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央视财经评论]天价补习班 到底“补”了谁?(20120904)

发布时间: 2012年09月04日 23: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央视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解说:校外补习班黑幕被层层揭开,天价交费竟然高达几十万元,所谓省重点老师也都是瞎编,补习班畸形疯长是谁在助力?年年看涨的市场乱象该如何规范?《央视财经评论》正在关注。

  主持人(沈竹):各位晚上好!这里是正在为您播出的《央视财经评论》,欢迎您的收看,我是沈竹。我们说新学期来了,孩子们又开始紧张了。那如果您的孩子正在上中小学,您给他报名参加各类的补习班或辅导班了吗?我想,很多的家长回答都是无可奈何地,是。这可能是跟我们现在的这个压力有关系,那这两天我们的财经频道连续报道了北京中小学生的教育培训市场中种种的畸形和疯狂。那为什么这个领域里会有如此多的乱象和不规范?那怎样才能管好这个市场?那今天我们就来就此展开评论。我们的两位评论员是大家熟悉的老朋友,马光远和刘戈,我们首先还是通过短片来跟大家一起回顾一下这个乱象的始末。

  解说:在京翰一对一网站的首页上,京翰对自己做了如下的描述:中小学课外辅导专家!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教育辅导品牌!国内首创4个1辅导模式。万名优秀教师!个性化家教一对一辅导,单科提升30分等等,还附有很多特级教师的照片。记者来到了京翰教育北京两个校区进行咨询。
  京翰1加1劲松校区咨询师:咱都是城八区一线在职的。

  记者:城区的?

  京翰1加1劲松校区咨询师:对。我会给你安排海淀那边,可能会,教学质量高一些。

  记者:都是一线的?

  京翰1加1劲松校区咨询师:你放心,都是一线的,这一点可以保证。

  解说:今年年初,教育部等七部门发出《治理教育乱收费、规范教育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明确规定:严禁公办中小学举办或与校外机构合作举办有偿补习班,严禁公办中小学教职工组织或参与有偿补课。

  京翰1对1东直门校区咨询师:都为了赚钱,因为说实话,他在这儿教一天课的钱比他在学校教一礼拜挣的钱都多。而且,家长愿意让老师出来,再说,这年头,你(不)让人从事有偿,让人从事无偿,人傻啊,人凭什么白给你无偿上课啊。

  解说:记者提出能否亲自和辅导老师见一面,咨询师却以这样的理由拒绝了。

  京翰1对1劲松校区咨询师:确实是有明文规定不让出来,所以说我没有办法给你透露是哪个学校的,哪个老师,哪个家长问,我们都不会说。 
  解说:培训机构提供的老师,真的都是一线的在职教师吗?京翰的员工在内部是这么说的。

  京翰1加1东直门校区咨询师:咱们就必须要告诉他(家长)是一线(老师),要跟家长沟通,让家长留下来,因为所有的机构,除了学大他们,基本上都是说一线老师,像金钥匙,他们也都说是一线老师,但是你用屁股想想都不是,基本上没有。  

  主持人:通过短片我总结了一个词,就是忽悠。怎么忽悠呢?用好的老师,好的效果,而这些都是家长和学生们最需要的,最想要的,而这样的一个营销手段也确实是无所不用其极,而我们记者在调查过程中就是用一步步这样的环节把这个局来戳破,所以在节目的开头,我特别想请两位评论员跟大家分享一下,这样的一个局人家是怎么做的?都用了哪些骗术,哪些忽悠,把家长进入了,引进了这个局?

  刘戈(央视财经评论员):刚才在片子里头我们看到了,第一个他要做的就是渲染这个老师是名师,而且是在职的现任的一线的老师,所以的话把这个抬出来以后,这个是投其所好。但是我们知道,这个其实是按照规定的话是不可以的。另外一个就是承诺你能够提高多少分,这个是在很多他们在销售的时候,他们都会拿这个来忽悠家长,说原来我们那学生在这块,20天提高了100分,那么现在我承诺你这个孩子,也可以达到这样的一个水平,那么家长最后就听信了,而最后,他也不会跟你签一个这样明确的合同,那么最后你去找它的后账的时候,那我就是口头上一说,因为你最后在上学的时候,也就是有一个收款的一个收据,没有一个严格的合同,所以最后,你也很难比如说以诈骗这样的一个理由去起诉他或者去找他的后账。

  主持人:你刚刚说的这几种手段,让我们想起来财经频道原来曝光的一系列的非法医疗机构,用的也是好专家,好效果,似乎是如出一辙。

  刘戈:差不多,非法医疗机构,卖保健品都是差不多的路数。

  主持人:光远呢,他们除了这样的一些个骗术,或者说一些忽悠的手段之外,好老师,好效果之外,你还看到了什么特别的东西?

  马光远(央视财经评论员):事实上这个的小片最后一句话,总结了这一切骗局的最本质的特点,最后一句话是,用屁股想一想都知道不是一线老师,用买西瓜的钱最后买了一个跳蚤,甚至连跳蚤都不是,最后的分数非常惨淡,所以我觉得像这么一个情况,我们现在到北京哪一个大街上去,看到要么是卖房子的公司比较多,中介比较多,要么是卖教育的比较多,但在多的背后紧接着是一个什么?乱字;第二,没有任何规范,就是对这样的教育机构本身,你比如说什么样的才可以办这样的培训机构,没有规范,广告有什么样的规范,也没有,这样任何一个人弄一个牌子,租一个门面房都可以搞教育培训,给人感觉是这样;第三个,是什么呢?就是骗,到最终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把家长骗过来,把孩子骗过来,所以我觉得像这种骗孩子的这种机构,事实上我们说比骗钱的机构更加可恶,但是为什么会促成这个?我们要反思背后,就是说为什么这么多的教育机构,北京也有,武汉也有,哈尔滨也有,祖国大江南北都有这样的机构,来在教育上面做骗术,做文章,而且屡屡能够得逞,我们需要反思什么?

  主持人:俗话说,穷不能穷教育,苦不能苦孩子,就是中国人这么传统的一种家长的心理,有了病急乱投医这样一种征兆,就是所有的教育机构似乎都在这乱中在谋取一些个不道德的利益,那我们也在此看一下大家的一些手法,我们的网友当中今天有很多家长也在发出自己的声音,比如说我们的网友“张林”他就说了,在一切向钱看的时代,有谁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赚钱机会呢?这里面的乱象和骗术都是老师编出来的一个概念。教辅乱象的形成很多都是心理攀比的作用。主要还是处罚的力度不给力,要把和补习班有连带关系的老师全部开除,把监督举报交给社会,这样才能够有效地打击,讲的是一个监督的严厉的问题。

  家长每次都会心甘情愿地掏出这样的钱,一次次走入这样的迷局,让这样的教育机构不断地赚取着不益之财呢?我们的记者也做了一个调查,我们听一下采访家长的声音。

  解说:去年9月,湖北李女士的儿子升入初三面临中考,孩子成绩不太好,李女士正在发愁时,接到了一个名为1对1的课外辅导机构打来的电话。

  李女士:他们宣传说,我是全国第一的啊,都是一流的教师啊,会针对你孩子提供一个个性化的教学啊,然后他们有专门配备的班主任啊,会给你孩子全(方位)辅导啊,反正说得非常好。

  解说:李女士带着孩子前去咨询,工作人员说,只要是进京翰,肯定是可以上武汉最好的高中之一,武汉四中。不过,价格不菲,打了折以后一堂课也得300多块钱,一共350课时,总共55750元。 每个周末一天上四堂课,这就是1200元左右,几乎相当于李女士一个月的工资。 可是,想到上高中关系到孩子的将来,李女士最终还是给孩子报了名。整整补习了一年,到了今年7月1号,李女士第一时间帮儿子查了成绩。 

  李女士:结果一查询,他说我孩子是363分,我就傻了,这个分数是百分之百地考不上普高的。

  解说:当初京翰1对1向李女士承诺,只要孩子到他们那补习,就一定能上武汉四中,可如今孩子却连一个普通高中都没有考取,李女士对此难以接受。

  李女士:我想那你承诺你是最好的,要的价钱也是最贵的,那么我就百分之百地相信你。那你要最好的,你什么都要最好的,那我肯定就要你质量啊,你敢要我钱,我肯定要你质量啊。

  解说:李女士找到京翰1对1,几番交涉,最后培训机构退还了李女士一部分费用,火爆的培训,高昂的收费,媒体也在聚焦。

  《人民日报》援引一组数据,我国英语培训市场的市场总值大约是150亿元,相当于一个中等城市的年产值。

  《北京考试报》文章,面对“天价培训费”,消费者千万不可过分迷信,要根据自己的需要理性选择。教育孩子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和学习方法,终将是通往成功的不二法门。社会各界则应在完善监督机制,明确管理权限和范围方面给予更多的关注。让高额的培训费从天上回到人间。

  新华每日电讯文章,说到底,众多补习班屡禁不止是由于应试教育及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造成的,要让火爆的培训降温,不仅需要整治培训市场,也要禁止一些所谓名校从培训机构“选秀”及跨区掐尖行为。更需要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不断深化与全面推进,让教育资源均衡落到实处。

  主持人:我花了那么多钱,我以为这么多的钱能换来好效果,那为什么结果会是这样呢?所以今天我想跟两位评论员再探讨一个问题,是不是贵的就是好的?或者说李女士遇到的这样的经历是特例还是在我们的培训市场中现在已经成为普遍的状况?

  刘戈:我就算是你说的那种无奈的家长之一,就是说在开始的时候我是非常坚决的,说这些培训班不上,因为其实上课老师应该讲的已经讲了,下课应该是去消化,用自学,然后做作业来消化老师讲的这些东西,但是孩子开始的时候也答应,但是后来就挺不住了,因为班里面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周围的比自己学习好的,比自己学习差的,和自己差不多的都请了课外辅导,都请了1对1,那么到最后他自己坐不住了,那不行,那你必须给我请,那我一看,那没办法了,孩子这么要求,那你必须得答应,所以最后你明知这其实未必是一个好的选择,那么最后,大家最后变成了一个,可能开始的时候加入的那些孩子是为了说吃个小灶,能够抢个先,那么到最后的话,就是所有的孩子说,如果你不加入,那么可能你吃亏的,因为所有的孩子都是被别人架着跑的时候,那你没人架你你自己在跑,那你可能是吃亏的,所以最后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洪流下面,每一个人最后都把持不住自己,最后加入到这样一个行列里面。

  马光远:我们的这些所有的,各种各样的培训机构经过审批了吗?要不要审批?我们现在没有相关的,据我所知,我们没有明确要求办这些培训机构必须审批,比如说教育部门来进行审批。那么如果没有审批的话,意味着这样一个机构本身只要去注册一个公司,但是对外,你看他们都不宣称是公司,如果叫公司的话可能他们认为不权威,可能有各种各样的嫌疑,但是一旦弄成这个公司以后,就可以对外培训,那么对外培训的话我们不知道,你具备什么样的条件才可以办这样的培训,你需要什么样的师资,你需要什么样的软硬件才可以,我们是没有的。所以我们现在看到一个怪象,骗钱是需要审批,但是骗别人的孩子不需要审批,所以要么是老师违法,要么是机构违法,很简单,所以总体来讲的话,机构本身的成立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机构本身的运作需要什么样的条件,机构本身对外的广告行为应该怎么样规范,我们现在都没有,所以家长也好,孩子也好上当就是很自然的。

  主持人:说到关键问题了,这样的机构到底有没有合法性,有没有合理性,我们的家长如何能够保护自己,保护自己的孩子,在未来这样一个灰色地带,该不该有一些个更清晰的法律条文,或者说法律法规来支持这样的一个市场健康的发展,我们稍事休息,继续我们的评论。

  主持人:欢迎各位继续关注《央视财经评论》,今天我们关注的是大家非常关心的这个学校辅导市场的乱象,也就是家长为什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掏钱进入这样一个,被骗的局面,那今天我们也跟前方的记者保持了联系,昨天我们的调查给大家揭示了这样一个公司的种种的一些个骗局,那现在事件进行到了哪样的程度?我们的记者有没有最新的消息?我们跟前方记者有一个提问,你好。现在我们看到,你的调查出来了之后,也是把这个灰色地带完全的暴露在我们的公众面前,我们也说这个监管是不是现在完全没有到位,还是说在这个市场中本来有监管,而没有关注到这个事情。

  财经频道记者:它从监管的方面是这样的,因为我们了解了相关的部门,像这种情况,这种培训机构的这样情况基本上如果要监管,可能是两个部门,一个是教育部门,一个是工商部门,因为这个培训机构它比较特殊,它其实是一种企业,企业呢,然后如果它要是说有办了这种办学许可证的话,那可能教育部门就对它有这种监管的这种职责,但是如果它没有这种办学许可证,只是一个以教育咨询的方式,它办了营业执照的话,那它就属于工商来管理的范畴。所以我们的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也发现有的时候会遇到这个问题,就是因为很多这种办学机构,这种培训机构,它有的时候其实打的是擦边球,它仅仅只是在办了一个这种叫教育咨询的这样一个营业执照,经营范围上仅仅办了教育咨询这样的,然后它就在工商进行注册,这样它就不去教育部门来进行这种备案,其实教育部门的一种备案它相对来说,它可能对师资,对这种各方面的教学条件它会有一个非常严格的那样一个要求,所以这个办学许可证它相对来说不是特别容易能办下来。所以很多这种培训机构它仅仅只是到了工商局去办一个这种营业执照,然后就开始对外去办这种教育培训这样的事情了。

  主持人:也就是打了一个擦边球,而这样的擦边球到底应该怎么样清晰的有一个分界线,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非常感谢我们前方的记者。

  我们一直说把时间,把快乐还给孩子,但是现在孩子们是上课的时候上课,下课的时候复习,晚上是题海战术,周末的时候去培训班,假期的时候还要全面的补习,说了这么多年似乎这情况没有任何的变化,所谓年年岁岁情况相似,但岁岁年年这个机构赚的钱却越来越多,那面对这个市场急需一些监管的规范,那最后我们也想请两位评论员跟我们说一说相关市场上规范上的建议。

  马光远:那么既然市场有需求,既然市场这么大的话是可以允许办的,关键是,你给学生,给学生家长提供的什么,能提供什么,这是很关键的。我们说我们需要做面包的工厂,但是他必须提供的是大家爱吃的面包,如果你的面包不好,品质有问题的话,你自然会被淘汰,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说,我们不能说把这个市场就关了就完了,但是这个市场本身必须提供的是好东西,是符合市场需求的东西,你比如说家长说经过这个培训以后我的孩子必须涨100分,那如果你承诺的话,你做到的话,那我给你付费,这是可以的我认为,因为我们整体的根子现在有问题,你要再说把它关掉我认为不合适,关键是怎么样来规范。

  刘戈:现在已经把学校变成了学店,那么它的目标非常的明确,就是盈利。所以,那么层层的指标下去了以后,那么它们各级的这样一个机构,肯定就会围绕着这样一个,那么最后呢,而且教育这样的话从效果来说就不太好评估,那么最后你涨了分数那是我的功劳,你最后没涨呢是你孩子笨,所以我前面讲过,就跟那个保健品销售特别的像,所以有了这样的一个完全的在利益指使下的这样一个教育机构的话,最后把教学变成了盈利,那么这样的话一定会产生这样的结果。

  主持人:这样的盈利模式似乎我看来有一些中国特色,而这样的盈利模式,刚才老马似乎是认可的,只是觉得规范上面,或者规则上面……

  马光远:我觉得赚钱是可以的,没有什么不可以,既然市场有这个需求的话,能够提供质量过关的一些产品的话,为什么不让它去办呢?我觉得可以,那么如果我们要探究根子的话,就是我们现在的任何选拔,从初中到高中,从高中到大学,我们仅仅看的是分数,这么一条不改变的话,然后你去扼杀这些教育机构的话,我觉得是不管用的,因为你把这些机构明面的机构扼杀掉的话,地下的又会浮现上来,各种各样的变种变异的培训又会浮现上来,所以我认为必须规范,而不是取缔。

  主持人:那针对最后的这样一个规范市场的建议,两位能不能有一些补充?

  刘戈:在中小学阶段,盈利性的教学机构是不应该存在的,而且的话是针对他的主科,比如音体美,我们在这样一些辅导上面我觉得是可以的,但是在中小学阶段,那么允许盈利性的教育机构进入的话,一定会产生这样的结果。

  马光远:我不认为是不应该办,而且我认为应该办,而且应该办得很好,应该鼓励去办,当有这样的机构,有这么特别好的这种盈利性的机构存在的话,那么我们的公办教育我认为才能够弄得更好,才能够有一个标准。所以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这样的机构本身它的标准是什么,它应该达到什么样的一个规范要求才可以去做,而不是说把它取缔掉,市场这么大……

[央视财经评论]天价补习班 到底“补”了谁?(20120904)
channelId 1 1 2 c8557f89a3684a5c96faaebcea4bd27f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