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经济 > 尚文

李阳妻子:不指望靠离婚获得未来

发布时间: 2012年11月27日 10: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南方报业网

  过去的一年,有一千多人给她写私信,发邮件,说出自己遭受或目睹家庭暴力的故事,往往开头是“Kim老师,我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第三次开庭时,有7名志愿者身着背面印有“家庭暴力零容忍”字样的T恤,脸上画着被打的伤痕,举着一幅收集了一千多个签名的卷轴,高唱“伤不起”。

  2011年12月15日,李阳的妻子李金准备进入法院。当日上午,备受社会关注的李阳妻子因家暴起诉离婚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开庭,原告和被告双方均参加了当日的庭审。法院对双方进行了调解,但未成功。据悉,朝阳区法院将对此案进一步审理。 (新华社/图)

  2011年12月15日,李阳的妻子李金准备进入法院。当日上午,备受社会关注的李阳妻子因家暴起诉离婚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开庭,原告和被告双方均参加了当日的庭审。法院对双方进行了调解,但未成功。据悉,朝阳区法院将对此案进一步审理。 (新华社/图)

  疯狂英语创始人李阳和妻子Kim Lee的离婚官司持续了一年,尚无定论。这对曾经志同道合的夫妻,至今仍无法走出家庭暴力的阴影,从法庭内的紧张对峙,到法庭外的指责谩骂,他们的关系持续恶化。

  Kim说,她现在每天都会关注疯狂英语的微博,“跟踪”李阳的动向,一旦知道他要来北京或是出现在附近的省市,自己就会带着3个孩子住到朋友处。

  她担心,过去一年手机上不时收到的人身威胁成真;她怀疑,判决迟迟下不来是因为李阳在中国的特殊地位;她纠结,明明可以一走了之,回到美国,却一次次选择折腾的生活。

  “我并不指望通过离婚获得未来,但我坚持离婚,因为它符合法律,彰显义理。”Kim认为,无论孩子(的抚养权)还是财产,都是她应得的——李阳必须为他的行为承担后果。

  他说谎,因为他“病”了

  3次开庭,李阳出现了两次,均要求不对外公开。Kim无法理解,为什么本该由受害方因保护隐私需要而主张的权利,却成了加害方躲避媒体的理由。

  去年底,离婚案首次开庭,Kim称,李阳在庭上说自己没房、没车、没钱,立即被对方否认。今年3月,第二次开庭期间,据Kim了解,法院查出李阳名下有二十多处房产,主要分布在一线城市。而她的代理人也证实,除多处房产外,李阳还有不少银行存款,保守估计有几千万,但只是小部分,还不到全部财产的一半。

  “我(对调查结果)很惊讶,毕竟我一直住在李阳妹妹的房子里。”Kim对现状的担忧很大程度上来自一种“随时可能被赶走”的不安全感。

  她在写给反家暴网络的一封信中透露,由于未按时缴费,住处的电话和互联网一度被关,水电险些被断,好在物业经理非常和善并承诺不会照做。

  离婚案既耗时又费财,Kim只想迅速地、平静地离婚,她问法院为何迟迟不出结果,得到的回复是“李阳不合作,我们工作也很困难”。

  “不合作”指李阳不愿出具购房合同、贷款凭据等财产证明。Kim曾用短信提醒李阳法院规定的提交材料截止日期,对方只回了一句“见鬼去吧,我就算把所有东西给任何人也不会给你的”。

  第三次开庭,Kim要求分割李阳名下现有的8套房产,还有一套2007年以180多万元价格转让的房产,另外由李阳于2002年、2004年转移的492万存款,也要求100%赔偿。Kim要求李阳支付3个孩子累计34年的抚养费约五六百万元,追加5万元精神损失费。

  在疯狂英语工作了12年的Kim称李阳“哭穷”十分荒谬,为此,她向媒体发过李阳讲座门票2000元的广告,并告诉记者,自己执教过的疯狂英语“白金班”,光学费就高达15万,每年在各个城市举办的夏令营和冬令营,疯狂英语从每位营员那里也能获得近三万元的收入。

  让她最不能忍受的是,有一次,李阳的借钱短信竟然发到了大女儿的手机上。得知爸爸需要紧急筹款1000万购买英语教材,懂事的孩子竟然用午饭只吃水果的方式省钱,直到老师问起孩子是不是在减肥,Kim才了解真相。此后,她收回了女儿的手机,中断了原先从不干预的父女“单线联系”。

  除了财产分配,孩子的抚养权争夺也是离婚案的焦点。在Kim看来,李阳平时给孩子的爱很少,现在和她争夺只是出于攻击的目的。

  Kim坦言李阳恨她,“一年多了,家暴风波并未平息,虽然许多人依然捧着他,赞美他伟大,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不接受他,他的微博每天都有5个人管理,负责删除负面评论。”

  李阳在发给她的一条短信中说:“多亏你,我获得了仅凭个人努力永远无法获得的关注,我一辈子感激你,谢谢,你这个愚蠢的美国人!”

  Kim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认识李阳。最深的体会是,他从一个教师变成了纯粹的商人,对财富的追求超过了对家人的珍惜。

  深谙家庭教育的她从不在3个女儿面前说她们父亲的坏话,只是告诉她们父亲精神上“生病了”,需要分开一段时间休息。尽管老大和老三都曾亲眼目睹爸爸的暴力,书柜上,无论是全家福,还是李阳和Kim各伸出一只手比划爱心的照片,都放在原来的位置。

  “过去我希望和李阳每天在一起教书,现在女儿们能和他关系和睦成了我最大的梦想,”Kim的声音有些哽咽。

  对家暴说不,是我的底线

  尽管在接受采访时承认对妻子动粗,但李阳否认自己的行为属于家庭暴力,而在美国长大的Kim对中国尚不存在一部相关的法律,感到无奈。

  一项调查显示,在我们身边每3个已婚女子中,就有一个曾经或正在忍受婚姻中的身体暴力。在Kim看来,家暴不是一个国家、一片区域,或者特定年龄段独有的问题。

  因此,当人们试图以“在中国”这类句式开导她时,她的第一反应是捂住耳朵,当《南华早报》把采访她的文章标题定为“中国允许男子对妻子动手”时,她感到很难过。当她5月回美国时,CNN、Fox等媒体向她邀约,谈论中国的不正常现象时,她一一拒绝了。

  过去的一年中,Kim不断从普通的中国人这里获得“正能量”。去市场买菜,蹬三轮的中年男子会冲着她高喊:“李太太,我支持你,家暴不是中国的文化。”

  她最欣慰的是女儿的理解,不久前在双语国际学校就读的大女儿写了篇《我的偶像》,其中写道:妈妈个子很高,鼻子很大,她特别坚强,愿意帮助周围的人……

  在Kim的记忆中,有一个画面她每次想起来都忍不住流泪。那是遭遇家暴后,她来到验伤机构,负责拍照的是一个男人,隔着一层薄薄的布,外面还有围观的人群,要不要脱衣服,她挣扎了很久:一个耳朵里的声音是“你是一个女老师,你看看自己在做什么,赶紧离开吧”,另一个耳朵里的声音更大,杂乱而真切,“我母亲自杀了……整整16个小时我蜷缩在床上,因为爸爸一直在打妈妈,我很害怕……”

  “在那一刻,我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人,如果放弃了,我会让无数人失望。”Kim的责任感最终占了上风。

  由于担心工作会削弱争取女儿抚养权的优势,Kim暂时没有正式的工作,但她并不闲着,不仅在编写儿童家庭教育的双语教材,每周还要给社区里的老年英语爱好者上课,她拿着《中国妇女》杂志上自己的故事和照片,露出大大的笑容,称学生是自己的骄傲。

  她还是红枫中心(女性公益热线)、反家暴网的志愿者。当注意到北京有不少女性家政服务员,拿着一千多元的工资背井离乡,只为了逃离家暴的魔爪时,她义务教她们日常英语会话,培训她们如何带外国孩子,还制作提供家政服务内容勾选的英语卡片,帮助她们在外籍家庭中获得工作,实现收入翻番。

  过去的一年,有一千多人给她写私信,发邮件,说出自己遭受或目睹家庭暴力的故事,往往开头是“Kim老师,我从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第三次开庭时,有7名志愿者身着背面印有“家庭暴力零容忍”字样的T恤,脸上画着被打的伤痕,举着一幅收集了一千多个签名的卷轴,高唱“伤不起”。李阳走过时大声抗议“打官司就是打官司,不带这么策划的”,Kim则表示事前毫不知情,很感动也很开心。

  Kim说,支持她和反对李阳是不同的概念,就好像每个人都可以选择不喜欢她,或者追随李阳,但如果因此连家暴一起放任,她不能认同。

  她告诉女儿家暴是绝对不能忍受的,带她们一起参加志愿者活动,她希望自己可以成为更多人的榜样,传递“说出来”的勇气和力量。

  Kim记得,1999年李阳在竭力邀请她加入疯狂英语时,曾夸她“嘴巴大,声音大”,“他说的没错,现在我想让自己的声音被更多人听到。”她的语气无比肯定。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14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