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郭田勇:民间借贷风险可控 加以规范可鼓励其发展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3日 22: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经济台-财经名人访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b9eb84843dc844649e22c460f48a1b8d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去年至今,小微企业的生存发展问题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其中,对于民间金融的规范和民间融资、借贷等话题有热烈的讨论。同时,“金融如何更好服务实体经济,服务小微企业”更是成为了岁末年初政策制定者和学界讨论的热点话题。

    就此,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财经名人访》特别邀请到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围绕着上述问题展开深入的分析和讨论。

     以下为本次访谈精彩观点摘录:

     金融“悬空”发展过度创新 无益于实体经济

    主持人:“保持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一直以来都是您坚持的观点,就您的研究看来,时下我们的金融业有哪些方面是比较“悬空式”发展,主要表现在哪里?

    郭田勇:金融业偏离实体经济走向极端,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其一,金融业由于创新过度,使它出现了偏离实体经济,“自弹自唱”的情况。比如说我们分析美国金融危机的成因时,金融产品越搞越复杂就是其中之一,大量的金融产品设计出来吸引大量资金在里边进行交易,而这些产品本身跟实体经济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小。这可能是一个一般人不太容易理解的问题,我在这里给大家讲个通俗的例子:以前国际上有个著名球星叫马拉多纳,他给自己的左腿投了保险,这时他保险左腿就是一个很正常的交易,因为球星这个腿万一踢断了,可以从保险公司获得赔偿,保证后半生有来源。但是在他投了保险之后,马上就有很多公司很多人参与,就“他这条腿是否会摔断”进行交易。那我们就想,保这条腿这是一个很正常交易,或者说是经济服务的,但炒“他这条腿是否能摔断”这个交易有什么存在价值呢?这种类型的交易行为实际上就是偏离了实体经济本身;比如我们再用现代的例子,美国现在有CDS,CDO,信用违约类的工具,本来我借你这笔钱,正常来讲你到期应该还给我,但在这个交易之上又衍生出来,再开一个品种,就你是否还给我这笔钱你是否违约,我们再来进行交易,然后再开设一个新的品种,就这种违约的这种概念的大和小再来进行交易,这样的话产品越来越复杂,而且越往上走,这些金融产品越高端。而这些所谓衍生性的金融产品就存在两个问题。第一,它内部的风险就越高,因为它大量采用杠杠的交易,用很小的保证金撬动,风险度非常大。第二,它偏离实体经济的距离就越来越远,所以这个就是我们在金融危机中看到的,这个是我刚才讲的情况之一,也就是发展过度的表现。

    第二个“悬空发展”则主要表现在“金融业针对于实体经济方面的服务发展不足”,比如说我们现在经常看到中小企业融资难,企业要贷款,但实际上很多经济效益比较小的正常企业要贷款,金融业没有针对于它们的服务能力,不能把钱提供给这些企业,这个恐怕就是我们存在一些创新不足,服务功能不完善的问题,那么也导致最后金融业没有办法为实体经济提供服务。所以说我们讲金融业要保证金融业很好的服务实体经济,就要防止它出现我就讲这种“剑走偏锋,自弹自唱”的情况。

     政策性缩小利差 “折中方案”释放盈利补贴企业

    主持人:现在国家的金融业和实体经济实际上存在着“一个是利薄,一个是利厚”的客观情况,前段时间有报道称“银行业现在已经取代与烟草和石油,成为了暴利行业,今年一年的增长率在40%到50%”,对于这种现象您的看法是怎样的?

    郭田勇:会出现这种情况,可能要从三个方面分析。一方面,在2002年以后,各大银行开始进行股份制改革之后,对银行的盈利水平的要求的确是高了。不过,银行业是跟宏观经济结合最解密的行业,必须盈利,不能像是90年代我曾经在银行工作那段时间一样,那时候银行放贷款给人的感觉是像是不用还似的,这样也是不行的。其二,银行业表现“利厚”的原因是因为银行业存在着相对程度的垄断,第一,市场不开放,存在准入上的垄断,第二是价格上的垄断,存在一个比较大的利差空间,这也是支撑它高盈利的重要原因。但是社会上更多关注第一层面,因为市场不开放,存在利率管制,才构成高盈利。

    其实我们刚才谈金融要服务实体经济,目前银行业与实体经济显现的前“厚”后“薄”的状况,实际上恰恰反映了我们银行体系在服务实体经济上的不足主要集中在哪里?因为现在这个市场是相对垄断的,比如我们大银行,大型的央企,大客户业务供不应求,他没有更多的精力给中小企业进行服务,“有很多的肥肉可以吃,那当然你不愿意去啃骨头去了”,这是一个可以反过来看的逻辑。

    主持人:您觉得有什么良策来平衡金融业和实体经济这种前“厚”后“薄”状况呢?

    郭田勇:打破这种情况最好的良策就是“把银行完全推向市场”,降低银行业的准入门槛,进行利率市场化改革,这样一来,银行业竞争充分,价格放开后,银行业的暴利我想一定会消失的。当然,进行市场化,前提是我们的准备工作要比较充分,利率市场化后,银行万一倒了怎么办?大家一竞争,存款人利益谁来保证?另外带来的社会冲击和稳定怎么办?这次金融危机帮我们总结了一个教训,为什么美国爆发金融危机?我们从长周期的银行业发展来看,美国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就已经完全实现利率市场化,充分的竞争,在传统的纯贷款上面就非常薄了,赚钱非常难了以后呢,逼迫很多银行把大量的精力投入到了这种交易的业务,这种衍生金融产品投资的业务,他大量的精力资金投到这方面了,最后这块风险比较大,一出问题,然后问题马上会反推导致整个市场金融稳定出现问题,这就教训了中国要施行的利率市场化,不能一步放开到位,因为风险在哪里。

    我针对这个问题有一些“折中型”,或者说是“缓冲型”的对策,比如说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将整个银行业的息差水平,通过政策调整的方式缩小一下,我们曾经测算,降低一个点以后,净利润砍掉三四千亿,因为现在是超过一万亿的。从银行业释放的这些盈利,一方面可以补贴储户,同时也可以补贴企业贷款。

    指望银行自身降低盈利是不可能的,它本身骑虎难下,有些银行的行长也知道,银行高盈利大概是有问题的,但是他又压不下来,因为银行的盈利目标是层层分解下来的,各个基层行,你今年盈这么多利,明年盈那么多利,跟行长们的收入挂钩。所以,我想通过政策调整的方式,把盈利适度的降一些,既能为银行所接受,更能为社会各方所接受,这里面无非是一个利益怎么样分配,大家各方面认为更加平衡的问题。

     民间借贷补足作用不可或缺 但须重视风险管控

    主持人:当下的小微企业的融资非常困难,就在前不久我们江浙地区出现了跑路潮,好多人不干了,跑掉了,这种现象您怎么分析?这个问题出在哪里?

    郭田勇:中小企业融资难应当说是这些年发展持续存在一个问题。但是在2011年反映最突出的。所谓突出,从宏观面上来看,大概有两个原因。一是,2011年中国施行相紧缩的货币政策,央行在货币信贷紧缩中持续采数量型政策工具调节准备金率,这样中小企业在里边分到的羹就会大量的变少;另外,去年受国际金融危机,包括国内各方面不确定因素的影响,中小企业自身发展确实也是比较困难的。去年我专门到江浙一些地方跟当地企业和银行进行过交流,很多企业同时出现原材料价格上涨,人民币汇率升值,用电成本上涨等多重因素的挤压,导致企业的盈利越来越薄;而同时我在跟银行讲这个问题的时候,银行行长则是讲,从他们的角度出发,越说中小企业融资难,发放贷款的风险越来越大,这项业务也就越难做;这两个因素是直接造成了去年融资难问题的突出化。

    主持人:您曾在一些场合提到:要对民间借贷领域进行重点防范化解,您认为目前民间借贷领域最担心的是什么方面?

    郭田勇:民间借贷跟正常借贷没有什么区别,民间借贷既然能够替代正规金融机构的功能,我们甚至还应该多鼓励它的发展,但是我为什么对民间借贷的风险有所担忧呢?原因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民间借贷行为,游离在正常的金融监管的范围之外,正规银行有监管,风险点都能盘点到,风险不容易就爆发;第二,民间借贷利率水平往往非常高,要比正规银行体系要高很多,这样的话,对借贷人来讲风险就重,发生问题的概率会增高;特别由此引发出来第三点,由于利率水平高,非常有吸引力,民间借贷往往会吸引大量投机性的资金投入,去年出现民间借贷热,大量的资金涌入到这一领域,但这些资金投机性非常强,又游离在监管之外,一旦出问题,用一个危言耸听的词来概括的话它就是成为了一种“次贷”。

    主持人:我春节回家的时候,碰见位多年的高中好友,他现在在做鸡厂养殖的工作,也遇到这样的问题,不得不向民间借贷,或者找亲戚朋友,您认为他应该怎么做?

    郭田勇:我们正规金融机构的触角能够往下深入,能够范围进一步增大,能够覆盖到这一些小微型的,或者包括个体户,养殖户之类的这些企业,但是我们现在确实也知道,虽然说国家也一再提倡鼓励,各个金融机构也信誓旦旦的,确实从基层来看,我们正规金融机构的服务面不是太多。

    主持人:是不是跟我们正规金融机构的门槛高有关系?

    郭田勇:肯定有关系,咱们现在强行的要求都要设,但是做了以后,我们很难像国外社区性银行一样,专门在一个小区里服务,也很难像那些银行一样根扎的那么深,你说这个问题反映了什么呢,我们想一方面,对民间借贷这一块我们要承认他能够在正规金融机构起到一个很重要补充作用,另外一方面,我们更应该反思的是我们未来应当采取各种方式,让现有金融机构的触角进一步的往下深。第二,我们要增设一些小型的金融机构,特别像这种小银行,像社区性银行,包括一些小贷公司,我们要大量增设一些信贷机构,这样的话才能真正地解决好这个问题。

    主持人:关于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我们相关部门也做过一些探索,钱怎么流向中小企业?我们的相关部门最近也是比较关注的一点,在关注村镇银行的设立上进行了一些讨论,您觉得这些方面我们应该如何来监管?

    郭田勇:前几天温总理讲时专门提到 “支持民间资本,发起村镇银行”,而村镇银行是中国最小的银行,它只有一个点,设在县以下,一般是设在乡里非常多。而监管机构为了控制风险,规定必须由银行作为发起人才能设立村镇银行,这样规定是因为以前建立“农村基金会”时有教训,让银行作为发起人可以尽量的管控风险。

    因为若完全是民间资本设立村镇银行,难免会有诸多担心:第一,民间资本是否懂金融;第二,民间资本设立村镇银行,万一出问题,会不会把村镇银行作为自己企业的抽水机,把钱都转给民间资本自己做的企业;第三,若村镇银行的经营者管理不善,出了问题,会不会把储户的钱卷跑了;这个担心也是有必要的。

    但是我一直讲,我们也一定要相信,村镇小银行是组成中国金融最基本的细胞,它在一个县里边经营,由于比较小,风险相对可控。而且,我们也要看到绝大部分的民营企业家做银行,会把它当做一个事业来做,这一点也非常值得我们去相信。因此,我讲可以把村镇银行作为一个突破口,让一些民营企业家直接发起成立这种小微型的银行,另外,据我了解,全国现已有三四千家的小额贷款公司,他们经过一段时间发展以后,可以遴选出一些发展的比较好的,形成村镇银行。这里所谓的“好”须包括两个方面。第一,确实经营的水平比较高,经营比较规范;第二,确实在贷款业务中以小微企业为主。

    金融业是个风险比较大的行业,所以我们完全可以从小型的金融机构开始,真正放开它,让民间资本到里边来主导性的来做。

    “靓女丑女都要放行” 小型企业上市须不拘一格 

    主持人:其实我们看到在刚刚披露的年初金融工作会议的内容里,温总理特别提到了,我们需要建立“建适合小微企业的资本市场”,昨天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温家宝总理再次研究部署了进一步支持小型和微型企业健康发展。其中提到支持小型微型企业上市融资,您怎么看资本市场对于小企业融资的作用?另外对于小微企业上市融资的前景和运作您有哪些自己的见解和意见?

    郭田勇:我们现在讲企业融资要“两条腿走路,甚至多条腿走路”,中国现在一到中小企业融资难的时候,银行业受到的指责声音多一些,因为在整个社会融资规模体系中80%以上是银行贷款,只有20%左右是其他直接融资。但是现在我们又强调,“在十二五期间要显著的提高直接融资的比例”,所以未来“发展资本市场,鼓励企业上市进行融资”肯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因此,未来,我们多为我们的中小企业和小微企业开辟一系列上市的通道,比如创业版不要按照以前主板市场的原则,谁业绩漂亮就让谁先上;不要按照主板,大家一定要排着队,然后由监管来挑选,然后一个一个的上,这样效率比较低;另外,跟中国投资者的需求也不一定要完全吻合,监管机构首要是要保持市场的透明度,保持一个公开公平的一个市场交易,先把放行大量小企业上市,在它他上完市以后,让投资者和企业在通过公开市场达到充分的双向选择,

    我经常讲小型企业上市,不但要“靓女先上,也要丑女无敌”,有很多也有风险偏好型的投资者,反而喜欢“长的很丑”的一些企业,因为它们的发行价格非常低,投资者买了这些企业的股票,很有可能从这些丑小鸭里面逮到一只黑天鹅。所以我们讲,在中小企业解决上市上要有这种思路,我们资本市场和直接融资的规模才能够做得更大,也才能够更多的解决上市问题。

    房价降三成不会导致经济崩盘 年内到期地方债才是银行“一道槛”

    主持人:我们的网友非常关心几个热点问题,比如我们的房地产和地方政府债务的问题,那么请您给我们分析一下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这些问题会起到什么阻碍作用?

    郭田勇:这些问题的确非常的重要。比如说当下的房地产调控,中央决心也很坚定。就此,有人就担心房地产调控真降30%以后,会不会导致中国经济崩盘,其实这种担心是多余的?所谓“降30%”是指单价下降,但降了30%以后,房地产销售的数量才会重新上来,否则不降停在那里,反而会没有交易,而只要交易量重新恢复,钢铁,水泥,建材的需求就会重新被拉动起来。另外,我们金融系统也根据这些情况在做压力测试,从监管机构多次公布的结果来看,我们也不担心,可以说,中国的银行业在应对这一轮房地产调控上,应当说是有充分准备的,我认为风险是可控的。

    第二个地方债问题。中国地方债问题,的确对银行来讲是一道槛,因为地方债的确是消耗银行资金量非常大的一个领域,在去年统计1.7万亿的地方政府债务中,有9000亿多一点,都是银行的贷款,这笔资金有一部分是中长期的,但也有大概一半贷款今年就要到期,的确可能会使银行出现偿债困难的问题。

    如果政府没钱还债,银行万一风险暴露了怎么办?该怎么来处理这个问题?就此,我们提出一个解决方案,“以时间换空间”,比如说一笔2008年发放的三年期或五年期贷款,在今明两年要到期,地方政府有可能没有能力偿还,但只要当初贷款项目的商业是可持续的,有一些固定现金流收入,银行就可以考虑给它再延期;另外,在增量方面,对未来新上项目的银行贷款,要严格控制;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地方政府要尽力改变现有的投融资模式,我到银行调研,曾经问过一些银行家,如果当初地方在建的项目,不是以政府的名义从银行贷款,而是民营企业直接招投标的项目,银行给钱就不会那么痛快。这说明实际上地方债的形成,是由于政府信用与商业信用相结合形成的,所以我认为,未来地方政府对于新的一些的债务融资要分成两块,地方政府只做公益类的,没有任何收入的项目,而只要能收费的,全部交给民间资本来做,不要给担保贷款,这样才能未来真正的解决好中国这个地方债和地方政府投资问题。

热词:

  • 郭田勇
  • 民间借贷
  • 风险
  • 财经名人访
  • 银行
  • 利差
  • 利率
  • 市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