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张庭宾:我国CPI探底将昙花一现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16日 10: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张庭宾

  未来中国会迎来通缩吗?

  最近公布的2012年6月份中国CPI增速为2.2%,创下了29个月的新低;同时6月份PPI继续下降2.1%,这是PPI数据连续四个月以来的持续下降。由此,有不少学者认为,中国未来更大的威胁是通货紧缩。似乎与此相印证,上周最新公布的中国二季度GDP为7.6%,创下三年来的新低。

  此外,二季度的外汇储备和外汇占款情况显示热钱继续外流,其效果将收缩流动性,将压抑通胀。人民币兑美元的钞卖价也从3月底的6.3068贬值到7月13日的6.3883,贬值达1.27%。

  不过,由此就得出中国经济在不久将迎来通货紧缩的结论,仍有些过于简单。也有不少网友说,CPI降到了2.2%,却并没有感到物价下降,怎么反而觉得越来越贵呢?

  这个感觉是对的,也不能说CPI下降是错的,这里面有一个小把戏:这个CPI是居民消费品价格指数,但它指的是增幅,即在去年同期的价格基础上的增幅,只要不是负值,它就代表着物价在继续上涨。而由于有关部门有可能调整CPI构成的权重篮子,如果对其中价格下跌的增加比重,也有可能使CPI负增长,但居民实际感受物价仍上涨。

  国际油价和粮价与中国CPI走势一致

  2011年6月在上一轮CPI上涨周期中近乎峰顶,为6.4%(7月的6.5%为峰顶),因为其基数增幅高,在那个基础上再增长2.2%,其实也不一定低。

  至于这一轮CPI下降的原因,和近一年来的中国宏观调控有关系,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国际石油和粮食价格的下降——2011年6月初,原油的价格为每桶100美元上下,今年6月初跌至85美元左右;美国玉米同期由每蒲式耳(25.4公斤)约730美分跌至550美分,美小麦由约800美分跌至650美分,分别下跌约25%和19%。

  也就是说,去年6月份是国际石油和粮食价格的阶段性顶峰,也正是中国CPI增幅的顶峰;一年以来,随着国际石油和粮食价格的回调,中国的CPI增速也下降到了2.2%,其表现了高度的一致性。

  这个高度一致性是情理之中的,石油是工业的血液,因此油价的上涨将推高工业品的成本;粮食是食品、副食品的来源,粮价上涨,一切农产品和副食品都会跟着上涨。虽然中国苦苦维系着18亿亩土地红线,但中国粮食的对外依存度不断提高却是不争的事实。

  仅以玉米为例,过去10年中,中国进口增长迅猛,2002年全年仅进口6280吨,2006年也只有6.5万吨,2011年却高达175万吨,仅12月份就进口了56万吨;今年仅1月份就进口了75万吨,摊到每个中国人身上为1.15斤。这还是在中国苦苦坚持18亿亩耕地红线、粮食连年丰收情况下的,倘若真如某些经济学家信口所言:放弃18亿亩耕地红线,将中国的吃饭问题交给市场、给世界,中国人将不得不面对更昂贵粮价,甚至被置于无粮可吃的悲惨境地。

  中国进口玉米主要来自于美国,但是美国现在大力推广生物能源——乙醇汽油替代石油战略,正重演着一场“羊吃人”的悲剧。根据2009年10月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世界饥饿人口已经超过10亿,每7人中就有1人饥饿,每6秒钟就有一名儿童死于与饥饿有关的疾病。简言之,这是一场人类空前荒诞的悲剧。15世纪起的300多年中,英国贵族和资本家为了发展纺织业,将农民驱逐出土地,以圈地养羊纺线织布,史称“羊吃人”的圈地运动。

  控制粮价并不乐观

  过去一年的粮价下跌,主要因为美联储希望采取相对强势的美元政策,收缩美元流动性,其要达到四个目标:1.制造欧元区的更紧张的流动性,以恶化欧元区国家和银行的双重债务危机,维持相对强势美元,以避免超过100万亿美元规模的美元外汇衍生品泡沫的破灭;2.打压粮食和大宗商品价格,以压低美国的通货膨胀率,以维持美国0~0.25%的极低基准利率,并压低长期国债利率,以避免超过200万亿美元的美债利率衍生品泡沫的破灭(以上两个泡沫的破灭都将造成比2008年金融危机更严重的后果);3.为打压黄金价格,以避免黄金在每盎司2000美元以上继续暴涨,从而彻底瓦解美元货币体系的基础。4.打压石油价格,避免俄罗斯在普京领导下变得更加强势。

  然而,这一努力在今年春天以来,随着美国持续大旱而难以继续,虽然美元仍在继续采取相对强势的策略,美联储仍继续拖延QE3(第三次量化宽松政策)的推出。黄金、工业商品因中国经济减速和欧元区危机而仍在调整通道中,但是粮食已经全面打破了下跌趋势,展开了新一轮的暴涨。从6月15日开盘到7月13日收盘,美国小麦价格已经大涨了32.23%,玉米已经大涨了40.15%,均在挑战2011年的高点。

  由于中国需要通过进口粮食来弥补缺口,进口价格将决定中国粮食的底价(除非政府大规模补贴),国际粮价的大涨将再次推高中国的CPI。未来三个月内,中国CPI将很快探底,并将开启新一轮上涨周期。

  从全球范围来看,此轮粮价是否失控,是否会出现100%以上的暴涨,对全球货币体系造成怎样的影响?将成为未来1~2年的最大悬念之一。换言之,如果粮价暴涨推高美国CPI涨到4%以上,而且美国基准利率提高到4%,则美国金融衍生品泡沫很可能破灭,以美元为核心的货币体系将遭遇灭顶之灾;如果CPI涨到4%以上,但基准利率仍维持在0~0.25%,负利率高达3%以上,则国际金价将暴涨到3000美元以上,也会根本动摇以美元为核心的全球货币体系。

  故此,对全球粮价的控制,已经成为决定未来全球货币金融经济走向的关键点。然而,粮食作为地球上价格最被低估的最后一种大宗商品,自2000年1月至今(7月13日),以黄金标价的玉米已贬值了37%,小麦贬值了54%,所以,控制粮价并不乐观。(作者为本报特约主笔、中华元智库创办人,联系邮箱ztb6006@sina.com)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