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俄18年后终“入世”影响力小难救欧美

发布时间: 2012年08月21日 19:4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广州日报

     7月10日,俄罗斯国家杜马审议通过了有关俄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决议,如无意外,俄将在8月成为WTO正式成员。

  这标志着,在经历长达18年的“入世”历程后,俄罗斯终于不再是游离于世贸组织之外最大的经济体,不再是G20成员中唯一的非世贸成员。

  俄罗斯入世历程为何如此之长,俄罗斯入世将对中国经济和企业意味着怎样的挑战和机会,就此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俄罗斯经济室主任程亦军和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杨成。

  核心观点

  不论是就经济总量而言,还是经济结构,俄罗斯虽然是世界重要经济体,但其入世并不足以对世界经济产生直接的或根本性的影响。

  ——程亦军(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俄罗斯经济室主任)

  俄出于思维惯势也多从安全角度衡量本国利益。俄在多大程度上做好了接受中国资本的进入,以及中国投资者在多大程度上做好了投资俄国的心理、智力和战略准备,仍都有待观察。

  ——杨 成(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副主任)

  原因

  广州日报:迄今为止,在所有加入WTO的成员中,俄罗斯的入世历程是最长的。

  俄罗斯的入世历程长达18年,如果再加上此后的国内的批准过程,则长达19年。俄罗斯的入世历程为何会如此漫长?

  内有强大反对声

  外有西方设障碍

  杨成:在俄罗斯国内,不同利益集团在俄是否以及何时入世问题上显然有不同考量。在相当长时间内,俄国内从政治精英到普通民众都对全球化更多持否定态度,作为全球化进程标志的WTO自然也成了于俄不利的负面国际机构,俄一度相当不积极。这无疑增加了谈判的难度。而“西方出于遏制俄罗斯重新崛起的总体需求,曾有意识地安排了部分独联体国家,包括格鲁吉亚先于俄罗斯加入了WTO,这在相当程度上为俄设置了新的障碍。2008年俄已经一只脚跨进了WTO的大门,但终因与格鲁吉亚的‘五日战争’再一次徘徊在WTO之外。俄格纷争实际上是近年来俄入世谈判中最大的阻碍因素。”

  程亦军也表示,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入世程序繁杂,国际公认入世进程耗时费力,普通的中小经济体通常也要六七年。像俄这样的大经济体,对外贸易规模大,贸易伙伴多,在部分商品上对国际市场有重大影响,谈判的内容自然更多,难度更大,时间更长。其次,“俄国内政治经济局势严重影响了其入世进程。而且,俄国内反对加入世贸的声音一直很多,即使在日前杜马批准有关决议时,所有反对党仍投了反对票。

  此外,一些西方国家对俄采取的歧视性态度和经济问题政治化的解决方式增加了俄入世难度。

  影响

  广州日报:作为金砖成员、G20成员和世界重要经济体,俄罗斯入世是否会对当前的世界经济产生重大影响呢?

  俄经济影响有限

  欧美需自我修复

  杨成:从某种程度上说,俄罗斯加入WTO是作为欧美‘拯救者’的身份出现的。2008年爆发并蔓延至今的金融和经济危机凸显了俄罗斯作为庞大消费市场的吸引力。

  在经济低迷和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无论是美国还是欧盟都想早日打开俄罗斯市场,以此缓解乃至摆脱自身面临的困境。

  不过,这仍是一个长期的过程。短期看,除增强了WTO在世界贸易领域的代表性和权威性外,靠俄救市并不现实。世界经济增长仍首先需要欧美经济引擎的自我修复。

  程亦军:不论是就经济总量而言,还是经济结构,俄虽然是世界重要经济体,但其入世并不足以对世界经济产生直接的或根本性的影响。

  机会

  广州日报:在过去多年的中俄民间贸易中,灰色清关问题一直备受关注。俄罗斯入世是否将有助于根除这一问题呢?

  灰色清关问题有望解决

  投资环境改善需要时间

  程亦军:灰色清关问题属于贸易秩序问题。俄罗斯入世后,俄中两国身处同一个贸易组织之内,受到同样的贸易规则的约束,对于改善两国之间的贸易秩序肯定有一定作用,灰色清关就属于贸易秩序问题。但并不能说,俄罗斯入世就能根除这一问题。这需要俄做出实实在在的努力。

  目前困扰两国政府的‘灰色清关’问题可能将逐步而自然而然地得到解决,这在总体上有利于中国对俄出口贸易的健康发展,但在中短期内将对部分中国中小企业形成巨大冲击。

  在对俄投资问题上,程亦军表示,糟糕的投资环境一直是俄经济发展的主要顽疾,入世后,这一状况可能会有所改变。但长远来看,俄罗斯入世后,国内投资环境会有所改善,其直接影响就是吸引的外资增加,其中也包括来自中国的资本。不过,投资环境的改善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不会立竿见影。

  杨成:即便是对外经济合作,俄出于思维惯势也多从安全角度衡量本国利益。俄在多大程度上做好了接受中国资本的进入,以及中国投资者在多大程度上做好了投资俄国的心理、智力和战略准备,仍都有待观察。

  挑战

  广州日报:俄入世带给中国的不只是机会,可能还有挑战。中国该如何面对这一挑战呢?

  中国产品恐面临

  反倾销调查风险

  程亦军:总体而言,俄入世对中国经济不会产生直接的影响和挑战,因为两国的经济结构完全不同,产业结构上基本不存在竞争。

  但入世后,随着税率下调,其他国家的商品也会进入俄罗斯;中国产品因此将面临更激烈的竞争。因此,俄入世后,中国企业应该更强烈地意识到,必须进一步提高产品竞争力,提高产品质量、品牌和信誉度,仅靠价格低廉是不够的。

  杨成:以中国目前对俄出口商品的层次及我国企业在俄的布局网络看,短期内可能挑战大于机遇。最大的风险是俄届时有权动用WTO的反倾销调查和投诉等手段来维护本国权益,中国企业最有可能面临此类风险。

  中国当下所能做也应该抓紧做的,就是适应俄罗斯入世的新现实,及时调整对俄经贸合作的内容、结构和方式,朝着建立起中俄“利益和认知共同体”的目标努力。(本报记者:党建军 专家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