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对话]股市的“留”与“不留”(网络版)

发布时间: 2012年08月15日 13:2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央视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主持人:欢迎您收看中国网络电视台的在线直播《对话》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汪昂。

  在中央电视台二套在8月12号这一天播出了《对话》留与不留,谁来保护我们的权利。今天我们的节目依然是请到了我们的主创。坐在我旁边的是股民代表、股市“牛人”董宝珍。

  董宝珍:您好。

  主持人:央视财经频道《对话》主编宿琪。

  宿琪:大家好。

  主持人:我首先想问一下宿主编,这期节目策划,背景是什么?为什么要做这样一期节目?

  宿琪:因为中国股市在今年出现了很多股市新政,中国股民非常关注,包括对股市新政在市场上的反应也有不同的声音,其实这个节目也策划了三四个月的时间,但是我们想到底在一个什么样的关节点推出这样一期节目呢?恰恰在7月份,股市在市场层面屡创新低,给了我们又一个疑惑,有一些股民可能黯然离去,我们可能现在想,到底2100点这个点位对中国的股民,对很多普通老百姓意味着什么呢?可能这是他们一个心里内心纠结和矛盾的点,他们是选择继续坚守还是选择离开?在留与不留的背后,我们可能想从制度层面去探讨,中国股市从监管的角度,从法制的角度,从制度的角度,到底回归到了一个怎么样的原点,我们可能梳理了中国股市22年发展的历程。所以说我们觉得恰恰是在7月市场反应给了我们一个做的理由,大概在8月初录像,在8月12号推出了这样一期节目,而且节目推出的时候,也恰恰是我们《对话》可能更换新的演播室最初尝试的一期节目,因为《对话》演播室也使用了好几年的时间,这一次我们搭了一个全新的景,利用了非常多现代化的手段,比如说现场有红外的触屏手段,还有很多嘉宾面前有很多屏幕,也是可以触屏的,这样的话恰巧中国股市遇上了一个好的机遇,我们全新的演播室,全新的角度来演绎这样一期节目,非常快速的速度,后期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我们立马又在我们的电视屏幕上进行展现了。

  主持人:依然是一个主嘉宾,几个次嘉宾,这一次主嘉宾是周正庆先生,为什么请到他?

  宿琪:当然了,从很多股民最关注的股市新政来说,我们肯定是希望请到现任的证监会的主席,但是是因为方方面面的原因,我觉得可能我们现在从监管层的角度,如何能够让一个这样的角色出现,我们可能就,如果说现在比较难请的话,我们可能就请前几任的主席,后来在梳理的过程当中,发现周正庆他的角色也非常的鲜明,因为他是在1998年到2000年任证监会的主席,而且他是市场上极力的救市派,救市派的声音和市场派的声音,在中间的过程当中有很多很多的博弈,我觉得在2100点的低点上,是不是很多人都认为要救市,怎么救市,周正庆是代表人物。

  主持人:董先生在节目当中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他代表的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群呢?怎么请到董先生的?

  宿琪:《对话》一般惯常的请一个权威的嘉宾,那到底哪些嘉宾和主嘉宾进行对话,所以一定要选择非常具有代表性,非常典型的一些股民。我们实际上《对话》也有很好的积累,我们在四年前,在股市在3000点,从6千点跌到3千点的时候,我们做了一个抛与不抛,那个时候也是股市非常纠结的过程。那个节目上,我们请了从网上也是大量筛了一批,结果请到现场,很多股民都吵起来了,我在回望这期节目的时候,我还是记住了董宝珍的一句话,他说股市不是在天堂,也不是在地狱,能不能在人间多待一点,这个可能还比较有意思,我们就在寻找这样的股民,我们就是在网上沟通,从他的微博里面找到他。还有一个老牛,牛常卫(音),也寻找了三四个,后来发现董宝珍和老牛,四年的时间过去了,他们都有不同的故事经历,还很有意思,所以我们这次一起一并就把他和老牛请到了我们的现场,同时还增加了,原来我们没有请过的上海的一个词曲作者,创作了很多股市方面的歌曲,非常有意思的一个叫龚凯节(音)。

  主持人:听完介绍当中,我们可以这样理解,董先生是一个股民的代表。那你带着股民的这些问题参与到《对话》的现场录制当中,你觉得通过《对话》这期节目的录制,把你心中的疑惑都解决了吗?

  董宝珍:应该是没解决。

  主持人:你现在存在着什么样的焦虑呢?

  董宝珍:我发现大家习惯于,大家大众渴望救市,监管层似乎也愿意救市,但是我现在,08年我还喜欢救市,08年我还希望有救市,现在我又理解了救市是不能赚钱的。只有市场本身形成一个自我的,能够自我协调和谐的机制,老百姓才能够稳定的在这个市场上求生存。所以我感觉实际上如果按照我们那天节目当中谈到的方向,频繁救市的话,其实并不好。

  主持人:你觉得应该怎么做呢?

  董宝珍:应该思考一个问题,我们股市为什么频频需要救市?是因为这个市场丧失了自我和谐发展的内在机制,于是真正有意义的救市是使市场恢复这样的一个自我和谐的机制。因为有一个假设,市场是能自己管理自己的,但是中国不是,非常困难,只要政府不管,就要上天入地。

  宿琪:他就是我们选择市场派比较典型的代表。

  主持人:作为董先生来说,好像政府不太关心这个东西,其实我们看到,出台了很多的政策,但为什么出台了这么多政策以后,还是没有起到一个很好的效果,我们知道有一些专家学者说,2100多点了,可能是钻石底了,不会再低了,但是7月份又跌破了,豆腐底了,到底怎么回事?

  董宝珍:中国市场没有理性发展的机制,中国市场主体单子化(音),中国股市基金占市场资金量的1/3还要多,他们的行为特征是内在具有非理性的本质,因为基金背后站的是大众,几千万的大众,在现在实际基金经理都知道,估值很低,但是他们不敢进,为什么?底部波动很猛烈,如果他进来了以后,突然下跌了10%,他背后的老百姓就会狂抛,他的净值就减少了。所以他明知有机会,但是不能进。他只能等势态转上来以后,然后再跟进。所以现在必须改变一基独大,变成百基争鸣,共同改革。基金是不可能去抄底的,基金可以在6000点买入,因为6千点买入,他是在涨,涨的过程当中,净值也在涨,老百姓也满意。内在的特质决定中国股市在市场层面没有产生理性的机制。

  主持人:您分析完整个的,您对市场的前瞻,您觉得,个人认为中国的股市还会持续低迷吗?还是将来会有所好转?

  董宝珍:我可以保证说将来会有所好转,但是什么时候好转,我也不知道。

  宿琪:他在网上有一句非常有名的,包括在现场,这句话抛出来以后,就像地震一样。

  董宝珍:中国股市现在是黄金万两,天天在下金子,金光灿烂。回去以后我把《欢乐颂》改了一下,我说财富女神现在的状态,改了一下歌词,到处都是机会,非常有价值。

  主持人:这个画面好像有些许的惨淡,很多股民在交易所里面有一点黯然失色,很多股民都在那儿消磨时间。董先生作为股市牛人,自己在炒股的过程当中,也有很多自己的心得,你怎么样让自己在这样的纷繁复杂的股市当中,立于不败的地位,你是怎么做的?

  董宝珍:还是做老实人吧,其实这是很难的,也是很容易失败的,但是就是说,我通过多种挫折和积累,我感觉老老实实的提升能力是比较可靠的。我通过参加这个节目,又唤醒了我早年一个愿望,就是我希望中国股市更健康一些,为什么说唤醒了,曾经一度我都希望中国股市,我希望中国股市不健康,我也能活着,我就像一个兔子,森林里面有老虎,我也能活着,原先我不在乎市场健康不健康。

  主持人:可能没有很多的制度来保证股民的利益。

  董宝珍:我依然能活着,但是从目标上来讲,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说,没有法律,我也得活着。

  主持人:现在为什么观点变了?

  董宝珍:我看到律师,节目中请来的严律师,当他说了几个,为投资人打官司,遭到了人身威胁,遭到了坐牢的威胁,但是他继续坚持工作着。我当时觉得很受感动,包括周前主席,他强调他是一个老兵,那么70多岁了。但是他还在琢磨怎么样把这个市场搞好,受这个感染,我说中国股市应该更好一些,对谁都有利。

  主持人:所以节目的主旨就是虽然现在很低迷,但是未来一定会好转是吗?

  宿琪:其实我们想进入到内部深层的背景,我们想揭示中国股市在20几年的过程当中,它的发展一定是各种利益集团和法制、制度之间的一种博弈,这种博弈从来没有停止过。实际上我觉得可能,因为我也是最早《经济半小时》的记者,我2000年采访上市公司调查的时候,我们经常会遇到,去任何一个公司采访,都能轻而易举的采访到这个公司真实的面目,就会让你非常的震惊,你就觉得这样一个上市公司的质量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包括我做这期节目的前期策划的采访当中,上海有一个非常知名的记者,姓贺,他说他在那个时候,每周给一家报刊写这种垃圾股的一些文章,从来不缺题材,其实我们现在看,我们制度层面,我们还有很多的抱怨,没错,是,我们制度还是很不完美,但是我们在归属到22年之前,中国股市到底什么样,当1992年深圳8.10事件出来之后,那些人对财富的渴望,排着大队买认购表的时候,结果他的权利遭遇到了侵犯,谁来保护他?没有人保护他,到了1999年,《证券法》出台了,我们有了法律的大法,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可以去通过某些途径实现我们的保护。2005年《证券法》又有了修正,在保护投资者的利益上做出了非常大的改进。我说可能2000年那个时候,如果股民还记得银广夏这只股票的话,那虽然现在的赔偿虽然很不到位,但是至少在中国《证券法》的历史上,我们的小股民可以开始告上市公司了,我们开始可以告那么庞大利益的主体了,虽然这种博弈可能就是说还不完全说谁胜谁负的关系,但是中国股市真的是很残酷,在残酷的背后,我们应该看到光明的那一面,法制的那一面,制度层面的一面,包括今年一系列的新政出台,包括对退市的改革,包括对保荐人制度的改革,难道我们不应该感到欣喜吗?我们如果说,可能我很多市场投资人都没有受到回报,但是我觉得如果从理性的角度观察的话,我觉得我们可能希望带给我们很多股民这种回归的角色和眼光,和视角。

  主持人:这是《对话》节目本身想传达给观众朋友的一个理念。您刚才也提到了,在整个《对话》当中,有三位股市的代表,他们之间的观点是否一致?在节目的录制过程当中,有没有出现针锋相对的时候,大家观点不一致,出现一些激动的场景,有没有?

  宿琪:这个节目也是蛮火爆的,我觉得可能大家的观点,各持己见,董宝珍的观点跟周主席的观点明显不同,他觉得市场应该自身去调节,但是可能从周主席的角度来说,他认为就应该由政府来救市,政府在其中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但是可能在后期,我觉得我们的关节点不是在这一块,所以我们可能压缩了一部分的内容。但是这个方面的争论还是有。包括对于现在市场的判断,到底是钻石底,还是棉花底,还是一个豆腐底,实际上对于底的看法也有非常大的争论。我觉得可能我们现场,因为有一个比较大的,我们请来的股市牛人都是在战绩上还不错的,他们去年包括前两年的回报还不错,实际上很多在亏了大钱的,或者很多亏钱的股民他也不可能来到演播室,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回应,这样的话在另外一个层面上,可能还是少了一些声音。我们亏损的股民真的是亏了很大数量的股民,包括我们有一个小片去营业部采访,现在的股民非常盲目。第二个,看到摄像机非常不高兴。

  主持人:为什么不高兴呢?

  宿琪:现在缺少那个热情,缺乏那个热情,他们觉得没有这个必要。还有一个,他觉得他们可能就是天天打牌、消遣,然后觉得你们拍,可能反而给我们带来的是一种不好的信息层面。真正的是亏了钱的股民,或者是遭受到,比如说银广夏的股民代表,我们想寻找,但是真正的可能是没有寻找到。我们请来的都是在股市上战绩非常好的股民,包括他,包括老牛,老牛虽然离开股市了,他去炒邮票、金币、银币,他的回报率非常高,300%的回报,他们不同的生活轨迹,也恰恰代表了这三四年间中国股市的一个变化,有人离开了,有人还在坚守。

  主持人:《对话》节目一开始的时候,刚才宿主编也说到了,我们采用了先进的设备,大屏幕出现第一张图片就是很多股民黯然失色的表情,其中采访的一位股民,说开始抱着很大的信心,结果弄得非常狼狈,跟家里的妻子、孩子也不那么和谐。这个节目也叫谁来保护我们的权利,当中也有一个被采访者是一个戴着帽子的人,就是非常的消极,他说,我们的利益谁来保护?您觉得我们的利益谁来保护?

  董宝珍:当然是自己保护了。你自己是主体,就是说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中国股市有很多人赚了钱,为什么他赚钱?他真正持有的是有价值的,他抱的是金条,没有风险他能赚钱。所以保护自身利益的根本出发点,是你自己回归价值投资,回归理性。此外,是社会改革,社会制度完善,这个社会制度完善,永远是一个过程,永远完不了。在节目当中我特别感受到,一些中国股市的新的形势的出现,比管理层的思路快得多的多,就是中国股市发展的速度非常之快,整个监管者,至少我感觉是不如这个形势发展的速度快,整个思想、方法等等。  

  主持人:包括市场本身诸多的问题,收看这个节目的更多观众朋友,比如说一些投资者,更希望看到的是自己在做一些投资选择的时候,会有回报给到自己身上来,他们最关心的可能就是这个?董先生,您作为这么多年在股市打磨的一个人,您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些自己的一些心得?

  董宝珍:实际就是两个问题,一个是选时机,一个是选个股,选对象,选时选对象,现在就不需要选时了,现在就是最佳时机,此时此刻是创造成功者的时间,这个没有问题的。我倒不怕挨揍,我是负责任的说,我说的是真话。选股,中国有一个特点,上市公司真正能创造价值的,相对来说少,但是有一个规律,按照巴菲特的逻辑,选消费食品类,这种消费食品类,从全世界的范围内,都是能出现长期上涨的,而工业制造类的,极难,相对不容易出现长期上涨,像通用汽车100多年了,还要倒闭。像消费食品,可口可乐这种特别容易上涨。所以投资者可以关注一下。

  主持人:还有一些说到蓝筹股文章的发表,说政府就应该出来保护蓝筹股的发展,蓝筹股是你投资稳赚的,每年回报率就是4%、5%。

  董宝珍:对,蓝筹股的很多分红率已经超过了五年期定期存款的回报,从这个意义上讲,其实蓝筹股已经无风险了。当然蓝筹股很大,它的价格涨的就慢一些,这个都是正常的。但是就是说不用政府保护,很多蓝筹股,不保护它,它也会创造机会和价值。

  主持人:其实我比较同意董先生您的说法,无论这个市场怎么低迷,政策可能也有些许不完善。我们节目当中也讨论了,但是作为股民来讲,投资人来讲,可能需要自己擦亮双眼,要自己保护自己的权利,选择适合自己的股票来操作,这样才能更好地来盈利。今天时间的关系,再次感谢我们的宿主编,也感谢的股市牛人董宝珍先生,同时也感谢各位观众朋友的收看,以上就是本期《对话》访谈的全部内容,更多的信息,你还可以登陆中国网络电视台,就是这些,再会。  


 

[对话]股市的“留”与“不留”(网络版)
责任编辑:李德尚玉

热词:

  • 对话
  • 股市
  • 财经
  • 去留
  • 央视网
  • 视频
  • 直播
  • channelId 1 1 2 b91677aa95804438bded11910db79e0d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