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雅培中国再陷贿赂风波 13位医生涉嫌受贿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03日 08: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金融观察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继2011年陷入“行贿门”后,近日,雅培中国(以下简称“雅培”)或将再次陷入涉嫌行贿医生的风波。

  新金融记者收到一份名为“费用新表”的文件显示,广东省人民医院麻醉科13名医生涉嫌收受贿赂,“而这份文件或将成为雅培涉嫌行贿医生的‘证据’。”

  文件的作者——工号ID为2530的雅培公司南区医药代表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并没有否认文件内容的真实性。“但就‘除最后一名客户外,其他所有客户均为现金投入’而言,雅培公司涉嫌商业贿赂 。”徐宝同律师认为。

  新金融记者 淮纯菊

  13位医生涉嫌受贿

  “费用新表”由三个表格构成,分别是:“实际投入明细表”、“费用明细表”、“某年某月费用”。每一个表格的左上角均有雅培公司的Logo,而文件的作者也在文件中表述:“本人确认上述费用是纯粹为雅培公司之业务所需而产生,遵守OEC(医药代表的行为规范)的规定,并于过去从未报销过之费用。”

  这个为了雅培业务所需的“承诺”,在“实际投入明细表”中有所体现,在该表“医院”一栏中,号称广东省最大的综合性医院——广东省人民医院赫然在列。

  该医院“麻醉科”的赵某等13位医生涉嫌收受贿赂,金额从1000元-5000元不等,总金额为24581元。

  表格显示:在这13笔金额中,“除最后一名客户外,其他所有客户均为现金投入”。而这些费用,仅是工号ID2530的医药代表一个月的“业绩” 。

  如果说,“实际投入明细表”是真实的行贿数据,那么,“费用明细表”的主旨就是医药代表“实施贿赂”的具体过程。

  从这部分,可以清晰地还原当月该医药代表都做了哪些工作、每一笔钱都是在什么时间“送”出去、都送给了谁。

  例如,4月3日,该医药代表与广东省人民医院的医生赵某等,以“讨论产品、传递信息”为由,花费了3240元。这些医生中不乏主任医师、主治医师等。

  这个表格中的费用总计与“实际投入明细表”中的总计一致,均为24581元。

  第三个表格——“费用报告”。该表格详细地记录了雅培某一医药代表的姓名、工号、地区、城市、部门等;各种费用也被分门别类、一一细数。表格下半部分预留了“部门经理”、“部门财务批准”、“总经理批准”、“财务部核对”及其具体日期。

  而在医药代表签字的地方,写着上文出现的那段“承诺”——纯粹为雅培公司之业务所需而产生。

  这个看似月费用报销的文件其究竟是何用途,新金融记者于2011年12月30日采访了该文件的作者——雅培公司工号ID为2530的员工。

  在知晓“记者”身份后,该员工充满敌意地说“你想怎么样?”“没什么用途”。

  然而,当新金融记者言及表格中有具体的医院、科室、医生姓名以及相关费用时,该员工带着挑衅的口吻说:“嗯,那你就弄出去呗。你要钱的话,我烧给你。”随即挂断了电话。

  如果将该员工的行为定性为“做贼心虚”的话,那其代表的雅培“行贿”医生的“证据”似乎就能够成立。

  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徐宝同律师认为,“仅表格中‘除最后一名客户外,其他所有客户均为现金投入’而言,雅培公司涉嫌商业贿赂。”

  雅培回应“八股文”

  为了弄清楚“费用新表”的用途,新金融记者联系到2011年雅培公司深陷“行贿门”的深喉爆料人、雅培公司前医药代表——周平(化名)。

  据周平介绍,该表是雅培的每个医药代表每个月都必须填写的,是每个月的工作业绩,“也是每次行贿医生的证据。”

  “将送出的每一笔钱都详细地记录下来,每个月的月底填进表格、找好发票,整理完备后,签上自己名字并交给所在区域的直属上司;上司检查核实后,签字,然后将所在区域的所有文件一起邮寄到大区经理手中;待大区经理核实并签字后,这些表格连同发票才会被一并寄往雅培公司(上海)的‘财务中心’。每月一次,循环往复。”周平说。

  在周平看来,这么琐碎的工作无非是“让行贿变得合理”。大概因为如此,雅培的财务中心在核实每个医药代表的“业绩”时,并不怎么仔细,只要金额和发票一致,该签字确认的均签字确认了也就可以了,剩下的就是等待。

  “只是变个方法将钱拿出来。”周平强调。因为给医生送钱是没有发票的,而每个月的报销却需要大量的发票,于是,发票就成了问题。而这一问题,同时滋生了另一种虚假行为——购买假发票。

  据周平介绍,在其所在的西南某省,曾专门委托旅行社来完成转换,开成“会务发票”一类的。经过报账后,雅培公司会用对公账号将款项打入旅行社的账号,他们再从旅行社把钱拿出来。而这种购买发票的报账行为“总监也心知肚明”。

  当然,钱也不是随便送的。“花钱是需要打招呼的,金额大一些的,需要报备,需要经过直属上司、甚至大区经理的同意。而给到每个医生手中的钱也是根据医生的用药情况来定,并不是随便为之。”周平向新金融记者介绍。

  “比如,1月份,A医院进了20瓶喜保福宁。医药代表需要搞清楚这些喜保福宁都是哪些医生用的、每个人用了几瓶、什么时间用的,这样才好算钱,也好随时掌控每个医院的用药情况,好在合适的时间点去推销药品。”周平说。

  要按用药情况实施“行贿”,就需要“统方“的协助。而“统方”实际上是医药代表们对药品销售数据的一种俗称。

  “但是,‘统方’是从每家医院药剂科的数据库里得来的,医药代表除了要打点主要的用药科室外,还需要打点好药剂科,否则,药剂科是不会给医药代表看数据的。”周平说。

  如果如周平所言,雅培公司1000多名医药代表每个月在不同地区送出去的钱就不可小觑了。

  12月30日,新金融记者将表格的用途、是否涉嫌行贿、表格内容的真实性以及一切是否与雅培公司有关等问题一并向雅培公司求证。

  雅培官方随后给出的回复却和半年前深陷“贿赂门”时给新金融记者的回复基本相似:作为一家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维护崇高的职业道德以及商业行为准则的医疗保健公司,雅培在中国的业务严格遵守中国相关的法律法规。

  回复中还强调,雅培定期为员工提供各类法规及合规政策方面的培训,以确保所有员工充分了解,并严格遵守相关的法律规定以及公司的标准和准则。任何雅培公司员工或劳务工一经被发现违反了当地的法律或雅培的公司政策,其将受到公司内部的纪律处分,最严重者将被开除。

热词:

  • 雅培公司
  • 受贿
  • 奶粉
  • 婴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