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谁来拯救暑假:一个暑假四个集训花费上万

发布时间: 2012年08月07日 07: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北京晚报

  本报记者 张鹏

  早七点,家里的闹钟照常响起,在妈妈焦急的催促声中,床上的男孩不情愿地起身,匆匆吃过早饭出门,背着书包的小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人流车流中。只不过他今天去的不是学校,而是“集训班”,暑假的每一天,几乎都是这样开始的。

  对于即将上五年级的小学生刘洋(化名)来说,这个暑假没有任何值得期待的地方,没有外出度假,不能痛快地玩耍,连休息的时间都不多,基本上都被“占坑班”和培训学校的集训占满了。“一共四个集训,每个大约15天左右,哪个不上都不行,总共交了1万多元。”刘洋妈妈对记者说,对于北京很多面临小升初压力的孩子来说,这种生活是他们这个暑假的常态。“我恨死集训了!”刘洋愤愤地表示。

  集训成风

  不参加“坑”就白占了

  早在7月13日北京市中小学生放假之前,刘洋的暑假生活已经注定。“6月底到7月初,占坑班开始四升五的考试,然后按照分数分班,分班后开始暑假集训,通知放假前就发下来了。”刘洋妈妈告诉记者,“占坑班不是早就叫停了吗?”“当然他们现在不叫占坑班,也不提和中学的关系,但是从来没有停过,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情。”

  刘洋从三年级开始一直在两个占坑班里上课,“我们这算是占得少的,还有占三四个的呢,这叫有备无患。”占坑班平时都是周末上课,可是一进入四升五的这个暑假,气氛骤然紧张起来,“家长通知书里说了,目前小升初的情况越来越严峻,为了孩子们能够适应这种激烈竞争的形势,学校要进行暑假集训,请家长们一定配合。”“两个坑班都集训,加起来一共30个半天,哪都去不成了。”刘洋妈妈很无奈。

  虽然通知书的措辞是“请家长配合”,可对于家长们来说,不配合是不行的,“我去问过老师了,不参加行不行,老师说可以啊,但是这个名额就不再为你家孩子保留了。”这句话意味着,不参加暑假集训,这个“坑”就白占了。这招对家长来说,简直是百试不爽的“杀手锏”,要知道,一个坑班的名额相当珍贵,坑班一般从三年级开始上,现在还有从一年级就开始上的,这个“坑”的背后是孩子数百个周末的苦读和家长掏出的数万元的学费。随着年级越高,坑班名额就越珍贵,它意味着被好中学点招的机会,还有参加好中学小升初测试的资格。

  “现在好多人想上没有名额,学校已经2000多人了,实在没地方了,只要走一个孩子,立刻就有人进来。”老师是“你爱上不上”的架势,可家长谁又舍得放弃呢。刘洋妈妈很配合地交了钱。两个坑班的集训,一共3000多元。“我们两个班,还勉强能上得过来,那些上三四个坑班的,我听说有的只能白交钱,留住这个坑,孩子根本没时间去上。”

  “交钱占坑”是很多家长无奈中的策略,一个坑班暑假集训就将近2000元,占的坑越多,负担越重,但是家长们宁肯花冤枉钱,也舍不得放弃这个“坑”。

  梦话说英语

  口语集训如同“集中营”

  之所以刘洋的三个奥数集训班都要紧张地安排在7月,就是因为8月有20天的英语口语集训,从6岁开始,刘洋就一直在这家知名的英语培训机构上课,至今已经5年。“因为面临三一口语考级,开学就要考7级了,必须利用暑假集训抓紧练习。”

  英语集训又和奥数班不同,采用的是全天制,早9点到下午4点,“有点像托管班,中午有老师带着他们去吃饭,还有短暂的午休时间。”对于刘洋妈妈来说,8月她可以稍微轻松一点,不用中午晚上着急往家赶,带着孩子四处上课,可对于刘洋来说,却是相当“乏味”的一段日子。“除了吃饭和课间休息,就是说英语,每天不停地说,谁要是说出一个中文字就要挨罚,最后说得脑子都木了。”刘洋把这个集训班比做“集中营”,“像是关监狱,一点自由都没有。”而且,孩子回家之后也不能闲着,老师布置了很多课外读物,几乎每天一本英语小书,看完后第二天要课堂上讨论这本书的内容,这家机构对四年级孩子的要求是要能熟练阅读英文小说。

  “集中营式训练”,高强度的口语和阅读,正是这家机构的暑假集训特色,“正好利用暑假的机会,为孩子人为制造一个英语口语环境,锻炼他们的英语思维,这个比平时一周上两次课效果要好很多。”培训机构的老师这样解释。“我儿子昨天夜里说梦话,居然说的是英语!”刘洋妈妈告诉记者这事的时候,语气带着些欣喜,言外之意大概是这个集训没白上,5000多元的学费看到了成果。

  除了奥数就是英语,这是很多孩子暑假集训的“主旋律”,对于四五年级的小学生,目的很明确,就是应对小升初,到了这个时候,暑假再学些“琴棋书画”之类的东西,已经算是孩子很奢侈的享受了。“英语和奥数,两个都要抓,一个都不能放。”刘洋妈妈给记者介绍她“取经”的成果,“现在好的中学,要么看奥数成绩,要么看英语成绩,孩子总要有一样突出的才行,而且这个‘突出’那不是一般的好,奥数起码要拿到全市比赛的一二等奖,英语前几年三一口语7级的证书就可以敲开重点中学的大门,现在听说9级证书都不太管用了,孩子已经快五年级了,暑假不好好利用怎么行?”

  “坑”外恶补

  晚上的时间也被占用

  对于刘洋来说,这两个坑班集训已经够受的了,基本是上午上课,下午写学校和集训的作业,“为什么孩子一共有四个集训呢?”记者有些不解,“这个也是实在没办法,现在坑班竞争非常激烈,考试特别难,为了提高孩子在坑班里的考试成绩,让孩子小升初更有优势,只能在外面的培训学校恶补。”

  刘洋的第三个集训是在“学而思”上的。在坑班占坑,在学而思补奥数,这是很多家长的策略,暑假也不能幸免。据刘洋妈妈介绍,坑班暑假集训进入五年级课程之后,换成中学老师授课,一次三小时,讲的内容又多又快,而且一次课换一个老师,老师上完课夹着包就走人,孩子听不懂也没人可问,“我们提过意见,可是学校的管理人员说,进入五年级实行的就是淘汰机制,好的留下,差的走人,跟不上就自己找地方去补课。”在最近的一次随堂测验中,刘洋只得了20分,班上的大多数孩子都是这个成绩,“如果这样下去,迟早要被淘汰,这个坑也就没意义了。”刘洋妈妈向别的家长“取经”,最终“随大流”报了暑假集训班。

  “每期集训15天,每天3小时,在暑假里分成三个时段,家长可以随意挑选孩子有空的时段,上课时间又分为上午、下午和晚上,也可以随意挑选。”这简直就像是为孩子们“坑”外补课量身定做的,插个空就能上。“白天基本没有时间了,我们只能选择晚上,15天的课2700元,只要孩子奥数成绩有提高,花这个钱也值了。”

  这三个集训班上着,无论是家长还是孩子,都觉得比平时上学辛苦得多。“一大早起来,吃完早饭,就要开车送孩子去坑班,11点半接他回家,在外面随便吃点快餐,我就要赶回去上班,5点钟下班急着往家赶,吃完晚饭送他去学而思上课,9点多钟才能回家,一天下来,就像打仗似的。”刘洋妈妈叫苦不迭,刘洋用一句话说出了自己的心声:“还不如不放假呢!”然而,进入8月,等待他的还有第四个集训。

  假期恐惧症

  谁来拯救孩子的暑假

  对于很多70后和80后来说,暑假是童年快乐的记忆之一,可是00后的孩子们却正在失去这样的体验,“我不想放暑假,比上学还累,还没劲。”刘洋无精打采地说,他给记者拿出一张“阳光体育锻炼表”,是学校的暑假作业之一,“老师要求我们每天必须有一个小时的户外锻炼时间,现在根本做不到,经常一整天都没空下楼玩,小伙伴们也都去上课了,没有人可以一起玩。”对于这项作业,刘洋妈妈选择“作假”,违心地每天打上了钩。

  在北京,像刘洋这样挣扎在各科集训中的孩子还有多少?是谁偷走了他们的暑假?早在9年前,著名教育学者孙云晓就开始关注并呼吁:“学生为什么要有假期?目前的教育方式对学生造成了伤害,放假就是要让学生休息,发展学生的兴趣、爱好,而不能让它变成第三学期。”多年过去,这种情形却是愈演愈烈,很多孩子甚至出现了“假期恐惧症”。

  “作为家长,也没有办法,虽然心疼孩子,但是无力对抗整个社会风气。”刘洋妈妈表示无奈,“大家都在补,应试的标杆在不断提高,甚至已经到了变态的程度。”

  对于家长们的这种说法,孙云晓表示:“所谓应试教育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逼孩子去疯狂的竞争,但实际上,父母不是无可奈何的,是可以有选择的,我们不能因为教育有问题就放弃自己的责任。依我个人体验,是不是把孩子的假期变为第三学期,与父母也有很大的关系,我的孩子利用暑假18岁以前走过了全国13个省,还在日本过了两个暑假的民宿活动,结果她也考上了复旦大学,现在在一家著名的媒体当记者,因为她的独立能力很强。”

  在如此恶化的教育环境之下,做独善其身的家长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强大的内心和格外的勇气与坚持。把暑假还给孩子,你能做些什么?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