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观点频道

清华教授胡鞍钢:国家有能力缩小收入分配差距

发布时间: 2012年11月09日 16:2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北京晚报

 清华教授胡鞍钢:国家有能力缩小收入分配差距 

  关键词:“战略机遇期”

  解读:“天时、地利、人和”

  记者:十八大报告指出,综观国际国内大势,我国发展仍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您如何理解“战略机遇期”?

  胡鞍钢(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国情研究院院长):我用“天时、地利、人和”这六个字来判断这个战略机遇期。所谓天时,是讲全球化知识革命,以及正在酝酿和发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即绿色革命,同时第三次工业革命即信息革命尚未完成,还在加速当中。中国现在已经成为这几场革命最大的受益者,用户量和生产量都处在世界第一,中国只要利用了新的工业革命、新的战略机遇期,就能带来更好的天时。

  地利是指在过去二十多年,由于中国的发展,亚洲在整个世界五大洲中经济、贸易、吸引外国投资增长率是最快得。这次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恰恰是除日本外的亚洲地区经济增长最快,因此地利是非常重要的。

  最重要的当然还是人和,能不能把握战略机遇期,关键是在国内科学发展,构建和谐社会,如期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目标,我对此充满信心。

  天时、地利、人和这三大因素相互作用、相互关联,在我国近现代史上是少有的。所以我们既要珍惜战略机遇期,还要创造战略机遇期。

  关键词:“三大台阶”

  解读:具有国际竞争力

  记者:胡总书记的报告总结了“三大台阶”,您如何理解这“三大台阶”?

  胡鞍钢:在报告里,第一个大台阶是“社会生产力、经济实力、科技实力迈上一个大台阶”。以经济实力为例,基于世界银行[微博]的数据,按汇率法计算,2000年,中国经济占世界总量比重只有3.8%,到2011年为10.4%;我们与最大的追赶对象美国的相对差距,从2000年按汇率法计算的8.3倍,到2011年时,这个数字已降至2.06倍,今年后有望“破2”。

  第二个大台阶是“人民生活水平、居民收入水平、社会保障水平迈上一个大台阶”。第三个大台阶是“综合国力、国际竞争力、国际影响力迈上一个大台阶”。根据研究,综合国力分为八大类战略资源的24个小指标,2000年我国综合国力占世界总量比重为8.8%,是世界第二,到2010年占14%;与美国的相对差距从2.55倍缩小至1.4倍。在国际竞争力方面,我国的全球竞争指数(GCI)排名的上升速度超过任何国家,从2002年的第47位上升至29位,进入了具有竞争力国家行列。

  记者:胡总书记的报告标题是《坚定不移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前进,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奋斗》,这里有两个关键词,即“道路”和“目标”,您如何理解这里两个关键词?

  胡鞍钢:“道路”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目标”是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

  报告回答了当今中国最核心的两个问题:建设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以及如何建设。报告对我国国情总体判断是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中国最大的国情和实际,多年来并未根本改变。报告还确立了总的现代化布局,以往的提法主要是“经济现代化”,但我们对“现代化”经历了一个从片面到全面、从不协调到协调,从低水平到高水平的认识过程。十六大报告提出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三位一体”,十七大提出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和社会建设“四位一体”,十八大进一步拓展到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和生态文明建设“五位一体”。这个总体布局意味着中国进入21世纪后,从局部现代化到全面现代化,从不大协调的现代化到全面协调的现代化。

  此外,报告的核心观点是目标。此次提出的2020年目标是党中央历史上第三次就核心目标进行精心设计,在新起点下根据新形势提出新要求和目标。包括我在内的专家建议的内容在此次报告中都有所提到了,更加明确提出科技进步对经济贡献率大幅提升。目前我国的“全要素生产率”为3.8%,百分点越高经济增长质量越好,意味着从资本驱动、要素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另外还提出了“城镇化质量明显提高”,十六大已经提出到2020年城镇化达到50%,实际去年已经达标,今年有望超过52.5%。因此速度没问题但更关心城镇化质量,比如怎样进一步提高城市承载能力;比如怎样使外来人口享受到公共服务业。

  关键词:收入分配缩小差距

  解读:社会保障全民覆盖

  记者:原来我们提出收入分配的问题都是用“趋势扭转”这个词,而本次十八大报告上却提出缩小差距,您怎么看待这一变化?

  胡鞍钢:十八大报告提出,收入分配差距缩小。这和原来的提法不一样了,原来要求的是扭转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没有说缩小,而现如今用的是缩小这个词。缩小收入分配差距,国家有这个能力和财力。以北京为例,城北边强,城南边弱,于是重点发展南部。实际上,解决收入分配差距缩小,既是一个机遇,又是一个有利条件。

  此外我还有一个很大胆的提法,就是社会保障全民覆盖,这个原来没提出来。这个提法很大胆,意味着党中央向全国人民承诺社会主义因素普及到所有人身上。

  首先看,城乡收入差距在2009年达到最高点,然后下降。现在不敢说最穷和最富的差距缩小,中国发展分两步,前20年是“先富论”,符合经济发展规律。后面进入21世纪,以十六大报告为标志开始进入“共同富裕论”,但共同富裕不等于平均富裕。先富比较容易,共同富裕比较难,需要强烈的政治意愿和国家发展战略。最主要是人口构成发生巨大变化,从农业为主变成非农业为主,农业劳动力已经降到34%,三分之二的人口非农,劳动生产率高于农业。城市人口超过农村人口,说明收入水平、消费支出远远超过农村人口。某种意义上说,也与格局大的变化有关系。

  本报记者 叶晓彦  刘平 摄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