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葡萄酒

葡萄酒的高海拔之恋

发布时间: 2012年10月26日 14:5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精品购物指南

  

  葡萄酒的高海拔之恋

  中国 葡萄酒的希望之巅

  被誉为波尔多酒王的“柏图斯”酒庄的总酿酒师让-克洛德曾经造访香格里拉,进行了技术交流,他认为德钦产区将是未来全球最重要的一个高档酒产区。

  中国的葡萄酒消费正在以每年超过10%的速度增长,并且在中国,葡萄酒奢侈品的期酒收藏与投资也越来越受青睐。伦敦国际红酒交易所(Liv-Ex)2011年发布的报告显示:过去一年,期酒投资收益远超过黄金、原油及股票,成为长远增值率最高的投资品。

  

  中国 葡萄酒的希望之巅

  如今,中国已跃升为全球第五大葡萄酒消费国,中国葡萄酒市场正以前所未有的姿态提升在世界葡萄酒版图中的地位。中国对“葡萄酒王国”法国的葡萄酒进口量更是连续多年以70%以上的比率狂热增长。

  

  中国高海拔葡萄园

  抢滩中国高海拔葡萄园

  中国知名葡萄酒产地主要集中在山东、河北和辽宁,在华合资建立葡萄酒庄,法国酩悦轩尼诗集团并非最早。近些年,法国拉菲一直在山东沿海及新疆地区圈地,建立葡萄酒种植地。而法国葡萄酒巨头卡斯特则选择与本土企业张裕合资在烟台建立了张裕卡斯特酒庄,既是张裕高档葡萄酒的酿造基地,也引进、选育国内外优良葡萄新品种,进行相关栽培技术研究。

  “要知道葡萄园不是随便选的,我们考察过当地地质环境、气候,甚至也去看过海边的地块,拉菲选择海边更多是出于观光旅游的考虑。而我们旨在做出一款兼具中国本土特色和法国特点的‘大酒’。”葡萄酒顶级名庄白马酒庄和伊甘酒庄庄主Pierre,这位被誉为波尔多历史上第一位同时管理两大顶级名庄的天才酿酒师,一直致力于在中国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寻找一块高品质的葡萄酒的产地。

  事实上,外资高端葡萄酒纷纷来华建酒庄,不仅是看到了中国高速增长的葡萄酒市场以及本土缺少高端葡萄酒产品,更是因为这些葡萄酒巨头们越来越感觉到,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全球,与当地结合进行“基因改良”,共同推出当地市场的品牌产品,寻找共同的基因是大势所趋。除欧洲本土外,美国、澳大利亚等优质葡萄酒种植基地也成为巨头们圈定的目标。

  虽然中国葡萄酒的现状还有很多令人不敢恭维之处,但对于中国葡萄酒的未来,国际的葡萄酒巨头都表示出了十足的信心。

  

  阿根廷 最接近上帝的葡萄

  阿根廷 最接近上帝的葡萄

  一年里的大多数日子,年轻的法国酿酒师尼古拉斯-奥德伯特早上一醒来闻到的就是葡萄酒的香气,并且在过去的每一年里都是如此——他是阿根廷安第斯白马酒庄及台阶酒庄的酿酒师。皑皑的雪山,郁郁葱葱的葡萄园,低矮的老式建筑里有醉人的酒香——这是一种在南美洲延续了许多年的旧式生活。欧洲人把葡萄酒酿造业带到大西洋彼岸,自此南美洲的各国遍布大小的葡萄酒庄园和作坊。

  尼古拉斯说,阿根廷的酒之所以优秀,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当地的风土,最大的特色就是海拔高。当地葡萄酒酿造区主要分布在西部地区的安第斯山脉,不同的海拔高度以及富于变化的土壤和降水的结合,形成了这里变化多端的风土条件。

  马尔白克葡萄 (Malbec),这个曾经是圣埃米利永和波美侯最主要的葡萄品种,几乎全部毁于19世纪60年代风行欧洲的根瘤蚜虫病害,但是在阿根廷,却重新获得了新生。如同西拉在澳大利亚大放异彩,长相思在新西兰的表现也超乎寻常,马尔白克同样被赋予了标签一般的印记:它那种硬朗中带圆润的口感,经常被重口味的葡萄酒爱好者们所津津乐道。

  另外一家阿根廷知名的葡萄酒名字叫“Terrazas”,在西班牙语中的意思就是“台阶”,酒庄的名字直接表明其葡萄园在安第斯山脉西向以梯田状分布,位于不同海拔高度的葡萄园形成了多个类型的微气候,为酿酒师们提供了种植不同葡萄品种的理想气候条件。

  沿着安第斯山脉下的山麓拾级而上,台阶酒庄葡萄园的分布从海拔600米一直蔓延到海拔1550米。高海拔和完美阳光下充分成熟的葡萄有着互相平衡的高糖度和高酸度,同时最大程度地绽放出馥郁的香气和优质的单宁,回味持久悠长。

  因为美酒而闻名的美景

  和其他热点景区不同的是,阿根廷门多萨成为旅行胜地,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这里的葡萄酒。阿根廷的门多萨(Mendoza)以拥有“阳光下的土地和葡萄酒”著称于世,这里没有高楼林立的街市,没有忙碌彷徨的人们,上帝似乎对门多萨格外偏爱,他赐予这里每年300天的日照时长,而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也感染了上帝的热情,回报以激情的探戈以及诱人的美酒。无论在热闹的街市信步漫游或者乘车探访酒庄,在每一个角落,都能找寻到上帝对这片土地的恩赐。

  门多萨位于以葡萄酒酿造闻名的库约地区(Cuyo)的核心地带。城市西依安第斯山(Andes)支脉(帕拉米洛斯岭 Sierra de los Paramillos),建设在由门多萨河冲积出的河谷之上。高大的安第斯山脉阻断了太平洋湿润空气的东进,使得这个山脉东麓的城市有着干燥的气候,特别在它干热的夏季,气温常常升至35℃以上。相较而言,门多萨的冬季显得温和而湿润。值得庆幸的是,由冰川融水汇流而成的门多萨河为这里提供了充足的灌溉水源。到门多萨旅游,先要尽可能地品尝这里飘香的美酒,然后才是秀美的风景。

  

  智利 好酒都在山与山之间

  智利 好酒都在山与山之间

  好的智利酒全部来自山与山之间——它们藏在遥远的山脉和山谷中。受安第斯山脉的影响,智利的气候呈现出多样化的特点,荒漠化多石地形的北部地带,气候显示出干燥的特征。而在这些山与山之间的谷地里,却拥有着温暖的气候和肥沃的谷地地形,孕育着智利最好的佳酿。和其他的新世界红酒一样,在智利的顶级红酒当中已经有不少开始获得了世界级的殊荣。在2008年智利厂牌Casa Lapostolle获得年度双料冠军之后,智利酒拿奖的势头似乎一发不可收拾,在其他国际的盲品活动当中,智利酒获得的奖项更是不胜枚举。作为一个酿酒业较晚起步的国家,能够获得这样的荣誉实属不易。

  

  Mariner Lapostolle家族在智利创办酒厂

  拥有柑曼怡橙味力娇酒的Mariner Lapostolle家族在智利创办酒厂缘于当地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及风土。他们选定的地方气候非常适宜葡萄树的生长,北部干旱的沙漠、 西部浩瀚的太平洋、 东部高耸的安第斯山脉以及南部寒冷的冰川整个为酒庄形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理位置,它作为天然屏障阻止了害虫和病害的侵袭。而只在冬天才有的雨季,给葡萄藤在冬天的护理提供了理想的条件。低肥的花岗岩分解土质,同时具有砾石结构的土壤,受安第斯山脉和太平洋的影响,白天温暖,夜间凉爽。葡萄园里所有的葡萄树均未曾经过人工嫁接,所有的葡萄藤都是在上世纪恐怖的根瘤蚜寄生虫发生前由法国传入智利的。

  Lapostolle酒庄的总酿酒师迭戈-乌拉是个土生土长的智利年轻人,他曾经周游世界学习酿酒,但对于智利的热爱让他最终回到了祖国,并且用这里的风土酝酿出了顶级的佳酿。

  在解释他的酿酒哲学时,迭戈打了个很有趣的比方,他说自己在台湾看过中医,他觉得中医跟他的酿酒哲学很像。他后来听说了“天人合一”,觉得这种和大自然融为一体的想法和他酿酒的初衷非常相像。他的哲学是基于当地环境和天气的生物动力酿酒法——有机农业想要发展成为持续发展的模式,主要是自己能够自足,就像一个大的森林一样,要有自己的树林。所谓有机农作物和生物动物学的农作物是两个阶段,第一先被认证成有机的,第二再被认证成生物动力学,所以他们现在已经被认证成为农作物可以生产的地方了。下一步要认证成生物动力学生产的基地。迭戈说,尊重天地不算是什么深刻的事情,但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们从我们依傍的山和土地里学习一切,我们尊重自然,也从这里得到一切。

  

  台阶特级马尔白克红葡萄酒;嘉斯山白沙威浓白葡萄酒;安第斯白马干红葡萄酒;卡萨布兰卡酒庄 天逸珍藏系列霞多丽白;拉博丝特卡莎赤霞珠红葡萄酒

  台阶特级马尔白克红葡萄酒

  试饮:初闻有成熟丰富的果香和层次,颜色呈现红宝石色带紫色光晕。酒体饱满、强劲;口感浓郁、结构稳健;果香成熟、丰富、持久,有紫罗兰、李子和小颗粒浆果的气息,适宜搭配秋日浓郁的红肉等味道偏重的菜肴。

  嘉斯山白沙威浓白葡萄酒

  试饮:酒体具有绿色色调的浅黄色,并带有青椒、醋栗与热带水果的香气。口感上呈现出浓郁的水果风味,酸甜干爽,鲜果味余韵悠长。可以在秋日午后用来与朋友聊天畅饮的一款美酒,此外也适合与鱼类和贝壳类菜肴、干果食品、沙律和清淡的秋日头盘配食。

  安第斯白马干红葡萄酒

  试饮:初闻有黑加仑和红加仑夹杂着新鲜的红色浆果的甜美感觉,之后玫瑰花和紫罗兰相继绽放,最后在鲜生姜、肉豆蔻、肉桂等亚洲香料以及幽幽的甘草和李子的芬芳中优美收尾。柔和优雅的单宁衬托出明显的结构以及细腻精致的酸度,非常适合用来搭配秋日的各种红肉。

  卡萨布兰卡酒庄 天逸珍藏系列霞多丽白

  试饮:这款霞多丽有着淡金色的光泽,充满肉桂和苹果的芳香,圆润的口感中有着梨、果酱馅饼和香蕉风味,清爽,回味丰富。是一款清爽多汁的白葡萄酒,尤其适合与秋日新收果实所做的南瓜烩饭、苹果派等相搭配。

  拉博丝特卡莎赤霞珠红葡萄酒

  试饮:非常优秀的一款赤霞珠,通透的深宝石红色,中等偏重的酒体。成熟而馥郁的黑莓、黑樱桃果香,并带有黑巧克力、烘焙咖啡和香草香气,回味有甘草的甜润。单宁结实,骨架丰满,圆润饱满,具有一定的复杂度和结构感,性价比极佳。

  

  迭戈-乌拉Diego Urra

  迭戈-乌拉Diego Urra

  智利拉博丝特酒庄酿酒师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尊重自然,尊重所有天赋与葡萄的灵性和气魄。”

  对话 葡萄酒中的风景

  《LIFE IDEA》:讲讲你们的葡萄园,智利的山谷对你们的葡萄都有何影响?

  Diego:我们在太平洋边上有一个酒庄,这个地区叫卡萨布兰卡,它的气候比较冷,因为太平洋的冷流从南极过来,所以水温非常低,海洋上过来的气候也比较冷。在这种气候下比较适合生长的葡萄品种就有夏多内和黑皮诺,土壤的质地是由古老的花岗岩分解而成,所以是比较沙质的土地,它的透水性能比较好。另一个葡萄园在卡查波尔山谷,它是靠近安第斯山边上的,它的土壤不太一样,在古老的河床上面,主要是黏土,它的冷空气从安第斯山脉下来,因为这个安第斯山脉非常之高,有点像中国的喜马拉雅山。这给了我们的葡萄一个漫长的成熟期,让它们更完美和丰富。

  《LIFE IDEA》:你如何看待最近很火热的酒庄之旅?

  Diego:如果有机会我非常希望任何地方的葡萄酒爱好者来我们的酒庄。因为智利的风土人情和其他国家非常不一样,它有高山、有海滩,而且再往南边去有冰川。怎么说呢,我想智利的葡萄酒完全就像这里的风景,它有山的魂魄也有海的多变,更有冰山的纯净。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