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奢侈品

伦敦时尚走在数字化路上

发布时间: 2012年09月10日 11:3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经济网

  作为全球顶级的艺术和商务中心,伦敦是毫无争议的重量级冠军。然而,伦敦如今同时是真正的技术竞争选手,并且已经加速超过同等选手,它在数字化和时装结合的道路上充满信心地前行着。

  当英国版《连线》总编辑大卫·罗凡于2009年推出该杂志时,曾感到稍许不安。他回忆说:“我曾经担心我们可能没有足够的故事介绍我们本土成长的自有创新者。”确实,和《连线》的原创地美国加州硅谷———国际科技企业家的圣地相比,伦敦的科技业规模较小、非正式组成,且缺乏一流的风险投资基金,而正是这些风投基金使得硅谷维持充裕的资金流。实际上,《连线》之前曾试图将英国数字化产业聚集起来,和《卫报》创办一个合资公司,该公司仅维持两年,于1997年关闭。

  由于投资热潮涌向缺乏有效赢利模式的公司,首轮网络公司迅速发展的风潮在2000年如同泡沫般破碎之后,伦敦风险投资资源几近枯竭。最引人注目的失败者之一是Boo网———一家时装网络零售商,其备受瞩目的投资者包括伯纳德·阿尔诺(Bernard Arnault)、贝纳通家族(Benetton)、摩根大通(JP Morgan)和高盛公司(Goldman Sachs)。Boo公司在2000年5月处于破产之前的6个月里烧钱1.88亿美元。

  小硅谷正形成良性循环

  但是仅仅1个月之后,伦敦出现两家初创公司:Net-a-Porter和ASOS。这两家公司在未来十多年里使得世界继续按照我们所知的情况重新定义在线时装零售模式。到2010年,当奢侈品大型联合集团历峰集团(Richemont)从娜塔莉·马斯内(Natalie Massenet)和其他投资者处收购大部分余下股权时,Net-A-Porter市值超过5亿美元。今年早些时候,尼克·罗伯森(Nick Robertson)创建的ASOS公司通告称其利润几乎翻了一倍,超过3000万英镑,现在差不多以5亿英镑卖价待售。ASOS目前在ATM(伦敦股票交易所的投资小规模成长型公司的国际市场)上市值超过10亿英镑。

  诸如此类的数字化时装产业的成功故事,加上该行业外的其他成功案例,Accel公司(一家顶级风险投资公司)的投资人Sonali de Rycker称:“伦敦已经成长为世界上最具活力的技术中心,且这里的发展进度正在加速推进。技术公司在一些区域聚集成群,如小硅谷。并且,该聚集区正在吸引更多人才,由此吸引更多公司,形成良性循环。”

  在科技城———英国政府对小硅谷(东伦敦区围绕城市道路及老街接壤的地区)的官方称呼,技术初创公司的数量在3年时间里从15个增长到超过300个。谷歌决定在此地兴建一座7层楼高的办公大楼,进一步突出了该地区的显著地位,这家世界领先的科技公司为该地区提供可靠的支持。

  新兴科技与时装产业相交织

  创造性的前沿上,此次科技行业出现反弹和英国时装业的活力和信心旗鼓相当。首先,加勒斯·普(Gareth Pugh)、埃德姆·莫拉里奥格鲁(Erdem Moralioglu)和克里斯托弗·凯恩(Christopher Kane)引起全世界关注,紧随其后的是马里奥·施瓦伯(Marios Schwab)、皮特皮·罗托(Peter Pilotto)、JW·安德森,以及许多其他新晋设计师。

  近几年,伦敦新兴科技和时装产业已经交织在一起,尤其是因为东伦敦地区同时吸引了这些产业和待售物,有廉价的仓库般大的厂房和充满活力的夜生活。并且,随着企业家、科技人员和创意人员的思想在此发生碰撞,他们已经开始为时装业务和创意定义一个全新的发展路线。

  娜塔莉·马斯内说:“Net-A-Porter是一家科技公司的同时也是一家时装公司。在项目、圆桌会议和研究实验室中,我和搞技术同事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几乎和我在时装秀上花的时间一样多。”数字技术已经彻底地改变了消费者和时装零售商建立关系的方式,但是它同时改变了伦敦某些最大的时装品牌自我定义的方式。博柏利(Burberry)的首席创意总监克里斯托弗·贝利坦言:“数字化沟通是我们在博柏利的传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它最终能打动所有人。”贝利已经帮助博柏利在数字化时代重塑了奢侈品公司的形象。

  像加勒斯·普一样的设计师已经成为在线时装公司的先驱。另一股数字化创造风潮已在伦敦兴起并快速扩展到全世界。加勒斯·普曾和电影摄制者鲁斯·霍格本(Ruth Hogben)合作创造了大量令人瞩目的电影。这些电影已经在巴黎、佛罗伦萨14世纪的教堂、纽约的一个装货间的巨大银幕上上演,并在网络上分享,使人们对设计师和他的前卫作品产生强烈共鸣。

  当然,任何充满活力的数字化“生态系统”的基本部分是人才:工程人才、开发人才、创业家人才,以及设计人才(特别是在时装业),伦敦的人才库拥有这些方面充足的人才,并且在创造力和设计方面尤其擅长,这些情况比以往更加重要。

  大卫·罗凡说:“尽管我们没有斯坦福大学,但是我们有中央圣马丁学院,并且我们有皇家艺术学院。文化触角一直存在于伦敦。若音乐产业得以幸存,创造性叛逆者可能现在会想出现代版的朋克音乐。但是今天它是进入以设计为主导的业务的、更为有效的渠道。”

  初创公司更重内容

  “这些新兴网络初创公司更注重内容而非技术本身,这一点变化最为深刻。”指数创投公司风险投资合伙人罗宾·克莱因说道。该公司已经在时装科技公司,包括ASOS和Net-A-Porter进行多次成功投资。确实,现在电子商务的基本要素,如客户服务和免费送货已经成为几乎所有网站的标准部分,而创意元素和商业模式创新最为重要。

  曾就学于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的设计师卡特兰佐(Katrantzou)认为,伦敦将尖端创意和对创新和个性的偏重结合起来。她回忆道:“在中央圣马丁学院,我听从自己的决定,这也是让我独立思考的原因。”她补充说,中央圣马丁学院硕士课程导师路易斯·威尔森推动她沿着数字化印花道路前进。“她问我:‘如何能做到不同于香奈儿或者Comme des Garcons?如何成为你自己的?’”

  “企业家是新的名人,新的摇滚明星。他们已经凭借自身能力成为知名人士,这一点绝对鼓舞人心。”凯恩说,这种说法来自于新兴时装科技初创企业的数据。

  今年1月,指数创投公司和Advent风险投资合伙人公司加入一轮1800万美元的投资到Farfetch———一家为独立的时装精品店打造的监管在线市场平台。2011年,指数创投公司曾宣布向EDITD(一家基于科技的趋势预测初创公司)投资160万美元。就其本身而言,Accel合伙人公司已经向Lyst(一家关注时装的社交管理网站)投资。但是这些初创公司在保证私人投资上所取得的成功掩盖了许多总部位于英国的初创公司在筹集资金方面所面临的更广泛和持续的挑战,这是马斯内非常熟悉的问题。Net-A-Porter在创立之初就设法保证资金,曾经一度处于崩溃边缘,并非人们对其产品没有需求,而是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该公司快速发展。

  娜塔莉·马斯内说:“没有任何变化。风险投资人士仍希望找到一个还未发明出来的神奇的赚钱机器。但根本没有神奇机器。而且,在英国可用的风险投资资本库和美国相比规模要小得多,投资人士和纽约以及硅谷的同行们相比更保守,更关注盈亏结算线。”

  或许最有希望的新资金源来自于在英国第一代互联网络中赚得盆满钵满的那些公司,现在正活跃于投资下一代的初创公司。这些基金包括Skype共同创始人尼可拉斯·詹士庄创建的Atomico风险投资公司,Last.fm的首位投资人兼前任主席斯特凡·格拉策的Passion资本投资公司,以及Net-A-Porter的投资人卡门·巴斯克(在该公司售卖之前掌握了三分之一的股份)创建的Cabus风险投资公司。最近,巴斯克投资Lookk———一家位于伦敦的初创企业,旨在和新进时装设计师建立满足不同层次人们需求的集成伙伴关系,从制造到电子零售。

  英国政府也在发挥其作用,提供特殊签证吸引企业家和投资者在英国开设公司,创建种子企业投资计划招徕对初创企业的投资;并且持有初创公司创始股票的雇员将仅仅征收资本10%的税,此举旨在鼓励人才加入初创企业。

  但是,对伦敦发展中的数字化“生态系统”的最佳支持可能来自于正在初创公司工作的人员本身。Lyst创建人克里斯·莫顿说:“这个区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我们每年组织两次时装创业者集会,分享创业理念。”

  人们对社交、当地地理以及移动技术的热度持续上升,过去几年里快速发展的数字化创新必将继续发展。某些观察人士警告称,对科技初创企业的天价估价,特别是对美国的这些企业,显示将出现另一场即将破灭的泡沫风潮。但是,就目前而言,“伦敦拥有独一无二的机遇,成为不仅仅在欧洲而可能是全球的创新和时装产业的数字化中心。”Advent风投合伙人公司的弗雷德里克·阔特如是说。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