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美国经济:复苏的悬念 (20120105)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05日 23: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2b307cf1b4c44ecab2c745922b4a6461

    解说:2011美国经济积重难返,占领华尔街运动风起云涌,民主党、共和党争吵不休。从华尔街到华盛顿,2012美国经济能否见到曙光?《2011世界经济年度观察》《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姚雪松):美国政治的中心在华盛顿,而经济的中心在华尔街。这两个地方可以说主宰着整个美国的命运。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面,伴随着美国经济在衰退的泥潭中不断地挣扎,一出出的好戏也在轮番在华尔街和华盛顿这两个舞台上上演:从占领华尔街到占领华盛顿的民众运动、驴象两党关于增税、国债无休止地争吵。在经历了混乱、迷失、愤怒的一年之后,未来的一年里面,美国经济能不能看到曙光呢?谁又将会成为华尔街和华盛顿的新主角呢?今天,我们的《2011世界经济年度观察》将跟大家一起来关注美国经济。

    今天我们的评论员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陈平教授,和中国国际商学院的黄明教授,欢迎二位。

    那么首先我们还是来看一看,在美国乃至全世界的金融中心,华尔街在这一年当中上演的故事。

    解说:贪婪是个好东西,在2011年上映的这部电影里,这样一件事驱动华尔街的原始动力,人们对于金钱不分昼夜永不停歇的追求,然而贪婪最终将把人们带向何方?现实生活中的华尔街给出了答案。

    即美国史上最大的金融骗局缔造者前纳斯达克主席麦道夫锒铛入狱之后,在2011年的华尔街,对冲基金巨头帆船集团基金经理拉贾拉特南成为了美国史上最大内幕交易案主角,被判入狱11年,罚金9280万美元。

    随后,原麦肯锡咨询公司总裁,原高盛集团董事会成员拉加特·古普塔,也因涉嫌内幕交易被起诉,成为了华尔街涉案落马的最高级别管理者。

    高管落马丑闻百出,面对这一切,美国民众把愤怒和不满指向了华尔街,指责的罪名就是贪婪。

    这头刻着"贪婪"二字的金牛是2011年12月15号,示威者试图送给国会众议院议长伯纳的礼物,金牛代表的就是华尔街。

    示威者:当富人越来越富的时候,穷人只有来静坐示威,我要做的就是把"占领"写在这上面,因为穷人无所事事,只能去谈论一下他们的看法,他们没有钱,银行拿走了他们的钱,某些人拿走了他们的钱。

    解说:这场"占领华尔街"运动开始于2011年的9月17日,示威者在华尔街附近的祖科蒂公园扎营,在华尔街金融机构外示威高喊,我们是99%,你们是1%的口号,抗议收入分配不公平,华尔街贪婪,以及政府救助少数金融机构,而使多数人陷入困境。一个月后,占领活动的影响迅速扩大。

    10月15号,全球行动日这一天,纽约、华盛顿、洛杉矶、芝加哥、丹佛等地,纷纷响应,抗议活动在全美形成了一个阶段性高潮。

    吉瑜洁(本台记者):我身后是纽约证券交易所,11月17日"占领华尔街"行动满两个月,纽约金融街爆发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警方曾一度与游行示威者发生激烈冲突。

    解说:当天,近千名示威者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外,举行大规模集会,试图阻止纽交所的正常运行。

    12月17号,为了纪念占领华尔街活动满3个月,数百名抗议者聚集在纽约杜瓦特广场示威,并试图占据第六大道与运河街交汇处的一块空地,作为新的抗议营地,但随后纽约警方迅速驱除了进入这片空地的抗议者,并逮捕了大约50名占领华尔街示威者,此次由占领华尔街抗议者策划的再占领行动宣告失败。

    12月19日出版的《时代周刊》杂志,将"占领华尔街运动"评为2011年全美首要新闻。

    《新加坡联合早报》评论,"占领华尔街的抗议活动,凝聚了民众对华尔街巨富贪婪和欺诈的愤慨,对政府对华尔街监管不力和对民生漠视的情绪。
   
    主持人:在我们今天节目的一开始,我想请教一下二位,目前来看,华尔街惹出的祸,难道最后一定要华尔街自己来解决吗?

    黄明(中欧国际商学院教授):首先这个祸的根源很多人责怪华尔街,甚至责怪华尔街的贪婪,我倒是认为,华尔街一个多世纪从来都是贪婪的,问题是我们的美国监管如此过度宽松,过度崇尚自由市场,以至于让他们的贪婪泛滥到把全球的金融市场和经济差点给带下来了。

    主持人:等于是华尔街的贪婪跟美国政府的宽容之间的反差是非常之大。

    黄明:是一个一拍即合,这样子把事情推向了极端。那么整个的结局,我认为还不是那么快,就能够让市场和经济恢复的。因为这一次的泡沫破灭,它不是简单的泡沫破灭然后反弹回来的问题,它而是彻底地改变了,至少是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改变了美国人的消费习惯,因为在以往的十几年过程中,在2007年之前,美国从政府到企业到尤其是消费者,都是向全球的人借钱来消费,不管是买房子,买电脑等等之类的。

    为什么全球人愿意借钱呢,因为全球人买了它的各种打包的金融产品,经过这一轮的泡沫破灭,全国投资者再也不敢买这种金融产品了。也就意味着,全球人不再会借钱给他们消费了,美国的银行也卡着这些消费者,不让他们能够轻易地贷到款,因此美国的消费者从过去的借钱消费,变成现在像中国人一样,边省钱、边消费。

    那么美国经济是靠消费驱动的,那么消费者本身的趋杠杆就会导致经济增长会乏力,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在砍预算,企业不敢投资,银行手上的现金。因此这就为什么,这几年来,美国的经济很难复苏,而且对下面几年的经济的增长也有局限的影响。

    陈平(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我非常赞成黄教授的观点,华尔街暴露出来的问题是症状,不是病根,华尔街所以过去的30年能够在自由化的情况里边能进行投机,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里根的自由化政策,里根为什么要搞自由化政策呢,一个是他要搞减税来削弱美国的福利社会。

    但是同时他要搞星际大战要扩张军备,这样造成了财政窟窿拿什么来填,它是靠发债来填,才会导致金融业的过度扩张,挤出了制造业。

    那么现在金融危机破灭了以后,美国既不能够摆脱过去的负担,包括民主党是,你只要砍社会福利,他就反对,共和党你只要砍军备,他就要反对。

    所以他负担甩不掉,然后新的经济增长点有没有呢?到现在为止美国找不到,就说再2000年之前,你会看到美国投资互联网有一轮的经济增长,所以全世界全都往那找,你现在在美国,大家看见的没有经济增长点的希望,负担窟窿越来越大。

    所以,所以即使华尔街想要洗心革面,他也没有地方好去。

    主持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陈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美国政治家不敢触动美国结构性的问题。

    主持人:为什么不敢?

    陈平:这个问题就很容易回答了,你要理解美国的议会的政府实质是什么,议会的政府并不是为全体人民牟利的政府,它实际上是一个各个利益集团在里面相互制衡的政府,所以在没有经济增长的时候,要进行改革,等于就是要动人家的既得利益。  

     
    主持人:那么有关华尔街到底能不能拯救美国的经济?我们来听一听更多方面的说法。
   
    林毅夫(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我想解决这个问题的话,当然有几个方面,从长期来讲的话,当然必须把这种金融体系的缺乏监管,那么导致呢,有一些人赚的是自己的,亏的是国家的这种情形得以改善,这是治本之道。另外的话,增加透明度,金融部门的高管,他的收入,他的红利,如果能够比较清楚地公布的话,那么可以避免这种情形的,这种蔓延或是恶化。

    斯蒂芬·欧伦斯(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民主党人已经决定,按照他们的意愿制造一些舆论,向美国的富人征收更多的税收,而人们在听到美国富人的时候,也经常会把他们和华尔街联系在一起。

    所以美国政府和华尔街之间,在对于税的问题上存在分歧,共和党人或多或少站在华尔街一边,而白宫则站在其他人的立场上。

    共和党人说,我们不想向任何人征税,只要你(政府)征税,我们就会看到经济增长会放缓,当税收增加,经济就会下滑。

    所以他们认为,白宫推行的穷人富人两种征税政策,完全是一个政治行为,是不正确的。

    而且实际上,美国的富人也并不必然在华尔街,小企业主在美国到处都有,这就是争论的焦点所在,我的意思是,这个问题变得非常政治化。
   
    主持人:那在这里我们能不能预计一下,在2012年即将到来的时候,美国经济的走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呢?

    黄明:首先假如美国经济依赖自身的力量,我还是觉得非常乏力,不会看到奇迹般地快速地增长,首先大家看房地产根据各种各样的指数,还没有见顶,房地产对美国经济的影响非常大。另外失业状况现在稍微有一点好转,消费稍微有一点好转,最近感恩节过后的消费数据,给人一点希望。

    但这些只是初期的一点这种希望,关键的就在于美国的政府现在没有作为,但同时笼罩在美国市场经济市场上的一个大阴影就是欧洲,欧元区假如得不到稳定,解决不了欧元区危机的问题的话,对美国的金融机构市场、企业的投资的信心,都会有巨大的影响。

    因此我觉得2012年,美国经济最多也只能希望稳定,缓慢增长。

    主持人:陈教授您的观点呢?

    陈平:实际上,美国有远见的人士是开过几个处方的,这个处方我也很赞成。第一个处方就是说,实际上奥巴马总统也提到过叫创造就业,创造就业投资新的经济增长点,他最清楚就说要学习中国,要投资基础建设,要投资新能源,但是这个政策在国会里面,根本通不过,因为投资基础设施和新兴产业,一定是对某些区域有利,而对其他区域没利的,而美国国会是分大饼的机制,所以如果我分不到这个饼,我就反对,所以他的方案实际上是给瘫痪了。

    第二个办法就是说,实际上是前美联储的主席保罗·沃克尔提出建议,就说这次华尔街罪魁祸首原因不是整个华尔街都有问题,而是金融寡头,所以应该拆散金融寡头,拆分金融寡头,这也是我当时在纽约提的第二个建议。

    那么奥巴马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情,他在经济顾问委员会里面,把两个相反意见的人,都放在一个委员会里面,保护金融寡头的始作俑者就是前财政部长(克林顿政府)萨默斯,然后要拆散金融寡头的是保罗·沃尔克,结果斗不过萨默斯,保罗·沃尔克辞职了,辞职以后呢,经济起不来,萨默斯也辞职了。

    所以实际上现在奥巴马政府的经济叫做"完全迷失方向",就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危机,正是这种情况你会发现,美国的"占领华尔街"也好,"占领华盛顿"也好,全是群龙无首,包括你现在看他们的共和党、民主党竞选,根本拿不出一个方向来,还不像欧洲起码有一个共识,就说我一定要削减社会福利,然后来稳定债务市场,美国现在连方向都没有,所以我觉得对美国明年经济情况,我认为我看的非常衰。

    主持人:好的,关于未来一年,美国经济的走势或者是面临怎样的变数?我们稍候继续讨论。
   
    主持人:好,欢迎回来,这里是《2011世界经济年度观察》,今天我们继续来讨论美国经济。在未来的一年美国的经济还面临着很多的变数,其中最大的一个恐怕就是明年的总统大选了,我们一起来看一个短片。
   
    奥巴马(美国总统):共和党人应该扪心自问,他们到底会不会说"行"这个字。

    美国众议长(共和党领袖):我知道奥巴马总统担心的是他的连任问题,但是天哪,难道我们不应该担心一下国家吗,我们政府的财政赤字已经达到1.5万亿美元,我们每花一块钱就有0.42元是借的,我们国家担负着14.5万亿美元的债务,是时候让政府停止这么花钱了。

    解说:这是2011年围绕美国债务问题,民主党总统奥巴马和共和党之间的争论,这样的场面在过去的一年里,并不新鲜。

    加税、减赤、失业、预算、医改方案,几乎在每一个问题上,两党都要对着干。
    2011年4月,两党激烈争辩2011财年预算协议,在距离临时预算案到期只有1个小时的时候,才勉强谈拢,避免了联邦政府关门。

    2011年8月,美国有3070亿美元国债到期,但是此间仅有1720亿美元进帐,无法支付到期国债。

    但在5月16日,联邦政府已经突破14.29万亿美元的法定举债上线,如果国会不能在8月2日前提高债务上线,美国政府将面临违约风险,提高债务上线谈判中,民主、共和两党大打口水仗,在削减政府赤字上,民主党要求增税,特别是富人的税,共和党则反对增税,主张削减医疗保险等社会福利,两党始终无法达成一致。

    双方一直争吵到7月31日,离最后期限只差一天的时候,驴象两党才各退一步,就提高债务上线谈判达成妥协,从而奥巴马得以在8月2号的最后关头签署法案,避免了美国政府违约,在预算和债务问题上,两党玩儿了一把悬的,最终涉险过关。

    而最近的一次,两党闹着闹着却玩砸了。11月21日,两党就削减赤字问题成立的超级委员会对外宣布,鉴于两党代表存在无法弥合的重大分歧,委员会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就联邦政府减赤问题达成一致,这也就意味着美国将在2013年启动自动削减赤字机制,即在10年内对等削减国防等安全开支和国内其他项目开支,共约1.2万亿美元。

    两党互不相让,但最终受影响的却是美国经济,8月5号晚间,因为美债危机事件,标准普尔公司首次下调美国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由AAA下调至AA+。

    11月28号,在两党减赤谈判破裂之后,惠誉公司宣布将美国主权信用评级前景展望调为"负面"。

    政客之间对垒厮杀,激战正酣,美国民众去对明年大选失望和厌倦,12月19日,《今日美国报》和盖洛普联合民调发现,高达70%的受访者表示,对这次选举表示厌倦,他们希望选举马上结束。
   
    主持人:刚才一个小片,我们也看了美国在总统大选的这一些简单的一些历程,可以说,奥巴马上任之初被人们寄予了很多的厚望,他简直就像一个明星一样,被人们寄予了很多的一些想象,但是上任到现在为止,可圈可点的印象其实并不是很多。比方说像加税、减赤、医改等等是一件事都没干成,所以说2012年大选之年,这几件关系到美国民众的切身利益的大事,会不会再一直拖延下去?

    黄明:我认为大选这个结果公布之前,不会有太多大的举动,因为两党基本上已经陷入僵局,但是对奥巴马的评论,我倒是稍微更乐观一点,因为奥巴马究竟把医改推出来了,至于说医改将来实施会怎么样,还有待观察。

    但是假如奥巴马连任了,我认为美国的政治很有可能接着陷入僵局,因为众议院恐怕还会被共和党控制,奥巴马做总统,这个很难形成妥协。

    主持人:就是跟目前的状况很难发生变化。

    黄明:会延迟,相反假如共和党当总统了,反而能推动事情,因为共和党做起事来更果断一些。

    所以关键在于奥巴马能不能从前面过程中学到一个教训,在他上任之前,很多人建议他,不要一味地讲求双方达成一致,双方和谐,要果断,要敢于不同意,这方面奥巴马确实没有做到,假如他上任了,希望他第二届的时候稍微更果断一些。

    主持人:陈教授,奥巴马连任或者不连任,对美国经济走势有没有什么影响?

    陈平:我观察美国的问题,有一个非常好的参照系,就是日本的九十年代十年停滞怎么走出来的,你会发现现在美国陷入的所谓流动性陷阱,凯恩斯预言的,跟日本的情形一模一样,最后日本经济怎么起来的呢?就在于日本最后明白了搭美国的便车已经没用了,要转搭中国的便车,实际上最后是靠中国经济增长,把日本带着走出这个陷阱,然后你就明白奥巴马的几个选择,我认为全是错的选择。

    第一个选择,最重要是我刚才非常同意黄教授的,是创造就业,创造就业你就要新的经济增长点,他这个失败,然后没有创造就业的时候,你去搞医改,医改不出动,垄断利益集团的利益,来降低医疗成本,反而扩大覆盖面是增加成本,进一步增大财政负担,所以更加不能持久,更加债务危机严重。

    第三,搞削减军备,他也没有政治资本。

    所以他如果聪明的话,他应该学日本经验,跟中国携手共度危机,别说打贸易战,而是要搭中国经济的便车,才能拉动美国经济的增长点,这是我对美国看到的唯一出路,剩下来我看不到任何他有其他办法。

    主持人:关于这方面的讨论,我们再来听一听特约评论员的观点。

     
    陈志武(耶鲁大学终身教授):美国经济增长的空间,也不是特别大,但是美国的国债和这个财政赤字的情况,尽管表面看非常高,但是因为美国的税务负担,税收非常低,今年美国联邦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财政税收加到一起,只是美国GDP的24%,那么这就是说明如果美国经济实在是在国债和财政赤字双高的压力下,没办法往前走的话,那有可能就是美国政府这些国会议员做出一些让步,让美国的税率会上调,那么这样的话,让美国经济总体上不会出现太大的下行,而是在比如说2012年,美国经济还是会保持2%到2.5%的增长速度。

    肯尼斯·罗格夫(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就美国来说,我们有很高的债务负担,中国人对此了解得很清楚,因为中国政府持有了不少美国债务,但是美国现在一定程度上,在解决债务问题上,显得很无力,我们该怎么提高收入,怎么改进税收系统,怎样能更快地增长,我想这些问题本应该找到答案,但需要华盛顿做出很大努力,民主党和共和党不能达成一致,他们几乎不想达成一致,因为要进行大选,2010年很不幸,注定可能将会是一个毫无突破的一年。
   
    主持人:不管怎样,美国是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2012年,它的政局的变化,经济的变化,总是对全球经济有影响,对中国的经济恐怕也会产生影响,二位认为对中国的影响在哪里?

    陈平:我刚才接着黄老师的话题讲,就是说美国长远是不会打贸易战的,但是如果你想想越南战争的情形就会非常明白,他如果要跟中国携手共度危机,又怕国内说他是向中国妥协,他一定会先打仗,做强硬姿态,获得政治资本以后,再谈和。

    所以我认为最近美国发动的贸易战的姿态,恰恰是他经济上没有实力,然后虚张声势以后,为他下一步和中国达成比较长远的协议做准备。

    这一点上我认为,第一,中国是不怕打贸易战;第二,打贸易战的结果,一定会加速形成新的国际经济秩序,改革现在陷入泥潭的国际经济秩序。在这点上,我和黄教授对长远的形势,尤其对中国的走势,我是乐观的。为什么?中国面对危机的牌和激动余地远远比美国和欧洲多。

    黄明:我觉得美国2012年的经济对中国的影响不会是有特别戏剧性的,因为美国的经济基本上是希望是企稳,大概是大家看到的,是稍微有一点缓慢的增长,我倒是觉得欧元区的这个金融状况和经济的走势对中国的不确定因素的影响稍微更大一些……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