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股市要闻

民间借贷暗流汹涌 风险积聚考验监管智慧

发布时间: 2012年09月24日 07: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东方网

  证券时报记者 刘雁

  庞大的民间借贷正成为影子银行谱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如果不是因为民间借贷案件频发,或难以让业界窥见这其中的暗流涌动。如何将这些有着“中国特色”的民间金融规范化和阳光化,正考量着监管者的智慧。

  小贷公司井喷增长

  央行8月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小贷公司的数量新增近千家,由去年年底的4282家跃升至5267家。其中,内蒙古、江苏和安徽三地的小贷公司增幅分列前三,分别增至436家、430家和424家。

  丰厚的回报是小贷公司的一大发展动力。根据相关规定,小贷公司的自营贷款利率和接受的委托贷款利率,必须控制在央行公布的同期同档次贷款基准利率4倍以内。

  中科创金融控股集团总裁常虹此前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称,该公司开展小额贷款、担保以及财富管理业务,其中小额贷款业务利润率可高达50%,远高于其他两项业务。

  尽管发展势头迅猛,但小贷公司仍然饱受只贷不存、融资渠道少的限制。相关规定明确,小贷公司从银行业金融机构获得的融入资金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

  今年以来,海南、浙江等地纷纷出台放松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比例的政策。尽管各地政府试图放宽小贷公司融资比例50%的限制,但银行对此并不买账。据记者了解,深圳部分小贷公司从银行融资比例不足注册资金的10%。为了打破资金瓶颈,深圳有数家小贷公司与银行开展信贷资产转让业务。

  深圳中恒泰小贷公司总经理李俊告诉记者,小贷公司在发放贷款一个月之后,将贷款额度转让给合作银行,以缓解资金不足。贷款转让后,企业从小贷公司贷款时的利率并不发生改变,且企业支付给银行的利息也是通过委托小贷公司代付的形式完成。

  融资担保艰难前行

  如果说小贷公司尚处于发展的巅峰期,那么融资性担保行业则已进入瓶颈期。

  融资性担保公司可以开展的业务主要包括贷款担保、票据承兑担保、贸易融资担保、项目融资担保以及信用证担保等,费率约3%左右。

  银行中小企业信贷业务对担保公司的依赖,从去年担保行业的漂亮业绩中可见一斑。银监会披露的2011年担保行业数据显示,去年底中小企业融资性担保贷款余额达9857亿元,同比增长40.5%,占融资性担保贷款余额的77.3%,再创历史新高。

  这一盛况似乎难以持续。广东信用担保协会8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广州、深圳、佛山等珠三角地区多个城市近半数融资性担保公司已处于歇业状态,而担保总体平均业务量则下降25%~30%。

  经过两年高速发展后,各地监管部门如今已经对融资性担保行业展开清查工作。5月,北京金融工作局撤销了该市26家融资性担保公司的牌照;7月,广东省金融办开始对省内融资性担保公司进行检查和整改;8月,江苏省中小企业局宣布撤销81家融资性担保公司的牌照。一位资深担保人士并不忌谈对这一行业的不看好:“担保行业将来甚至有可能会消失。”

  但不可否认的是,担保业的出现为民资参与金融盛宴提供了另一种渠道,尽管这种参与喜忧参半。

  民间借贷暗流汹涌

  与小贷公司和担保公司甚至典当行这些“正规军”相比,还有更多表现凶猛的民间资本在潜行。中信证券研究报告认为,2011年中国民间借贷市场总规模超过4万亿元,约为银行表内贷款规模的10%~20%,目前民间市场平均借贷利率超过20%。

  在民间资本活跃的温州,民间借贷一直在市场中扮演着重要角色。鄂尔多斯后来居上,民间借贷规模曾有赶超前者的势头。鄂尔多斯中级法院的网站信息显示,去年以来,大量民间借贷诉讼涌向法院,给法院的审判执行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今年年初发布的2012年社会蓝皮书显示,民间借贷交织着规模、价格、结构以及违约等风险,使得该市场潜在危机巨大,最突出的问题是,相当比例资金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而是流入“钱生钱”的投机性利益链。

  一位银行人士指出,即使是正规金融机构加大资金供应量,也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地下金融猖獗的问题。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撰文指出,对于民间资本,一方面要采取谨慎态度;另一方面,也不能把民间金融一棍子打死。因而,最好的办法是改变民间资本的尴尬境地,通过法律手段让民间资本从地下走向地上,进行阳光化运作。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