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葡萄酒

揭秘葡萄酒第一家族

发布时间: 2012年09月24日 10:5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葡萄酒》杂志

  如果说DRC于布根地如神话般的存在,那么波尔多的神话则是帕图斯(PETRUS)。作者从初见帕图斯的朴素庄园,讲到酒庄那“不起眼”的故事,再列出这神话般的酒款在拍卖场上惊人的天价,自然巧妙地解答了庄主在文中提到的“不知道他们舍不舍得花2000欧元买一瓶帕图斯?”这个问题。

  每一个家族企业都有着许多相似的问题,比如,如何更好地培养下一任接班人。在葡萄酒生产商中,这一问题也不例外。这就是其中一个“葡萄酒第一家族”形成的原因。葡萄酒第一家族(Primum Familiae Vini,简称PFV)由来自世界十一大名望葡萄酒家族组成:西班牙的米高-桃乐丝(Miguel Torres)和维加西西里亚(Vega Sicilia)、法国波尔多的木桐家族(Mouton Rothschild)、布根地的约瑟夫-杜鲁安(Joseph Drouhin)、隆河的佩兰父子(Perrin et Fils)、香槟区的宝禄爵(Pol Roger)、阿尔萨斯的雨果庄(Hugel et Fils)、德国的伊贡-缪勒(Egon Mül ler)、葡萄牙的西明顿(Symington)、意大利的安东尼世家(Antinori)和西斯佳雅(Sassicaia)。

  

  葡萄酒第一家族(Primum Familiae Vini,简称PFV)由来自世界十一大名望葡萄酒家族组成

  一切与关系有关

  这些爱酒之人耳熟能详的名字,代表的是每个产区最具代表性的杰出作品,除了拥有一方优秀的风土以外,几代人的持续努力才是他们享有国际名誉的关键。不知是否缘分所至,笔者就在这半年中,几乎见齐了这葡萄酒第一家族的所有当家们。PFV家族的成员们,各个都有着鲜明的个性,如总是精力充沛的雨果庄庄主Etienne Hugel先生、最受女士欢迎的绅士宝禄爵总裁PatriceNoyel le先生、一派教授风范又刚刚获得Decanter年度人物的西明顿总裁保尔-西明顿(Paul Symington)先生他们都肩负着家族的使命,上几代人沉淀下来的名誉与财富需要在他们手上继续发扬光大,光是占据着最好的风土只种最好的葡萄,在现今这个国际化竞争力日益激烈的葡萄酒市场是过时的,但一旦当你看见他们站上世界舞台上那种孜孜不倦地宣扬自家葡萄酒的自豪姿态,你便能清晰可见为何他们稳守世界葡萄酒金字塔顶端的位置。

  然而,是什么把这位于世界各个角落的精英代表聚集在一起,组成了“葡萄酒第一家族”这个组织?PFV这个国际性的葡萄酒生产商组织创建于1993年,成员只限于12位,美国蒙大菲酒庄(Robert Mondavi)被星座集团收购之后,现任成员剩下11位,所有的成员都是拥有着悠久历史和响亮国际声誉的家族式酒庄,成员的身份只能通过已加入的成员邀请,并经全体成员投票通过才能获得。

  “一切与关系有关!”葡萄酒第一家族之间的故事,用Patrice Noyelle先生回答我为什么威廉王子大婚会选用他的香槟的答案是一样的:意犹未尽地喝完手中的那杯宝禄爵丘吉尔爵士特酿香槟1999后,我走到正被一群人围住的Noyelle先生身边,他正在兴奋地解释为什么他觉得哈里王子会比威廉王子更喜爱他的香槟。“为什么您的香槟总能被那些伟大的人们喜爱呢?”(宝禄爵香槟一直深受英国王室、政要人士的喜爱,就连对香槟极其迷恋甚至有点苛刻的丘吉尔也对它情有独钟。)我问。本以为他又会和我炫耀一番那精致的气泡、复杂的香气和优雅的口感,没想到他竟然帅气地给了我一个眨眼说到:“葡萄酒的一切都与关系有关,生命也一样。”

  而葡萄酒第一家族的关系,是由“第一”把彼此联系起来的。1990年西班牙第一的葡萄酒公司的创始人米高-桃乐丝先生与布根地第一大葡萄酒生产商约瑟夫-杜鲁安(Joseph Drouhin)的创始人罗伯特-杜鲁安(Rober t Drouhin)会面,两人发现,两大葡萄酒家族在经营理念和所面临的问题上都很相似,比如公司的目标都是为了长远持续的发展,家族企业面临的一个最头疼的问题是如何培养下一代接班人。1992-1993年,随着蒙大菲、西明顿和安东尼世家的加入,他们有了更明确的思路,那就是建立一个家族葡萄酒的国际联盟,灵感来自澳大利亚第一葡萄酒家族(Australia's First Families of Wine)和新西兰十二大葡萄酒家族(New Zealand's Family of Twelve),他们也希望将成员数量局限在12名。

  

  葡萄酒第一家族

  家族才是根本

  在这个经济环境变动如此之剧烈的世界,要维持一个家族企业的发展,培养下一代接班人的家族理念是非常关键的。蒙大菲退出PFV的原因是因为其被星座集团(Constel lation)收购,加州葡萄酒之父罗伯特-蒙大菲(Rober t Mondavi)打下的江山在传到下一代手中却陷入经济危机,表面上看来其主要亏损的原因是股份上市后过大地扩展业务路线所导致,但背后原因是因为继承家族事业的两个儿子不和,2004年酒庄陷入严重的运营危机时,罗伯特-蒙大菲只好忍痛将公司卖给星座集团。这个痛有多痛,我们可以从他生前酿造的最后一瓶名叫“延续”(Continuum)的红葡萄酒体会到,这瓶“延续”正是在酒厂被收购后的第二年诞生的,当时的蒙大菲先生身体状况已日渐恶化,他怀着对这一家族企业最后的一丝信念, 与妻子、长女和次子酿造这款酒,2005年是这款酒的第一个年份,2008年当他卧病在床时还坚持试饮这款即将要发布的新作(于同年去逝)。虽然今日的蒙大菲已经归属大型企业旗下,但蒙大菲先生那份延续家族企业的信念是一直不变的,这一信念,同样能在PFV的其它成员身上找到,因为对他们而言,企业的终极目的不是为了迅速地积累和增加资本,而是为了家族精神的持久发展,也正是这一理念,将他们聚集到了一起,一起变强大。

  葡萄酒第一家族的联盟,可以成就很多“方便”,西明顿总裁保尔-西明顿(Paul Symington)先生透露到:“成员之间可以分享各国的销售渠道,帮伙伴卖酒是我们之间的特权。”他们是如此的聪明,共同建立一个强大的客户数据库,然后将最好的产品推销出去,因为喜欢“第一”的人都很少降格到“第二”。

  家族是葡萄酒的根本,更是这群热爱自己家乡,坚守延续信念的葡萄酒生产商们的根本。每一年,12名成员中的其中一名都会被选为该组织的主席,而今年的主席费德利-杜鲁安(Frédéric Drouhin, Robet Drouhin的儿子)在近期伦敦举办的一场葡萄酒第一家族的午宴上所说的一段话,正好解释了家族对他们的意义:“过去几年,那些眼光短浅的银行家们把我们的世界弄得乱七八糟。赚快钱,不是我们第一家族的目标,所以那些大型的国际公司只对烈酒感兴趣。我们光是种葡萄就需要一个长的过程,通常要等8-10年才能酿造出一瓶好久,30年才出品一个伟大的作品。我们今天的努力不会回报到我们身上,而会留给下一代人。”更有趣的一个见解还来自雨果庄的总裁Etienne Hugel先生:“我的祖父曾经建议他的儿子们这样做:努力地经营好这间家族企业,那么当银行家找上门时,是他来讨好你,而不是你去讨好他。”

  

  细品葡萄酒第一家族的味道

  生命如此美味

  葡萄酒第一家族的成员每一位都代表着一个国家最经典和上乘的风土,相信喝过这些酒的朋友,都能明白其中因世代延续而沉淀下来的味道。他们不是为了迎合市场而酿酒,更不必为了维护股东的利益而鄙弃祖先创建酒厂时的初衷,他们每一个都是当地的传奇,也是世界葡萄酒的传奇。如果想要一一细品葡萄酒第一家族的味道,光是喝最王牌的那瓶是不够的,因为家族的生命力才是他们最为之自豪的地方。在近期的那场伦敦午宴上,他们就以一场特别的试饮会说明了这点。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