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经济与法]谁来安葬他(20121127)

发布时间:2012年11月27日 20: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谁来安葬他

  2012年3月,在江苏沭阳华冲镇一个村子里发生了这样事:40岁的村民徐增祥死后,被弃置在村头草地上,两天两夜,无人安葬。怎么会这样?是这个叫徐增祥的人无亲无故吗?不,他有亲人。(黑落黑起)

  这两位是徐增祥的父母。这位是徐增祥出事前一直跟他生活在一起的女人。另外徐增祥还有前妻带着三个儿女。这么多亲人,为何就没有人出来安葬徐增祥呢?

  徐父:我恨他!

  徐母:他是做过格的事伤天理了,天老爷收去了

  前妻:我生气!为什么他当时不要我这三个小孩?现在我还给他收尸吗?

  冯其玉:我们农村那些老人说了,说不能把徐增祥的尸体放在这边。


  父母说恨他,前妻说生气,跟他生活在一起的女人也说不能把他的遗体放在家里,可还是这些人,却为了徐增祥留下的遗产争得不可开交,甚至闹上了法庭。

  冯其玉:徐增祥的遗产我小孩有权利继承他爸的遗产。

  徐母:没有遗产,徐增祥在你家里二年挣的钱不就是遗产吗?

  冯其玉:徐增祥已经死了,懂不懂啊,徐增祥就是你咒死的

  徐母:我儿子是你害死的。

  徐增祥是怎么死的?他的亲人为何相互指责对方害死了他?徐增祥生前又做了什么?以至于死后连父母、妻儿都不肯安葬他呢?还有,徐增祥究竟留下了什么样的遗产,让他的亲人们不惜法庭相向呢?徐增祥的父母说,这一切,都是一个女人惹的祸!

  徐增祥的父母有三个儿子,徐增祥是老幺。三个儿子里,徐增祥最孝顺,因此,两老口一直和徐增祥夫妇一起生活。徐增祥夫妻二人在村里办了个板材厂,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徐母:我们家是美满家庭,你看我都做老太太了,我的大孙子都有小孩子了。

  可是到了2009年7月,事情发生了变化。那是徐增祥的堂兄在外地出车祸以后,徐增祥带着堂嫂去处理后事,十天以后,徐增祥回到了沭阳。可这次回来后不久,父母发现,徐增祥两口子变得爱吵架了。

  徐母:家里砸左一次右一次,锅碗瓢盆被砸得干干净净。

  到底出了什么事?老两口忙问儿子,儿子不说,只好向儿媳妇打听,儿媳妇仲巧花说,徐增祥在外面有女人了。老两口不信,可仲巧花说,她还亲自碰到过。

  徐母:到板厂跟我儿子睡觉,给我家(儿媳妇)抓住了。

  听说儿子有了外遇,老两口着急起来,三个孙子还没有成年,儿子和儿媳妇再这样闹下去,日子可怎么过?况且儿媳妇说,那个女人还不是别人,就是不久前刚死了丈夫的,徐增祥的堂嫂冯其玉!

  徐母:就是她男人死了,我儿子去武汉帮她收尸的,我儿子对她好心肠,就给她勾去了。

  徐父:在车上她男人死,她不吃不喝,买饮料朝她嘴里面灌,抱在怀里朝她嘴里灌饮料抱出感情来了。

  冯其玉前夫出事后,她还住在婆家没有离开,与徐家相距不过200米,两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徐增祥怎么能和这个女人走到一起呢?老两口决定一定要阻止。

  徐父:不能要这个东西,她就像苏妲己

  此后,徐增祥和仲巧花一吵架,父母便坚定地站在儿媳妇这边,三个人一起教训徐增祥。可没想到,这一招并没有让徐增祥回心转意。不久,徐增祥干脆带着冯其玉离开村子,去了县城。家不回,板厂生意他也不管不顾,不久,厂子也停产了。这下,两位老人可慌了手脚。

  徐母:家里什么都不问,三个小孩不吃不喝吗?

  此时,老人最担心的是三个未成年的孙子今后怎么办?儿子如果长期这样不在家,儿媳妇还能留在家里照顾孩子吗?

  徐母:我怕仲巧花走了,三个小孩扔下来给我,你说我负担不负担,我有没有力量负担呢?

  不过,老人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儿媳妇仲巧花虽然常常伤心流泪,但并没有要离开他们和孩子的意思,这让两位老人觉得安心了不少。他们盘算着,只要儿子不提出离婚,日子也还能勉强维持。

  徐母:我是抱着什么态度呢,你要出走跟着她过,家里随便什么财产你都不要带走。你过你,我过我的。我们打算这么安排的。

  可这样相安无事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三个月以后,徐增祥回来了,他是来和仲巧花离婚的。仲巧花不答应,父母也坚决反对。可徐增祥还是铁了心,他一纸诉状告到了法院,2010年11月,法院判决,徐增祥与仲巧花离婚。

  徐母:都是昏脑子走昏路了,魂被人家勾去了。

  徐增祥与仲巧花离婚以后,再也没有给过父母、孩子一分钱生活费,徐家老两口和三个孩子的生活变得艰难起来。三个孩子靠仲巧花勉强抚养,徐家老两口却没有了生活来源,无奈之下,徐增祥70多岁的老父亲不得不打工挣钱。

  徐增祥抛下年迈的父母和未成年的孩子,坚持与仲巧花离了婚,不久他就和冯其玉结婚,第二年,两人生了个儿子。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孩子不满周岁的时候,徐增祥出事了。徐增祥是怎么出的事?出事以后,冯其玉又为什么没有为他料理后事呢?

  冯其玉:我跟徐增祥走在一起我是被迫的,徐增祥不在了我还是这句话。

  被迫!冯其玉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为了她抛家舍业,仅仅是徐增祥一厢情愿的吗?事情还得从冯其玉前一任丈夫出车祸说起。2009年中秋节前夕,冯其玉的前夫开着货车从武汉回沭阳时,出了事。

  冯其玉:车子停在坡上,手札没拉起来,他站在车后面发信息,准备回家过中秋节的,他跟我联系的,想把车放在那儿,坐别人回来,结果车后遛然后撞到头上就撞死了。

  出事后,徐增祥作为堂弟和冯其玉一起到武汉处理后事。一路上,冯其玉悲痛万分,徐增祥总是细心安慰。

  冯其玉:叫我不要哭,死者已经死去了,你哭也不起作用。

  冯其玉的婆家和徐增祥家原本走得并不亲近,自打徐增祥帮忙处理完后事,两家来往便多了起来。对冯其玉,徐增祥更是显得格外关心。为此,徐增祥的妻子仲巧花不能接受,常常找冯其玉吵闹。

  冯其玉前夫的母亲:他家有个板厂在后面,我家儿子坟也在后面,儿媳妇就去哭去,徐增祥就劝她拉她,她家就怀疑徐增祥跟我们家儿媳妇有关系。

  冯其玉:那个时候我前夫刚去世,我哪有心思去勾引人家男的。他们就弄那些话来侮辱我。他的妻子叫仲巧花就骂我,那些话就不堪入耳。

  冯其玉说,当时丈夫去世不久,她想躲开这些是非,叫徐增祥不要再来帮她了。可徐增祥说,他和仲巧花原本夫妻感情就不好,叫冯其玉不要在意。

  冯其玉:徐增祥就来家,(说)他们闹离婚不是才闹的,也是闹了多少年。

  在徐增祥的坚持下,两个人还像原来一样来往着,一天,冯其玉独自在家,仲巧花突然带着几个人上门来了。

  冯其玉:仲巧花的姐妹,她妹妹她姑姑她姐姐就来跟我打。

  徐增祥得知这件事以后,上门来和冯其玉表明了心迹。

  冯其玉:徐增祥就站出来说自己老婆不讲理,我愿意照顾你们孤儿寡母,就是徐增祥提出来的。
  冯其玉前夫的母亲:结果他们就到处去说,到冯其玉娘家去说,到舅家去说,说两个人聚到一起了,冯其玉说我就跟徐增祥了,不跟他怎么办呢,这就两个人走到一起了。

  冯其玉说,虽然她是被动地和徐增祥走到了一起,但刚刚经历丧夫之痛的她,对这个主动靠近自己的男人还是备加珍惜。

  冯其玉:他自己说的,我没有过过这样的生活。家里面买的肉什么东西,给我前夫的孩子弄点,给他吃点,好的弄给他爸爸吃吃。

  而徐增祥对冯其玉也是关怀备至,不仅如此,对她前夫留下来的孩子,徐增祥也视同己出。

  虽然冯其玉说,她是被动地和徐增祥走到了一起,可两人在一起感情也不错,那么徐增祥的父母为什么说是她害了徐增祥?徐增祥究竟怎么出的事?出事以后,冯其玉又为何不替他料理后事、好好安葬呢?冯其玉说,这一切,都是徐增祥的父母和前妻造成的。

  冯其玉说,徐增祥和仲巧花离婚时,法院对他们的财产进行了分割,徐增祥只分得三间偏房和3万多别人应该归还他们家的欠款,家里的三间主屋、板材厂,还有一些积蓄,都归仲巧花所有。但事实上,离婚后,人家把钱还给了仲巧花,徐增祥一分钱也没拿到。

  冯其玉:她应该给他钱,在经济上面给钱,她都没给,他两人共同财产分割,共同债务全部仲巧花拿去的。

  离婚时判给徐增祥的三间偏屋也被徐家老两口上了锁,徐增祥回去要了好几次,都被父母撵了出来。板材厂没了,房子也没法住进去,徐增祥和冯其玉结婚后,生活变得十分困窘。婚后,徐增祥带着冯其玉和她前夫的孩子,在县城租了个小房子,靠跑出租为生。可没过多久,冯其玉怀孕了,夫妇俩商量,还是得回老家去。徐增祥的亲戚在村里也有一家板材厂,他们决定从那里找点活干。

  冯其玉:就是徐增祥父亲的弟弟,有一间空厂房,还没有生产。

  厂房租到了,可一家人住哪儿呢?徐增祥父母那边,是怎么也说不通,无奈之下,冯其玉想到了前夫留下来的房子,她硬着头皮去求前夫的父母,让徐增祥到这个家里来一起生活,没想到,还真被允许了。

  冯其玉前夫的母亲:对我孙子好,对我孙子特别好。人家都说白给他住,我说看孩子(面上),只要他能给这个家撑起来,我能不给他住吗?

  就这样,一家人好不容易在村子里安顿下来。冯其玉夫妻俩盘算着,只要两人齐心合力干,过不了多久,没准还能开自己的厂子。可天有不测风云。2012年3月6号,徐增祥在做工厂开工前的准备时,不幸触电身亡。

  冯:他去接电,厂房比较长,他本来是要关电的,结果走到一半,人家送把刀来,他把刀接下来打(树)杈,电(闸)没关,刀接下来他闸刀他没关,当场就死了。

  冯其玉:直到现在我都接受不了,我老觉得他没死还能回家。

  冯其玉刚刚开始的幸福生活,再次因为丈夫突然离世而变得痛苦不堪,然而,冯其玉没有太多的时间悲伤,她怀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孩子,而更现实的问题是,他们夫妇没有自己的住处,徐增祥的遗体都无处安放?

  冯其玉:当时我前夫那些家人就说了,说不能把徐的尸体放在这边,这房子是我前夫留下来的。不要让徐增祥进家。

  冯其玉说,徐增祥离开时,没有留下一分钱积蓄,想要把他弄到殡仪馆也不可能。无奈之下,她只好带着孩子守候在徐增祥遗体旁,苦苦等待徐家人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

  丈夫死后落得如此凄凉的境地,冯其玉说,她既心痛又很无奈,在看来,如果不是徐增祥的父母执意不让他们夫妇进家门,徐增祥死后也不至于无处安放。那么,徐增祥最终又是由谁安葬的?当他的遗体躺在荒郊野外时,他的父母、子女为什么都没有出来过问呢?这还得从徐增祥离婚后,与父母、前妻再起纠纷说起。

  仲巧花与徐增祥离婚以后,一直没有离开徐家,与徐增祥的父母和三个未成年的孩子生活在一起,这对已经年迈的徐家老两口来说,是最大的安慰。可离婚以后,徐增祥三番五次到家里来要赶走仲巧花,带冯其玉上家里来住。

  徐母:腊月24号他来打仲巧花,打仲巧花呢,家里这个老婆带三个孩子,有什么批评的?我在边上我能让他打吗?是不是这样子?他打她,我就一直追到冯其玉家里,我老夫妻追到她家里,她不让我进去,我老伴一下子跌倒在水泥地上。

  自打徐增祥和冯其玉从县城回到村上,一家人冲突不断,可就算是对儿子再不满,徐增祥一死,做父母首先想到的,还是要好好安顿他的后事。

  徐父:恨也恨,疼还疼。。。。

  可按照当地的习俗,结了婚的子女死了,父母不能管,得由他的配偶子女负责安葬。而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时候冯其玉竟然连徐增祥的遗体也不带回家。看着儿子被放在荒郊野外,徐家老两口想劝劝前儿媳出面管管,可思前想后,还是不敢开口。

  徐母:我不敢劝,为什么呢?我要劝的话仲巧花不让我,仲巧花对他灰心了。
  徐增祥前妻:我生气,为什么当时不要我这三个小孩。现在我还给他收尸吗?

  儿子生前的确已经很对不起仲巧花了,如果现在不让她出这口气,老两口担心,她真会撇下孩子离开这个家。就在徐家老两口焦急万分的时候,徐增祥14岁的儿子站了出来。

  徐增祥前妻:当时我儿子向我跪下来,妈你不能给我丢脸,我要不要脸,给我把他弄回家,我一辈子没有遗憾,我会好好孝顺你。

  徐母:我家孙子就跪他妈妈,叫她把尸体弄到家里来,孩子说不管怎么样,都是他爸。不管好坏还是他爸。

  在儿子的肯求下,仲巧花安葬了徐增祥,本以为事情就此平静下来,可没想到,就在徐增祥下葬后不到一个月,冯其玉怀里抱着个孩子找上门来,她说孩子是徐增祥的,要求徐家人从徐增祥的遗产里分一些给她抚养这个孩子。

  徐母:我不认坚决不认是我孙子,我家给她拆散成这样子,我儿子给她害了。儿子都没有了,我还要什么孙子。
  冯其玉:这个小孩我还要养活也不容易

  冯其玉说,徐增祥走时,没有给她留下一分钱,现在孩子还小没人带,自己也没法打工挣钱。

  冯其玉:我就上个厕所我都放在车里面推着,我父亲去世得早,母亲身体又不好,又不能干。

  冯其玉前夫留下的孩子也只有15岁,还需要钱上学,她说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她才找到徐家来的。

  冯其玉:脑子里面老觉得他还能回来,心里面抱着一种侥幸心理,两个小孩没有个爸爸,接受不了。。。。

  三年内两任丈夫相继离世,留下两个未成年的孩子,其中一个甚至还在襁褓中,这种惨痛的人生际遇,对一个女人来说,无论感情上还是经济上,的确都难以承受,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当冯其玉带着孩子找到徐增祥的父母,要求分得遗产时,还是遭到了坚决反对。两位老人为什么这样做?难道他们真的连亲孙子也不认吗?

  徐增祥的父母说,他们之所以不肯接受这个孩子,其实是因为并不相信他是徐家的亲骨肉,因为据他们所知,徐增祥与冯其玉结婚不到三个月就离婚了。

  对于已经与徐增祥离婚,冯其玉并不否认,但她说,他们并不是真想离婚,而是因为怀了孩子,为躲避计划生育而假意办了个离婚手续。


  冯其玉:说我们拿假离婚手续,我也就同意了,两个人到民政协议离婚。

  孩子究竟是不是徐增祥亲生的,冯其玉离婚是真是假?采访中记者也向村民作了一些了解。

  村民:假离婚,在一起生活

  村民:孩子是徐增祥和小老婆生的

  但无论如何,爷爷奶奶就是不认孙子,冯其玉向法院提起了诉讼,为孩子争得他父亲的遗产。沭阳市人民法院接到这个案件之后,考虑到是一起家庭纠纷,而且涉及到亲情和孩子未来的成长,他们进行了认真的讨论之后,决定走诉前调解的程序。调解之前,法官首先对孩子的身份进行了调查确认。

  沭阳市人民法院法官:从他们两人的结婚证,小孩的出生证明,以及相关庄邻调查,这个小孩应该是他们的。

  既然是徐增祥的孩子,那么从法律上讲,这个孩子就有继承父亲遗产的权利。

  沭阳市人民法院法官:那么现在合法继承人能够确定的,徐增祥以及前妻仲巧花所生的三个子女,徐增祥的父母,如果冯其玉所带的小孩是他们婚后共同生育的,那么这个小孩也是共同继承人。

  2012年的5月23号,法官再次将双方约到了调解室。可徐增祥父母依然不认可冯其玉的孩子。

  徐母:不承认。不承认。到这时候儿子都给他害了,我还承认。

  冯其玉:小孩不要你承认,徐增祥承认就够了,全世界的人都不要承认,就要徐增祥承认。

  徐母:那你把他从坟里面扒出来,跟我们无关。

  法官:这小孩现在也不承认?

  徐母:不承认。

  法官:这孩子是不是徐增祥生的?

  徐母:我们不懂。

  因为徐增祥父母始终不认可孩子,冯其玉显得非常气愤。双方都在气头上,调解再次不欢而散。为解决冯其玉孤儿寡母生活困难,法院联系民政部门,给冯其玉办了低保。冯其玉也冷静下来,她主动提出,可以让一让,别的遗产都不要了,就要1万9千多块钱的征地款。

  冯其玉:调两万块钱给这孩子,前面什么东西我都不计较。房产什么,还有什么土地都给他前妻,我都不计较。

  冯其玉做出了退让,法官又一次找来徐增祥父母的父母做工作。

  沭阳市人民法院法官:不管怎么说这个孩子跟你们有血缘关系吧,可以这样讲,再否认也没用,总之你要考虑考虑,你不看僧面还要看佛面。

  经过法官的调解,徐增祥父母的怨气似乎也消了一点。

  徐母:你要说这孩子是徐增祥的,你跟我们好好商议。你对我们又怎么样。这地我们准备几个人怎么分,我们都商量好了对不对?我说的在理不在理?

  得知徐增祥父母态度有所缓和,冯其玉也表示,不会因为遗产继承问题再去打官司。

  冯其玉:毕竟小孩子都是亲兄弟。以后还要好好相处对不对,说没有用,这血缘关系是永远也改变不了。毕竟小孩子是徐增祥生的。以后还得朝好处处,----- 

  最终,徐增祥的父母同意付给冯其玉19000元作为孩子的抚养费。这场纠纷终于以调解的方式解决。父母与子女之间的权利与义务,法律上有着严格的规定,它不会因为亲情淡薄而消失,不过人们常说,血浓于水,亲人之间比利益更重要的还是亲情。


 

[经济与法]谁来安葬他(20121127)
责任编辑:高士佳

热词:

  • 经济与法
  • 谁来安葬他
  • 妻子
  • channelId 1 1 2 16293177a058472294c8ce9512d6854a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