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尚文

WWF“拯救自然”的真相

发布时间: 2012年10月30日 08:5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中国财富

  WWF(世界自然基金会)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环境保护组织,发起过拯救老虎、拯救热带雨林的全球性活动。但深入调查发现,WWF的活动的最大受益者并非环境或野生动物,却是公司和企业。在WWF成立50周年之际,该组织的独立性、它与商界合作的运作模式遭遇的质疑之声越来越大。

  

  想要保护热带雨林?只需要捐献5欧元。要拯救大猩猩?可以从捐献3欧元开始。哪怕只花50欧分,也可以为保护自然贡献一份力量——只要你把钱捐给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在美国和加拿大依然使用其原来的名称——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

  去年,WWF和德国零售集团Rewe合作,售出了近200万份纪念相册。在6周时间内,该计划共筹集了110万美元,Rewe将这笔钱全部转交给WWF.WWF承诺将把它用来保护自然,比如森林、大猩猩、水和气候,当然还包括该环保组织的标志性动物——大熊猫。

  各国政府也向WWF捐了不少钱。多年来,WWF累计从美国国际开发总署获得了1200万美元。在相当长时间里,德国政府各部门对这个自然保护机构无比慷慨。

  但WWF能否真的保护自然免于人类的破坏?它的那些漂亮的海报是否只是给人营造一种虚幻的假象?在WWF成立50周年之际,该组织的独立性、它与商界合作的运作模式遭遇的质疑之声越来越大。

  WWF的总部位于瑞士格兰德,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环保组织。它活跃于全球100多个国家,与富翁权贵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到处可以看到它的熊猫标志,比如达能酸奶包装上,摩纳哥夏琳王妃的T恤上。公司为获得使用WWF标志的特权要支付7位数的费用。仅在德国,WWF就拥有43万会员,数百万人向该组织捐款。

  问题在于,这些钱到底是如何花的,是否真的用在了自然保护上。为了回答这些问题,《明镜》周刊记者奔赴南美和印尼苏门答腊岛。

  在巴西,一位农业公司执行官谈到符合WWF可持续发展标准的首批大豆去年运抵荷兰鹿特丹时曾经得到热烈宣传。但他又承认,他并不确定这批货到底产自哪里。在苏门答腊,土著部落成员描绘了WWF的合作伙伴勾结警察破坏他们的房屋,因为他们挡住了棕榈油生产的肆无忌惮地扩张。

  很多德国非政府组织,比如Rettet den Regenwald(拯救雨林)和Robin Wood(罗宾森林)已经不再将WWF视为纯粹的动物保护者,而是企业的帮凶。在它们看来,WWF授予了企业破坏自然的执照,以换取大量的捐款和可怜巴巴的让步。

  年收入5亿欧元的WWF当然也做出了一些成就。WWF荷兰分部是绿色和平组织旗舰“彩虹战士”的资助者。为了组织多瑙河和卢瓦河上的水坝项目,环保卫士占领了多个建筑工地,有时候一占就是好几年。在上世纪80年代,WWF瑞士分部激烈地反对核能的使用,其负责人被联邦警察称为“国家敌人”。

  2010年,受到中国农历年的启发,WWF宣布该年为“老虎之年”。WWF很早就开始了保护老虎的行动。上世纪70年代初,在大笔捐款的帮助下,WWF说服当时的印度总理英吉拉·甘地划定了老虎保护区。据印度估计,当时在印度生活着超过4000只老虎。今天,已经减少到1700只。然而,WWF依然将印度老虎保护计划视为成功范例。一位发言人说,没有该组织的努力,印度的老虎可能已经灭绝了。

  没有多少人知道,为了取得这样的“成功”,很多人被迫搬迁。村民们“被重新安置,但并非受到强迫”,1993年至2005年担任WWF总干事的瑞士人克劳德·马丁说,“我们一直坚信,这件事情的处理很合理。”

  但并非所有人都认同这一观点。据马克·杜伊在《环保难民》一书中记载,为了建立野生动物保护区,约30万人不得不离开他们的家园。

  重新安置计划是WWF的“要塞保护”政策的结果。该政策认为在保护区内不能有人类生活的空间。WWF宣称反对强迫性的重新安置,但WWF董事会成员,德国动物学家伯纳德·格日梅克则一直主张建立无人居住的国家公园,他们的杰作之一就是将游牧的马赛人部落赶出塞伦盖蒂国家公园。专家们估计,自殖民地时代以来,仅仅在非洲,野生动物保护计划就创造了1400万“环保难民”。

  按照这一模式,少数的土著居民,如果足够幸运可以留下来担任公园看守,帮助阻止他们的亲人朋友进入保护区。

  德索尼洛国家公园就是受WWF保护的这样一个典型公园。玛蒂娜·弗勒肯斯泰因形容它是“保护老虎和大象的成功范例”。该地区位于印尼苏门答腊岛中部,由北干巴鲁市的WWF办公室管理。北干巴鲁WWF办公室的一张老虎海报上的德文标语呼吁——“拯救它的栖息地”。这个办公室是由德国WWF资助的。

  苏纳托是一位长期在德索尼洛研究老虎的生物学家。但他从未在保护区看到过一头老虎。“由于人类经济活动,这里的老虎密度非常的低,”苏纳托指出在保护区依然还有一些伐木活动。

  为了方便科学家跟踪老虎,WWF向他们提供了高科技的监测设备,包括GPS装置、老虎粪便的DNA分析工具和20个摄像头。在上一次为期7周的拍摄中,摄像头只拍摄到5只老虎。

  WWF认为它在苏门答腊的工作取得了了不起的成功,认为德索尼洛的热带雨林因此得到拯救。但事实上,虽然保护区的范围变大,其内部的森林却在缩小。曾与WWF有合作关系的亚太资源国际公司砍伐了大片的原始森林。

  苏纳托和他的同事拉斯万图经常带领富有的生态旅游者乘坐大象游览德索尼洛公园。然而这片区域对于当地人却是禁地,由德国WWF资助的反狩猎分队确保当地人无法入内。“WWF把持这里的大权,这正是问题所在,”在公园门口开了一家小店的当地村民巴里说,没有人知道公园的边界在哪里,“我们原来在里面有一些橡胶林,现在却不被准许进入。”

channelId 1 1 1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