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吴长江阎焱微博惊“雷” 雷士照明生产基地罢工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16日 14: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国际金融报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也看出“妥协”的端倪。阎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人的理性的力量,在群情激昂的运动中,是很苍白、软弱的。”

  而吴长江透露,7月12日与朱海通话是,双方都觉得对目前的局面很痛心,希望三方会面时可以详谈

  创投人与创业者演“宫斗”,出新版本。

  雷士照明创始人、原董事长吴长江7月12日“失权”,情绪难平,微博披露“逼宫”过程。赛富基金合伙人、雷士照明现任董事长阎焱微博回应,“目前这种局面,都是由于吴总本人的原因造成,说投资人挤走创始人与事实不符。”

  与创始人感情甚笃的生产基地员工“群情激昂”,罢工,挂横幅表达意愿:“吴总不回来,坚决不复工”、“施耐德滚出雷士”。更糟糕的是,7月15日,雷士照明新闻发言人石勇军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证实,雷士照明36个运营中心已停止进货,“周一能否正常开工目前不得而知”。

  作为创投人的代表阎焱当前“腹背受敌”:一方面雷士照明员工对其投以不信任票;京东商城CEO刘强东也隔空呛声,称其“违背投资人职业道德”。至于雷士照明目前几乎停产的局面,阎焱也深感“人的理性的力量,在群情激昂的运动中,是很苍白、软弱的”。

  不出意外,雷士照明资方与创始人的斗争仍在继续升级。是否有更多的料从微博爆出,是否有更大的局外人参与其间,还得看施耐德的态度。截至发稿时,记者拨打阎焱及施耐德代表朱海的电话,双方均未应答。

  创始人闪辞:被逼还是自愿?

  无论怎样,将公司创始人踢出管理团队,在情感上总是一件不那么容易接受的事情。7月12日,雷士照明创始人、原董事长吴长江“兵权”被夺,情绪难平,发微博,称“不接受赛富亚洲管理合伙人阎焱指责”。在吴长江发表微博之后,京东商城CEO刘强东“拔刀”相助,炮轰阎焱“公开撒谎”、“违背投资人职业道德”,并预言雷士照明将被阎焱整垮。

  7月13日,阎焱不再沉默,微博澄清“疑点”,“突然接到吴总电话,告知我,他被中纪委约谈,要求他协助调查在重庆南岸区的一些事情,并告诉我,他人已在香港,有内部人告诉他要出国躲躲,所以他决定暂时不回国。”

  对于吴长江辞去董事长一事,阎焱表示,“在此前的一次董事会上已经决定按照相关上市公司的要求,把董事长和CEO职位分开,吴总同意并面试了张开鹏并认可”,“后来吴总也同意辞去全部职位,并在辞职书上签了字。”

  关于是否有逼供嫌疑,阎焱强调,“目前这种局面,都是由于吴总本人的原因造成,说投资人挤走创始人与事实不符。”

  当然了,阎焱也有助阵者,凡客诚品创始人陈年微博称,为用户、同事、股东创造价值,同时心怀感恩,乃企业经营者的基本责任所在,“诉诸激昂情绪或煽动口号者,就有些看不懂了。当然,连羞耻心也能抛弃的人,你还能要求他什么?所以,还是随他去吧。”

  施耐德入股:是功还是过?

  在这场“逼宫”战中,雷士外资股东施耐德成为“众矢之的”。罢工现场,大多数横幅上都有施耐德的身影,比如“逼走吴总,股价狂跌、经营惨淡,施耐德滚出雷士”、“无良施耐德,赔我血汗钱”等。

  资料显示,雷士照明于2011年7月与施耐德订立购股协议,向施耐德出售2.88亿股股份,引入施耐德为策略股东。该2.88亿股股份占该公司总发行行股本约9.2%。同时,雷士照明还与施耐德电气中国订立销售网络战略合作协议,推动双方在内地的业务合作,合作协议为期10年。

  吴长江当时表示,施耐德之所以选择雷士照明,主要是看重雷士照明的渠道优势,雷士照明在全国拥有近3000家渠道门店,施耐德希望通过这种战略合作进一步打开国内市场。而对于雷士照明而言,施耐德的战略入股,会拓展雷士照明的业务版图。

  在吴长江辞职后,其董事长之位被阎炎代替,而来自施耐德的张开鹏则接任首席执行官。

  对于施耐德,雷士照明职工代表认为,施耐德进入雷士以后,一是导致了股价的暴跌,第二是业绩经验惨淡,第三是内部管理混乱。而且传言说施耐德要清洗雷士的管理层,想掌控雷士的渠道。

  不过,阎焱对于施耐德的评价颇为正面。他认为,施耐德完全是这次群众运动的“假想敌”。他在微博中解释:“引入施耐德,吴总是始作俑者,而施耐德也确实在规划化管理,国际渠道等方面对雷士有所帮助。加上目前施耐德在董事会9个席位中只有1席,股份9%远小于阎焱和吴长江,怎么会控制雷士呢?我们从未想过把雷士卖掉。”

  内斗走向:双方各退一步?

  雷士照明如今的局面不免让人联想起此前轰动一时的国美之争。由此,分析人士认为,此事件的未来发展走势将很可能与当初“国美之争”结局类似,双方在争论的过程中不断妥协、利益均衡,事件的最终结局:吴长江重掌雷士照明,以施耐德、赛富为代表的外资从管理层退出。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也看出“妥协”的端倪。阎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人的理性的力量,在群情激昂的运动中,是很苍白、软弱的。”他坦承,这一群体性冲突的激烈程度,的确超过了他事先的预期。鉴于目前情绪化的局面,“如果需要,董事会可以考虑下一步让这几个人(来自施耐德的管理人员)离开。”

  阎焱坦承,如果经销商、供应商等外部合作公司集体离开,管理层、员工大量流失,肯定会对公司造成很大的不利影响。他表示,“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还是要努力。”

  而吴长江在7月12日接受媒体采访时也透露出和谈的意向。他指出,他和阎焱都有各自的长处和个性,在一些问题的看法上没有分歧是不可避免的,但总的来说这么多年合作得很好,相处还是不错的。同时他还表示,引进施耐德是想互补长短,资源共享,达成一个双赢的局面,此次出现争议,可能是当事方存在误解。

  吴长江透露,7月12日与朱海通话是,双方都觉得对目前的局面很痛心,希望三方会面时可以详谈。“大家会真诚地坐在一起谈,处理当前的局面是没问题的。”

  值得注意的是,双方的内斗让雷士照明股价再次下跌。雷士照明7月12日以1.41港元收盘,全天跌6%。这一收盘价也创下了雷士照明2010年5月上市以来的历史新低。7月13日,雷士照明在港交所网站发布公告称雷士照明停牌。(史燕君)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