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315曝光台

生命人寿保险有“毒” 种田农妇存款被“拐”

发布时间: 2012年09月04日 14:1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保险的目的是让被保险人的生活不被改变,但种田为生的密云县农妇曹秋英(化名)到存款时,被额外“赠送”了一份生命人寿分红险,欣喜之余的她在投保单上签字时,根本没有想到,她平静的生活反而被保险击破,厄运才刚刚开始!

  生命人寿分红险有“毒”?

  曹秋英最近感觉自己都快要生病了,全家人都为此忧心忡忡。以种田为生的她,身体本来一直不错,但自从2010年10月中“毒”后,情绪就开始低落。尽管她没有喝毒牛奶,也没有吃毒胶囊,但却不幸中了生命人寿“红上红”分红险的“毒”。

  2010年10月底,曹秋英带着辛苦积攒下来的2万元汗水钱到北京密云县农商行存款,遇到一位自称大堂经理的女性,告知她储蓄可以送保险。于是曹秋英在其提供的资料上签了字,然后很高兴地带着银行存折回了家。

  “事后发现,那份材料是生命人寿的投保单,那位自称大堂经理的女性是生命人寿业务员。”曹秋英女儿告诉权威保险投诉网——世纪保网:“我母亲仅仅在投保单上签个字,投保单的其他内容都是由生命人寿业务员填写,包括风险提示。”

  “在银行存款超过10天后,我母亲想起储蓄可以送保险,就到银行去问保险单有无送到,拿到保险单后就回家了,当时也没有细看,期间也没有接到生命人寿的任何回访电话。”“根据保监会规定,类似生命人寿红上红分红险保险,保险公司必须在10天内对投保人进行回访,以防止业务员误导,消费者利益受损。”世纪保网告诉记者。

  2011年10月,曹秋英“意外”接到了生命人寿的保险缴费通知单,这才发现自己辛苦几年积攒的2万元汗水钱,成了生命人寿的保险费,那张银行活期储蓄存折变成了缴纳生命人寿保险费的指定账号。不但2万元汗水钱“没”了,更关键的是,以种田为生的她根本没能力缴纳后续每年2万元的保险费。

  “而要退保,生命人寿说只能退12000多,要损失近8000元钱,我母亲气得快要生病了!”

  二次中毒,生命人寿连环骗?

  骗局一旦开始,故事必然在诈骗的轨道上飞奔!

  “后来一位自称是生命人寿密云负责人的李女士联系了我,我明确告诉她母亲只是想储蓄,不是想买保险,是被他们业务员误导了。而且每年2万元保险费对一个种田为生的老年农民来讲,无法承受,我提出退保。”曹秋英女儿告诉记者:“但是这位负责人告诉我,说是业务员已经离职了,并反复提出退保不合适,这个保险特别好,你今年就有1000多元的分红呢。并建议我再缴一年的保费2万元,到第三年再申请减少保费,可以最低降到3000元每年。”

  “考虑到每年缴3000元保费压力不大,我就替母亲缴了第二年的2万元保费。但没有想到今年8月,我向生命人寿北京总部申请变更保费时,工作人员讲如果保费减到最低值3000元,损失会很大。如果保费减到每年15000元,可以持平不会有损失。”

  “得知这个消息后,我的第一感觉是又被密云生命人寿的李姓负责人骗了,生命人寿就是玩得连环骗!”曹秋英女儿非常气愤,并提供了相关录音资料。

  录音中,自称是生命人寿的李姓负责人一直没有提到保险的保障费用。反而不断向曹女士女儿强调:“什么时候你过来,我请我这里的精算师给你算算,不会有损失!”世纪保网运营总监潘浩告诉记者:保险精算师在中国一直是稀缺人才,年薪动辄超过百万,没有听说过任何一家保险公司的支公司层级能够配备精算师。而且保险是有保障费用的,仅仅从简单投资收益的角度来讲,不能跟银行存款等其他产品比较。

  根据生命人寿公开年报,2011年,生命人寿合并业务收入为233亿元强,合并手续费及佣金、合并业务管理费、其他业务成本三项费用累计为67亿元强,简单费用率为28.87%。从简单意义上讲,消费者每缴纳的10元保费中,有3元被用于生命人寿的管理费用。对一个想储蓄理财的农民来讲,还要扣除保险保障费用的保险,其收益无论如何都无法与银行存款相比较。

  当然,根据保监会规定,不能将保险与银行等理财类产品进行比较,而且农民的这种比较也是错误,但这个错误是谁犯下的?农民还是生命人寿?

  生命人寿保险“毒”在何方?

  让高血压病人吃升压药,良药就变成了毒药!将高保费低保障保险卖给低收入缺保障人群,保险就成了毒保险!作为保费较高保障较低的分红险,生命人寿将它卖给以种田为生的曹秋英,是否就成了毒保险?

  保监会近期指出,购买保险时,应先考虑保障型保险,然后根据经济条件再考虑储蓄和规划(保险)。以此推理,曹秋英应该是相对高收入,保障保险购买已经较全的一个农民。那么,生命人寿对曹秋英持有的保险和职业收入有无做过调查?或者说,在曹秋英女儿反馈情况后,有无进行必要的跟进调查?让其继续缴费的依据何在?

  保监会指出年缴保费一般应为年收入的5%-15%,但专业保险网站——世纪保网指出这个数据比较宽泛,正常的保费支出不应超过年收入的7%左右。根据保监会的购买提示,如果曹秋英没有购买毒保险,即购买生命人寿红上红分红险时,已经支付保费购买了保障型保险,则正常的分红险保费支出应低于7%,按5%测算,需要年缴2万元保险费的曹秋英最低年收入超过了40万元。

  “我母亲仅仅是一个普通农民,以种田为生。”在记者询问曹秋英收入是不错、一般还是很普通时,曹秋英女儿选择了“很普通”这一项。

  据北京市统计信息网公开数据,2011年北京农民人均纯收入为14736元,2010年密云县农民人均纯收入为11857元,2009年为10682元,按此测算,曹秋英需要不吃不喝种田10年,才能交完生命人寿分红险的保费。

  “我母亲一直很担心,现在不敢跟她提这个(保险)事情,我们总是开导她,会想办法解决这个事情的。”曹秋英的女儿如是说。

  生命人寿分红险是否有毒?曹秋英的情况是否是个例?她的投诉将会得到何种解决?本网将持续关注。(作者系保险实务专家,世纪保网运营总监)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