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自然垄断者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2日 09:0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财经》杂志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12306网络购票引发的质疑与争议,正是全面检讨中国铁路票务系统的契机。垄断下的蛋糕如何再分配?是改革必须面对的问题,而12306仅是开始。

  2.35亿人次。中国铁路2012年“春运”期间需要承载的旅客人数,已相当于印度尼西亚的人口总数。

  长久以来的城乡二元体制,与城市化运动的背离,形成了上亿农民工在城乡之间的钟摆运动。

  在由铁路、公路、民航构成的运输市场中,公路不适合长途客运,而民航票价较高,客运压力被集中于铁路。经过数次铁路大提速,以及建设客运专线,铁路客运的效率与运量较之十余年前已有上涨,但仍与需求存在差距。

  “春运”期间的“买票难”,成为不得不面对的约束条件。在运力不足的局面下,有限的客票如何分配因事关公平而更显重要。

  购票的时间成本太高、“黄牛党”盛行——作为行业主管部门的铁道部,在“春运”期间的铁路客票发售从未令人满意。其背后的因素是铁道部对于客票发售的垄断,造成发售渠道过于集中与封闭。

  从今年“春运”开始,铁道部推出网络购票,但因其惯有的长官意志和准军事化作风而导致动作变形,被舆论放大。业界认为,解决之道,在于打破客票销售环节的垄断。

  ——编者

  “春运”,一年之内全球最大规模的人口迁移运动。

  据铁道部预测,2012年春运40天内,中国铁路要完成2.35亿人次的客运量,此间将有31.58亿人次的人口流动。这意味着,铁道部将对应销售至少2.35亿张火车票。

  在铁路运力紧张的制约下,“黄牛党”的广泛存在,曾与购票者“在售票口整夜排队,放票之时却已宣告无票”的个体感受交织,令公众对于铁路客票的分配环节充满不信任。

  2012年春运起,铁路客票的发售进入互联网订票、电话订票和购票实名制三管齐下。就客票获取渠道的多样性和有效性而言,已处于良性变化的拐点。但在这个转折点上,高峰时超过10亿人次的日均访问量,使得中国铁路客户服务中心唯一网站——www.12306.cn(下称12306)不堪重负,也招来用户一片怨声。铁道部对此的解释是,带宽不够、事前估计不足。

  据《财经》记者了解,12306的设计初衷原为满足高铁、动车客票在线销售,预计访问流量仅为日均3亿至4亿人次。但此次春运前夕,铁道部一改初衷,加入普通列车客票销售业务,造成日访问量远超设计,高峰突破14亿人次,成为“世界最繁忙网站”,也直接引发系统“爆机”。而12306项目亦未经过招投标程序,由铁道部指令下属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下称铁科院)完成。

  回顾铁路客票发售的历史,可分为三个阶段:延续百年的硬板票阶段;1996年起开始建设铁路客票发售和预订系统的内部联网阶段;以及2012年春运起的现阶段。12306、电话订票等新的方式,使购票难现象大为改善,但仍与公众的期待存在相当差距。

  12306网络购票引发的质疑与争议,正是全面检讨中国铁路票务系统的契机。垄断下的蛋糕如何再分配?是改革必须面对的问题,而12306仅是利益重新分配的开始。

  早在1999年,由原国家计委、铁道部经济规划院相关人士提出的一份建议,就明确提出,打破由铁路车站独家垄断客票销售的局面,允许社会上具备条件的企业代理客票销售业务。

  同为票务分配,经过十多年改革,航空客票体制打破垄断,在与市场上的电商网站分享客票、信息资源的同时,亦让后者分担相应的流量压力,成为票务分配的先行者。目前,铁道部已经启动了新一代客票系统的规划和设计,而下一步如何,仍将取决于铁道部乃至更高层面的态度。

  “刷”不到的票

  1月6日,北京旅客张树亮(化名)拨通一名相熟“黄牛党”的电话,想买一张前往郑州的车票,被告知:“现在购票很难,需加价600元。”未成交。

  张树亮无奈转向12306。1月7日至9日,持续刷新该网站页面,却只看到如下提示:“当前访问用户过多,请稍后重试!”“很抱歉!当前提交订单用户过多,请您稍后重试。”“系统忙!”

  此前半年,2011年6月12日,12306开始运行,京津城际列车实现互联网售票。此后的半年,又次递开通京沪高铁、全路动车组、Z字头直达特快、T字头直达特快、学生团体票、K字头快速列车和其他普列的互联网售票。

  到了张树亮购票的春运前夜,12306的网上售票,已经与电话订票一起实现了全路覆盖,实名制售票也扩展至全路网范围。

  但张树亮的订票体验并不美好。“页面的刷新速度在十几分钟到一个小时之间,有时登陆进入了票务页面,却突然死机。等再次登陆进入后,之前存在的车票已经没有了。”张树亮也尝试拨打12306电话订票,但难以拨通。

  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与此同时,关于网络、电话订票的难度和低成功率的抱怨,形成一股热潮。

  今年1月12日,铁道部部长盛光祖在武汉火车站检查春运时表示,12306订票网站可以说是“世界第一网站”,“但这个‘世界第一’要不得!”

  2012年春运,自1月8日正式启动,2月16日结束,为期40天。据铁道部预计,此间将有31.58亿人次的人口流动,比去年增长9.1%,再创新高。其中全国铁路将发送旅客约占春运人口流动总数的7.44%,即约有2.35亿人次。

  与历年不同,今年的铁路春运将网络售票、电话售票和购票实名制全面推开。在这些政策推出之后,据铁道部网站消息,自2011年12月28日开始预售春运车票,截至1月13日,铁路部门共发售火车票8962万张,同比2011年春运增长15%,其中通过互联网售出997万张,占总售票量11.1%,通过电话订票售出1089万张,占总售票量12.2%。

  以互联网售票占比11.1%计,按2.35亿人次的铁路客运量,今年春运约有2610万人通过网络购得火车票。这个数字的背后,是日逾10亿人次的点击量。

  仓促上线

  网络售票、电话售票等形式的出现,是伴随着铁路系统票务改革而发展。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我们一直在使用延续了100多年的硬板票。”铁道部信息技术中心原秘书长石炳坤对《财经》记者回忆。

  硬板票是由铁道部指定的铁路印刷厂集中统一印制,存放在专用的客票库中,然后分送至全国各火车站进入销售渠道。这一方式效率极低,仓储和运营成本却很高,更重要的是,无法有效调配席位。

  1996年起,铁路客票发售和预订系统开始研制并以铁路局为单位迅速推广,这种改变源于当时客运市场的竞争。时任铁道部副部长刘志军在当年的一个讲话中称,1985年到1995年,铁路旅客周转量占全社会客运周转量的比重由54.1%降至39.4%,这些差额主要为公路和民航所吸纳。作为应对,加强铁路客票营销被提升至议事日程。

  这一年,铁道部部长办公会议决定,改革传统的售票方式,尽快建成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铁路客票发售和预订系统。铁道部为此专门成立了由刘志军任组长的客票系统领导小组。

  应客票系统领导小组要求,以铁科院电子计算技术研究所(下称电子所)为核心成员的总体设计组,牵头客票系统的研发,包括北京交通大学等全国数十家高校亦参与其中。到1996年8月,近百名科研工作者联合攻关推出车站售票系统统一应用软件1.0版,此后版本不断更新,已完成六次版本升级。

  自1996年客票系统建立后,火车票代售点在全国各大城市密集发展。以北京为例,自1997年6月首家火车票代售点开办以来,至今数量已在2000家以上。

  目前铁路客票发售已进入第三阶段。铁路系统的相关专家称,此次12306亦系按计划上线。

  但铁道部一位了解内情的人士表示,作为12306项目最初设计时的主管领导,该项目在刘志军担任铁道部部长时“压”了很多年,由于既有售票方式带来的内外部巨大的利益纠葛,该项目迟迟未能上线。

  铁科院一位原负责人告诉《财经》记者:“网络购票系统的项目,在2011年2月刘志军被调查之后,铁道部突然下令上马。铁科院在接到任务后,被要求在2011年6月必须将该网站系统开发到可以试运行的程度,并在2012年春运时能正式应用。”

  铁道部分三步将G打头的高铁列车车票、D打头的动车车票以及Z、T、K打头的直达、特快与快车等车次分批次上网售票。2012年元旦前,铁路系统实现了“一张网”格局,客票全部纳入网络销售系统。

  令铁科院电子所始料不及的是,由于12306设计初衷只是为了满足高铁和动车售票,但2012年春运开始后,铁道部将普列等车型也一下子都囊括进来,“当时电子所的人都懵了。”铁科院一位高层管理人员向《财经》记者透露。

  这直接引发了意料之外的汹涌网购,“就好像原本只做了一双小鞋子,穿的时候却塞进了一只大脚。”熟知此事的人士认为,12360崩溃在所难免。

热词:

  • 财经
  • 春运
  • SAAS
  • 垄断者
  • 铁路客票
  • 特权
  • 铁科院
  • 错峰
  • 网宿
  • 三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