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中国经济年终答卷:9.2%(20120117)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17日 22:3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8094901758b448ea93805c11594f9710

  解说:统计局公布2011全年经济数据,2012GDP增速或许再放缓,保增长,扩内需成为重中之重,提振经济我们还有哪些杀手锏?《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各位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今天我们关注的,是国家统计局在上午刚刚发布的“2011年全年国民经济统计数据。在这份年报里,我们看到了全年9.2%的经济增速,去年第四季度GDP跌破9%,热钱流出迹象明显,外贸增速放缓,12月CPI创下15个月新低等等。这一系列吸引眼球的数据,反映了中国经济怎样的一种运行状况?”保增长“的重要性为何在提升?货币政策何时会进行微调?提振经济需求的措施应该怎样更好地落实?
  今天我们的评论员是国家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先生和财经频道评论员马光远,首先我们一起来了解,今天统计局发布的最新的数据。

  解说:今天上午发布的2011年我国经济运行情况显示,经国家统计局初步测算,2011年全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为471564亿元,比上年增长9.2%。其中第四季度增长8.9%,较前三个季度9.7%、9.5%,和9.1%想比,呈现逐步回落态势。

  马建堂(国家统计局局长):2011年GDP逐季回落,也有我们主动调控的因素在内,在很大程度上符合宏观调控的目标。这个从中长期看,”十二五“规划确定的增长目标是7%,中央更加强调转变发展方式,调整经济结构。

  解说:在拉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中,固定资产投资,比上年增长23.8%,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6.1%;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7.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1.6%。全年出口18986亿美元,比上年增长20.3%,进口增长24.9%,进出口相抵,顺差1551亿美元,比上年减少264亿美元。

  马建堂(国家统计局局长):国际国内的环境都为2012年的经济运行增添了许多的不确定性,给科学的宏观调控也增添了不少的难度,所以说我们对2012年要有忧患意识,要把困难想得更多一点,把应对的举措想得更加周到一点。

  解说:马建堂同时发布,2011年年末,我国大陆总人口134735万人,城镇人口首次超过农村。城乡居民收入稳定增长,农村居民收入增速快于城镇。2011年全国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为21810元,比上年名义增长14.1%,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8.4%,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为6977元,比上年名义增长17.9%,实际增长11.4%。

  主持人:刚才我们通过这样一个片子,我们看到了一系列一组的具体的数字,我们说数字它是枯燥的,但是它非常客观和准确的,但是可能对电视机前的老百姓来说,数字在他们眼里只是数字而已,怎样更好地解读这样一份数据,对一系列的数据当中,两位评论员你们所观察到的亮点,或者你们所关注重要的点是哪些?

  姚景源(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我们来看去年中国经济,大家知道去年中国经济外部环境复杂严峻的,就是整个世界经济复苏缓慢,需求不振,贸易保护主义抬头,而作为我们内在呢,我们自身我们又面对着叫经济下行的压力和物价上涨的压力同时并存这样一个复杂局面,在这种复杂局面下,我觉得我们经济增长能够达到9.2%这样一个增速,这也是来之不易的。

  主持人:光远怎么看呢?

  马光远(财经频道评论员):当然除了9.2%这个数据,我觉得这个数据本身就是来之不易的。我们看一下欧盟,基本上停滞增长了,美国增长也不怎么样,日本包括跟我们一样的新兴市场体,我们来比较的话,中国的9.2%我认为是非常亮丽的一个数字。那么除了这个数字,我们还会看到,去年就国内形势来讲的话,我们面临两个价格的压力,一个是房价,过快上涨,调控的压力;第二个是物价,从物价本身来看的话,尽管跟去年制定的目标,4%,后来完成5.4%,好像有很大的距离,但事实上我们从去年本身我们面临调控形势来看的话,完成5.4%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这个成绩我认为也是一个比较好的一个成绩。那么第二个是房价,我们想想上半年,整个我们在谈房价的时候,那种面临上涨的压力,包括7个大中城市本身的统计数据都说明,面临整个上涨的压力非常大,那么到下半年,特别是后三个月的时候,我们看到逐渐从放慢增速到停涨,等等,到转变成大家现在目前看到的整个一个稳定的形势来讲的话,也是来之不易的。那么包括我们在收入方面,你比如说今年2011年的城镇居民的收入增长了8.4%,农民的人均纯收入增长了11.4%。那么从这个数字本身来看的话,尽管城镇居民收入跟GDP比较可能还差那么一点点,但是总体来看,在去年形势非常复杂,非常严峻的情况下,我们应该说在这个经济增速,收入分配,包括在整个房价、物价,等等的调控方面,结构调整方面,应该说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应该说亮点还是比较多的。

  姚景源:光远刚才讲了一个很重要的,就是说我们在经济增长它在保持9.2%这样一个较快增长速度的同时,那我们看它的效益在提高,比如说我们的财政收入,企业利润,特别是刚才光远谈到,我们城乡居民收入,我们的农民收入,去年我们农民收入达到增幅11.4%,过去30多年我们收入都是农民收入它的增幅是低于我们城镇人均收入,但是我们现在看我们农民的人均收入我们高于城镇人均收入,不是高一个点,两个点,高三个点,这是一个;第二个我们看,就是从结构上看,我们知道中国经济结构上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农业基础薄弱,我们去年粮食总产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连续8年丰收;还有一个光远刚才讲过这个,我觉得我们应当再强调一下,就是说我们稳住了两个”价格“,一个是物价,一个是房价。

  主持人:对,那么2011年全年的经济数据出炉,那么关于这样一份数据网友他们会有怎样的观点和说法,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这位朋友他说,”2011,世界危机,债务低迷、贸易摩擦等等问题不断出现,不断升级。那面对复杂的世界经济态势,中国应当以调整产业结构为契机,将粗放型发展模式改变为集约型,增加知识产权的投入,重视研发工作,在复杂的国际经济局势下把握好时机,稳固发展。“

  那么对于目前国内外的经济形势,我们也做了一番梳理,接下来通过一个片子来了解一下。

  解说:国家统计局17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我国城镇消费品零售额156908亿元,比上年增长17.2%,乡村消费品零售额24318亿元,增长16.7%。在商品零售中,汽车类增长14.6%,增速比上年回落20.2个百分点;家具类增长32.8%,回落4.4个百分点;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增长21.6%,回落6.1个百分点。

  针对城市居民消费能力后劲不足的问题。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表示,扩大内需,当前主要是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要尽可能让更多的低收入家庭转为中等收入家庭,只有这样才能使中国经济达到稳定增长。

  出口方面,2011,我国外贸进出口总值36420.6亿美元,同比增长22.5%,其中12月出口1747.2亿美元,进口1582亿美元,双双创下与两年来的最低点,预示着外贸业面临的局面将史无前例地严峻。

  再来看国际经济形势,世界银行即将公布的,2012年全球经济展望指出,”不确定性“与”脆弱性“将成为2012年世界经济的关键词,美国劳工部1月12号公布的最新就业数据显示,截止1月7日一周内,美国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比前一周增加2.4万,升至39.9万,表明就业市场复苏之路依然曲折,美国财政部也指出,2011年12月美国连邦政府月度财政赤字约为860亿美元,高于2010年12月约781亿美元的财政赤字规模,显示美国连邦政府寅吃卯粮的局面并未改变。

  欧洲方面,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标准普尔公司1月13号宣布下调,法国等9个欧元区国家的长期信用评级,其中法国和奥地利丧失了最高级的3A评级。标普这样做的理由是,欧元区目前所出台的政策,仍不足以遏制主权债务危机的进一步蔓延,欧洲的黑色星期五,向国际金融市场投来了重磅炸弹,引发一系列的反应。欧元兑美元的汇率出现显著下跌,在13号当天,跌到1欧元兑1.27美元以下,创17个月以来的新低。另外根据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最新公布的数据,欧佩克市场监督原油一揽子平均价上周达到每桶112.61美元,创下了2011年7月底以来的新高。

  地缘政治风险是导致上周国际原油价格走强的主要因素。高盛集团的报告中预计,由于美国和中国近期传出积极的经济消息,原油价格看涨的前景依然存在。

  主持人:我们刚才对过去一年国内外的经济形势做了这样一个梳理,我们知道在过去一段时间我们实行的经济政策或者是说刺激政策都是要积极地促进消费的政策,比如像家电下乡,还有以旧换新等等,今年这样一种政策和思路会发生一些改变吗?

  姚景源:我觉得今年的话,我们还是要保持政策的这种稳定性和连续性,我们知道中国经济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我们去年全年是9.2%的增长率,但是我们逐级来看,经济是下行的,比如说去年一季度是9.7%,二季度是9.5%,三季度是9.1%,四季度到了8.9%,所以可以讲中国经济是处在一种下行,而且下行的因素是在累加,当然这个下行其中有相当大的程度是我们主动调控的结果,那么你也得看到,除了我们主观调控以外呢,有世界外部需求下降,也有我们自己过去长时间存在的不平衡,不协调矛盾,问题的这种影响。对于中国经济下行的话我觉得要看两方面,一方面就是说:中国经济现在主要的矛盾和问题不是一个”数“的问题,还是个增长”质量“和”效益“问题。经济增长的速度出现适度的这种下滑呀,回落也不是坏事。就是说增长速度适度回落,可以使我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到结构调整,放到增长方式转变,而且增长速度适度地回落,也有助于我们价格的稳定,当然我们也不能让这个经济增长速度太大的幅度回落。

  马光远:但是我认为就中国经济本身的增长来看的话,我认为没有多大的问题,第一就是增长本身大幅度滑坡的可能性是非常小概率的事件,也就是如果整个政策连续性,稳定性保持的话我认为在8.5%以上应该说不是太大的问题,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当然我们更重要的是注重我们的结构调整问题。你比如说我们这么多年,都在谈内需的扩张,内需的增长问题,这几年尽管内需本身,就我们的政策,包括我们的家电下乡,包括我们的汽车,你比如说1.6这个排量以下的购置税的减半,等等的,一系列政策取得的效果是有目共睹的,2008年以来,但是我们更强调的是一个有序的增长,一个次数的增长,也就是取消了这种政策刺激以后,我们怎么样形成一个增长的内在的机制,这可能是我们未来可能要解决的一个很大的问题,比如说现在来看的话,对中国的内需来讲,我认为最大的问题除了我们的消费能力,你比如说农民的收入可能还比较低,除了我们这个有一些相关的政策,你比如说我们一方面可能不断地出台促进消费的政策,但另一方面我们发现我们的政策里面有很多抑制消费的政策,那么怎么样把这些政策逐渐地我们给它清理,清理一下制度方面的障碍;第三个实际上在201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时候,特别强调要推进结构性减税。我觉得在结构性减税里边,我们一个更大的侧重点,除了我们的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升级,战略新兴产业,服务业等等,我们要进行减税以外,更重要的是为我们的消费怎么样提供一个完善的合理的一个税制结构,你比如说以前的消费税,那么一些税率是不是可以做一些适当的调整,包括在消费环节的一系列的费用,是不是做一部分的清理。所以我认为在2012年,对中国经济来讲的话,增长虽然对我们来讲,可能有很大的困难需要去稳定,但是更重要的恐怕要在结构调整方面做更大的努力,真正把内需,就是在外需特别严峻的形势下,把内需作为我们很大的一个增长点。

  姚景源:这个稳增长它和调结构是一致的,刚才光远讲。就是我们现在讲稳增长它其实是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稳定外需,一个是扩大内需。那么稳定外需,我们大家知道从去年开始一直到现在,我们中国经济外部需求状况是日益复杂严峻。大家知道现在是欧债危机,那么欧债危机它波及整个欧洲,欧洲对于中国经济来说,意义是很大的,它的地位也很重要。比如说欧洲它现在和中国经济的关系有三个第一,它是中国经济第一大贸易伙伴;是我们第一大的商品出口地;是我们这个第一大从国际上引进先进技术的来源地,所以它有这样三个第一,那么现在它出这么大的问题,而且看不到前景,就是看不到什么时候它能走出来。

  主持人:这势必影响我们国家的外汇储备。

  姚景源:所以说它势必要影响我们中国经济,所以我和光远我们意见是一致的。也就是2012年中国经济外部局势,我们的外需肯定不如2011年。

  马光远:对。

  姚景源:所以我是讲我们在2012年我们在外部需求问题上我们确确实实要做好困难的这种思想准备,这是外需。然后内需呢,刚才光远讲得很多,我们要扩大内需,我们这么大的国家,我们一定得认识到,中国经济的增长,我们根本点一定要放到扩大内需上来,我们这么大的国家,我们不可能说是把我们整个经济增长的根本点放到外部需求上去。所以我们一定要让扩大内需成为支撑中国经济最重要,最根本的力量。

  主持人:刚才两位评论员为我们梳理了2011年的中国经济,那么我们到了年底,就像小学生一样都要交上自己的期末成绩,都要交上一份成绩单,虽然我们看到数字上来说,可能会有一些增速上有一些放缓,但是总的来说,我们应该以一种平和的态度和情绪来看待它,同时通过这样一份统计数据, 我们会预测到未来一年,也就是2012年我们会有哪些风险需要去防范,那么在2012年我们中国经济需要面临哪些挑战?稍候回来继续评论。

  解说:欧盟评级下调,中国出口雪上加霜,外贸形势严峻,中国经济遭遇大考。2012中国经济怎样应对各方挑战?危机中的机遇又该如何去捕捉?《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欢迎继续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刚刚发布的”2011年的中国经济数据“,那么在2012年我想请两位给我们介绍一下,中国经济现在面临最大的挑战是在哪些点?

  姚景源:中国经济现在在2012年应当讲最大的挑战,一个就是外需我们会遇到一个更为复杂严峻这样一个局面,而且我们现在可以做一种预判,就是外需的状况肯定是不如2011年。那么我们很重要的工作呢就是把稳增长放到扩大内需上,而扩大内需就是扩大投资和扩大消费了。在扩大消费问题上我觉得我们最终要做的就是刚才光远也谈到了,就是如何增加城乡居民的收入,使它成为内需的基础,另外就是如何我们加大这个社会保障的支出,让大家敢于消费。对于中国经济来讲,2012年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物价问题,尽管2011年我们到年底两个月。

  主持人:降下来了。

  姚景源:物价回落到4.2%,4.1%这个水平,但是我觉得2012年我们在物价问题上,还是不容乐观。

  马光远:事实上现在大家讲2012年最大的不确定性,可能还是欧洲,欧洲究竟这个问题会怎么样,这个坑的深度在什么地方,现在大家应该说,我们都没有一个很确定的判断。但是我觉得对于中国经济来讲,可能内内在的形势是一方面,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会看到,现在中国经济从结构来讲,从整个我们调整的方向来讲的话,可能最重大的还是我们改革进入一个深水区,面临很多调整的阻力会非常大。你比如说去年我们看到的高利贷的问题,那么高利贷反映的是我们金融改革可能需要更加一步推进的问题。那么再比如说我们在外需,可能2012年面临的形势可能比2011年还要严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么样把我们着重点放在内需上来,这可能也是我们面临的挑战。我们谈了很多年,具体这个路怎么走,还是一个问题。那么第三个谈到中国经济的时候,我觉得这么多年我们可能更大习惯于走得很快,比如说我们总是习惯于”两位数“的增长,如果说2012年我们的速度慢下来,比2011年的9.2%还要慢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会适应这种速度,我们在这种速度下,怎么样能够静下心来,真正地调结构,真正地促改革,真正地惠民生,这可能需要我们观念的一个转变的问题。所以刚才姚老师讲的对物价不能乐观,这个是非常对的,但是更重要的我觉得可能是2012年我们真的要习惯于慢下来走路,慢下来调结构,这可能是多年,无论是对于地方来讲,对于企业来讲,还是民众来讲,对于中国经济适当地慢下来,大家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慌,我们能不能转变说,比如说我们中国经济2012年到8.5%的话,但是我们结构很合理,我们改革有大幅度的突破,转变发展方式有实质性的一个飞跃的话,我想可能我们的收入,可能我们的三驾马车的结构会更加合理。所以2012年我觉得对中国经济来讲,挑战很大,但是还是我觉得跟2008年的形势可能差不多,如果你认为它是一个很大的机遇的话,我觉得是加快改革,加快创新,加快结构调整,和转变发展方式的一个机遇之年。所以有挑战,也有机遇。

  姚景源:刚才光远讲了一个很重要的,就是说我们经济结构增长速度要出现适度回落,那么问题是什么呢?就是我们过去比较高,比较快的增长速度,它吸纳了我们很多风险,现在一旦说这个速度回落的话应该是增长速度的回落,然后我们结构会出现大的变化,由于结构的优化,它就是使我们增长速度回落所过去吸纳那些风险不会出现问题,所以增长速度的回落一定和结构的优化,增长方式的这种转变,它一定是一种相互之间依存的关系。

  主持人:对,所以不能简单看这个数字的多少。

  姚景源:对,所以光远讲的我特别赞成,说到根本上我们最大的一件事情还是结构调整,那么现在看,我们过去讲了多年,应当讲我们结构调整上有进步,但是远不如人意,为什么呢?光远刚才讲了一段,我觉得就是说我们结构调整我们一定不能停留在简单的号召层面上,目前中国经济出现了一个这种下行的压力,我们现在一定要把这个下行的压力变成动力,来推动我们结构调整,而且我们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特别是财政政策,我们的结构性减税应当有助于推动结构调整,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才能够使说在经济增长速度出现适度回落,然后我们的结构调整和增长方式又有了一个实质性进步,我们才能使整个国民经济保持一个又好又快地增长。

  主持人:对,所以要辩证地来看这个涨和跌,这个快和慢。

  姚景源:嗯。

  主持人:那么就这样一个话题,我想在节目最后,我想听一下两位对2012年中国经济走势做一个简单地预测?

  马光远:2012年来讲的话,我认为,第一个我对增长,我并不是很担心,我认为中国经济本身的基本面,和它的增长的长周期,并没有结束,所以我们一方面当然要稳定增长,但是同时我想2012年的1月18号,很多中国人都知道,小平南巡讲话20周年,在这一年,我们除了强调稳定以外,更重要的要强调改革,强调突破。我想中国经济这么多积累的问题,我们经常说外面来一阵风,有些人感冒了,是因为什么?是因为自己体质弱,还是因为风太大,我想有我们体质弱的因素,体质弱更重要的表现在什么地方,我们深层领域的改革一定要突破,一定要推动,所以我认为改革结构调整,创新是最好的稳增长,是最好的保稳定。所以我觉得2012年我期待稳中有进的”进“,比稳更加重要,更加突出。

  主持人:姚老师的观点呢?

  姚景源:我是讲,我说我们在国内外的一些专家学者,大家用数学模型来推导我们2012中国经济,那么他们考虑到我们的人口红利,考虑到资源要素的约束条件等等,然后用数学模型就推出了一个意见,就是说中国经济恐怕要告别我们过去30多年那种…

  马光远:高增长。

  姚景源:高增长,要走到低增长这么一个状态,我觉得这个分析的话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这个分析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就有一个最大的要素他没放进去,就是刚才光远讲的改革开放,如果说我们要把这个模型拿到1978年的话……

 

热词:

  • 今日观察
  • 中国经济年终答卷
  • 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