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孙杨叶诗文成功秘诀

发布时间: 2012年08月02日 10:2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新浪体育

  

  孙杨

  然而,在他们取得巨大成功的同时,一种不和谐的论调开始在欧美媒体间散播开来:中国游泳进步之大,世所罕见,他们有什么秘诀吗?或者说他们有没有秘诀? 美联社记者约翰-莱切斯特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深的探讨和论证,他指出,尽管中国游泳在上世纪有着服用禁药等不光彩的纪录,但现在凭借更加科学的训练和选材,加之前往海外训练等方法,中国游泳运动员在奥运会上大放异彩是完全可信的。现全文翻译如下:

  当中国游泳运动员在伦敦奥运会上接二连三战胜对手夺取金牌的时候,坊间也开始了暗地里的议论。中国人是不是像上世纪90年代那样服用禁药欺骗体育界?2008年奥运会自由泳冠军、法国人伯纳德就有这样的疑问。

  “我主张体育要干净,没有违禁药物。我真的希望有关部门凭着良心做好自己的工作。”伯纳德说,“不幸的是,我要说无火不起烟。只是现在还没有证据表明有中国运动员在这届比赛里检测呈阳性。”

  

  赛场上的叶诗文

  周一在伦敦召开的新闻通气会上,记者们多次向国际奥委会(微博)医药委员会主席永奎斯特问及中国16岁游泳新星叶诗文。对此,永奎斯特表示:“一名运动员出人意料的表现居然招致怀疑,这是一件悲哀的事情。怀疑的一半是指控,认为其中有问题。我不喜欢这样,我更喜欢看到事实。”

  不过和20世纪90年代不同的是,中国在2012年奥运会游泳赛场上大放异彩是有其可信的缘由的。

  比如说,叶诗文在400米混合泳最后50米的速度甚至超过美国人罗切特(微博)在男子同类项目中夺冠时的速度,这不仅仅是因为前者的手和脚都很大。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其对游泳项目的巨额投资也是中国游泳取得成功的一部分原因。当中国邀请外国教练时,中方人员不仅让外教训练中国运动员,同时还向外教学习训练方法和专业知识。在这个过程中,中国运动员变得更加全面,也更放松。中国人已经认识到,开心的运动员可以游得更快。

  叶诗文曾经在澳大利亚接受训练,当时训练她的是知名教练肯·伍德和德尼斯·科特雷尔。伍德在接受美联社电话采访时透露,他和中国游泳协会从2008年开始就有一份协议。按照该协议,中国游泳运动员分批前往伍德在布里斯班以北的游泳学校接受训练,每批学员训练两个月。参加伦敦奥运会的中国游泳运动员当中,有15人外加5名接力赛选手曾经在伍德的学校里受训。

  叶诗文在周一的混合泳预赛中以第一名的成绩轻松晋级决赛后,身在澳大利亚的伍德透露说:“中国每个月按照运动员的人数付给我酬劳,酬金是我训练本土运动员的4倍。中国人在游泳项目上投入很大,我非常高兴和他们合作。中国人的哲学是:他们要成为最棒的。”每当有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夺取金牌或者游出个人最好成绩,中国方面都会给伍德发放奖金。当叶诗文在2011年世锦赛上夺得200米混合泳冠军时,伍德也得到一份奖金。

  在国外接受训练不仅能让中国运动员接触到先进的训练方式,而且还能让他们走进更为广阔的世界,学会更好地生活。在澳大利亚,中国运动员和他们的教练开始学会让自己放松。对于长期关注中国的人和由国家负责的中国体育系统而言,在伦敦奥运会上表现如此之好的那些中国游泳运动员比他们的前辈更加世俗,是前所未见的一批新人。以前的运动员远离朋友和家人,在中国政府出资建立的奖牌工厂里接受艰苦的训练。当他们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他们清一色地表达对祖国的感激之情,似乎对训练场以外的生活一无所知。但现在这批年轻人已经不是像前辈那样的机器人。

  为中国夺取第一枚奥运男子游泳金牌的孙杨散发出自信、勇气和热情。在400米自由泳比赛中击败卫冕冠军、韩国人朴泰恒之后,身高1米98、穿45码鞋的孙杨恣意咆哮,用拳头击打着水面。面对媒体记者,他含着热泪感谢他的父母:“我的父母特别好,他们给了我很多、很多。”和其他很多队友一样,孙杨也在澳大利亚接受过训练。

  16岁的仰泳运动员傅园慧(微博)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参加半决赛时,她竟然戴着一顶圣诞老人式的帽子出现在观众面前,脸上始终挂着微笑。23岁的陆滢在100米蝶泳比赛中排在美国人丹娜·沃尔默之后获得银牌,她在谈到澳大利亚时说了很多。她说,和她一起训练的澳大利亚运动员的热情给她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对方平衡工作和娱乐的方式也让她大开眼界。

  “他们总是很开心,从来不担心玩过头会影响训练。”陆莹说,“中国人特别在意这些东西,很注重训练前的休整。但澳大利亚人就不一样,他们认为,在该开心娱乐的时候就尽情玩乐。在和他们接触过后,你就会觉得我们的思维受到社会舆论和禁忌的很多限制,同时我们也在限制自己,所以我们很难放松下来。他们的队友时常会邀请他们去吃烧烤,他们的父亲时不时会做好早餐或者搞野餐。看到这些你就会想:‘在中国是不会有这种事的。’”

  来自国外的专业知识也在弥补中国式训练的不足。伍德说,中国省一级的很多优秀教练都是退役的运动员,他们专注于提高游泳技术,但不熟悉生物力学或者其他体育科学。“中国的教练在运动员很小的时候就给他们灌输纪律意识,”伍德说,“叶诗文的教练对她就非常非常严苛。所以在澳大利亚,我常常让运动员们放松自己。我和叶诗文好好谈了一次,告诉她要自信,要从游泳中寻找乐趣。我对她说:‘叶,来个玩笑开心一下’。于是我们就让她露出笑容。”

  伍德还说,中国运动员——特别是女运动员——很注重保持自己的体型,因为那是她们成功的秘诀。当中国人来到布里斯班之后,他们使用自己带来的厨师做饭,还到当地的唐人街去买菜。

  “肥猫打不了架,它们总是坐在火炉旁睡觉。中国游泳运动员没有一个是‘肥猫’。”伍德说,“在我见过的中国女孩子当中,没有一个人的体重会增加。这对中国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优势。澳大利亚的女孩子们大多数都太胖了。”

  伍德指出,叶诗文的力量与体重比是相当好的,这就是她能够在400米个人混合泳最后50米游得比罗切特还快的原因所在:前者用了28秒93,后者是29秒10。叶诗文的这一壮举和她4分28秒43的世界纪录都让人瞠目结舌。罗切特说,他和队友在吃饭的时候谈到了这件事,大家都说,如果叶诗文和他比赛也会战胜他。

  伍德认为,正是叶诗文的壮举导致一些人对中国游泳产生怀疑的。即使是在澳大利亚,伍德也听说有人对叶诗文产生怀疑,怀疑中国是不是又要“重蹈覆辙”。

  这些人记得,中国蛙泳运动员原媛在1994年世锦赛上获得银牌,但当她准备前往澳大利亚参加1998年世锦赛的时候,她被发现试图将藏在热水瓶里的13瓶生长激素带到澳大利亚。另外,在1994年亚运会上,有7名中国游泳运动员在检测类固醇时呈阳性。

  据美国圣迭戈州立大学一位运动科学家统计,上世纪90年代中国一共有32名游泳运动员被发现使用违禁药物,其中有两人是两次违规。对中国游泳而言,那是一个耻辱的时期。此后,中国申办2008年奥运会取得成功,变化也随之而来,中国建立起了世界公认的一套反禁药体系。然而,就在今年6月,新华社又曝出一桩丑闻:16岁的李哲思在今年3月被检出EPO(一种促进血液循环的违禁激素)呈阳性。2009年游泳世锦赛,中国队在女子400米混合泳接力赛中夺冠并创造世界纪录,当时李哲思游的是第四棒。

  伍德透露,国际泳联和澳大利亚体育反兴奋剂机构曾经多次在不事先通知的情况下造访他的游泳学校,让中国运动员接受禁药检测。

  “他们每一次都是突然出现,选择他们想要的对象进行检测”,伍德说。

  当被美联社记者问及外界的怀疑时,叶诗文给出一个貌似中国标准的答案:“我们坚决不使用禁药,也坚决反对使用禁药。”

  在美国密歇根州接受训练的25岁男运动员吴鹏(微博)就很直接。他说:“上世纪90年代,中国游泳的名声不好,发生了很多使用禁药的问题。但现在情况大不相同了,我们非常关注训练。尽管叶诗文出人意料地打破世界纪录,但她的成绩不是凭空得来的。事实上,奥运会之前她的成绩就在稳步上升。所以我认为,这些成绩要归功于训练,而不是其他东西。”

  伍德也表示:“有些人说:这个女孩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她一举成名了。这种说法就是一派胡言。”

  (南诏书生)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