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经济与法]离婚“圈套”(20120724)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24日 21: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经济与法》。我们常常把解除夫妻关系称之为“打离婚”。细细品味一下,这离婚就离婚呗,为什么叫“打离婚”呢?有的时候,这离婚还真是“打”出来的。

  孟兆齐你配做父亲吗,这么多年,你对孩子一顿饭没有做过,一个衣服没有洗过,你配做父亲吗?你吃、喝全是我伺候,给你做现成的,你怎么对我的,我先问问你,你怎么对我的,我没花过你一分钱,我一切都是为了你家的孩子。

  这个男人是本案的原告,叫孟兆齐;这个女子是被告,名叫刘丽娜。说起两个人的关系,有点复杂。原先两个人是一对夫妻,后来又离了婚。

  下面,向双方当事人核实几个问题,被告,你和原告什么时候离婚的?原告:2008年5月22日。 被告:2008年5月22号。

  屈指算来,两个人已经离婚四年多了。既然已经办理了离婚手续,现在这场官司又是因何而起的呢?

  其实是假离婚影响我们。孟兆齐:原因就是她…

  她说,假离婚定房子,所以说假离婚没精神支柱了,玩圈套。

  “假离婚”?双方在法庭上都提到了假离婚,而且丈夫还说假离婚是一个“圈套”。这是怎么回事呢?

  孟兆齐自小在北京房山区下面一个农村长大,中专毕业后便在房山一个工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1996年经人介绍,认识了同在房山区作为工人的刘丽娜。

  当初认识的时候是通过我们一个同事介绍认识的,也觉得还可以吧,就慢慢接触下来了。

  当时的感觉就是挺老实的,挺实在的,怎么说呢,没有乱七八糟的,就是挺实在的,挺老实。

  这次见面让这对青年男女心中萌发了爱情的种子,最让刘丽娜心动的是孟兆齐的淳朴。

  因为他毕竟从农村里面出来的,不像说城里的孩子,挺滑的,他好像刚开始的时候给我没有那种感觉,这么着我跟他继续接触下去的。

  不久,两人就确定了恋爱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孟兆齐和刘丽娜的感情也是逐步升温和稳定。1998年年底,两人决定要踏入婚姻的殿堂。

  我们也到了年龄了,就没有想那么太多,感情也挺好的,当时就结婚了。

  感觉也行,就领了结婚证。

  婚后,这对新人居住在孟兆齐所在工厂分配的平房里居住生活。就这样,日子在平淡琐碎中度过,小两口的婚后生活一直是平静踏实。回想那段安逸的生活,孟兆齐觉得最应该感谢一个人。


  我们婚后,因为我爱人不会做饭,她(刘丽娜)妈妈说你们就每个月给我点钱,就在我这儿住得了,我做饭,就省得你们俩开伙了,就一直在她妈妈那儿吃饭,就在我这儿住。

  一家人日子过得幸福美满。2000年12月,孟兆齐与刘丽娜的女儿出生了,新生命的到来对这一家子而言,更是锦上添花。

  他要上班,就我一个人带那个小孩比较困难一点。我还得上班。完了也没有时间管孩子,这么着我们俩一块儿就都搬回来了。

  从我们家孩子出生,出了满月以后,一直在她们家居住。

  这夫妻两从谈恋爱、结婚到生孩子,也没遇到很大困难,可以说是顺风顺水。有了孩子后两人搬到了刘丽娜的娘家,家里是刘丽娜的母亲一直帮衬照顾着,也是让他们省了不少心。两人的生活是也很幸福美满。可就在2008年5月22日,俩人突然毫无征兆地离婚了。

  我们办的是离婚,离婚的时候我没有想那么多,她们家玩了一个圈套。

  他跟我说,要不这么着吧,就是咱们俩办一个离婚。

  对于离婚这一事情,孟兆齐和刘丽娜两人的说法都是互相推拖,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两人突然离婚呢?

  我们离婚当初就为了她母亲说给她表弟要房,让我们办理假离婚,可以双方同时都有资格申请一套住房,就是我们夫妻双方就可以申请两套住房了,给她表弟带出来一套。因为她的表弟资格不够,这么着,让我们办理了假离婚,给她表弟分房。

  根本都没有那么回事儿,当时就是说,当时我们俩协商,协商他就跟我说,他说你看,因为怎么说呢,现在好多他们同事都是父母给买房子了,我们手里没有钱,他这么着跟我协商说,我们俩离婚,离婚以后我们俩摇房子的机率要比他一个人摇房子的机率大,后来我一考虑他说的也有道理,是这么着就离婚了。

  根据两人单位的分房政策,有了一定工龄的职工是可以参加摇号分房的,双职工家庭只有申请一套住房的资格。而房屋价格比市场价底几倍。

  一千多块钱一平米,市面上能够达到六七千。对,一平米能够便宜四五千块钱。

  那阵子最早的时候是一千多,两千多,我记不清楚了,反正就是几千块钱一平吧,比外面买的房子真的差不少钱呢。| 得七八千差不多,外面的房子也差不多七八千。

  尽管两人陈述的离婚原因不尽相同,但无法否认的是,离婚的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能多一次摇号资格,希望申请到一套房子。

  离婚协议是外面,我们俩找了一个民政局外面有一个专门的打印这些东西的,我们在那儿当时就给起草了。直接起草完了,直接就去办去了。

  当初这个协议她们都拟定好了,让我去签的字,当初我们去民政局办理的拟定好了以后,我签了字,就协议离婚了。

  因为双方都觉得这只是一次“假离婚”,所以两人依旧生活在一起。

  离婚以后,当初因为她说的就是假离婚,我们是生活在一起。

  我们离婚以后一直是住在一起的。我们就住在那个房子里面的,那个房间里头。

  为了能有多一份的摇号分房资格,孟兆齐和刘丽娜夫妇还是毅然选择了“假离婚”。实质而言,这两人离婚前后的日子也没有很大改变,生活依旧是按部就班。可这就纳闷了,既然两人是为了房子“假离婚”,又为何会对簿公堂,闹到今天这个地步呢?

  孟兆齐认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双方的积怨早已经种下。

  按照她妈妈的说法,(女儿身体)不是很好,我们家条件这么好,为什么找你呀,就是为了找一个身体好的,给我们家干这个干那个的,她母亲有过这个话。

  他上我们家去,第一次我一看这小伙子身体还行,身体又好,从农村出来的。知道咱闺女身体弱,他好就行了,能把家支起来就行,我考虑到这儿了。

  孟兆齐说,自己作为男人,平时多干些重体力活也是应该的。所以两人结婚后,家里一些重活累活都是自己主动干,对这个家也算是尽心尽责。听到这些话,刘丽娜一家人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什么家务活都不干,平时我妈妈把饭菜都做好了,第一个吃的都是他先吃,第一个吃的都是他先吃,什么都是以他为中心,我指使他干点家务活吧,就是一点什么都不帮你,什么都不管。

  我晚上包两锅包子,第一锅包子包好了放桌子上了,他下班回来,进门就抓子吃,他不懂礼,

  如果说这些都是平时生活中的鸡毛蒜皮小事,小打小闹地日子也得过下去。孟兆齐发生的一个意外,则是让这个家庭关系的矛盾急剧恶化,夫妻两感情也开始出现裂痕。

  在去上班的路上,把腿给摔断了。那阵子的时候,我妈妈又得带孩子,又得照顾他,就是挺不方便的,就是我妈妈照顾毕竟那么大岁数了,精力有限,后来跟他哥哥跟他姐姐协商,这么着,他哥哥说到他大哥家住。他大哥,大嫂子都在家退休了也没有什么事儿了,就可以管他,当时是出于这么考虑的,我才让他去他大哥家去住的。

  在2002年的时候,我出过一次事故。手术后她们家不养我,我一直在我姐姐家住,在我姐姐家住了三个多月吧,后来我姐姐也不能老养着我啊,后来我大嫂子就给我接走了,我在我(大哥)大嫂家我住了一年半。

  夫妻俩长期生活在一起这几年中,孟兆齐觉得越来越郁闷压抑。

  (我的)工资卡,她给我要走了。然后就给了她了。我每个月几乎就是没有钱了,我跟她要,然后她给我点钱。差不多一百吧。有一次我跟她要生活费,她给了我三十块钱,一个月的生活费,她妈妈还说,你要这么些钱干嘛呀,要钱的时候很困难。

  我能不给他钱吗,我不给他钱,他怎么去吃饭去啊,他怎么抽烟,来回车票。咱们说这一百块钱,您相信这一百块钱够烟钱吗,您自己想想这一百块钱够烟钱吗。

  孟兆齐觉得妻子一家人骨子里始终看不起自己。

  她们话里话外带出来看不起,收入低,农村出来的,动不动张嘴就是你农村人,你收入也低,你也没有学历,看人家收入多高多高的,看人家买房买车的,老拿这种话刺激我,我很压抑。

      孟兆齐:我压抑了十多年,我真是,在她们家很压抑,有的时候在她们家我都不敢跟我哥哥,跟我姐姐说,实际情况我都不敢跟我哥哥姐姐她们说,怕我哥哥姐姐她们为我着急,担心。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说压抑,因为我妈妈根本没有那么多事情,我妈妈不是说那么多事情老人。

  我没给你气受,这么多年在这儿,我没支使你一样活。

  孟兆齐说这么多年一直有一件事压在他的心底。

  过年过节,我说孩子得看看老人家,带孩子去看看老人家,她们家不同意,她们家说孩子长这么大了,是给过她多少钱啊,给过孩子多少钱压岁钱啊,因为我父亲那阵子70多岁了,已经躺在床上,都下不了抗了,瘫痪在床上了,我说你不去看老人家,老人家瘫痪在床上,还来看你来,给你孩子压岁钱来,她一听窜了,她讲话,老人瘫痪在床上,身体不好,肯定传染,有传染病,怕孩子感冒发烧的,她就不让那个孩子去见她爷爷,一直就是这么说,不让那孩子见她爷爷,一直到孩子今年我父亲没有了,孩子今年12岁,就没有见过她爷爷。

  当时他爸爸在良乡住的时候,我们也经常抱着孩子去良乡看他爸,后来他们家的人,他的兄弟什么的,就把他爸爸送到昌平一个敬老院去了,路程也太远了,我们家孩子晕车,每次都吐,因为他晕车他肯定要吐的,吐完以后回来,他就有病发烧,一发烧他就不管,他不管我们就得说白了,我跟我妈俩人就得深一脚浅一脚的,大冬天的抱着孩子去儿童医院去看病去。

  孟兆齐与刘丽娜当初的甜情蜜意早已消磨成生活中的柴米油盐,冷战、争吵甚至打架,都在这个家庭时不时地上演着。可俗话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这点生活中的小摩擦,还不至于终结两个人的感情,是后来发生在两个人之间的事,才让他们最终分道扬镳的。

  2008年,孟兆齐刚从福建出差回到北京,刘丽娜和母亲在帮孟兆齐收拾行李时,意外发现了一本笔记本,当看到笔记本上面的内容时,刘丽娜顿时感觉到晴天霹雳。

  我根本就不相信,他能干出这些事情来。按摩,推拿,什么叫吸允我不知道啊,风舞,洗面,牌输,就是输钱,六合彩,介山光盘,实际上带回来的是黄色光盘,这个我妈妈也可以作证,黄色光盘,还有什么,完了跟我说找小姐。本子上没有写,但是他亲口跟我说的,我妈妈也听见了,还有什么呀,去吃鲍鱼,上面记的一百一百的那么吃鲍鱼。 

  刘丽娜拿着账本,气冲冲地找到孟兆齐,当面质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同时出差,我们单位去了很多人,别人可能家庭和睦一些吧,自己拿着工资卡,自己在外面(玩)。因为我没有钱,没有钱我就为了说不跟她们去吧,不跟她们去,我就说我去过了,实际上我兜里没有钱。我觉得要不人家叫我去,老叫我去,不看吧,也很没有面子。后来老叫我出去,我也没有招儿了,我就瞎写的那么一个账本,就是胡乱瞎写的那么一个账本。

  面对妻子刘丽娜的置疑和询问,孟兆林一直坚称笔记本上的生活记录,是为了让自己在朋友同事面前有面子才胡乱瞎写的,在实际生活中根本就不是这样的。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就在账本事件不了了之时,这一家子里又发生了一件事情。

  2009年,孟兆齐说自己从天津出差回到北京,无意间发现了刘丽娜手机中的一条短信。

  无意当中我发现她的短信,在市里面一个天通苑那儿有一个男的,给她发一条短信,就说我不能给你家庭,我不能跟你结婚。后来我就质问她,我说这个短信是怎么回事儿,她答不上来,她说你甭管,她就把短信给删了。

  孟兆齐说,那段时间里刘丽娜手机经常有一些可疑短信。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刘丽娜竟然不愿意回家了。

  她就借各种谎言,单位加班了,见网友了,她就不在家居住了。有的时候也是晚上不回家,给她打电话,在外面和男的喝酒,喝酒有的时候和男的在一起。后来我实在是忍无可忍我就搬出来了。

  可能吗,你说说可能吗,你可以到单位调查我的为人去,我到底是不是这样,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的话,所有的问题都能调查出来,就所有的问题单位领导也好,所有的问题也好,不一调查都调查出来了吗?

  2010年6月,孟兆齐从刘丽娜家里搬了出来,两人正式结束了夫妻关系。事情到这里并没有结束,由于当初两人选择的“假离婚”,离婚协议虽然有,可现在演变成了真离婚 。离婚后两人接下来又将面临着哪些问题呢?

  孟兆齐从刘丽娜家搬出来后,没有搬回原先工厂分配给他的平房里,反倒是住进了职工宿舍。

  我跟她要房子要了无数次要不回来。后来在2010年8月份,我忍无可忍了,跟她打了官司要了这个房子。

  是他租出去的房子,不是我去租出去的房子。

  既然他租出去房,他赶不赶人,找不找,找我有什么用啊?

  2010年11月8日,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在审理过程中,法院通过主持调解,使得原告孟兆齐被告刘丽娜自愿达成调解协议。协议内容为:被告刘丽娜将房屋交付原告孟兆齐租住。

  就在孟兆齐还满心沉浸在房子要回来的喜悦中时,他却接到了法院的传票。原来,女儿婷婷和前妻刘丽娜以支付抚养费为理由把他告上了法庭。

  当时我是管他要抚养费,就是从分开以后,他一分钱抚养费都没有付给我,就连那300块钱的抚养费也没付给我。

  (孟兆齐+刘丽娜)孟兆齐:她跟我要孩子的抚养费,离婚合同有一个抚养费的问题,她跟我要抚养费。

  孟兆齐说,从2010年11月后,他要回了自己的工资卡,但工资卡只剩下80多块钱。

  离婚以后的钱全部在你(刘丽娜)那儿搁着呢,我说还不够抚养费吗?

  2012年4月18日,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支付抚养费一案,经房山法院调解,原被告达成调解协议:被告孟兆齐支付拖欠女儿抚养费4200元,并从2012年3月开始孟兆齐每月支付抚养费300元增至530元。

  法院调解协议下来后,孟兆齐对着这些需要支付的抚养费却犯难了。

  因为我没有钱给她所要的这笔抚养费,我得把我工资卡的钱要回来,我才有能力给抚养费这笔钱。

  2012年6月,孟兆齐一纸诉状将前妻刘丽娜告上房山区人民法院,要求刘丽娜归还两人离婚后,也就是2008年5月22日以后到2010年11月孟兆齐的工资。2012年7月13日法院作出判决,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未办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案件的若干意见》规定,同居生活期间双方共同所得的收入和购置的财产,按一般共有财产处理。

  判决:被告刘丽娜返还原告孟兆齐2010年6月至2010年12月工资收入一万二千六百元。2008年5月22日以后到2010年5月为双方同居生活期间,双方收入所得属于共有财产。

  本案的焦点就是他俩离婚之后并没有履行他们离婚协议约定的内容,是不是继续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这就构成了属于一种说是构成了未领结婚证,但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这样一种同居关系了,在这种同居关系期间,是按照共有来处理的,他基于这个共有的话,被告持有原告工资卡,并支取他的工资收入的行为,就不构成是一种不当得利的行为了。而在他俩接触同居关系之后,我们把后边的支取行为视为了不当得利,所以判令被告部分返还原告,他支取原告的工资收入了。

  目前假离婚的现象一直存在在社会上,但是实际上一旦离婚,双方都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一旦离婚之后,不管你内心的真实意愿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你们双方办理了离婚手续,那法律就认为你们俩是离婚了,你们这种假离婚不受任何法律保护的了。

  假离婚的时候,可能人民是设想着通过离婚这个行为来实现或者谋取更大的利益,所以在离婚的时候,他们可能通常会采取协议离婚,就像本案中这样,原被告就是以协议的方式来离婚的,在协议离婚的时候,他们可能有一些共同财产就处理不到,尤其是当双方有子女的时候,对于子女的抚养问题可能解决的不够妥善。

  几年里,两人人连续打了几场官司,虽然现在嘴上都说自己对于当初的选择并不后悔,可两个人都为当初的“假离婚”付出了代价,这却是实实在在的。一纸婚约看似轻薄,但其背后约定的人身关系及财产权利却是沉甸甸的。

  好,感谢收看,再会。

 

[经济与法]离婚“圈套”(20120724) 本节目主要内容:孟兆齐自小在北京房山区下面的一个农村长大,中专毕业后便在房山一个工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1996年经人介绍认识了同在房山区作为工人的刘丽娜,1998年年底两人决定要踏入婚姻的殿堂,婚后这对新人居住在孟兆齐所在工厂分配的平房里生活,小两口的婚后生活一直是平静踏实,可就在2008年5月22日两个人突然毫无征兆地离婚了,为了能有多一份的摇号分房资格两人毅然选择了假离婚,离婚后两人经常因为生活中的一点小摩擦而冷战、争吵甚至打架,在账本事件和外遇事件之后两人的假离婚最终演变成了真离婚,孟兆齐为了要回房子而将刘丽娜告上了法庭,孟兆齐在要回房子不久就接到法院传票,原来女儿婷婷和前妻刘丽娜以支付抚养费为理由把他告上了法庭,2012年6月孟兆齐一纸诉状又将前妻刘丽娜告上法院,要求刘丽雅归还两人离婚后自己的工资,法院最终判令被告部分返还原告她支取原告的工资收入,目前假离婚的现象一直存在在社会上,但是实际上一旦离婚,双方都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责任编辑:李德尚玉

热词:

  • 经济与法
  • 离婚
  • 圈套
  • 20120724
  • channelId 1 1 2 7cf683f7525c4fc4943401c4f0e386b1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