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宏观

中西部成就业蓄水池 返乡潮尚未出现

发布时间: 2012年09月04日 13: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新闻网

  尽管类似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的农民工“返乡潮”尚未出现,但距离“警戒水位”已经越来越近

  劳动力市场对经济形势的动态最为敏感。在“经济困难可能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的背景下,中国2.5亿农民工是否将出现2008年末、2009年初的大规模返乡潮?这成为了观察经济走势的一个重要“风向标”。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在广东、浙江、河南、天津、江西、山东等地火车站、汽车站蹲点调研,均未发现类似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及每年春运期间的“返乡大军”。

  在劳务输出大省河南,记者连续三天上午在郑州火车站和长途汽车站采访时,仅看到较少的农民工扛着行李走出出站口,没有成群结队的回乡人流。郑州火车站新闻信息中心负责人表示,今年六七月份没有感觉到异常的农民工返乡流。

  在用工大省浙江,记者从杭州城站火车站了解到,今年7月发送往云贵川方向的旅客12.9万人次,与去年同期持平。如果精确到个位数,甚至还少了150人。义乌宾王客运站今年6月去往云贵川方向的客流人数为1637人,比去年减少58人。7月,去往云贵川的人数环比则略有上升,为2216人,比去年同期多201人。工作人员分析,这主要是因为“小候鸟”回老家过暑假。

  在天津,天津火车站宣传处处长靳森介绍,今年5——7月天津站旅客发送量的递增形势与幅度与往年类似,主要是大学生暑运。天津长途汽车公司西客运公司王栩强说,车站近几个月旅客发送量无明显波动。

  在山东省烟台、潍坊、菏泽等地的火车站、汽车站,记者看到这些地方虽然有农民工乘车返乡,但并没有出现成群结队的“返乡流”。

  采访中,东、中部地区就业管理部门均表示,当前用工形势总体稳定。浙江省就业管理局政策制度科科长陈根元说:“与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突发式、断崖型’就业下跌不同,本轮经济放缓对就业的负面影响相对缓慢,就业总体局势仍在正常区间。”

  “返乡潮”虽尚未出现,但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的背景下,2008年农民工大规模返乡潮带来的震撼仍令人心有余悸。此时,摸清当前经济形势与就业压力的实际情况,探析其背后原因及未来发展趋势,不仅可以避免农民工返乡潮再次带来诸多负面影响,更能因势利导地促进农民工就业格局与就业方式,与经济发展方式转型、产业升级转移同步转变、协调前行。

  “一天打鱼两天晒网”

  江西抚州的刘月好,辞工前在广州的一家轻纺厂做流水线女工,已经在广东打工近10年的她一直从事这一行,但最近刘月好却打算回老家了。“工厂接不到订单,不加班我就只有1000多块钱,吃住都要花钱。我已经50多岁了,现在经济不好,哪里都差不多。”

  在东部沿海省份调研时,记者看到,受全球经济不景气的影响,部分企业开工不足,利润下降,工人的收入也随之减少,以加班工资为主要收入的一线工人处于“半失业”状态。部分劳动者重新流入人才市场,频繁变换工作。

  由于企业开工不足,计件工人过着“一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半饥半饱日子,处于半失业的状态中,生活全靠“吃老本”。广东省人社厅介绍,随着中小企业生产经营压力增大,吸纳就业的主渠道作用开始弱化。1——5月份广东省支柱产业之一的电子信息行业和机械制造行业利润增速同比回落6——7个百分点,进入人力资源市场的用工需求也同比下降了近10%。

  企业开工不足直接导致劳动者收入减少,以“追求高薪”为就业主要导向的农民工选择重新择业,在务工地不同企业、不同行业间比较抉择,“厂漂”现象明显加剧。

  在广东省东莞市桑园工业区,记者看到,一个20多人的农民工队伍打包好自己的凉席被褥,带着风扇、水桶等所有家当,大包小包地往工业区走来。领头的工人说,这是他们这两个月来换的第三个工厂,“没有活儿干只能领最低工资,我们闲着不如去找能接得到单的企业,再不行到城区里洗车洗碗也能多挣一些。”

  来自安徽池州的农民工汪孔颐这样解释农民工的“逐薪式候鸟行为”:“我们经常流动,因为小企业旺季给钱很多,到了淡季就让你走人。农民工没有安全感,也习惯了流动,随着行业的周期性而流动。”

  经济不景气加剧了“短工化”现象,制造业的包工头队伍也正在形成。据山东省人社厅抽样调查,被调查的返乡农村劳动力中,39.2%的人在最近企业工作时间少于一年,26.8%为1——2年,16.4%的人还不足半年。其中,新生代农民工“高流动性”、“高脆弱性”十分明显;而40岁以上的农民工,则以“打零工”更为普遍。

  广东劳动学会副会长罗明忠说,目前没有一定劳动技能的农民工及老年劳动力首先流入人才市场,他们主要以短工、零工的方式维持生计,就业不稳定、权益无保障。受经济形势下行影响,这一群体人数明显上升,就业压力也随之增大。

  宛如一条“苦笑曲线”

  记者发现,当前部分农民工返乡较为集中的行业多数集中在造船、建筑、光伏等行业。受宏观因素影响,相对2010年来看,这些曾十分繁荣、用工量大的行业出现了用工需求量减少、务工者流动性增多的苗头性现象,宛如一条“苦笑曲线”。

  在天津市塘沽西开发区,今年48岁的安徽务工者张广全,和弟弟张广民一起在此地一个工地上做泥工。但由于近期天津阴雨天气较多,工地没活干,呆了不到一个月的兄弟俩打算返回老家。

  “天津生活成本太高,吃工地食堂,一顿饭十几块,加上抽烟,一天要花费40块钱。我每天工资也就100多块钱,下雨天没活干,还得吃自己的,挣不了钱,还不如回家。”张广全说,近年来在他的老家安徽宿州,来工地打工的人明显减少,“80后”、“90后”的年轻人不愿去工地干搬运、泥工、杂工等苦力活。

  从事造船业钢结构的山东省蓬莱鸿源海洋工程有限公司董事长周传真说,公司在近年春节期间最多130多人,现在只剩70多人,本地人占到80%,主要裁掉了外地人。“今年全球经济不行,造船行业都不景气,以前利润30%——40%,现在降至10%。本身活就少,保本就干,但还是吃不饱。”

  长期管理服务农民工的烟台市公安边防支队副支队长宫明说,2010年以来辖区部分企业,特别是粗放型制造业经济效益下滑,部分企业逐渐对工人数量进行压减。以辖区两家大型造船企业为例,蓬莱京鲁船厂目前用工数量为2500余人。而在2010年,该厂外招工人数量为7000人,2011年为4700人。开发区大宇造船厂在2010年招工数量为5400人,2011年为4800人,今年年初已降至4400人。该厂还准备在年底前裁员至4000人以下。

  此外,前两年发展迅猛的光伏产业,近期受欧债危机影响和美国发起针对光伏行业的“双反”制裁,主销欧美市场的光伏产业遭遇重创,无锡尚德集团、天合光能集团等国内光伏行业领军企业纷纷面临巨额债务压力。据媒体报道,位于江西省的光伏领军企业赛维LDK公司甚至不得不降低生产规模。2012年以来,赛维已裁员近5000人,占比约22%。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