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张裕回应“农药残留”事件:怀疑风波幕后有黑手

发布时间: 2012年08月12日 08: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广播网

  据经济之声报道,继投资人电话会议和澄清公告之后,张裕公司昨天(11日)在北京召开媒体沟通会,对媒体报道张裕葡萄酒农药残留再度作出回应,怀疑这场风波有幕后黑手,质疑报道存在诸多可疑之处。目前这一风波仍未完全平息,而资本和流通市场的种种表现,也折射出种种值得思考的问题。

  作为中国为数不多的百年老店,张裕刚刚度过自己120年的生日。但周五一则农药残留的消息给喜庆的张裕人带来不少阴霾。一则没有正式刊发、通过微博预告的报道说,记者把市面上的10款葡萄酒产品送往检测机构检测发现,多数产品多菌灵和甲霜灵两种农药残留超标,而张裕产品的残留值最高,长期饮用可能引发肝癌。

  作为在送检报告上签字的人,中国食品发酵研究院副院长宋全厚无疑是整个事件中最有发言权的当事人之一。他说,记者送检的10款葡萄酒,确实检测出较高的农药残留,但并不能确定有样本来自张裕,而且以往对张裕葡萄酒的检测,没有出现不合格的案例。

  宋全厚:在我们的跟踪监测过程中,确实是微量检出这两种农药,都是在微克级,每千克十几个微克,这么个水平。那跟毫克级的限量先查了几百倍上千倍,最少也是几十倍。之所以媒体报了以后消费者引起误会,就是对量的概念没一个把握。

  目前我们国家的食品安全标准中,只有对葡萄,而没有葡萄酒的农药残留限量的规定。张裕公司总经理周洪江说,尽管国家对于葡萄酒中的多菌灵和甲霜灵含量没有作出规定,但是张裕仍严格执行食品标准中有关葡萄的农药残留标准,并参照执行更为严格的欧盟标准。

  周洪江:检测当中,多菌灵,我们指标高的,也只是欧盟的1/26,最低的,是欧盟标准的1/320。甲霜灵,检测出的含量最高的,是欧盟标准的1/70,最低的是欧盟的1/474。

  国家葡萄酒检测中心主任朱济义也指出,在葡萄酒酿造过程中,90%的农药残留会自然降解。而目前我们国家规定的葡萄中两种农药残留值上限和其他国家的葡萄酒相当,都是每公斤3毫克。考虑降解因素,我们的葡萄酒上限实际上是0.3毫克,比其他国家更严格。

  朱济义:葡萄酒标准没有,不代表残留的量可以无限的大。因为葡萄酒里农药的残留来自于葡萄。目前根据OIV(国际葡萄酒组织)的检测标准,从原料到了酒里面,大约是10%。

  尽管消息传出后,张裕公司立刻做出回应,但这一事件给张裕公司带来了不小的麻烦,现在还影响到其他葡萄酒品牌。

  周洪江介绍,消息传出的当天,公司股价逼近跌停,销售也遭受冲击。

  周洪江:我们因为网络比较完整,各地都有经销商的询问,个别的商场已经提出来要下架,还有的地方质检部门提出来索要我们的数据报告。应该说昨天的销售系统处在一种比较紊乱的状态,销售的整个经济损失评价,通过一段时间能评估出来。

  受这一事件影响的不止是张裕,香格里拉秦皇岛公司总经理李新宇告诉记者,现在业内有点人心惶惶,公司也从生产、销售等环节做好风险应对。

  李新宇:应该都很慎重吧,我们也在对全国的终端作关注,还没收到这方面的反馈信息,可能还要过两天才知道结果。首先我们自己看,从我们的基地、产品来看,还在做细致的调查。

  消费者更是异常敏感,有的表示不会再买张裕葡萄酒。国家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督司副司长毕玉安认为,消费者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有点过度敏感了。

  毕玉安:都是这几年事件搞的,过于敏感了。说有农残这是一个客观的事实,但是它(媒体)把这个事情这么大地渲染了。它一说有农残,老百姓当然是不干了。所以就是怎么客观认识和评价它(农残)的过程。

  舆论甚至联系起以前的三聚氰胺、苏丹红等事件,但其实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和三聚氰胺、苏丹红等国家禁用的非法添加剂不同,而多菌灵和甲霜灵是经过注册、国家允许使用的杀菌剂。山东省葡萄酒研究院朱林研究员认为,对农药残留要有一个正确的态度,大可不必听到残留就害怕。

  朱林:有残毒、有残留并不可怕,而是要把残留控制在维持人体健康的水平上。因为在现在,我们农业大面积生产,如果不使用农药,大部分是不可能的。

  就在这份存在疑点的检测报告搅得葡萄酒市场人仰马翻的时候,舆论中间也开始出现对送检程序的困惑和疑虑:到底哪些机构可以送检,能够发布检测结果?

  中国食品发酵研究院副院长宋全厚介绍,国家部委和地方政府的抽检,有统一的信息发布渠道,但是社会委托的检测,就没那么严格规范。

  宋全厚:社会来送样,当然我们也是接样。但是这个检验我们只对你送来的样品负责。至于说样品其他的属性、真实性,包括样品来源,由送样人决定。报告最后的用途,由委托人去用,剩下发布,那就是谁发布谁负责。

  但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何计国副教授也强调,尽管社会可以发布食品的检测结果,却没有解释权。

  何计国:(送检人)发布检验结果可以,但是解读是不是安全是不行的。比如可以说这个数是多少,但是不允许说这个数不安全。因为现在很多食品某一项超标并不意味着不安全,这需要专家评估才能说的。

  具体到张裕的案例中,这意味着媒体并不能做出农药残留可能将引发肝癌的解读。(记者黄耀伟)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