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宏观

乳业打假第一人死因调查:妻子称其醉酒后家暴

发布时间: 2012年11月27日 07: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南方新闻网

  上午的阳光透进蒋卫锁的办公室,照在了办公桌上。离世多日后,蒋卫锁在西安市南二环上的办公室仍保持了原貌,只不过桌上多了两束纪念亡者的花朵。他生前的笔记本摆放在桌上,笔迹停留在他出事的前一天:11月1日。“中国乳业打假第一人”早些年就成为蒋卫锁公司的LOGO,如今在公司网站上、门牌上和运输车上随处可见。

  “没有老板的样子”

  西安警方近日发布消息称,蒋卫锁的妻子杨萍供认,11月1日凌晨,蒋卫锁因喝酒与之发生冲突,杨萍随后叫来妹妹杨彩英、妹夫林凡等9人,酿成惨案。消息传出,社会颇为疑惑。这不满足人们对一个打假斗士死亡的预期。

  在陕西杨凌蒋卫锁老家很容易打听到他。在许多人看来,他是一个“成功的农民企业家”。

  上世纪90年代,蒋卫锁曾在杨凌卖过麻花,开过饭店。2000年,被村民评价为“眼光看得远”的蒋卫锁创办宝丰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开始涉足乳业。

  2006年是蒋卫锁人生中极关键的一年。这一年,浸淫乳业多年的蒋卫锁在多家主流媒体上揭露乳业掺假黑幕,这个大胆的行动给他带来了“中国乳业打假第一人”的声誉。揭露乳业黑幕之后,蒋卫锁受到了死亡威胁。在各种压力之下,他的家庭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他的第二任妻子和他离婚。蒋家寨村一位村民介绍,第二任妻子虽与他离婚,但是两人感情并没决裂。这位前妻甚至一度谋求与蒋卫锁复合。在蒋卫锁的葬礼上,这位前妻还曾前来祭拜。

  蒋卫锁是陕西杨凌大寨镇蒋家寨村人。蒋卫锁在村里有一栋自己的房子,不远处的蒋家寨村小学曾接受过蒋卫锁的捐助。蒋卫锁在当地口碑上佳,在他的葬礼上,不但本村大部分人参加,连邻村的许多百姓也过来了。葬礼的规模超过了村里老人葬礼的规模。

  生前的蒋卫锁自律颇强。他基本不抽烟,很少喝酒,平时见加盟商要应酬,也是员工给他挡酒。他每次喝了酒后会自我惩罚,捐钱给西安的儿童村。他每天7点就来公司上班,练半个小时书法。

  在员工眼里,蒋卫锁是个脾气和蔼的中年人。湖北荆州的一位公司加盟商说,蒋卫锁给人的第一印象是谦和、低调,“不显示出自己很了不起,没有老板的样子。”

  温情邂逅

  在2010年或更早,蒋卫锁和杨萍认识,当时正是蒋卫锁人生最困难的时

  期。除了事业之外,严重的糖尿病也威胁着他的健康。在医院治疗糖尿病的时候,蒋卫锁邂逅了杨萍,后者是他的一个治疗医生。两人在医院产生感情,并走在了一起。杨萍此后离开了医院,专门跟着蒋卫锁打拼。

  蒋卫锁生前居住的阳阳国际酒店公寓并非他本人所有,而是杨萍的房屋。杨萍此前离过一次婚,但没有小孩。现在的房子是她的前夫留给她的。

  在蒋卫锁出事后,公司企划部负责人杭燕去过他家一次。杭燕发现,这个房子很小,只有30多平米。房间的陈设显示主人的生活很简朴。杨萍曾私下对蒋卫锁公司的员工说,她本来指望跟着蒋卫锁能过上好日子。两人在一起生活后,蒋卫锁每月给杨萍3000元,作为两人一个月的生活费、物业管理费和杨萍的车费。

  最开始,蒋卫锁夫妇在这个房间创办了公司,招了两个员工。后来,公司搬到了西门附近办公。在去年,公司搬到了现在的紫竹大厦。

  在正式登记结婚之前,两人已经住在了一起。去年12月的一天,蒋卫锁的母亲过生日,这天也成了蒋卫锁和杨萍结婚的日子。这次结婚仪式比较低调,外界并不知情。

  一个孤独的女人

  杨萍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后在该院一个附属医院工作。她是高级营养师,拥有医师证和营养师证。

  杨萍曾给蒋卫锁公司的员工进行营养知识培训,员工对她的第一印象不错。

  杭燕熟悉他们夫妻二人的生活。杭燕说,“按照常规,杨萍作为公司的营养顾问,应该和员工在一起工作。但杨萍平时不来公司,而是在家用Q Q与员工沟通,她的Q Q总是在线。”

  杨萍在公司呆得最长的一段时间是三周,这使得员工对她多了一份了解。当时公司正在改产品包装,制定羊奶的标准,杨萍发挥了重要作用。在这三周期间,一次蒋卫锁外出,杨萍想接管公司,但蒋卫锁不让她管,她也遭受了员工们的抵触,为此和许多员工闹得有些不愉快。

  杭燕说,杨萍心地不坏,有轻微的强迫症,老是对周围有种不安全感。“她有点压抑。平时蒋卫锁在外面忙碌,两人的沟通时间并不太多。”杭燕观察,杨萍的情感长期缺乏疏导,“有时候,和她交谈的时候,说到伤心的地方,她突然就哭了。哭之后再接着说,接着再哭。”

  杨萍有洁癖,家里收拾得整整齐齐。工作态度很严谨,会对产品包装上的个别词语严肃对待。有一次,公司制作产品包装的措辞,开始是“容易造成小孩子窒息”。杨萍看到后,觉得容易让家长产生恐惧,就商量改为“容易造成小孩子呛奶”。“公司的产品介绍文字,杨萍会一个字一个字地盯着看。”杭燕回忆。

  杨萍平时待人接物比较客气,话不多。但一旦和人聊天聊开了,话就多了。这是个爱较真的女人。平时和人就某问题辩论的时候,她会拉着别人滔滔不绝地讲道理,不太注意别人的感受。

  矛盾的家庭

  蒋卫锁结过三次婚。杨萍是他的第三任妻子。蒋卫锁与妻子杨萍的矛盾已经积累了一段时间。根据杨萍向警方供认的说法,“蒋卫锁喜欢喝酒,醉酒后回家就动手打她。”

  今年7月12日的冲突较严重,蒋卫锁因为家庭矛盾,与杨萍互相厮打。杨萍甚至到小寨路派出所找警方处理。这场冲突致使杨萍头上缝了几针。第二天,蒋卫锁来上班的时候,员工们发现他的脸上有肿块。在公司的例会上,蒋卫锁解释说夫妻两个人吵架了,杨萍要拿刀砍他,他一看命都没了,就把杨萍打了一顿。蒋卫锁对自己殴打杨萍心有悔意。他对员工们说:“她挺可怜的,快四十岁了,还没有孩子。”杭燕曾私下里问蒋卫锁,“杨萍这样你能忍受吗?”蒋卫锁当时回答说,“两个人先过着。”

  在两人发生矛盾时,公司员工劝过他们,希望两人处好,起到好的导向。

  大多数情况下,两人的家庭关系不错。有段时间,杨萍每天早上起来给蒋卫锁擦皮鞋,还经常提醒蒋卫锁吃治疗糖尿病的药。

  在蒋卫锁老家蒋家寨的村民看来,蒋卫锁的家暴很意外。“蒋卫锁脾气一直忍让,心地善良。”他们说。

  蒋卫锁事业上的压力对家庭的矛盾不无影响。他的公司早几年已有起色,但直到今年3月才办下来营业执照。

  最后一个夜晚

  11月1日,蒋卫锁公司召开了第二届加盟商大会。在蒋卫锁看来,这次加盟商大会开得很成功,气氛很愉快。晚上,蒋卫锁和加盟商一起吃饭。正好这一天一个公司员工过生日,吃完饭后蒋卫锁和多名员工一起去一家K T V,还包括四个加盟商。“当天晚上,蒋卫锁很开心,和众人一起唱歌,一起跳舞。在中间还不停地拍手,并走来走去。”杭燕回忆。

  晚上10点的时候,部分员工因为第二天要上班,先回去了。蒋卫锁继续留下来,和剩余的员工在一起。当晚,他喝了不到两瓶啤酒,有点微醉。在K T V他还讲了一段话,大意是对此次加盟商大会的成功召开感到高兴,并给在场员工打气。

  这所有的一切都看不到一场悲剧的发端。

  11月2日中午12点半,杭燕接到了杨萍打来的电话,说她失手用水果刀伤了蒋卫锁,但没有提及她的家人等。杭燕赶到他们家时,家里有三人,一个是杨萍,一个是公司的另一位负责人,还有一个是杨萍的侄女。这位侄女是当晚现场的目击者,曾被警方带去询问。杨萍告诉杭燕,身上的钱不多了,要公司凑钱给蒋卫锁治疗。杭燕就和公司另一个负责人每人用信用卡刷了一万元,垫付作为医疗费。杭燕当时看到,杨萍的神情较稳定,没有表现出担心或害怕。

  在送到医院后,蒋卫锁大多数时间昏迷。有一次他短暂醒来,杨萍曾向他询问银行的密码,但没有得到蒋卫锁的答复。杨萍事后向杭燕解释说,她不是想向蒋卫锁要钱,而是想将钱取出来,用做蒋卫锁的医疗费。

  当天下午在医院的时候,杨萍当时认为蒋卫锁不会去世。她焦急地问杭燕,蒋卫锁好了之后,会不会和她离婚。杭燕安慰她说不会。杨萍还说,如果蒋卫锁成了植物人,她会一辈子照顾他。在医院守候蒋卫锁的时候,杨萍说自己比较孤单,让公司的一个女员工留下来陪她。

  当天下午,在蒋卫锁的弟弟蒋卫国报案后,杨萍被警方带走,从此消失在员工的视野之外。

  西安交大一附院急诊科的一位医生告诉南都记者,蒋卫锁在当晚最早送往该医院的急诊科。蒋卫锁身上多处地方受到较猛烈的创伤,特别是脑部受损严重,其次是胸部。在急诊科就医半小时后,蒋卫锁被送到了胸外科。

  11月14日,蒋卫锁伤重离世。

channelId 1 1 1

留言评论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