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草根人物

送奶工工作辛劳与枯燥 每天摸黑爬楼几百层

发布时间: 2012年11月15日 10: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北京晚报

  

  今天凌晨四时,大多数北京人还在甜美的梦乡中,广安门外车站东街18号的三元奶站却亮起了灯。屋子里一阵窸窸窣窣的忙碌后,36岁的送奶工常花玲穿着大衣、戴着头盔走出了房门。她推着自己的小车,向着高高低低的居民楼出发了。而她的丈夫老黄,由于要送的牛奶更多,所以早在半个小时前就已经开始了工作。

  每天爬楼要近百层

  家门口就停着常花玲的电动小三轮,前一天晚上,她已经整理好了今天要送的牛奶。跨上小车,第一站就是鸭子桥路边的一个小区。

  凌晨时分,街上空无一人,碰巧小区里没有路灯,常花玲把车停在楼门前,摘下一个编织筐,打开车上的柜子,把一瓶瓶牛奶摆好后,拔腿就跑。看到记者快步紧跟,常花玲笑笑,“早上送牛奶,就得这样快,好多上学的孩子还等着喝奶呢。”

  要么快速钻进电梯,要么顺着步行梯一溜儿烟爬上了居民楼,常花玲这一路小跑,脚下又快又静。从楼上下来,不免气喘吁吁,“送奶工作竞争还是挺激烈的,方圆几公里内,为同一个小区送奶的奶站可能有六七家,能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把奶送到,就全凭这两条腿了。”

  偶尔赶上电梯故障,就算是二十多层的高楼,送奶工也得一口气爬上去。“有一次,电梯因为进水,一个星期不能使用,我每天都是一口气爬24层楼。即使没有这些特殊情况,也有一些六层的老楼没有电梯,算起来,我每天总共得爬几百层楼。”

  记得住几百家的口味

  在广安门车站东街旁的信德园小区,常花玲送了五六户奶,大概用了20分钟时间。送奶时,她手里没拿着任何记录单,但是行车路线、楼门号、各家奶品类型都熟记于胸,到了居民楼下几乎没有过多思考时间。“我丈夫记得更多,他常送的有将近一千户呢。”

  “这也是熟练工种,刚开始干的时候,每名送奶工脑子里至少能牢记300户的住址和所需奶品,熟练之后,逐渐加码。干上几年,老送奶工光凭脑子记下周边上千户是没有问题的。”送到户的奶品可不止一种,小小三轮车里盛有鲜牛奶、各种口味的酸奶等,一瓶都不能送错。

  记者跟随常花玲走了几个小区,有的小区没有路灯,楼下一片漆黑,可她到楼下时却不用手电,摸黑清点车内奶品,用篮子装上几瓶便急忙上楼。

  “这是有窍门的,全靠了前一个晚上的准备工作。清点好了之后,按照送奶的先后顺序装车,这样就能保证放在外边的,准是要送到下一户的。”一边介绍着情况,常花玲的手也不闲着,在奶箱前,拿钥匙打开箱门,再拿出空奶瓶装进竹篮,不到两秒钟的时间,两瓶新奶又装回了奶箱。虽然手里拿着好几个瓶子,却不发出一点声响。

  常花玲说,要做到换瓶不出声,这全靠日常的摸索,在奶瓶与奶瓶之间垫上一个手指头。凌晨送奶时,若是楼道里叮当乱响,肯定会打扰居民休息,作为送奶工,这个细节一定要考虑,服务一定要到位。

  一年到头不能休息

  老黄是常花玲的爱人,全副武装的他只露出了眼睛和鼻子。“得从凌晨三点多一直忙活到早上七八点,等小区的奶送完了,还得给各单位送奶。”返回奶站时,就到了午饭时间。草草吃过午饭后,稍微睡一会儿,下午需要送出的奶品也就送到了站上。接着又是清点、整理工作,下午三点多,两口子又准时出发送奶了,这一次,要忙到晚上七八点钟,才能把下午的奶全都送完。如此往复,每天的睡眠时间很零散,凑在一起大约能有六小时,平时没有节假日,“即便是周六日老百姓也不能不喝牛奶啊。”老黄说。

  得到越来越多的理解

  无论是什么样的天气,常花玲和老黄都没有间断过送奶的工作。

  前几天下大雪的时候,胡同里的雪和泥没过了鞋子,地面又湿又滑。一脚踏进去,“雪水很快就渗进了鞋里,两只脚都湿透了,衣服和围巾也都湿了。骑车时身上出汗,里热外冷,热的汗水和冰冷的雪水糊在身上,那感觉非常不好受。走在街上冻得不行,进了楼道又热得难受。”常花玲说。

  偶尔遇上居民们“心情不好”,也许还要当回出气筒,常花玲记得,几年前遇到过“一家男主人,不知为什么生气,我来送奶,糊里糊涂骂了我几句。”走出楼的常花玲脸上挂着泪水,奔赴下一家。

  河南的丈夫,陕西的妻子,带着孩子生活在北京,“现在越来越多的人理解我们的苦处。许多老人照顾我们生意,帮我们拉来其他的主顾,我们也真的很感激他们。”老黄憨厚地说。

  本报记者 景一鸣 张硕 景一鸣 摄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