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电影

《浮城谜事》:爱的故事与事故

发布时间: 2012年11月04日 16: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北京晚报

  王若馨

  爱情,是故事,也是事故。这句话在《浮城谜事》中被娄烨阐释得淋漓尽致。影片的开头,娄烨就毫不避讳地表达了自己对于武汉的城市情怀,灰蒙蒙的高速路上,轿车在《欢乐颂》中狂奔,成群的白鸽在迷蒙中飞过,斑驳的河滩裹挟着强烈的环境代入感。这是武汉的标签,也是娄烨的。

  娄烨的电影中一贯都有一种大于叙事的情绪力量。和前作《颐和园》、《春风沉醉的夜晚》相比,娄烨在《浮城谜事》中释放出的这种情绪力量更为明显,虽然这两部电影都把镜头对准了极端状态下有些病态的爱,但显然一年过去,娄烨在《浮城谜事》中对社会与人性的剖析更为深刻,因为他在后者中更多地加入了环境、伦理、时代对人潜移默化的思考,爱情,本就不是单薄的故事,更何况,每个故事,也都可以成为事故。

  《浮城谜事》改编自一个名叫《我如何收拾贱男和小三》的网络帖子,娄烨说改编是编剧梅峰的主意,他做的仅仅是放大了人物敏感而又微妙的表情。《浮城谜事》的故事无疑是极端而重口味的,一个在女人间游走的男人,他的身上贴着世俗观念上承认的成功标签,不料却是爱无能,直到影片最后,他都不知道自己最爱的是谁,或者说,他还有能力爱上谁。在《花》里,娄烨刻画了一个游走在很多个男人中间的女人,从剧情上看,《浮城谜事》完成了《花》的逆袭。女人是这部电影中的主角,她们之间的冲突就构成了情节上的推动力,女人的狠是毁灭性的,这是看完《浮城谜事》之后留下的最大感受。这部电影围绕着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展开,她们都是爱情故事的受害者,也同样都是爱情事故的制造者,更多的时候,我们只能感叹人性的残酷。

  郝蕾在《浮城谜事》中的性格路线是最为丰满和完整的,从震惊到挣扎到最后的放手,她情感状态上的变化,带动着整个故事的发展,相比于男主角乔永照的精神盲动,郝蕾所饰演的妻子陆洁,在隐忍的面目下,完成了最初的仇恨抱负和最后的自我救赎。对于女大学生蚊子,陆洁和小三桑琪同仇敌忾一致对外,这种在现实生活中看起来匪夷所思的事情,被郝蕾那双总是红肿着的眼睛迅速常理化,可能在影片前大半段都会让人以为郝蕾为爱甘愿委曲求全,直到后面倒叙又回到车祸现场时,才恍然,她激烈地爆发过。郝蕾的角色就像《二次曝光》中的范冰冰,一个人的表演撑起一个故事,只不过她比范冰冰清醒得多,也有计划得多,她的愤怒和挣扎都是高端的腹黑,联合小三铲除小四这已经是类似俾斯麦的铁血手腕了,她还能在丈夫面前若无其事平常姿态,不得不说,这是现代版的甄嬛传奇。

  《浮城谜事》中的镜头感觉,和《二次曝光》有些类似的地方,就是以大景别和晃动感逼迫着观众把注意力时刻集中在演员的面部上,伴随紧张感的心理体验而来的是胃里翻江倒海的生理感受,和《二次曝光》一样,《浮城谜事》也是心理与生理两手抓的风格电影。由于故事本身有着天生的“知音体”感觉,所以电影整个的剧情质感不免还是显得有些网络化和口水化,无论是微博自拍还是飙车行凶,无论是女大学生的堕落还是小三几年如一日的腹黑潜伏,都只能映衬出情节本身的单薄。虽然娄烨在影片中用画面之外的情绪力量感染了许多观众,但是究其电影本身,改编论坛帖子,还需更加谨慎。

  如今有越来越多的导演,偏爱在电影中加入抽象的意象,偏爱用水表现的居多。李玉在《二次曝光》中用水的出现贯穿范冰冰的精神游弋,宁浩在《黄金大劫案》中也用黄金融水河流入海抒发情怀,水也是娄烨最常用的意象,早在《紫蝴蝶》里,雨天就是死亡的象征,此次在《浮城谜事》中,两次的死亡事件也都发生在雨天里,这一定不是巧合。

  在影片的结尾,小三成功上位,她依偎在乔永照的怀里说,“我要的幸福,就是现在这种感觉。”我们不知道故事到这里,会不会又成为一个新的轮回,她的幸福又能维持多久,这是娄烨最后留在我们和这个社会眼中的梁木,他和我们一样想知道答案,正如他说,关于结尾,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烧纸钱。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