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央视财经评论]公车怎么卖才“公”?(20120716)

发布时间: 2012年07月16日 23:0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央视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解说:超编公车卖出废铁价引发热议,拍卖师信息被删使新质疑再起,低价拍卖背后存在哪些玄机?公车低价转手会否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央视财经评论》正在关注。

  主持人(陈伟鸿):欢迎收看《央视财经评论》。前不久,河南中牟县公开拍卖了43辆的超编的公车,总共卖出了39.11万元,平均每辆车卖了9000多块钱。消息一经公开,立即引发了众多的质疑。从这些车的评估价和实际的拍卖价上来看,有人质疑这是汽车卖出了废铁的价。究竟这些淘汰的公车是卖贵了?还是卖贱了呢?

  今天我们演播室将进行现场的评论,两位评论员是北京大学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的院长彭真怀,以及我们财经频道的评论员刘戈。节目一开始,我们就来了解一下河南中牟县这43辆公车到底是怎么卖的。

  解说:43辆公车拍出39.11万元,平均每辆9千元,一时间,河南省中牟县拍卖公车引发公众质疑,有网友戏称公车卖出废铁价。

  事件因一篇报道而起,7月13号,有媒体发布一则消息,近日,河南中牟县公开拍卖了43辆超编公车,实现国资增值53.2%,面对质疑,中牟县公车县委领导小组公布了43辆车的详细信息,其中,昌河、长安等面包车26辆,桑塔纳等轿车15辆,尼桑、皮卡等小货车2辆。

  张科长(河南中牟县县委宣传部新闻科):车况也很差,甚至有的今年都到报废年限了,拍卖会现场是全程录像,视频都将在网上全程公开。

  解说:中牟县相关负责人表示,超编车不是超标车,43辆超出编制的公车,和网友理解的豪华超标车不是一个概念。

  去年至今,中牟县没有购买一辆新车,新调整的县领导都是骑自行车上下班,但是有些新网友发现,参与这次拍卖的评估公司,河南中达信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其法人代表负责人钟某,同时也是负责拍卖的河南拍卖行有限公司的拍卖师,左手评估,右手拍卖,是否会直接影响估值独立性。

  许志勇(河南拍卖行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钟垒他是一个国家注册拍卖师,同时也是国家注册评估师,这两个公司没有任何隶属关系,在评估结束之后,我们进入拍卖程序,钟垒同志在评估期间,就没有参与评估这个过程,拍卖期间当时我们就是为了避嫌,就没让钟垒参与拍卖活动,更别说让他上来主持了。

  解说:《人民日报》报道,中牟县国资委也承认钟某却有其人,在两家公司分别扮演不同的角色,但此人没有参与评估与拍卖,目前,河南拍卖行有限公司网站已删除钟某的介绍信息。

  主持人:这两天对超编的公车进行了拍卖的河南省的中牟县相信一直都处在新闻的漩涡当中,很多人关注这样的一个事情,不仅仅是因为这是公车改革当中的一个重要的环节,同时,还因为拍卖的价格,拍卖的程序等等等等,引发了公众非常多的质疑,我也想问问两位评论员,在这个新闻不断发酵的过程当中,你们感受到了公众什么样的一些情绪?你们看到的有没有一些印象深刻的评论?

  刘戈(央视财经评论员):其实我感觉就是一个表扬稿,最后变成了一个批斗会,所以这个过程当中,你会发现本身就是一个传播事件,开始的时候,这个报道是当地的报纸,《郑州日报》进行了一个报道,四五百字的一个报道,这个报道还因为已经不是一个简讯了。

  主持人:好像那个新闻我也看过很短,甚至不到你说的四五百字。

  刘戈:有三四百字,但是这三四百字,按理说主要的要素应该都具备了,但是我仔细的看一下…

  主持人:你觉得缺什么?

  刘戈:缺这些车到底是什么车,问题的结症就在这。

  主持人:对。

  刘戈:就是因为前不久,榆林,就是一个月,陕西榆林也进行了一次公车拍卖,那个车叫做超标车,也就是说,本来比如说县处级是不能享用这样的车,这种车型进行了拍卖,那么是20多辆车最后拍卖了500多万元,一辆车将近30万元,那么现在也是一字之差,那个是超标,这个叫超编。

  主持人:这些车是什么车,没有人告诉他们。

  彭真怀(北京大学中国地方政府研究院院长):这些车实际上就是公车。

  主持人:是公车。

  彭真怀:因为公车改革本身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那么一旦进入这个改革的领域,公车的购置和使用者,那么他们都是一些所谓的官员。

  主持人:对。

  彭真怀:那么这个过程很容易引起公众的质疑,事件本身具有很大的新闻传播性,这是第一。

  第二就是说,超编车本身,中牟县是个农业大县,这个县所卖出的超编车,实际上是公务用车当中被淘汰的一部分,但是在整个传播过程当中,这件事情一直没有被说清楚,它不是超标车,超标车是一个最高价,而超编车实际上是最低价,公众一旦质疑的时候,是很容易引起新闻的传播。

  主持人:对,这个总共卖出了39万,我们在新闻当中看到,其实比原来的预计已经多卖了20万了。

  刘戈:对。

  主持人:对于国资的增值而言,其实中牟县应该达到了预期的效果。

  刘戈:对,当时它的传播,就是那个通稿,表扬稿就是冲着这一点来着重说明,为什么最后可以增值这么多,但是没有告诉大家,这车是什么车,而且的话,在这个推进过程当中,因为大家因为这个事产生了疑惑,或者是觉得这里面可能会有猫腻,然后在进一步的去研究,那么有网友一研究,这里面的话,还有一些其他的,比如说一些巧合,卖40多辆车,就来了40多个人,是不是你们一人一辆车,就把这车内部就卖走了,这是一个怀疑。

  另外呢,最后还有细心的人最后发现,评估师和拍卖师有一个共同的,他们的法人都是一个人,而且开始的时候有人指出来这一条以后,紧接着这个人的信息又被删掉了,大家就是这样一个疑惑,可能就越来越深。

  主持人:整个事件当中充满了很多亦真亦幻的细节,所以让大家会被一些刺激性的字眼所吸引,我们在节目制作之前,联合了数字一百的调查机构,特别做了一个相关的调查,我们就想问一问,在大家的心目当中,你们怎么看这件事,我挑选其中的一个结果和大家分享,这个调查问题是“你认为这次公车的拍卖价格合理吗”?我们来看看调查结果,有71%的参与调查的人认为不太合理,16%的人认为不好说,只有13%的人认为是比较合理的。

  网友在聚焦这件事情的时候,其实也发表了自己的一些看法,我们来选择一下这位叫“炎夏”的网友他提出:公车拍出废铁价格,这难道不值得怀疑吗?车又落入了何人之手?是不是地方官员只是通过一个形式而转为私有呢?能大胆的公开吗?如果你觉得公平,又何必怕公开呢?不公开永远都不可能透明,市民永远都会蒙在鼓里。

  我觉得这位“炎夏”这个是义愤填膺,我们今天在节目当中,也试图还原一下事件的本真,给大家一个说法,首先我们来聚焦就是大家认为拍卖价格是不是合理,9千块钱的一辆车,到底到哪儿能买得到,所以呢,我们特别也联线一位二手车的评估专家,他根据这些车的年份、车况等等,也做出了自己的一个评断,来,我们看一看相关的评论。

  沈建刚(北京交通台二手车服务中心副总经理):首先对于大家关心的价格问题,我们排除车况因素,结合北京地区同等车型的价格进行分析,2002年之前的老旧车辆,我认为价格还是比较符合实际价值的,2002年之后的个别车辆,存在价格偏低的现象。

  比如2006年的长安和五菱小面,它应该还有2000元左右的增值空间,当然价格还是要紧密结合车况才真实客观。

  主持人:沈先生说的还是比较客观的,因为这个价格可能还是要自己亲眼看到了这个车,然后检测之后,知道车况了,才知道这个价格到底是不是合理。

  我想问问彭院长,其实你看到,从评估到最后的实拍,这个整个的过程伴随的是网友情绪的愈发的激烈,为什么大家会对这个事情反弹这么严重?到底问题出在哪儿?您个人怎么来评价这个事情?

  彭真怀:其实我觉得还是透明的问题,那么中牟县这件事情,除了刚才程序上的问题以外,其实另外的问题,就说这个车的车况到底是什么样子的,我们调阅了有关的资料,我们发现,就是这个车,其中有26辆是昌河什么解放松花江这些面包车,那么还有15辆是桑塔纳这些轿车,那么还有两辆是尼桑,就是皮卡小货车。

  主持人:而且有一些资料表示说这些车当中的不少车是马上要到年限的。

  彭真怀:是的。

  主持人:这种来说应该价格就会……

  彭真怀:就是六年到十年。

  刘戈:这种车在大城市早已经超标了,只能在中小城市去卖。

  彭真怀:所以这是一个情况,我们必须还原事情本来的面目。

  主持人:对。

  彭真怀:这件事情很多的公众,包括特别一些网友朋友,看到公车被拍卖如此低廉的价格,所以他想到的是什么,是什么人买了,而这块恰恰是在整个程序上面,这块缺乏透明的一个部分。

  所以说我觉得,这件事情上,中牟县是一个透明的问题,是在公众不断地拷问下,不断地追问下,他不断地说车况不好,而不断地然后也推出了部分的购买车人、购车人。

  主持人:其实这样步步为营的做法,反而会激发起公众更多的一些…

  彭真怀:就像刘戈说的这样是越描越黑。

  刘戈:其实如果这些事情它在之前,按照政府信息公开的条例进行了一个公开,可能就不会有现在这样一个效果,那么现在呢,整个的过程当中,我们看拍卖行把所有的它拍卖所应该进行的这样一个程序,都进行公开,登了报纸,而且的话,像他们经常来应拍的这些人都发了短信。

  主持人:对,在这个过程来说是公开了。

  刘戈:在这个过程是公开了,但是拍卖行的公开,不等于政府的公开,你只是认为拍卖行已经做了这个事情了,我就省略了,你看当时省了一点事情,到现在非常费事了,你要把它圆过来,这个事情就变的比当初要复杂的多。

  所以我觉得对政府有关部门在政府信息公开的这样一个严肃性上面,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一个教训。

  主持人:对。

  彭真怀:同时实际上还可以,我们反思在新闻报道的客观性上面,这个所以引起围观和关注,实际上当时是作为一个时期的表扬稿,他是认为这些国有资产都已经报废,即将进入报废期了,但是我们还能使它增值,表扬中牟县的国资委。

  主持人:我看报道特别强调,增值的比例很高,53.2%。

  彭真怀:对。

  主持人:这不是一个小的比例了。

  彭真怀:但是这个中间的过程都没有说,直接说增值了,增值,最后增值了以后,好了,43辆车,每辆车不到9千块钱,这是增值吗,所以公众的质疑由此而产生了。

  主持人:对河南省的中牟县来说,可能他们现在的心情是太委屈了,因为原本把这些超编的淘汰的公车进行拍卖,可以让国资有所增值,但是在大家的质疑声当中,他们的这个好心情,可能已经渐渐地不在了,其实我们一直想说,对于公车改革来说,河南省中牟县他们本来做的是不错的,但是好的初衷为什么没有好的结果呢,在现在这个公车改革的背景之下,未来这样的事情一定会越来越多,怎么样才能够让这些有着好初衷的事情,最后能够有好的收效?稍后的节目继续我们的评论。

  解说:有人说拍卖变味会坏掉公车改革整锅粥,超编公车如何转卖才能公平合理?公车改革怎样才能摆脱质疑怪圈?《央视财经评论》正在关注。

  主持人:欢迎回来,在节目当中让我们继续来关注这两天炒的沸沸扬扬的河南省中牟县超编公车淘汰拍卖的事件。公车的改革一直都是大家非常关注的,到底我们现在的公车是多了?还是少了?如果说要改革的话,到底应该怎么样改?

  所以一直以来,公车改革就是大家关注的重点,前不久审计署公布了他们对国家相关部委的一个审计调查结果,那么在这个结果当中,也表明了在公车改革的这件事情上,依然有很多值得大家关注的地方,我们来看一看审计署的公布结果。

  解说:近来公车拍卖的新闻报道格外引人关注。

  拍卖师:一号标的原车牌是浙C9A019,35200(元),59000第一次,左手边的,六万,有了,717出价了,出价六万元。

  解说:6月24号,在温州瓯海区的拍卖现场,坐满了竞拍市民,温州市首批215辆公车在这里面向公众拍卖。

  温州市民:车子比较新,价位比较低,主要是这个原因。

  解说:这次拍卖的公车以本田、大众、丰田等品牌车居多,车型有轿车、面包车、皮卡车、越野车、商务车等,大部分是小型轿车。

  温州市车改办提前将首批放出来拍卖的公车进行集中展示,这次215辆公车拍卖成交价总计1059.48万元,比起拍价增幅61.92%,其中最高价是一辆2008年11月立户的三菱,起拍价12.15万元,以17万元的价格成交,拍卖仅11辆车流拍,考虑到购车的市场容量和卖车的市场价,车改办还将对1300辆左右的公车分六批逐步拍卖。

  公车改革的每一步牵动人心,而有关公车的新闻一直是热点,前不久,审计署2011年度审计报告显示,2009年至2010年,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所属宣教中心,由下属北京仁宣信息有限公司以0.2万元从下属中国人口音像出版社购买账面价值34.89万元的两辆轿车。

  民政部所属爱之桥服务社2010年11月处置账面原值77.18万元的小型普通客车1辆,未按规定进行资产评估和报财政部备案,2011年收到处置收入2.2万元。

  国务院9号公布《机关事务管理条例》,针对社会普遍关注的公务用车问题,条例做出了详实的规定,政府各部门应当严格执行公务用车编制和配备标准,建立健全公务用车配备更新管理制度。

  主持人:也许我们很难说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公众对于公车改革的这个关注度,已经变的越来越高了,总而言之我们会发现,在现在有关于公车改革讨论是越来越多了,呼声也越来越高了,刚才在现场我们看到参与拍卖的人说,公车状况不错,然后车价还合理,所以很多人会去参与,但是在整个拍卖过程当中,怎么样让这样一件好事能够收获一个好的口碑,这是我们从河南省中牟县超编公车拍卖过程当中,渴望找到的一些规律,二位怎么看?

  彭真怀:比如中牟县这次拍卖过程当中,实际上我觉得政府操作这个层面上,做的应该是比较好的,它由县计委牵头,由县国资委承办,承办以后而且也交给了河南省的一个评估公司,最后拍卖公司按照市场规则来拍卖,这个程序本身首先要注意程序上的那个合法,合乎程序,其实要注意政府在这个过程当中公开、公正和透明,公平。

  主持人:这是政府公信力一个非常好的表现。

  彭真怀:非常重要的呈现,为什么,否则的话,即使说了真话,也会让人家感觉到你在说假话,中牟县恰恰为了这种政府应该承担的信息公开方面,我觉得它没有做好,没有做好在什么地方,第一,是什么车拍卖,车况如何,使用年限如何。

  另外超编车是个什么概念,这件事情在公车改革大环境下,在公众对公车改革特别敏感的前提,这个情况下面,这件事情超编车是什么概念,是各个部门被淘汰的废弃的即将报废的车,这是大家最质疑的一部分。

  主持人:其实我觉得他们是很有条件把这些事情做的更公开一些。

  彭真怀:是的。

  主持人:比如你把这个车的照片挂到网上去,可以放大来看,你看到那个轮子磨损的不行了等等,这些至少让我们从肉眼上感觉到,这些车的确是该淘汰了,具体的车况可能还要专业的技术人员去进行检测之后,我们才能够知道。

  彭真怀:比如在另外一程序上面,最后的购车人,这一点我觉得没有说,一个是政府公务车的拍卖,没有必要说因为为了隐私权,把这些购车人,这恰恰是公众所质疑的地方,卖给谁了,一辆车卖了九千块钱,卖给谁了,就像不久前,审计署公布的有些部委几十万块钱的车,最后卖了一千多块钱,两千多块钱,所以这种情况,在中牟县会不会存在,当然其实不存在的。

  主持人:对,我觉得对于车价,我们必须要非常客观的去看,一辆车卖了九千块钱,假如说它原本只值四千块钱,经过拍卖之后涨到了九千,这是一件好事,但这个车在有关部门的手里,如果它本来该值20万,最后卖了九千块钱,这就是问题出在拍卖的过程当中了。

  刘戈:对,也就是说,当地政府在处理这个事情的时候,显然没有把现在大家对于公车改革的这种关注性,也当成一个参数来考虑进去。

  主持人:没想到群众的参与度这么高。

  刘戈:对,因为其实这一段时间,这是一个热点问题,从温州的公车改革,也进行了拍卖,刚才我讲到的榆林,那么再到它这块,那么也就是说,这现在已经变成了高关注度的事件,那么在高关注度的事件,现在发生的时候,就尤其你原来做的那些工作要做好。

  那么现在我们看到,就是后面大家质疑的时候,包括刚才您提到的那些购买者的名单也都提供出来了,主要是一些二手车的一个经销商,他们买走的,因为他们这里面会有一些货差,有一些利差,然后他们去挣这个钱。

  那么可能如果要是在没有人质疑的时候,你之前也把这个情况有一个拍卖情况的一个基本总结,可能比一个简短的最后就是说重点内容没有表达出来的一个新闻稿就更专业。

  所以今后其实这可能也变成了共性的问题,因为现在我们各个地方都在进行公车改革的这样一种尝试。

  主持人:没错。

  刘戈:那么可能有更多的车,更多地方的车都需要走拍卖这个程序。

  主持人:是。

  刘戈:那么这样的话,是不是各地在进行同样工作的时候,首先要小心。

  彭真怀: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

  刘戈:也是一个教训。

  彭真怀:它也提供了一个经验,一个经验的样本。

  刘戈:对。

  彭真怀:其他地方政府进行公车改革,如何处理好这些善后工作方面,做了一个很好的尝试。

  刘戈:本来你是做了一个推进改革的事情,最后不要因为程序上的一些小的漏洞,最后变成了一个让这件本来是值得鼓励的一件事情也蒙上了阴影。

  主持人:对。

  刘戈:所以其实我觉得可以参考一些国外的一些经验,比如说,像法国、日本,他们现在利用网络手段,就现在网络非常的发达,那我政府可以委托别人建立专门的拍卖频道,就是在网站上,那么所有的政府的这样一些国有资产的处置,旧车的拍卖,哪怕或者是超标车的拍卖,我最后都可以通过网络来进行一个清晰的查询,那么有了这样的一个工具,其实就可以做省略了我们很多需要事后去弥补的这样一些程序。

  主持人:对,亡羊补牢一定在很多程度上是不如之前你就考虑的更加充分一些。

  彭真怀:未雨绸缪。

  主持人:对,未雨绸缪可能才是我们真正的选择,未来正向两位评论员所言,我们在处理超标公车上,可能需要考虑的会越来越多。那么到底应该有什么样的一些好办法借鉴到我们处理超标公车当中呢?我们先来听一听特约评论员的看法。

  毛寿龙(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卖车程序的话,一个是从理念上来讲,要确定它完全是个商业化的程序,而不是一个内部处理,或者说其他各种各样的方式,内部人操作这种方式,还是要确定在公民能够各个方面有个严格的规矩,不是说要把这个车卖出去就可以,或把车处理掉就可以了,而是说程序的正当性,可能是最重要的,这是一个。

  第二个,这些规则的本身是非常好的,但是在它的规则出台的程序上,最好也是有公民参与,或者说有比较好的民主程序,或者说有科学决策的程序,这样的话,规则本身的制定就可以让大家比较可信。

  第三个方向,还是要吸取各国的经验,在卖车这个问题上,把这个规则做得更好。

  主持人:欢迎回到现场,公车的改革,事实上在考验着相关部门的智慧,也在考验着他们的诚意,就拿河南中牟县拍卖超标的公车来说,很多的网友纷纷表达着自己的看法,我们来看看最新的这些网上的观点,“小向”网友说:其实公车卖出了废铁价的真正原因不是程序的问题,也不是规则的问题。就跟政府的招标采购一样,虽然有程序有规则,但总是能够不断的出现只买贵的,不买对的情况。所以我们更应该思考如何堵住规则和程序的漏洞,如何对违反规则和程序的行为给予以重罚。

  每个人都在试图给我们的公车改革提供一些新的思路,如果说像彭院长所言,河南中牟县把淘汰的公车,超标的公车进行拍卖,事实上给了大家一个范例,我们从这当中来找寻一些经验和教训,来指导我们未来的工作,那你们觉得未来我们在处理这些超标公车的时候,到底该汲取的是什么?要遵循什么样的思路?

  刘戈:其实两条教训,一个就是说程序要清晰,那么现在我们看到,如果要是你做的里面稍微有含糊,最后就大家质疑,大家为什么会质疑呢,就是说,现在我们公众的舆论环境不太一样了,现在大家的这种沟通的方式也多样了,媒体的传播环境也发生了一个变化。

  所以第二条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要有对舆情的分析和掌控,如果你没有这样的意识,可能大家最想关心的事情,你回避掉了,大家就认为你是有意为之。

  所以这两个教训,我觉得可能同样,尤其是基层的这样一些管理部门需要汲取。

  主持人:彭院长您的看法是?

  彭真怀:从现在各级地方政府处理公车改革的思路上来看,无非是两条,一条是拍卖,对于超编的车,超标的车,要注意,就是我们的公车实际上一种是超编的车,一种是超标的车,这两种是不同的概念,那么一种是进行拍卖,另外一种就是进行补贴,那么补贴也好,拍卖也好,实际关键有两个权要注意,两个问题比较重要,第一就是公众知情权,你拍卖给谁了,你补贴给谁了,怎么补贴了,这些要让公众有知情权,否则就会引起公众的质疑,因为公车牵扯到千家万户,我们说曾经说过千夫所指万夫所恨的一件事情,因为它是一种浪费行为,那么这是一种;另外就是政府公信力的问题,现在我们很多地方……

[央视财经评论]公车怎么卖才“公”?(20120716)
责任编辑:李耀威

热词:

  • 央视财经评论
  • 公车怎么卖
  • 低价转手
  • channelId 1 1 2 795bb4528bfb46aaadb08db275e2a84a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