伴一拍两散、普通员工纷纷离职,面对一个个远去的背影、曾经的伙伴,吕俊是何等心情?从容投资又将走向何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历经两月,经过多方采访求证,希望揭开吕俊与三位“亲密战友”的“爱恨情仇”,以及从容内部人事震动的真相。

  吕俊与老东家王鸿嫔

  2007年8月前,吕俊任上投摩根副总经理与投资总监,并担任中国优势的基金经理一职。由于在2004年4月至2007年8月,吕俊管理的中国优势基金累计收益550%,远超同期同类基金,因此吕俊已成为市场上最负盛名的基金经理,且被上投摩根打造为明星基金经理。

  然而,就在吕俊风头正劲的时候,他却选择了急流勇退,离开上投摩根。对此,吕俊此后接受采访时称是被王鸿嫔逼走的。根据此前的报道,按照吕俊当时的说法,他于2007年7月26日14点50分以邮件形式正式向王鸿嫔表示辞职,并希望解除劳动合同关系。仅隔一天后的7月27日晚9点36分,王鸿嫔以短信形式回复吕俊,“你的辞职信已收到,我尊重你的决定。周一一早进办公室即面谈工作交接事宜。也需请你配合公司对内外沟通节奏,我们祝福你,也盼好聚好散,一起创下完美句点。”

  “当天的公告只是我辞去中国优势的基金经理职务,Mandy(王鸿嫔的英文名)如此急促宣布,是想造成既成事实,是逼我走。”吕俊说。

  因此,在这次辞职事件上,王鸿嫔逼走吕俊成为主流的看法。然而,记者翻看王鸿嫔2007年8月10日在上投摩根官方博客上发表《上投摩根新投资团队向前走》的文章中,字里行间传递的是对吕俊的认可、祝福以及感谢。她在文章中写到:“公司成立三年多以来,在基金业绩上可算是交出好的成绩,我们也认为上投摩根的投资团队已经成为最坚强的队伍之一,这一成就吕俊应列首功。吕俊本人负责的中国优势基金从成立以来也持续展现卓越成绩。作为同事,我很感念与吕俊共事的时光,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对他的未来也给予深切祝福。”

  尽管王鸿嫔早就远离资本界,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有幸联系到了她。谈及往事,王鸿嫔非常淡然,她表示:“为何《罗生门》这部片经过岁月洗礼仍旧是大片?因为它将人性解释得很到位。每个人或有意、或无意,只讲出部分的事实,再添点油、加点醋,整个就是只对自己有利的故事。不能说哪一方说谎,但就是没有一方讲出了全貌。历史也如此,事过境迁,再评论当年事不符合我的性格。”

  吕俊与魏延军

  离开上投摩根的同年,2007年11月,吕俊创办上海从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随后,从容投资发展迅猛,2010年底资产管理规模就超过了30亿元。根据私募排排网最新统计数据,从容的管理规模居国内前十。

  在从容投资的发展历程中,曾被称为“铁三角”阵容的三位核心人员分别为吕俊、魏延军以及姜广策。根据此前媒体报道,2010年8月,吕俊向记者确认魏延军加入从容投资。公开资料显示,魏延军投资经历颇为丰富,历任富国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基金经理助理、紫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总监等职务。

  加入从容后,魏延军担任副董事长与基金经理,是公司的“二把手”。然而,“铁三角”的阵容只持续了不到一年便宣告瓦解。2011年8月,市场传出魏延军自立门户的消息,而彼时魏延军在从容就职尚不到1年时间。

  关于魏延军离职,双方都未做出任何回应,这也是吕俊与三位重要“战友”的分手中,表面上看起来最“和平”的一次。不过,看似平静的水面却暗流汹涌。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两个月的调查过程中发现,吕俊跟魏延军所谓的和平分手,只是表面的,实际上,他们的分手不仅难以称之为和平,反而是“硝烟弥漫”。据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魏延军在离职前与吕俊闹得非常不愉快,从容不仅发动研究员堵门阻止魏延军进入,更曾多次通知警察。

  据一位前从容员工回忆,“魏延军刚发完新的一期产品后就没来公司了,当时大家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公司的说法是他请假回去休息。之后不久,魏延军的老婆来过一次,说公司欠魏延军工资,这个事情还报过警。我们作为普通员工当时真的是不明所以。之后过了段时间,魏延军来了一次,坐在会议室里,然后过一会儿就走了,之后魏延军就再没来过了。”

  另一位从容员工也提到,“魏延军的老婆带着律师来过几次,而魏延军来的时候吕俊夫妇还让投研部的研究员挡在门口不让魏延军进来,之后魏延军就没来上班了。”

  “魏延军离职后,公司还开过会通报此事,当时公司的说法是魏延军想拿走公司的品牌,因此让他离开了公司。”这位员工回忆道,“当时公司对于魏延军离职的说法都是偏于魏延军有过错在先,因此作为普通员工唯有听信公司的观点。”

  即使是一家普通的公司,正常的员工离职何须使用堵门、报警等强硬手段?从容投资这家国内赫赫大名的阳光私募,其“二把手”魏延军出走的真相,究竟是怎样?

  记者经过长达两个多月的调查,从接近从容投资的核心人士中了解到了许多内幕。

  据该人士回忆:“吕俊跟魏延军商量合资成立一个从容投资中心,其中吕俊占六成,魏延军占四成,双方约定利用各自的客户资源成立新的基金放入从容投资中心,魏延军利用自己的人脉和客户资源,成立了两期产品投入到从容投资中心里,但此时吕俊突然反悔称无法执行当初的约定,这就相当于吕俊"空手套白狼"拥有六成从容投资中心的股份,享受分成却不用付出半分。”

  据该人士回忆,:“当时从容投资中心的注册资本1000万元,魏延军占四成,对应付出了400万元,魏延军已经把钱付了,而吕俊理应付600万元。但之后分家的时候去查账才发现,从容投资中心注册资本只剩了105万元,相当于吕俊一分钱没有投,还将魏延军投入的400万元其中的295万元挪走了。因此魏延军非常气愤,本来要跟吕俊打官司,已经把材料递交法院了,但当时通过信托等方面的不断调和,最后在魏延军作出很大让步的情况下和解了,和解的条件是魏延军带走一个产品,留了一个产品给吕俊。而魏延军出资的这400万元,吕俊这方也是多番阻止不愿返还给魏延军,以魏延军使用了公司品牌,需要付品牌使用费等借口拖着不给。这个事情一直拖了大概半年,最后吕俊才把魏延军出资的400万元返还。”

  吕俊与姜广策

  吕俊与姜广策的分手,相比此前两人更加激烈,这件事也成为今年私募江湖最具轰动性的事件。

  姜广策,中山大学有机天然药物博士,广东华南理工大学生物制药博士后。曾任元大证券大中华区医药行业主管;凯基证券医药行业分析师;广州百济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广东省2007年自然科学一等奖获得者。2010年4月,姜广策加入从容投资,成为核心投资团队成员,担任公司从容医疗系列信托产品的基金经理。

  2011年1月31日,吕俊在其博客中是这样介绍姜广策的:人才的作用,无论怎么夸都不为过。姜广策博士后掌管的从容医疗系列信托,在去年取得了骄人的业绩。该系列产品受到了客户的广泛欢迎,追加认购持续不断。姜博士,以前是一名医药行业的研究员,在非主流的券商服务不足三年。但是,当“从容”筹划设立医疗基金的时候,把这个重任委托给了他。他也不负期望一战成名!同时,吕俊还强调:“姜博士的成功再一次展示了我作为一个资深投资总监选人用人的功力。”可见,彼时吕俊对于姜广策的评价非常高。

  然而,和谐的局面并未持续多久。今年3月26日上午9时,姜广策发布微博:由于与从容公司吕俊、郑莹夫妇在价值观、投资理念以及为人处世方面存在的巨大差异无法调和,本人即日起离开从容公司,建议从容医疗基金客户考虑赎回,赎回之后只要愿意我仍将继续为您负责投资顾问,不收任何费用。

  一时之间,这条微博迅速席卷整个投资界,引起了各方人士的高度关注。随后,10点10分,吕俊发布微博:我们的眼中只有客户的净值增长,基金经理业绩不佳,减小投资权限,去休息思考一下,对个人对公司都更好。我们的医疗研究组主管,新的医疗基金经理已经走马上任了。让我们祝愿他能给从容医疗基金带来新气象!

  姜广策稍后也在微博上回应:呵呵,如果说业绩的话,吕俊自己早就该辞职了,不过我还是祝福从容公司,希望公司顺利发展,毕竟私募的生存空间本来就不大,自己更需努力,决定业绩的除了人以外,公司治理结构,领导个人特质等等同样重要。

  关于双方的业绩,雪球网做过分析,按同花顺3月9日公布的最新情况,姜广策产品近六个月平均回报为-8.86%,吕俊为-5.93%,而同期沪深300的平均回报为-3.16%,300医药的平均回报为-15.02%。姜广策手上产品回报率低于吕俊,也低于同期沪深300的水平,但远好于整个医药板块。

  微博口水战过去后,从容方面也立刻公布了接替姜广策掌管医疗基金的人选涂畅,而之后几日,双方也未就此事有更多的说法。眼看该分手事件即将淡出人们的视线时,3月30日,吕俊突然召开记者发布会,直指姜广策私下理财,涉嫌“老鼠仓”。

  根据相关参会媒体报道,吕俊向现场媒体记者提供了一整叠的 “证据”:十几张A4纸,密密麻麻印着姜广策与王明伟(国家新药筛选中心主任)的来回邮件、短信。这些证据指向了一个指控:姜广策在从容投资任职期间,揽承私活,违反劳动合同。

  而姜广策则通过媒体表示“这是一场胡闹”、“他们的目的就是抹黑然后独吞医疗基金”。而“苦主”王明伟也通过短信回复记者:“从容新闻发布用心不良,我和姜博士没有任何矛盾,这次是他和吕俊不期分手之后果。我对吕俊的做法不敢恭维,何必呢?!太无肚量了,成不了气候。”

  就这样,双方各执一词,真相扑朔迷离。

  需要注意的是,在此之后,姜广策与吕俊就此事并未再进行过回应,而这件事业已淡出人们视线。然而,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努力下,终于再次跟姜广策取得了联系,通过多次沟通,姜广策终于愿意再度回应整件事情始末。

  姜广策表示:“从容事件的根本原因是这夫妻二人(即吕俊夫妇),在发完医疗基金后就逐渐开始搞动作要独吞全部医疗基金的权益,实际上我就是被逼走的,他们逼走了我之后又怕客户跟我走,于是搞所谓的发布会来黑我。圈内人都看得明白,我为从容带来十个亿的规模增长以及上千万的固定管理费收入,他们却要置我于死地,如今事情已经发生,我也只能怪自己当初合作时没有做好尽调,一个治理结构严重畸形的公司必然会发生问题,我想这也给银行和信托公司以及客户们提了个醒,与私募合作一定要多方面考察。目前我就是觉得很对不起客户,所以我现在主要工作就是帮助已赎回的客户们抓住机会扭亏为盈。”

  老员工离职 亲戚朋友上位

  如今,原从容投资“铁三角”阵容已全部瓦解,现在核心投研团队除了吕俊,还有2011年入职的陈宸,以及新担任医疗基金经理的涂畅。回望吕俊在基金生涯中一同拼搏过的重要伙伴,现已分道扬镳,且有老死不相往来之势。另一方面,曾经伴随从容投资成长壮大的骨干老员工们,也在近年里纷纷告别从容,如今从容的人事体系内也大多以公司老板的亲戚朋友为主。

  据了解,从容投资的人事管理如下:吕俊担任从容投资董事长,分管投研体系;其妻子郑莹担任总经理,分管营运体系,其中包括风控、财务和市场等部分;郑莹的亲妹妹郑琳担任副总经理,分管销售,郑莹的表妹恽动,分管交易。经过去年的骨干员工辞职事件后,郑莹的朋友,新招进来的营运总监叫刘蕴,负责人事和行政。刘蕴又带来了4个人来,其中3个是销售,还有一个是刘蕴的亲戚,现在在前台工作。除此之外,在后台行政团队中,还有两个财务人员,一个会计一个出纳,一位负责媒体的人士与一名司机,这4个人是招聘进来的,跟公司高层没有关联关系。

  也就是说,从容投资经营部门的一共有12名人员,而其中,有8名都是与老板娘郑莹有着或亲戚或朋友关系的内部人,而这8位中,郑莹、郑琳、恽动三姐妹以及郑莹的朋友刘蕴都是管理人员。

  需要注意的是,在从容投资演变成“家族企业”前,去年三季度,为从容“打江山”的元老,包括行政人员、前台以及优秀的骨干销售人员,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内,不约而同全部辞职。在此之后,招进来的员工除了跟郑莹有关联关系的相关人员,其余人员也存在干不了多久就走人的情况。

  从容投资这家国内著名的阳光私募,员工的流失率为何如此高,外来人员真的难以立足?离职员工对于原东家是什么看法?

  一位曾在从容工作过的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从容工作,总体感觉是家族化特别严重,从一般的员工到后续一套班子,基本上都是家族人员,从任何一家公司的治理角度来看都不太合适,而且规章制度改动的随意性特别强,流程不透明,往往一件小事可能会来回邮件折腾,效率较低,且变化很大。不可否认,公司的管理上还是引进了西方一些专业的管理模式,但是在用人方面还是有比较严重的问题。”

  “实际上,之前从容的团队还是很强的,但一夜之间员工纷纷离开也是需要公司反思的问题。之后跟随刘蕴进公司的3个销售人员,有两个之前都是在旅行社工作,并不具备基本的金融素质,对于股票更几乎是一窍不通。”该人士补充道。

  而另一位离职员工也在与记者的谈话中提到,“初到从容工作时,由于吕俊是名气很响的公募出身明星基金经理,我们都是抱着努力工作、争取把公司做好的心态去的,一直以来,也都是尽心尽力在为公司做事。公司人手不多,因此每个人身上的任务都特别重,经常出去路演一个多月。在公司待久了的感觉是管理结构有些问题,比如郑莹主要负责行政这一块,在听取员工意见方面,她都不太愿意听我们这些普通员工的意见,公司的决策主要都以亲戚的意见为主,对于一般的员工意见基本不采纳。后来确实跟公司的管理层合作不下去了,因此选择离开公司。”

  针对上述事件,《每日经济新闻》在周二(7月10日)与从容投资董事长吕俊取得联系,并向其邮箱发送了采访提纲,从四个方面向吕俊提出问题,希望得到公司的解答。但从容方面一直没有给出回复。周三下午,记者再次致电吕俊手机,其未接听手机,而记者随后也与吕俊发送短信,希望进一步得到公司回应。但截至发稿,从容方面就上述事项均未作出任何回应。

  作者:每日经济新闻 牟璇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