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欧债新观察:“输血 止血 造血”(20120131)

发布时间:2012年01月31日 22: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75d0edd99bc49fe93eaea4e695b25c3

欧债新观察:“输血 止血 造血”

   

    解说:欧盟25国通过“财政契约”草案,加强纪律性,能否让欧债危机走出阴霾?《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史小诺):各位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欧债危机阴霾不散,欧盟领导人更是马不停蹄。继达沃斯论坛之后,今年首次的欧盟峰会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在今天凌晨,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表示,除英国和捷克以外的欧盟25个国家通过了“财政契约”草案,这意味着所有缔约国都将会遵守更加严格的财政纪律,此外,欧盟还同意拿出200亿欧元用于帮助年轻人就业,“财政契约”促就业等举措能否让欧债危机走出阴霾?欧洲经济未来的前景该怎样进行观察?

    今天演播室的评论员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丁一凡和财经频道评论员马光远。首先来看一下有关峰会的新闻。

   

    解说:欧盟成员国30号在布鲁塞尔召开特别峰会,除英国和捷克之外的25个欧盟成员,同意签署“财政契约”。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表示,这部条约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和更好的监管。

    刘琴(本台记者):范龙佩表示,虽然只有25个国家同意签约,但相对于十几个欧元区国家来说,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他希望这项成果,能够为欧元区国家在未来两个月赢得市场的信心,契约预计将于3月份开始签署,并对欧元区国家产生约束力。

    解说:“财政契约”的核心内容是成员国政府间签署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经济货币联盟条约,强化财政纪律,加强经济稳定协调和治理。

    具体要求是,签约的成员国年度财政赤字不得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公共债务远低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0%,成员国预算如严重超标,欧盟将对其课以重罚,惩罚金额最高可达违规者国内生产总值的0.1%,并由欧洲法院监督执行。

    峰会上欧盟同意从预算中拨出200亿欧元,用于帮助年轻人就业,包括设立实习计划,简化他们开办公司手续等,最新数据显示,欧盟27国去年第四季度平均失业率创历史新高,达到9.8%,其中青年群体失业情况最为严重,接近25%,在失业问题最严重的西班牙,几乎一半年轻人没有工作。

    本次峰会领导人还同意,着力解决欧洲中小企业的融资困境。此外,欧盟峰会达成一致意见,将于今年7月,提前一年启动欧元区永久性救助机制,暨欧洲稳定机制。并为此做了最后的准备,旨在增强应对欧债危机的火力,遏制危机蔓延。

    而就在峰会的当天,由比利时工会组织发起的抗议紧缩政策的全国罢工活动,成为媒体报道的一个焦点,虽然当地机场影响不大,但在火车站现场,记者看到,只有四五个技术工在检修,火车要道当晚10点后才能通车。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次峰会虽然没有特别的强调欧债危机这样一个概念,但是这个峰会的召开,它的目的和主旨还是要解决债务危机,但现在关于欧洲债务危机,有这样两种观点和说法,一种认为其实有一点言过其实,并没有这么严重。还有一种觉得问题依然有点严重,目前欧元即将面临沦陷。我不知道两位对这样的两种不同的观点持怎样的看法,丁老师?

    丁一凡(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可能最近的舆论吧,仍然还很担心,很多人说,欧洲是不是找不着什么解救的办法,特别是一些英美的经济学家还在那说,欧元还面临崩溃的一种风险。但是实际上最近一些变化吧,表明可能如果他们财政同盟真正能够按时推出的话,按这种现象推出来的话,也就是说,有一定财政纪律,而且使这个财政朝着统一的方向发展的话,实际上克服这个困难,应该不是时间太久的事情。也就是说,债务危机可能还会拖一段时间,但是它不会恶化了。

    主持人:没有那么的严重。

    丁一凡:没有那么恶化,实际上市场现在已经反应不是那么强烈。

    主持人:对,丁老师的观点认为这个市场的反应情绪还是比较平和的,光远的观点。

    马光远(财经频道评论员):我觉得可能除了乐观的观点跟极度悲观的观点以外,还有第三个观点,还有就是可能既有乐观中的悲观,也有悲观中的乐观,我属于审视的悲观。

    悲观之所以悲观是因为目前整个问题并没有解决,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出说,从经济层面,从整个执行力的层面,包括整个欧盟区的经济本身并不明显,今年2012年整个经济增长大家预期基本可能还是一个零增长,这是最好的一个结局,所以就这个来讲的话,还是悲观。

    那么第二个为什么叫审视呢,是因为到这次欧盟峰会,我认为27个欧盟的成员国已经拿出诚意,已经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已经开始切入到问题的核心和主题来解决问题了。

    所以就这个来讲的话,我觉得大家可能努力的都在防止欧元出现崩溃,这么一个谁也不愿意看到的这么一个结局。就这个来讲的话,欧元也许不会崩溃,但是整个欧元区的经济,我认为在2012年不会有大的气势。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次峰会,它的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加强财政的纪律性,两位认为这个纪律性,如果加强的话,能否从某些途径上,比较根本的解决这个欧债危机?

    丁一凡:所谓加强纪律性的目的是为了将来的这种财政同盟,财政联盟可以行得通。

    主持人:对。

    丁一凡:也就是说,大家都不犯规。实际上在货币同盟出现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对各个国家的财政赤字和债务水平做了规定,比如说每年的财政赤字不能超过3%,总体的债务水平不应该超过经济总额的60%,但是实际上从2005年以后,所谓的欧元区的核心国家早就开始破了纪律。

    主持人:对。

    丁一凡:而破了纪律以后,也没有得到这个惩罚。所以呢,后来这个事情就积累的越来越多,以至于,当然债务在这个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就显得太重了。

    现在如果加强纪律,他们就是实际上就是要推出真正某种程度上的惩罚机制,而且这个惩罚机制,将来要落实,如果这些事情都落实的话,而且确实这些欧洲国家未来的财政不会继续,财政赤字和债务不会继续攀升的话,可能市场上就会有一定的信心,那个时候情况会好一点。

    主持人:可能这个纪律性还是有好处的。

    马光远:对,纪律性很重要,但是目前可能对于欧元区来的话,面临的问题不仅仅是纪律,更重要的是增长,我们想一下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国家出现赤字,出现巨大的债务,是因为经济停止增长了,经济没有增长,我们表面上看到的就会出现财政的赤字,当然还有高福利等等的问题。

    所以对于欧元区来讲,现在事实上面临着一个两难,并不仅仅说,你遵守纪律,就会变好,因为一旦遵守纪律的话,意味着你要紧缩,一紧缩的话,大家非常担心经济总体可能会出现一个大规模的这种衰退。

    所以我想纪律很重要,但是在纪律的背后,更重要的还是经济,所以欧元区的问题事实上不是债务问题,而是经济问题。

    主持人:一方面又要紧缩财政措施,另一方面还是要刺激经济的增长。

    马光远:增长,对,对。

    主持人:那就这样一个话题我们继续来听一下网友的评论,这位朋友飞跃,他说“财政契约草案对于救助债务危机有一定帮助,但是解决欧债问题并不能指望一纸草案,归根结底要靠欧洲各国共同的努力才能够力挽狂澜。欧债危机其实并没有多糟糕,我认为办法总比困难要多,就看欧洲各国能否同心协力、共度时艰了!”

    这位朋友他说:欧盟峰会将焦点放在经济增长上,用扩大就业、发展经济来解决目前的困境,再一次印证了“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普适性,但最终能否实现目标,关键要看欧盟各国能否有大局观念,平衡好各个国家之间的财政预算问题。

    那么我们看到在前段时间,在瑞士小镇达沃斯,各国的政要和很多的世界企业家也是参加了这次论坛,他们关于欧债危机会有怎样的观点和看法,一起通过一个片子来了解一下。

   

    解说:在大家沉浸在春节的喜庆中时,远在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也在火热中进行。其中欧债危机成为众人热议的一个焦点话题。

    赫勒·托宁—施密特(丹麦首相):在目前的形势下,人们很容易责备欧洲,欧洲的制度以及我们做事的方式,相反我觉得在这个时候,我们要相信欧盟,要依靠欧盟的制度,而不是对它不满。

    恩达·肯尼(爱尔兰总理):现在不仅是市场不信任欧洲,认为欧洲无法做出决策并有效执行,就连许多国家的政策也不相信欧洲,他们对于欧盟建立的原则不够相信,最近一段时间我看到,一个明显的好信号,欧洲领导人已经开始坐在一起商谈,这有助于重塑信心。

    于尔基·卡泰宁(芬兰总理):如果有一个国家退出了欧元区,这都会沉重打击其余的欧元区国家,在许多方面都是这样,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希腊必须采取行动,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欧盟的援助下,希腊必须向世界证明他们正在努力,去做那些他们能做到的事。

    解说:128,达沃斯会场上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呼吁各国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增资,以帮助欧洲应对债务危机,在发言中她忽然举起了自己的包对大家说。

    拉加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我到这儿来,就是为筹一点款。

    解说:虽说拉加德声称只是来筹一点钱,但她的包看上去并不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日前发表声明,预计未来几年全球潜在融资需求约为1万亿美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多需要增资5千亿美元,以增强火力,应对危机。目前仍有超过一半的资金没有着落。

   

    主持人:从这个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我们一直在进行观察,可能在这个观察的过程当中,我们的关注点不一样,那最新的就是两位最新的认识和观察点会着重在哪些地方?

    丁一凡:最新的观察点,就是说舆论都是抄手,现在很难,是不是有一些国家被迫最后要退出去,然后如果退出去的话,会不会引起大的就说欧元区的解体,甚至欧盟的解体,就是还有人在说这样的事情。

    但是实际上去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去欧洲的时候,见了一些政治家,见了一些甚至一些我过去的老朋友,这些当年参与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制定的一些人,他们好像并没有那么慌张,他们认为实际上这个事情早在预料之中,也就是他们在很早的时候,他们就说实际上只有统一的货币政策,而没有统一的财政政策,这种不匹配一定会引起危机。

    而当时呢,你知道欧元是怎么上马的,欧元上马的时候,往往是一种完全是一个政治上的条件,因为欧元决定建立一个统一货币是德国两德统一的时候,两德统一的时候,法国支持你德国统一,但是有一个条件,你必须交出你的马克,然后我们做一个统一的货币,共同的货币。

    当时法国人很清楚,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德国一统一,将来的欧盟就是一个马克区,因此呢,德国是接受了这样一种条件,那我就把马克让出来,我成立同盟会,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你不可能把事情设计的那么完美,但是在这种情况下,设计人也意识到,如果出现危机,解决危机的办法,你用退出货币是不可能的,是因为损失太大,甚至有全球经济危险。

    所以呢,他说你只能往前走,往前走怎么走呢,解决这个根本的问题,那就说成立一个财政联盟,而如果财政联盟、货币联盟市场什么都统一的话,实际上慢慢就可以走向一个统一的合众,就是联邦制,像美国一样,成一个欧洲合众国,实际上这些人,他们一直有一个想法,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成立欧盟体的时候,他们一直有一个想法,也就是说,所有的这些努力,都有一个最后的最终目标,而最终目标是一个统一的联盟式国家。

    马光远:其实在去年年底,我们关注欧债危机的时候,我们可能听到大家讨论比较多的,就是万一欧元区崩溃怎么办,而且包括欧元区在内,包括很多民众都在探索崩溃了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那么今年你看,过了两三个月,你发现整个认识提到到一个层次,包括这一次整个欧盟峰会里边,在确定主题,包括大家在决定一些决策机制的时候,你会发现比以前复杂了很多。

    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整个欧元区的危机的恐慌究竟何在,恐慌的不仅仅是债务,更重要的是没有拿出一个负责任的方案,并且没有意识到,一旦欧元区真的崩溃以后,对全球经济、对欧洲经济的毁灭性打击,我觉得这一次峰会之所以让大家耳目一新,除了它确定的主题,一个是必须促进经济增长,第二个,必须加强就业,因为现在失业率非常高,失业的人口达到2300万,失业率达到9.8%,这个是已经创了历史新高了。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看到尽管有争吵,你看到惠威比如说英国还在笑话德国,还在笑话加入欧元区的这些国家,但是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就是说,我们绝对不能让欧元崩溃,甚至有些国家退出欧元区,甚至希腊出现违约,这样的严重的情况发生,我觉得这是一个认识的一个高度。

    所以从去年的同床异梦,大家不负责争吵,到今天特别强调团结,所以我认为,现在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这些国家都意识到,完蛋了对谁都没有好处,对全球没有好处,对欧元区没有好处,唯一得到好处的可能就是美元,不会有别的一些更大的一些好处。

    主持人:推出了一些比较切实的一些措施,但是我们说,解决欧债危机肯定是需要一个相对比较长的一个时间。那么2012年的欧洲经济将会怎样的发展,我们应该透过怎样的角度来观察它、审视它?稍后回来继续评论。

   

    解说:输血、止血到造血,药方在变,药效究竟如何?欧洲经济未来前景该怎样观察?《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欢迎继续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那么进入到2012年,现在的欧洲经济,今年的欧洲经济,将会面临一个怎样的现状?关于经济的增长各个国家会有怎样不同的观点?接下来我们通过一个片子来进行梳理。

   

    解说:欧洲议会议长舒尔茨30日表示,欧洲议会支持在欧盟内部开征金融交易税,支持发行欧元债券。

    去年9月,欧盟委员会提交征收金融交易式的计划,建议各成员国对股票和债券交易征收0.1%的税,对金融衍生产品交易征收0.01%的税,税收所得将在欧盟与成员国之间进行分配。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称,这个税种将为欧盟每年带来至少550亿欧元的收入,有助于降低成员国财政负担。提案一出,金融地位在欧洲大陆首屈一指的英国强烈反对。

    卡梅伦(英国首相):从欧盟委员会的原始分析,我们知道金融交易税会使欧盟的国内生产总值缩减两千亿欧元,同时失去大约50万个就业岗位,欧洲的市场份额会减少90%,即使在我们振兴经济时面临困难,考虑这些也是没有意义的,事情不应该是这样。

    解说:开征金融交易税还在论证,而外界最关心的希腊债务问题,则是一波三折,日前,德国政府提议,欧元区向希腊派遣一名预算监管员,在希腊政府决策预算项目时,预算专员有部分否决权,并以此作为向希腊提供1300亿欧元新纾困资金的条件。

    希腊财长韦尼泽洛斯对这一提议表示不满,他说这一方案,将迫使希腊在财务援助和国家尊严之间做出选择,这种做法很不合适。

    对于德国的提议,欧盟内部也看法不一,最近,国际评级机构降级冲击波也在震荡欧洲,本月13日,标准普尔公司大举下调欧洲9国信用评级,其中,法国和奥地利丧失最高的3A评级,被下调至AA+,两周后,同为国际三大评级机构之一的惠誉,下调了意大利、西班牙等欧元区5国的主权信用评级。

   

    主持人:我们看到关于这个开征金融交易税,各个国家有不同的观点,还有关于希腊的债务问题也是一波三折,但是这个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目前两位有没有什么好的观点和办法,根本途径来解决它的点会在哪些地方?丁老师跟我们先说一下。

    丁一凡:实际上欧洲问题,刚才马老师已经讲到了,欧洲问题是经济增长太弱,也就是说,你的经济增长出来新的部分,不足以让你的政府说到新的税收来还债,所以这种情况,就是怎么样才能促进增长呢,有各种各样的办法,但是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要提高欧洲经济的总体的竞争力,因为实际上,过去有一个问题什么,欧洲是在冷战时期是在前沿,就是美苏竞争的前沿,在这种前沿里头,当时美苏冷战竞争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是什么,就是要征社会福利,也就是说谁征比对方好,你要表现你的社会福利好,因此实际上东西欧比美苏的福利都好一点,而西欧的福利又是在全球是最高,这个时候等到冷战结束以后,它的包袱就背上了,这时候他的竞争力就受影响了,因为社会福利太重。

    然后在这种情况下,之所以德国现在的情况是最好的,是因为恰恰德国在十年之前,就开始限制他的社会福利和限制他的平均工资增长,我前一阵子去德国的时候,跟德国人讲,德国人说,你看我们现在经济这么好,但德国老百姓并不太满意,因为他们说什么,他们说我们受了十年的苦,我们勒了十年的裤腰带,在十年之前,当时德国在整个欧盟中间,他的人均收入是排名第三,他说今天倒好,我们经济增长非常非常好,但是呢,我们的人均收入已经降到了欧盟的第12位,下降了9位,这就是说,我的竞争力来自于我的老百姓吃的苦。

    所以实际上要提高竞争力一个很大问题,就是其他的欧盟国家,那些在这些年享受了这些好处的这些国家,也必须得勒紧裤腰带,也必须得限制他们的福利和他们的收入增长,才能够重新找到竞争力。

    主持人:老百姓要意识到这点。

    马光远:对,我们看除了经济乏力,包括福利病等等的,可能一直让欧洲走不出老迈的这么一些结构性经济因素以外,我们还会看到就是这一次欧债危机,事实上对整个欧盟的一个政治架构,都提出了一个严重的挑战。

    当欧盟刚刚提出的时候,大家会认为他非常美轮美奂,设想也非常好,非常理想化的一个东西,让全球的这种一体化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但事实上现在看来,在很多的这个执行机构的设计方面,存在了很大的残缺,这些重大的残缺,不是说你打一两个补丁,就可以解决的,要总反思,不要迷恋自己以前认为我这个东西非常好,我不愿意去改变,还是应当去改变。

    主持人:对。

    马光远:而不仅仅是做一些小修小补,小修小补解决不了问题。

    主持人:光打几个补丁是不够的,那么关于欧债危机的解决之道,我们继续来听一下,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他们的观点。

   

    沈骥如(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由于欧盟现在经济情况不好,有一些企业需要外来的资金的救助,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中国企业可以去进行一些并购,欧洲也应该开发一些领域,寻找一些新的伙伴,欧盟在一些高技术方面,过去对我们中国采取一种技术封锁,限制这些高技术产品向中国出口,如果欧盟能积极的向中国出口,减少这些贸易壁垒,那么他就可以加快经济增长。

    连平(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财政条约在这里提出了对未来的各国的财政预算进行规范监督和干预,干预到什么程度,未来我觉得是可能各国在这个问题上面会有不同意见,或者说比较纠结的一个方面的问题,欧洲稳定机制,财政条约的通过,对于稳定形势,尤其是未来一段时间的形势,应该说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是欧洲稳定机制,所需要的5000亿的欧元,甚至于有的领导人还提出说,5000亿还远远不够,应该是在7000亿以上,这样大规模的资金的投入,未来是不是能够如期的按照这个计划,最终能够到位,我觉得这个问题还是一个问号。

   

    主持人:那么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今天,我们说欧洲经济它的复苏,它的提振,对于世界经济和中国经济,都是有很多的关联作用,最后两位会有怎样的观察?

    马光远:欧债危机今年的这种不确定,事实上给中国2012年的经济决策提出了一个很大的挑战,但是我想这么多年以来,我们应对危机的经验告诉我们,很多情况下,你不要管外面的风有多大,风吹过来以后,我们是不是感冒,取决于我们自己的体质,所以我认为中国的经济,还是应该以我为主。

    尽管欧盟是我们最重要的贸易伙伴之一,但是中国经济的结构问题、创新问题、升级问题、改革问题,都是我们面临的头等大事。

    所以我想外边的风让它吹吧,我们自己埋下头,静下心来,解决我们自己的发展方式的转变,产业结构的升级问题是最关键的关键。

    丁一凡:我来补充一下,刚才马老师讲的这个实际上欧盟需要大的制度性的变革,欧洲人也在做这方面的努力,他并不是说只去救活债务危机,他们也在想,努力把这个危机变成一个未来发展机会,他们在搞这个财政联盟,不是一个仅仅的各个国家遵守纪律,实际上他们就是在想,做成一个巨大的超级的欧洲财政部,为此呢,他们在搞这个欧洲财政联盟的同时,他要再寻找征税的办法,因为一个新的财政联盟,也就说你要逼着现有的国家,把他自己收税的权利交上来,这是非常困难的,因此他们想什么办法,我去征新的税种,征新的税,以前国家没有征,我现在从欧盟层面征,现在想就是两大税,一个就是金融交易税,一个是碳排放税……

热词:

  • 今日观察
  • 欧债
  • 新观察
  • 输血
  • 止血
  • 造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