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电影

王丽坤 巾帼爷们儿版“任知了”

发布时间: 2012年11月25日 16:5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新民晚报

  

  ▲《北京青年》剧照

  

  ▲《盛女的黄金时代》剧照

  

  《青盲》剧照

  

  《血色迷雾》剧照

  

  

  ◆王轶宁

  第一次留意到王丽坤,是她与柳云龙合作的电视剧《血色迷雾》。当时,片中那个男孩气十足,却又灵动漂亮的郑晓聪,真是让人想不喜欢都难。而此次,她在《北京青年》中更加“绽放”———毫不客气地说,《北京青年》后半段,那个集可爱、漂亮、搞笑、疯癫、出人意料于一身的任知了,是许多人坚持看剧的唯一动力。

  1 爱面子太矜持?如果嫁人绝不隐婚

  在《北京青年》中,无人能爱;在刚刚热播落幕的另一部电视剧《盛女的黄金时代》中,王丽坤更是遭遇“横刀夺爱”———王丽坤最近的角色,还真都够“为爱纠结”的。而王丽坤本人作为一名年轻的爱情“剩斗士”,对婚姻和另一半,又是如何看待的呢?“我真的没想过、也没法预计自己会什么时候嫁掉,顺其自然吧。如果有一天遇到对的人,而且觉得适合,就选择结婚。不拖泥带水,也不会玩隐婚!我不是外貌协会的,只要心仪的对象五官端正就好。不过我在情感上是个死要面子的人,不会主动追求别人,下不来台我会觉得很丢人,女孩子还是矜持点好。但太矜持了,又会让人觉得我这个人有距离感,呵呵。”

  2 小时候爱打架突然受伤险断舞蹈路

  王丽坤1985年出生于内蒙古。“因为爸爸喜欢男孩,所以我从小就被当成儿子养。头发一直都是短短的,稍微长一点就会被爸爸剪掉。爸爸不仅不许我留长发,还不许我修眉毛。因为我的眉毛和爸爸的很像,所以爸爸觉得,这是他遗传给我的重要标志物,不允许我做任何改动,哈哈。而且我小时候脾气相当火爆,一点亏都吃不得,尤其不能受人欺负,不服输。我最擅长的方法,就是一边打人一边哭。有一次,一个男孩欺负我,我一急,就开始跟那个男孩儿干架。男孩发育晚,打不过我,我最后是骑在他身上一边打他一边大哭。晚上,那男孩的奶奶找我妈妈告状,说怎么你家女儿打我孙子,还哭得那么凶?”

  而从这脾气火爆的“散养女”,到后来跨入舞蹈这行,小丽坤漂亮的面庞,可是帮了大忙。“10岁那年,赤峰艺校到我就读的学校挑学跳舞的女孩儿。因为觉得我形象好,音乐老师就推荐了我。当时,我连舞蹈是什么都完全不了解。考试时,满场考生都比我高,但因为当时特流行电视剧《婉君》里的小婉君,我往那儿一站显得比较可爱,所以艺校就特招了我。当时我被选走时,数学老师还专门去我家劝我父母,说不要送我去跳舞,这孩子将来一定能考上好的大学。其实,当时我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喜不喜欢舞蹈,只是听说去艺校读书可以住集体宿舍,可以和好多人一起生活,感觉很新鲜,于是就坚持要去。”

  虽然王丽坤顺利考进了舞蹈学校,但还没开始上课,一个突发事件就差点断送了她的舞蹈之路。“在舞蹈学校,我们住的是集体宿舍,需要从锅炉房打热水回寝室洗漱。因为我当时个子矮,拎大暖壶比较费劲,所以就抱着走。有一天,我不小心把暖壶磕了一下,壶胆当即炸了,开水就把我双腿都给烫伤了。后来,我爸爸赶紧跑到艺校,说啥也不让我继续读了。可一想到自己还没开学就要回去,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于是我就跟爸爸提条件,说等我好了一定要送我回学校,要不我就不回家。后来在家躺了大半个月,我就赶紧说要回去上课。但因为烫伤比较严重,加上躺得太久,我一开始连路都不太能走。回到学校后,因为没法一步步下楼,我就从楼梯两边的滑梯滑下去。结果,我下楼速度比别的同学都要快,呵呵。不能练功,我就坐到教室边上看老师上课。结果,我还成了学校的优秀典型。开大会时,校长还鼓励全校学生向我学习。后来艺校毕业后,我就考入了北京舞蹈学院。”

  3 惊鸿一瞥被徐克相中“徐女郎”也曾迷茫焦虑

  王丽坤的事业起点并不低,她虽非表演科班出身,但处女作却是徐克监制的电视剧版《七剑下天山》。“2002年末,一天舞蹈课结束,老师就把我叫到隔壁教室。进去后,我看到一张有些熟悉的脸,定睛一看才想起,就是徐克导演。简单交谈后,徐克导演让我做了些舞蹈动作,接着又聊了几句,面试就结束了。其实那次见过徐克导演后,我并没有什么欣喜激动。因为平时来舞蹈学院招募演员的导演很多,我也被叫去录过几次片段,但最后也都是无果而终。所以尽管这次见到的是徐克导演,我也没想太多。后来才知道,当时徐克导演正在为《七剑下天山》女主角刘郁芳找演员,对演员的肢体动作要求很高。因此,他专门到舞蹈学院挑人。当时我正在排练室练舞,不经意一回头,就被徐克导演看到了。他就说我身上没有脂粉气,有他想要的侠气。”

  很快,徐克就跟王丽坤定下了两年之约———这两年里,王丽坤负责留长发,《七剑下天山》开拍时,王丽坤就是女主角。“刚到剧组觉得挺新鲜的,在新疆拍摄期间,就觉得羊肉特别好吃,我一个人就着馕能吃一斤!葡萄很甜,两块钱一公斤,我都把葡萄当饭吃。结果那部戏拍完之后,我整个人都圆嘟嘟的,当时也不知道上镜要瘦才好看。”

  但是徐克的这块金字招牌,并没给她带来切实的名与利,反而让她在之后的几年中畏手畏脚。“可能是因为《七剑下天山》的起点太高了,公司方面也出于对我的保护,建议我不要随便乱接戏。所以,拍完《七剑下天山》后,我差不多有一年的时间闲在家。不是没有过迷茫,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能做什么。所以从舞蹈学院毕业后,我就在北京租了一个小房子,无事可做,时间长了就会慌张焦虑。但现在想起来,那一年我成长了很多,慢慢学会照顾自己,也有时间考虑我究竟要不要进入这个行业,到底能不能承受这个行业的压力。考虑清楚之后,我就不再犹豫。”

  4 《美人心计》无心计身着旗袍难妩媚

  随后,王丽坤出演了颇受关注的古装大戏《美人心计》,并挑战自己,一人分饰多个角色———其中“慎儿”这个颇具心计,甚至有点遭人恨的反派形象,大大突破了王丽坤以往开朗、贤淑、可爱的角色形象。“我在生活中不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所以第一次看剧本时我就想,哎哟妈呀,她怎么这么做事呢?太烦了,完全离我太远了!生活中,我很讨厌这样的女孩。但为了走进慎儿,我就得要求自己相信,我就是慎儿那样的人,要站在她的角度上考虑问题。”

  相对于表演上的劳神,拍摄时天气的炎热和体力上的透支,让王丽坤感受更深。“拍古装戏,化妆都比较费时,所以每天我要早早起来。当时正赶上最热的八月,还要穿上里三层外三层的戏服,通常是边拍边出汗边补妆,好在我是个抗热性比较强的人,因为我关节不好,阴天下雨或者天气凉的时候,关节就会疼,所以我平时尽量多穿一点,5月份有时还穿衬裤呢,哈哈!”

  而在拍摄电视剧《青盲》的过程中,王丽坤骨子里的男孩气,则再次发作。“当时拍的这场戏,讲的是我扮演的王玲雨穿着旗袍从监狱走过,身姿吸引了所有被关押男囚犯的目光,所以在表演上,导演要求我必须充分展现出女性的柔美和摇曳身姿。我虽然是学舞蹈出身的,但我走路一点儿都没有女人味,所以突然让我穿旗袍扭动腰肢,一下子真的很不习惯。结果导演就说,我求求你了,你能走得像个女孩儿吗?于是我重新又走了一遍,还是没女人味。然后沙溢就过来跟我说,你得扭起来才行,还一边给我示范猫步。我就按照沙溢的指导扭,但还是感觉特别扭。然后于和伟也提了个法子说,要不你换双高跟鞋试试看。”没想到穿上高跟鞋后再一走,王丽坤的女人味儿立刻显现出来,这场戏才最终顺利通过。

  5 为演知了进精神病院大咧直接被称“坤哥”

  此次王丽坤出演《北京青年》,并非偶然。当初因档期问题,王丽坤与《男人帮》失之交臂,但导演赵宝刚承诺她,下部戏不见不散。于是等筹拍《北京青年》时,赵宝刚便找到她。可不想,交给她的却是一个大脑不太正常的精神病患者。

  “开机前,我对任知了的病情专门查了一些资料,但没有特别直观的感受,不知道怎么演才好。于是,我决定实地考察,就找到北京市安定医院,说明来意,在院方的特别许可下,进入到精神病患区。当时很多病人见到我,都围过来拍我肩膀,说你是新来的吧?”剧本里,知了疯是疯,可还不够“萌”。于是赵宝刚导演拍摄时就跟王丽坤商量,能不能让她可爱一点?让观众能看到她的各种‘二’,但本身又不失正能量。”于是,才有了我们现在看到这个“最萌的疯姑娘”。

  而王丽坤坦言,任知了身上的闹腾劲儿,也有她“本色出演”的成分。“通常在剧组,我也是特别闹腾的一个人,小鸟依人这形容就跟我无关。大大咧咧的,和我合作过的人都叫我‘坤哥’———因为我做事比较直接,不会拐弯抹角。而且,我还有英雄情结,所以才演了不少谍战戏。此外,我还特别喜欢滑雪,无论是在感官上,还是在心理上,滑雪都让人觉得特过瘾、特兴奋。尤其往下滑的时候,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实在太爽啦!”

  但为了学习滑雪,王丽坤可没少遭罪。“刚入门时,我的头、手腕都摔伤过,但因为是放养长大的,我反而在这些小伤小痛中学会了保护自己。每摔伤一次,我就会置办一些装备,像头盔、护腕、护膝啊。不过我觉得人都有A、B面,除了‘哥’的部分,我也有‘姐’的部分。我最好的朋友就嫌我事儿妈,因为我总是会向他们唠叨。”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