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2012世界经济会好吗?(20120104)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04日 22: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f6a4b56445634506b5e45697717ddd84

    解说:2011欧债危机蔓延态势步步惊心,美国信用评级被降,引发金融市场震荡,新兴经济体通胀压力高位运行。2012世界经济会好吗?《2011世界经济年度观察》《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谢颖颖):欢迎您收看《今日观察》。有这么一部电影,讲述的是2012年人类将会面临灭顶的灾难。而现实当中,2012来到我们身边。回望不平静的2011年,这全球到底发生了哪些令人记忆犹新的财经大事?展望2012年,世界的经济会好吗?我们又该做些什么呢?

    从今天起我们就推出系列节目《2011世界经济年度观察》,我们邀请了几十位世界各地的经济学家,将从不同的角度来回望2011,前瞻2012。

    今天演播室的评论员是经济学家、耶鲁大学的终身教授陈志武先生,欢迎您。

    陈志武:谢谢,谢谢。

    主持人:首先我们还是来看看2011年世界经济到底都发生了些什么?我们来看看小片。

     
    解说:世界进入了大战时代,这是英国作家约翰·兰切斯特在其最新著作中发出惊呼,2011年希腊进入第7轮紧缩。

    伊利亚斯(公务员联盟秘书长):我们要叫停这项政策,它不仅想要出卖希腊所拥有或尚未拥有的一切,希腊是民主的发源地,现在他们却想要奴役希腊。

    解说:从冰岛爱尔兰银行困局,到希腊倒债风险,再到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市场震荡,欧债危机可谓步步惊心,层层升级。

    进入11月,欧洲政坛3天时间,两个国家政府先后换帅,欧洲的这个冬天,真的有点寒冷了。

    帕潘德里欧(希腊总理):今天希腊的主要政治派别团结在一起,我们向希腊人民保证,将采取所有可能的措施,不仅确保希腊安全地留在欧元区,也要确保10月26日(对希腊援助计划)的顺利执行。

    解说: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也彻底说再见了。他表态,辞职后意大利将重新大选,而他本人不再寻求担任总理。

    朱利奥(意大利民众):我们期待一个新的开始,不能再回到原点了,不管谁来担任新总理,不能再回头的转折点。

    瓦莱里奥(意大利民众):我希望新政府能够让意大利的情况好转,希望新政府能值得信赖,并且能保持稳定。

    解说:在同一天,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给世界经济的未来下了定义,失去的10年。

    美国同样债压如山,公债余额达到15万亿美元,与其全年国内生产总值规模相当,联邦财政赤字连续3年破万亿美元。

    2011年8月6日,国际三大评级公司之一的标准普尔宣布下调美国主权信用评级,由AAA调降到AA+,评级展望负面,这在近百年来尚属首次。

    钱伯斯(标普主权信用评级委员会主席):我们决定将美国AAA评级调降到AA+,主要基于两方面因素,首先不断增加的政治不确定性,使得我们认为这将妨碍政策制定者,在实施财政削减上的努力。第二个因素是公共财政本身。

    解说:汇丰美国首席经济学家波根被问及金融危机爆发三年来,美国人的生活究竟出现什么重大转折时,他说,人们对未来的看法不一样了。

    数据显示,2011年世界主要工业国家第三季度GDP同比增长率分别为:美国2.5%,日本6%,德国2.5%,法国2%,意大利0.7%,英国0.8%,加拿大3.5%,澳大利亚2.5%。

    与发达经济体相比,2011年主要新兴经济体经济增长前高后低的态势格外显著,具体来看:2011年前三季度,中国经济分别同比增长9.7%、9.5%和9.1%;印度经济分别同比增长7.8%、7.7%和6.9%;巴西经济同比增长4.2%、3.1%和2.1%;南非经济同比增长3.5%、3.0%和1.4%。

    而在债务方面,新兴经济体总体债务形势则相对较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显示,2007年至2010年,发达经济体主权债务余额占GDP比例从73%上升至96%,新兴和发展中经济体则仍然保持在36%左右。

    主持人:陈教授,这个最新一期的叫《世界周刊》对2011年进行了总结,他总结了一个词叫做“融毁”。您看日本地震造成了核电设施的融毁,希腊的金融危机是造成了整个金融政策欧洲经济的“融毁”,美国信用评级的降级也是一个“融毁”,如果让您用一个关健词来总结一下2011年的财经大事或者是世界经济,您会用什么样的词来总结呢?
    陈志武(耶鲁大学教授):2011年是“震荡”的一年,当然也是“发现问题”的一年,之所以又发现问题,但是不断地振荡,主要的是因为2011年各个国家并没有完全找到解决问题的这些办法。尽管从2011年春季到暑假,还有到后来,很多人资本市场都非常的高兴,以为欧盟国家对于解决希腊债务危机,意大利债务危机,然后美国对于解决美国的债务危机已经找到了答案,但是每次结果回过头来看,都发现都没有解决。

    所以,不管是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甚至于黄金市场,还有商品市场那些价格起伏跌荡都非常多、非常大。

    主持人:所以您用的是“震荡”来总结这2011年的世界经济。而说到这个世界经济大事,我们也采访到了英国《金融时报》的副主编兼首席的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先生,我们来听听他的观点。
   
    马丁·沃尔夫(英国《金融时报》首席评论员):就2011年的世界经济来说,关键词要分开来说,新兴经济体总体上来说,发展得很好,中国也包括在其中,经济增长速度很快,其他地方也差不多。

    总之,新兴经济体发展得很好,发达国家则经历了艰辛的一年,特别是在欧洲,欧元区的危机持续不断,美国经济今年也同样如履薄冰,不过整体上看还不至于糟糕到让人非常担心的程度。

    所以2011年世界经济的核心是世界经济呈现出截然不同的经济发展态势,而这样的态势,实际上从2007年,世界经济危机爆发以来,已经持续了四年之久。
   
    主持人:同样我们也采访到了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先生的时候,他总结2011年也用到了刚才我们陈教授用的一个词叫做“动荡”。“动荡”这个词,他说是因为很多国家犯了一些错误,我们来听听林毅夫先生的说法。
   
    林毅夫(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最主要就是没有采取有效的措施,来刺激真实经济的增长。当然呢,这场危机是从金融部门引发的,但是现在问题的性质呢,转为真实部门的增长乏力,因为你表面上看出来的失业率高,表面上看出来的这种金融体系比较脆弱。以及呢,有一些国家的公共债务比较高,其实都是跟增长乏力有关的,那么要走出这场危机呢,最重要的也就是必须能够有效地对真实经济的增长采取措施。
   
    主持人:您觉得在这一年的世界经济活动当中,什么样的人犯了什么样的错误?影响到了什么样的行业呢?

    陈志武:其实很多人都会认为不管是奥巴马总统在美国,还有美国国会的一些议员都犯了很大的错误,因为他们没有很快地让美国的国债上线上调,也没有允许让美国政府把美国的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方方面面都往上调,减少财政赤字。

    然后在欧洲这些指责就更多了,很多人说不管是2011年的年初,还是年中、还是年末,欧盟国家不管是德国,还是法国、还有意大利等等,很多国家的政府领导人没有做出更快的更大刀阔斧的救市的政策。特别是很多的指责说,欧洲的中央银行没有更快地出来解救欧洲的债务危机。但是我觉得也许我们应该换一个角度来看。

    主持人:换什么样的角度?

    陈志武:因为美国我觉得恰好有共和党的这些议员去阻挡或者是说平衡制约民主党的这些议员想要加税,想要扩大财政赤字,就很轻易调高国债上线这些动议,这些政策的建议。

    所以最终的结果,我觉得美国老百姓还是应该感谢这些议员,因为要不然的话,美国政府的财政开支会进一步扩大,扩大的太多,那么美国的税收也会增长得太快。

    所以美国国会的议员没有做出太多的这些决策,没有通过太多的议案,变相地更多地保护了美国老百姓私人的收入和财产,使得美国更多的定位在藏富民这样的一个基本的国策上面。

    主持人:我们做个这样的比喻,好多人说2011年世界经济是负重前行的,那如果我们再想像一下,在2012这世界经济的形势会有什么样的形势呢?是持续的低迷呢,还是会峰回路转?稍候我们再继续聊一些。
   
    解说:2012世界经济增长前景是悲观?还是乐观?展望大市,直面世界经济新挑战,我们该做些什么?《2011世界经济年度观察》《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欢迎回来继续我们今天的《今日观察》,继续我们的特别节目《2011世界经济年度观察》。刚刚我们和陈志武教授聊了很多关于2011年国际财经的一些大事,在2012年我们还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呢?继续再来看一个小片。
   
    解说:电影虚构和表现的是2012年到来时可能发生的场景,从镜头回到现实,面对2012年很多人会问,这一年世界经济会好吗?

    日前联合国发布《2012年世界经济形势与展望报告预测》,2012年将是世界经济继续低速增长或是重新陷入衰退的关键一年。

    联合国负责经济发展事务的助理秘书长乔莫·孙达拉姆说,世界经济总体形势非常严峻,存在二次探底的危险,而且无论在何种情况下,经济进一步减速可能性都非常大。

    《报告》预测,2012年世界生产总值将增长2.6%,低于2011年2.8%的增长率,更低于2010年的4%。

    《报告》分析,2012年发展中国家的整体经济增长,将由2011年的6.1%,下降到5.6%,明显低于2010年的7.5%。其中,中国、印度的增长,分别为8.7%和7.6%,比2011年放缓了1个百分点左右。

    近日,亚洲开发银行发布最新一期亚洲经济监测报告,认为受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和美国经济不景气拖累,亚洲经济在2012年的增速将低于原先的预测。

    《报告》认为,因供应链在地震后不断恢复,日本经济有望反弹,但由于日元坚挺和内需持续疲软,日本经济2012年有望增长2.5%。

    为应对可能出现的全球经济持续低迷局面,亚洲经济体需使用金融、货币和财政工具,如保持金融环境稳定,保障信贷充足,保持货币政策灵活,合理而渐进地实施财政刺激方案,避免财政预算过紧等。

    近期,一些国家经济预测报告也引人关注,德国央行表示,受欧债危机滞后效应影响,2012年经济增幅将大幅下滑至0.6%,低于此前0.75%的预测。

    美联储近期将明年美国经济增速下调至2.5%至2.9%。
   
    主持人:陈教授这个2011年过去了,2012年到来了,很多经济学家在年初的时候,就会做一个预测,站在去年的角度上预测一个前瞻性的,有的是悲观的,有的是乐观的,当然无外乎就是这两种的态度,您是持哪种态度?

    陈志武:我觉得明年上半年,可能不管是欧洲的经济,还是中国的经济,还是美国的经济,还有其他的新兴市场国家的经济,2012年上半年会面对一些挑战。

    主要的原因是,第一,欧洲债务危机,关于欧元、欧元区未来的走向,还有好几轮的折腾,因为明年欧洲一些国家也会进行一些选举。

    所以这样的话,选举政治会对于这些国家的领导人,在做出政策选择的时候会面对很多的压力,很多的约束。

    而美国2012年11月份是大选,不仅仅总统要面对选举,还有很多参议员、众议员很多州长等等在2012年11月的时候都要被投票。所以在那个之前,基本上不要指望着不管是美国联邦政府,还是州政府有太多政策方面的调整,因为民主党、共和党,两边的议员或者是政客等都不会允许另一方有太多的举措。这样的话,美国经济政策格局是维系目前的现状。

    那么中国这边不管是房地产市场,还是民营经济,还是欧洲的债务危机,都会从三个方面给中国经济在2012年上半年构成非常大的压力。

    但是我相信,可能明年暑假前后,欧洲的局面会有一些明显的改变。中国的政策导向也会出现一些调整,那么其实接着下来,2012年下半年的经济,会比上半年的会更乐观一些。

    主持人:您意思就说2012年上半年可能是处于稍微平稳微调的阶段,到下半年之后会有稍微平缓上升的这样的趋势?

    陈志武:是。

    主持人:应该还算是乐观的态度。

    陈志武:还可以。

    主持人:好,再来听听林毅夫先生他是持什么样的观点。

    林毅夫:应该讲起来的话,最重要的就是有不少的不确定性,那么如果呢,对一些短期的跳帐问题,不能采取有效的措施的话,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危机,当然经济下滑,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当然我们看到危机存在的时候,也可能就会把这个危机变成一个动力,去采取有效的措施,而我个人呢希望就是说能够采取有效的措施,来稳定国际经济,让国际经济能够恢复增长。
   
    主持人:陈教授,刚才林毅夫先生他说要把危机转回成动力,人家都说危机,危险当中会有机会,那也需要动力。您觉得他说的危机当中转换成动力,动力从哪儿来呢?
    陈志武:这个对于欧洲国家来说,因为欧元区他是一个货币层面的一体化的联盟。但是在财政政策,甚至于政治制度、法律制度方面,一体化的程度并没有跟上来。

    主持人:对。

    陈志武:所以这就是为什么2012年,欧洲国家可能他们面对的债务危机,就像我刚才说到,在上半年会进一步深化,资本市场不管是股票市场,还是债券市场,尤其是这些政府公债市场会进一步出现一些震荡,甚至有比较大的下跌,但是这些下跌和震荡,反过来会迫使欧盟的这些政府,就更积极地往财政政策的一体化,还有一定程度的政治一体化会做出更多的让步,迈出去更多。这是我理解的这种危机给欧洲国家带来的一次机会,一次动力。因为这些政治改革,财政一体化这方面的改革,如果没有资本市场的压力,那这些动力是不可能产生的。

    新的一年里面,美国的11月份的选举,最终会让共和党总体上更多会胜出,特别在参议院和众议院的这些席位上面,很有可能共和党的议员重新成为参众两院的多数党,那么这样一来的话,会反过来对于奥巴马总统,如果奥巴马总统2012年……

    主持人:能够连任成功的话。

    陈志武:能够连任成功的话,那么会对他的税务方面,政府开支方面的扩张形成非常大的约束。这样的话,我觉得也可以把这个目前美国政府的财政危机,债务危机变成一种动力来把美国政府的规模进一步缩小。

    主持人:好,你刚刚说了这么多解决之道,我们再来听听林毅夫先生他提出什么样的观点。
   
    林毅夫:一般现在对2012年的看法,当然首先欧洲的主权债务危机,从短期来看的话,必须采取有效的措施,来稳定这个国际金融体系。那么第二个,当然也就是必须采取2011年不足的地方,能够对真实经济的增长,采取有利的措施,来触动、来启动经济的增长。

    那么这样的措施呢,才是可持续的,所以我想对2012年,很重要的就是必须在短期欧洲的欧元区的国家,能够有这个智慧,有这个政治决心,来解决他们的短期的挑战,那从全世界的话,不管是20国集团,还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也应该一起采取有效的措施,来启动短期的需求,更能够增加长期的经济发展的措施。
   
    主持人:好,现在我们再来听一下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先生,他对2012年的世界经济提出了什么样的建议。
   
    托尼·布莱尔(英国前首相):2011年的经济状况将会十分困难,我认为2012年能否有所改观,取决于我们能否做出一些重大的决定来稳定全球经济,那意味着首先我们要找到解决欧洲单一货币危机的方法。也就是说,使用单一货币的欧洲各国既需要采取短期的政策,又要采取长期措施,在货币联盟和欧洲社会模式上,进行改革和转变。

    另外取决于我们能否在全球范围内展开合作,特别是中国和西方之间,本着友谊的精神进行合作,所以我们明白,我们在同一样的环境之中,我们需要携手共进,中国经济继续发展是符合西方利益的,西方经济重新正常轨道也对中国有利。
   
    主持人:说到世界经济一体化,这个话题好像以前觉得很远,但现在离我们生活越来越近了,因为你看身边所有的任何的产品也好,服务也好,都和全世界是密切相关的。那说明是只有合作才能够共同前行,那面对这样的世界经济,现在处于低迷复苏的这样的阶段,是否能够峰回路转,陈先生有什么样的建议呢?

    陈志武:其实我觉得这个不管是2011年、还是2008年、2009年、2010年、2011年和2012年,这种时期是非常有意思的时期,我觉得能够生活在这样的时代是跟我们的祖父母这一辈。

    主持人:跟前辈。

    陈志武:甚至更早的那些前辈来比,我们比他们幸运了很多,因为今天我们终于看到,全球经济一体化…… 

热词:

  • [今日观察]
  • 2012
  • 世界经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