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电影

张默:演完《一九四二》,生活有了一点变化

发布时间: 2012年11月25日 16:2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羊城晚报

    

  

  花枝(徐帆饰)与长工栓柱(张默饰)做了一夜夫妻

  

  逃荒路上

  

  冯小刚赞张默演戏肯吃苦

  

  羊城晚报记者 李丽

  在《一九四二》的众多悲剧人物中,张默扮演的长工栓柱尤其戏剧化———他暗恋地主家的女儿,但爱情破灭了,饥荒中莫名其妙有了个老婆,但女人的目的只是要他照顾自己的两个孩子;逃难中他不小心丢掉了孩子,又在找孩子的过程中丢掉了女人用自己换来的粮食……拍摄这部电影时,张默跟着父亲张国立和其他演员一道,挨饿减肥,历经辛苦,最后他说,自己被《一九四二》彻底改变了。

  作为《一九四二》中少有的几位年轻演员之一,张默怎么看待《一九四二》?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测试题,从某种角度来说,张默的态度或许便代表一部分年轻观众的感受。在《一九四二》北京首映礼的前一天,记者跟张默坐到一起,听他讲述饥饿、死亡、人生、成长……

  “我跟国立说过,张默小时候挺混的,长大了是懂事了。他身上有一种野性,作为演员,张默身上的野劲其实是特别可爱的,有魅力。张默还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就是为了角色什么苦都能吃。在演戏上来说不惜力、不偷懒,同时思前想后,是一个好演员的材料。我觉得他不俗气,现在很多演员的表演让你觉得是一碗白开水,分不出个性。张默肯定不是一碗白开水,他肯定是一杯高粱酒,有劲。”———冯小刚

  1

  我变成一个讨厌浪费粮食的人

  记者:拍这部戏,冯小刚让演员贴近角色的方法就是跟着角色一起饿肚子。那种感觉怎么样?

  张默:我们都拼命这样去做,但肯定没法像戏里的角色那么饿———如果说当时的饿肚子是十分,我们大概做到了四五分吧。我每天晚上都喝很多酒,因为饿,睡不着觉,第二天还要拍戏,只能把自己喝醉了。

  记者:有什么办法让体重迅速减轻吗?

  张默:我爸找到了一种“神仙水”,正常人一周喝一次,拉七泡,我们每天晚上都喝。我减了两个月,瘦了差不多30斤。我爸更惨,他一开始的戏份得胖着,所以是一个月之内减掉20斤。

  记者:这段拍戏的经历对你有什么改变吗?

  张默:我变成一个很讨厌浪费粮食的人。中国人请客吃饭太讲究面子,很多时候菜不是给人吃的,而是给人看的。我现在会劝所有人,少吃点,吃不完一定要打包。当然以前我也有这个概念,“汗滴禾下土,粒粒皆辛苦”,但没现在这么强烈。我现在连可乐都会打包,回家放到冰箱里。朋友来了,我就拿出来,偷偷拿个杯子倒出来喝。

  记者:对生活的态度呢?

  张默:我以前对自己的生活不满意,比如北京的堵车,比如人和人之间不愉快的隔阂。但是,拍这个戏的那段时间里,我觉得这些有什么呀!痛苦是什么,你开始有了一个比较。

  2

  从小就认为最恐怖的动物是人

  记者:关于电影里极端状态下人性的善与恶,你有什么感悟?

  张默:我倒是从小就觉得这世界上最恐怖的动物是人。我一直觉得无论哪里,没有人就是最好的风景。但是,人又是非常美丽的东西。我认识人性的恶,也了解人性的美,我取一个中立的态度。

  记者:人性和肚子的关系,你怎么看?

  张默:你在饿肚子的情况下,真的很难思考。我觉得,如果没填饱肚子,你就谈不上什么人性。

  记者:你怕死吗?

  张默:不怕,我觉得我死去的朋友都在那儿很开心地等我。死亡是不可逃避的,它选择你,你无法选择它。我大学的时候想买摩托车,家里人就发了很多开摩托车出事的照片给我,但我一直不怕死。我不吃饭,存钱买了四辆摩托车。那时候我看了《死神来了》,看完就觉得死亡不过是生活的一部分,只是它什么时候来而已。当然,现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或许老了之后会怕死吧。

  记者:你觉得这部电影到底在说什么?

  张默:我们的民族是怎么来的,现在怎么样,未来怎么样……其实我太年轻了,“与神对话”是编剧和导演的工作,一个演员如果太了解这些就不是好演员了。

  记者:你是一个好演员吗?

  张默:很多演员都不会演戏。文章是个好演员,张默也是个好演员。(笑)

  3

  这次戏份一样少但死得更恐怖

  记者:或许有人会说,你能上这个戏,是因为你爸的原因。

  张默:当然这是有可能的,毕竟外面还有很多好演员。但如果我演得好,或许大家以后就不会这么说了。我知道大家怎么看我,但我从来没这么看我自己。其实就算一个人真的玩世不恭,他也可以来这个戏,因为他是个演员。

  记者:你自己为什么想演《一九四二》?

  张默:如果有一天,人家问我拍过什么戏,我可以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就《一九四二》。(大笑)

  记者:你跟很多大导演合作过,但戏份都挺少的。

  张默:这次还是一样地少,而且死得更恐怖。我以前听说,一个孕妇看《让子弹飞》中我的戏份,给吓吐了,这次孕妇千万别去看,不然直接就生了。(笑)

  记者:《让子弹飞》跟《一九四二》,给你的感觉有什么不同?

  张默:《让子弹飞》是一部特别认真的戏,我得把这么多年的表演经验,用一股气凝在那儿,导演上天飞,你就得跟他一块飞。《一九四二》不一样,特别真实,你只能全心投入去挨饿和挨冻。说实话,两部戏都不好演。

  4

  感谢这工作让我的心态变好了

  记者:作为一个“星二代”,舆论对你的争议一直挺大的。

  张默:“星二代”,我真不知道这个说法怎么取的。一般来说,这个说法就扣我跟小房子(指房祖名)头上。其实吧,我觉得扣他头上就行了,没必要扣我头上。(笑)

  记者:很多人对你的印象就是老给爸爸惹麻烦。

  张默:这种说法是最操蛋的!我知道那些专题,什么“最坑爹的星二代”,几乎每周都会出现一次,你直接写“最傻×的星二代”不就行了吗?还每个月换个词!我想,我什么时候要把“星二代”都联合起来,请记者出来吃个饭,谈一谈。(笑)

  记者:现在你爸还经常说你吗?

  张默:我爸一直在说我,昨天还说了一顿———其实人家记者本来问的就不是这个问题,他都扯哪儿去了。

  记者:你觉得自己比以前成熟了吗?

  张默:我也不想长大,但事实上就是年龄越来越大了。我挺感谢这份工作的,有一份好工作,你的心态就会变好。我现在就是踏踏实实演戏———你要是没有什么好作品,你还拽什么?

  记者:关于一些过去不好的事情,你现在反省了吗?

  张默:关于我发生过一些大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媒体也都比较负责地报道过。但我高兴的是,我不管怎么转变,这么多年来我都是很真诚的,我没有装。我很感谢生活,是它一点一滴把我改造成现在这个样子。


责任编辑:陈平丽

热词:

  • 张默
  • 一九四二
  • 演员
  • 星二代
  • 让子弹飞
  •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