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经济与法]“秘密”遗嘱(20120912)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12日 21:0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自己的房子被人给卖了,并且长达十年之久,自己竟然毫不知情,这事听起来就不可思议。但是,家住江苏盐城的仲道英,偏偏就赶上了这样的事情。

  这个中年妇女就是仲道英,她是大丰市大中镇一个普通的农民,这两年她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

  大女儿 仲道英:我气不服,我房子非要,要了哪怕放那块,哪怕明天倒掉,我都是甘心情愿。

  解说:事情都是因为这套房子而起。这是仲道英的父母亲生前居住的一套老房子,面积不大,还十分简陋。仲道英说,她父母去世前答应把这套房子留给了自己和小妹。

  大女儿 仲道英:他跟我说丫头,我还得留个东西给你,我说你留个什么东西给我呀,(父亲说)不留个东西给你你弄不过人,就留了这个东西给我。

  仲道英说父母生前还特意留了一份遗嘱,在这份遗嘱中明确写着这套房子由大女儿仲道英和小女儿仲陈红两个人继承。但是,因为仲道英和小妹都早已经嫁到别的村生活,所以父母去世后,这套房子就一直放在那里。可前不久,大姐仲道英突然听人说她的弟弟竟然偷偷把这套房子给卖掉了!

  大女儿 仲道英:他偷偷把我房子卖掉了,他都不曾告诉我,说姐姐我把房子卖掉了。

  记 者:当时卖的时候你不知道?

  大女儿 仲道英:不知道。

  突然听说自己的房子被弟弟给卖了,仲道英十分惊讶,她赶回村子,想找买主把房子赎回来,可是却为时已晚。

  买房人:她问我要要不起来,我没有买她的,我不是买的她的,我买的仲道银(艮)的,她没有理由跟我打官司。

  大女儿 仲道英:找那个买房子的,找了好几年呢,他(丈夫)去了几次,他婆娘不理啊,说不是买的我的。

  记 者:不理你啊?

  大女儿 仲道英:嗯。

  仲道英说,弟弟卖掉房子之后就搬家了,她几次三番拿着遗嘱去找买房人,想要赎回这套房子,可是买房人根本不买她的账,一来二去拖了两三年也没有任何进展。无奈,仲道英就把弟弟和买房人一起告上了法庭。姐姐起诉要回属于自己的房子,这事儿看起来很正常。可没想到弟弟接到法院的传票,却一下子火了。

  儿子 仲道艮:后来都有十几年了,这次她跟我打官司。

  他就是仲道英的弟弟,名叫仲道艮。接到传票他不仅没有丝毫愧疚,反而觉得莫名其妙。

  儿子 仲道艮:法院传票给我,我不知道怎么一回事。

  仲道艮说,这套父母留下的小房子确实是他卖掉的,可这已经是10年前的事情了。父母亲早在1998年和2000年就先后因病去世了,二老一走,他们住的这套房子就空了下来。

  儿子 仲道艮:空的啊,没有人住啊。就是房门有时候锁,有时候不锁,老的也没有多少东西,也不过就是几件坏衣裳,几件简单的家具,也不可能哪个人拿。

  仲家老两口一共有五个孩子,仲道艮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而且,女儿们都已经出嫁了。所以,按照农村的风俗,仲道艮认为这套房子理应归他所有。

  儿子 仲道艮:自古以来啊,你姑娘出了门了,儿子是最重要的……我以为我母亲我把她(后事)办好了,房子我能处理就处理了。

  2000年,也就是母亲去世的那一年,对仲道艮来讲是最难捱的一年,1月份他刚刚和老婆离了婚,仲道艮的钱几乎都被前妻带走,之后母亲的病又越来越重,直到7个月后不治而亡,连给母亲看病带办丧事,仲道艮手头变得十分困难。母亲去世后,他又结识了一个新的伴侣,准备重新组建家庭,更是急需用钱。而父母的老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于是,他决定干脆卖掉。

  儿子 仲道艮:我当时也没有办法,我要重组个家庭,我手上也要用钱……那个时候我就想老的已经走了,我一个人打理也打理不过来,我就顺手把房子卖掉,我不能三心二意,一只脚踩两条船。

  仲道艮说,因为老人留下的这套房子面积不大,而且也比较简陋,所以并不值钱。

  儿子 仲道艮:就简单砌的,里面不像他们弄磁性涂料刮的,刮得雪白的呀,地面砖做得好好的,它就是明间里面还是烂泥,也没有铺地砖什么的,就是简单的两间半房子……我房子卖给人家的时候,我只打了条子给人家,收到人家房子钱,只收到3000块钱,3000啊!

  作为家里的独子,仲道艮觉得理应是自己继承和处置父母的遗产,这才在十年前手头急需用钱的情况下,卖掉了父母留下这套的房子。仲道艮收了买主的3000元购房款,之后便把房子的钥匙交给了买家,然后去别的村子,重新组建了一个家庭,开始了新的生活。这一晃10年就过去了,没想到如今大姐却突然拿出一份父母的遗嘱把他给告了。仲道艮觉得这事儿十分蹊跷。

  儿子 仲道艮:你在当时的时候,你要在我的母亲死了以后,你要跟我讲一下,这东西全是你的,我不可能为个3000块钱把房子拿卖掉……老的死了十几年后,你跟我翻这个账,怎么个翻法?

  仲道艮说,当初卖房子不是什么偷偷摸摸的事儿,并且都已经是10年前的事儿,为什么现在大姐突然拿出一份遗嘱来要房子,仲道艮很是出乎意料。

  记 者:有没有跟你说过,说老人留过这么个遗嘱?

  儿子 仲道艮:没有啊,没有……我也不知道是真的是假的。

  这份遗嘱的内容全是打印的,最后也没有签名,只有两个手印。仲道艮说父母已经去世多年,遗嘱上的两个手印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二老按的。而且,就算手印是老两口按的,父母都没什么文化,他们真的知道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吗?

  儿子 仲道艮:老的不识字,怎么两个人的手印全是一样的呢,我本身也怀疑这些事。

  按说老人立遗嘱是件大事,可是仲道艮作为老两口唯一的儿子,竟然对此是一无所知。那这份遗嘱当初究竟是怎么立下的?其他几个妹妹知道这份遗嘱的来历吗?

  记 者:你也是打官司之后才知道这个遗嘱的。

  三女儿 仲道平:嗯。一开始我不晓得。

  记 者:你父母立过遗嘱没有你不知道。

  三女儿 仲道平:嗯,不晓得。

  记 者:那个遗嘱你知道不知道?

  四女儿 仲道凤:没看见啊。

  记 者:原先也不知道?

  四女儿 仲道凤:嗯。这个老的死了,你最大啊,遗嘱在你身边,你为什么不拿出来念念?这人家哪家遗嘱在身边的时候,丧葬事情做好了不拿出来?不拿出来读给人家听一下?

  几个姊妹居然都不知道这份遗嘱的来历,看到突然出现的遗嘱,仲道艮的两个妹妹也觉得十分可疑。

  三女儿 仲道平:因为它那上面全是复印(打印)件,没有我爸爸的亲笔写字。都是打印上的,全是打印上的,包括他的名字都是打印的,他再不会写,自己的名字都会写的。

  四女儿 仲道凤:他是儿子,老的东西应该是儿子的,怎么可能轮到姑娘?这个随便说到哪都轮不到姑娘的。

  三女儿 仲道平:根本就没有这个遗嘱,不存在这个遗嘱,这个遗嘱本来就是假的。

  大姐拿着遗嘱指责弟弟太可恶,偷偷卖掉了父母留给自己和小妹的房子。可是弟弟和另外两个妹妹却觉得大姐是别有用心,那份所谓的遗嘱更是闻所未闻,十分可疑。确实,按以前农村的风俗,女儿们都出嫁了,仲道艮又是独子,老两口怎么会不把房子留给这唯一的儿子呢?这份沉寂了10多年之后突然出现的遗嘱是真是假?它究竟是什么来历呢?

  说起这份遗嘱,大姐给记者讲述了一段这个家庭不堪回首的往事。

  大女儿 仲道英:就是我那个兄弟忤逆,我的弟媳妇来打,来骂……儿子媳妇打(父母),主要是媳妇蛮不讲理,媳妇骂妈妈,后来还弄得打我爸爸呢,后来往老头子身上敲,没得钱去借,借了200块钱给她去吃中饭呢,你说说?寒心,老头子寒心。

  大姐说父母当初之所以留下这样的遗嘱,完全是因为对弟弟仲道艮彻底寒了心。弟弟成家之后,和父母一起生活,但是因为婆媳矛盾十分尖锐,父母和弟媳妇的关系不断恶化,弟媳妇甚至经常对母亲大打出手。

  大女儿 仲道英:打得寒心啊,你可懂呀?拿钩刀砸,妈妈头上,在头上就这样子砸,你可懂呀,追着拿扁担扛着砸你,她不寒心她怎么这样子呀?

  而弟弟仲道艮却眼看着老婆和父母的矛盾日益激化而无所作为。

  大女儿 仲道英:我那个兄弟等于没得权,婆娘当家,婆娘说话算数,你可懂啦?他说的只要有的吃,有香烟抽,乐得无事,什么都不问,婆娘叫他上东,不能上西。

  老两口和儿子儿媳三天两头闹得不可开交,甚至都到了要断绝关系的地步。无奈之下,老两口背井离乡,带着还未成年的两个女儿出去做工,一走就是六七年。最后,直到村里都准备注销他们的户口了,他们才在大女儿仲道英的劝说下重新回来。因为无法和儿子儿媳共同生活,老两口年近古稀还不得不东挪西借,另外又盖了一套房子。

  大女儿 仲道英:哪有钱砌屋啊?就是光光的一双手回家来的,有什么东西呀,没一样东西啊,妈妈砌屋时是借的吴奇家的高利贷,三分半的高利贷呀,做工还的。

  二老虽然回到了村子,也有了自己的住处,可是年纪大了,谁来扶养他们呢?四个女儿,不是出嫁了就是还未成年,而唯一的儿子已经让他们寒透了心。最后,在村干部的调解下,一家人达成一份协议。协议中约定,二老由四个女儿负责养老送终,不要儿子仲道艮承担任何扶养和丧葬义务,同时也不得继承任何遗产。

  大女儿 仲道英:老头(爸爸)说的,你不养我,你就盖手印,盖私章,没得私章就盖手印。

  仲道英说虽然协议约定由四个女儿共同扶养老人,但是她是大姐,自然要承担更多的责任,而小妹那时还未成年,就住在父母身边,所以,其实主要是她们俩扶养父母。

  大女儿 仲道英:妈妈家里没有钱也上我这拿,没有药水也到我这拎,妈妈爸爸死也我用(钱),欠的债也是我还。

  就这样过了六年,父亲突然身患重病,临终前一个月,他特意和母亲单独给这两个女儿立下了这份共同遗嘱。明确表示,老两口大小女儿养老送终,所住的这套房子也由他们两个共同继承,其他子女不得干涉。为了保险起见,父亲还主动和母亲去公证处做了遗嘱公证。

  记 者:是谁提出来要公证的?

  大女儿 仲道英:我老头子(爸爸)……我跟我的妹婿就在门口外面,后来公证处的两个人就把我爸爸搀进去的,妈妈就跟在后面跑,进去的,去公证的。

  记者在大丰市公证处见到了当时办理这份公证的公证员茅佩飞,他帮我们找到了1998年这份遗嘱的公证手续。

  记 者:这份遗嘱当时办理的那个过程,您还记得吗?

  大丰市公证处 公证员 茅佩飞:这个时间太长了,时间太长了。

  记 者:当时是办这种遗嘱的也比较少吧?

  大丰市公证处 公证员 茅佩飞:嗯,不是太多。像现在办这个遗嘱,就是要求严了,就要对当事人谈话的过程要拍下来,有一些是录像的,年纪大的,就要录像,年纪一般要60来岁。那么就拍照。采取这种方法。

  记 者:但是当时还没有这种手段?

  大丰市公证处 公证员 茅佩飞:当时没有这种手段。当时这个也是有神志清楚证明,年纪大的一般我们(都要)。

  记 者:也是会有很多证明。

  大丰市公证处 公证员 茅佩飞:嗯,有证明材料的。

  虽然没有录音录像,但是卷宗里的材料十分详尽,有扶养协议,老人神智清楚的医院证明,还有两个公证员单独和老人谈话的笔录等等。可以确定这份遗嘱的内容确实是二老当时的真实意思。

  大姐仲道英说,当初父母亲是因为儿子儿媳不孝顺,老两口和他们关系决裂,这才一气之下立下了这样一份遗嘱,把房子留给了进了主要扶养义务的两个女儿。可是,弟弟仲道艮却感觉十分委屈,谈起从前和父母的关系,他说他也有难言之隐。

  仲道艮承认自己结婚后,确实因为母亲和老婆的关系紧张,家里经常闹得不可开交。

  儿子 仲道艮:我的前妻啊,她们婆媳两个……拿你们讲普通话的话,就是杠啊,吵的。

  而他因为经常在外打工,所以家里很多事情有所忽略,没能及时化解这些矛盾。

  儿子 仲道艮:我天天在外边,家来有什么事喊我家来,我就家来,不喊我家来,我还在外面上班,我天天在外面要做(工)的。

  结果一来二去,婆媳关系不断恶化,但是,他没有想到父母竟然会因此立下遗嘱,不要他养老送终,也不让他继承遗产。

  儿子 仲道艮:我不想这些事情,我根本,在我心态上啊,我不想老的东西。

  虽然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因为老婆弄得很僵,但是作为家里唯一的儿子,仲道艮觉得不管父母怎么怨恨他,他不能真的对父母不管不顾。父亲去世的时候,他还专程赶回家料理父亲的后事。

  儿子 仲道艮:我父亲死的时候,弄人喊我回来,回来的时候,我把我老的(丧事)全部处理掉,没有钱的话我跟我老板借了几千块钱,十几年前几千块钱是不好拿的……老的有死亡证明全在我这里,火化证明全在我这里。

  就在父亲去世后不久,仲道艮家又发生重大变故,他与前妻因为感情不和,无法继续生活,最终选择了离婚。而这时,母亲又突然身患重病。因为已经没有了婆媳矛盾这层障碍,仲道艮便把母亲接到了自己家里尽孝。

  儿子 仲道艮:母亲已经不行了,就是不能吃饭,也不能吃粥了,她(大姐)把母亲就丢在那里,丢在后头小房子里面,他们天天去上班怎么的,理不到她,后来我看到就不行……后来就叫人拖了送到我家里,带到我家里,我就在家里服侍她,我服侍一年多时间啊,我田里草长这么高,田里的草啊,我都没有怨一点点。

  三女儿 仲道平:有了病以后,姐姐就把妈妈送家来了,送家来就在我哥哥家,就我们姊妹二个,就是哥哥照应她,我们就帮她付医药费。哥哥条件差点,什么原因呢,哥哥跟嫂子离婚了,姊妹们只要尽力就罢了,用钱不谈多少,你说呢?

  姊妹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一起给母亲养老送终。一年多之后,母亲也离开了人世,仲道艮又负责操办了母亲的后事。母亲周年之后,他又准备重新组建一个家庭。但是,正赶上手头很不宽裕,他这才决定卖掉老人的这套房子。

  儿子 仲道艮:我当时也没有办法,我要重组个家庭,我手上也要用钱,我跟我前妻离婚的时候,她把我的钱全部收走了……加上(照顾)我妈妈,(打发)我的父亲,我也用了几百。

  仲道艮说尽管之前家里因为婆媳关系闹过矛盾,但是后来,他离了婚,而且在父母去世前后也尽到了相应的义务,完全有资格继承和处置父母的遗产。况且事情已经过去十余年,这么长时间里,大姐都一直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儿子 仲道艮:老的死了以后,你应该要说一下,这房子是我的,兄弟呀,这个房子你不能拿,所有东西是我的,哪怕一只筷子你都不能拿,老的死了十几年后,你跟我翻这个账,怎么个翻法……今年恐怕是十一年啊,还是十二年了,她跟我打官司,你说她心多黑。

  不仅仲道艮感到愤愤不平,他的两个妹妹也同情哥哥,觉得大姐的做法有些过分。

  四女儿 仲道凤:我说这会儿你再说不知道,哪个相信啊,呆子啊,哄三岁的小孩子啊?

  三女儿 仲道平:妈妈就这一个娘家人,不管他多窝囊,多有本事,他毕竟是娘家人嘛。不能把人往死路上逼。你假如跟人家要房子,他哪有钱把房子赎回来给你呢?他没这个能力吧!

  甚至,就连按遗嘱拥有一半房屋继承权的小妹,在开庭之前也突然站到了哥哥这一边。

  小妹 仲陈红:现在我不管了,随你,我不参加什么意见了,不碍我的事,我劝也劝不下来,你想怎样搞就怎样搞吧。

  就即便是判给你,你也(不要)?

  判给我我也不要,我也转给哥哥。

  大姐的做法遭到了弟弟妹妹们的一致反对,不仅是因为他们觉得大姐不顾姐弟情分,更重要的是,他们觉得大姐这时突然旧事重提,拿出父母的遗嘱打官司争房子,这完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别有用心。

  在采访中,姊妹几个都告诉记者,这两年,这个村子附近要建开发区,而这座老房子所在的位置也被划入了征用范围,近期可能就会面临拆迁,而一旦拆迁,这间简陋的小房子一夜之间就可能身价百倍。

  儿子 仲道艮:她是为什么,这边要拆迁了,她才想到这回事……一拆迁能拆到十几万,所以她这次跟我打官司了。

  三女儿 仲道平:我估计跟拆迁有关系吧,眼红吧,如果那个地方不拆迁,田不征用,她不可能来打这场官司。

  小妹 仲陈红:说来说去还是为了钱在作怪,那个地方要拆迁,就为这个,如果那个地不拆迁,她不可能,这么多年她不曾想要这个房子的。

  十几年过去了,老房子面临拆迁,即将大幅升值,在即将到来的巨大利益面前,被掩盖了这么多年的矛盾终于爆发出来。可是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其他姊妹们多么不满,大姐手里面拿着的可是白纸黑字的公证遗嘱,官司的结局对仲道艮十分不利。

  大丰市人民法院 法官 朱剑媚:实际上这个公证遗嘱是排除仲道艮的这个继承房屋的权利的。那么从这个层面上来讲,他应该也是没有权利来转让这个房屋的。

  在采访中,法官告诉记者,近年来因为房产升值,类似的纠纷时有发生,无论是卖主还是买主都应该从中吸取教训。

  大丰市人民法院 法官 朱剑媚:在这个子女比较多的情况下,如果说你确实有这么一个遗嘱,那么在这个继承开始以后,实际上应该是尽快地来主张自己的权利……第二个方面来讲呢,就是这个房屋的受让人,实际上我们从这个案件上来看。房屋的受让人,她在受让这个房屋之前,应该对这个房屋的所有权人,或者说所有权证进行比较详细的核实,那么确认这个转让人到底有没有这个所有权。

  现在法院很可能判决撤销之前的房屋买卖合同,要求买主返还房屋,但是问题远远没有解决。时隔十余年,这套房子究竟该如何返还?买主会不会要求仲道艮对房屋后来的装修和增值进行补偿?小妹会不会真的把一半的继承权转给仲道艮?如果仲道艮获得了这一半继承权,他肯定还会和大姐仲道英再打官司,要求分割这套房产。这个案子的判决仅仅是一个起点,围绕这套房子的一系列复杂纠纷才刚刚开始。

  一个原本简单明了的继承关系现在弄得如此复杂,究其原因,首先是大姐的责任,如果父母去世之后,大姐就及时拿出遗嘱,收回房子,完全可以避免现在这一系列难解的纠纷。而弟弟仲道艮的做法也有问题,毕竟这个家庭有五个子女,大家在法律上都有平等的继承权,如果他当初卖房子的时候,不是想当然地认为自己有这个权利,而是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让大家都签个字表示认可,或者放弃权利,现在自己也不会面临这么多麻烦。这也提醒我们每个人,子女在处置老人财产的时候要十分谨慎,避免留下隐患,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经济与法]“秘密”遗嘱(20120912)
责任编辑:赵晋

热词:

  • 经济与法
  • 秘密
  • 遗嘱
  • 经济台
  • channelId 1 1 2 debf26167ffb4400b3f7e421700c41fb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