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铁路车皮的“灰色地带”(20120208)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08日 22: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45027be8b44e4eaab44d2daaad108522

    解说:一车皮面粉1万多元运费,额外要再付两千多元,车皮潜规则,内幕背后到底是怎样的规则?《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陈伟鸿):这里是正在播出的《今日观察》,欢迎各位的收看。有一个词叫“搞车皮”,在刚刚播出的《经济半小时》的节目当中,我们看到不但车皮难搞,就算是你搞到了车皮,运一车皮面粉还要额外的多掏2300元不明不白的钱,那么车皮的潜规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规则?铁路货运车皮难求的背后折射出了哪些值得我们探讨的问题?又该如何来破解?今天的节目当中我们将就此来展开讨论。

    演播室的两位评论员是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的副会长兼秘书长崔忠付先生,以及我们财经频道评论员刘戈。节目一开始,我们先来看一看《经济半小时》记者的调查。

   

    解说:张强从事铁路货运代理业务多年,不久前,他将一车皮面粉从郑州东站发往重庆站,铁路部门给开出的税务发票,也就是所谓红色大票显示运费是11000多元,但除了这些明码标价的运费外,他还额外付出了2300元的代价。

    记者:像你运这一批货总共花了多少钱?

    张强(化名 运输代理商):总共花一万三千多(元)。

    记者:一万三千多(元),那有票的是多少?

    张强:一万一(元)。

    记者:一万一(元),其他两千三(百元)是没有票,就是隐性的花销是吗?

    张强:对。

    解说:张强告诉记者,如果不肯出这笔钱,就拿不到车皮,这2300元,包括装卸费、铁路多种经营公司的服务费和用于取得车皮计划的费用。这笔费用都是通过郑州东站下属的多种经营公司收取,根本没有任何票据。

    张强反映的情况是否属实呢?记者以发货为由来到郑州东站货运营业厅问有没有车皮可以运货。得到的答复是不确定,回去等电话,第二天,郑州东站工作人员给记者打来了电话。

    郑州东站工作人员:可以给你弄到专用线上去装,但是那边就是没有发票。

    记者:没有发票。

    郑州东站工作人员:对。

    记者:都没有发票,还是怎么的?

    郑州东站工作人员:就是有1万多块钱运费的大票,其他的装卸费发票都没有。

    记者:他们说隐性费用还有,还有什么点装费?

    郑州东站工作人员:那个可能应该会有。

    解说:点装费隐形收费,这个铁路上常用的词到底是什么,在郑州东站货运营业厅对面,有一间没有挂任何招牌的平房,桌子上的电话号码不显示,这里就是郑州东站的多种经营公司办公室。经理白玉涛说,如果往哈尔滨运货,需要在铁路运费基础上,额外缴纳2000元的“代理费”,包括站台费、装卸费、空车使用费,还有货运代理费,如果是发货到车皮计划更加紧张的地方,还要再加800元的“点装费”。

    记者:现在走昆明那面的点。

    白玉涛(郑州东站多种经营公司业务经理):最便宜的都是这个数(八百)。

    记者:多少,八百?

    白玉涛:八百块钱都点不回来,没有人,因为这咱不说是行业潜规则吧。

   

    主持人:刚才记者的暗访,让我们看到了高价车皮背后的种种的黑幕,其实在这个独立的空间里,有很多专用的名词,可能是我们电视机前的观众会觉得很陌生的,比如说,刚才这个短片当中,大家听到的所谓的点装费也好或者是红色大票也好、代理费也好等等,我们先请两位评论员,跟大家来解释一下这些专有名词。

    刘戈(财经频道评论员):对,其实刚才我们看到的一个现象,是将近20年来,在货运领域里面的一个潜规则,就常见的一个现象,在这里面费用的话,如果你要通过一个代理公司,货运代理公司去走一批货的时候,你需要付两笔费用,一笔费用所谓大款,另外一笔是小款。

    大款的那一部分就是刚才我们说的红色票,红色大票,那个票是国家税务总局核定给铁路部门用来给这个货运部门出具的发票,那个票是正规的发票。

    主持人:合理的一部分。

    刘戈:对,剩下的这一部分,2300块钱这里面的话,他们又起了很多名目,有一些费用应该是货运代理部分的公司他们应得的,比如说代理费,也就跑腿的,那么还有一些名目繁多,比如说点装费,这个“点装”二字重点在这个“点”字上。

    主持人:“点装”何解?

    刘戈:就是他会告诉你说,你这个货已经来了,但是现在已经走不了,因为大家都在排队,怎么样能尽快地走了呢,我上面给你找关系,找到某些部门、某些人,然后这个钱是花给他们的。

    主持人:我们刚才短片中看到这些人拿出2300块,类似这样不明不白钱的时候,内心是不情愿的,但是你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就说如果我不给这笔钱,我的东西肯定是装不上车的。

    所以对于刚才我们这些林林总总的名目,点装费也好,代理费也好,可能崔会长,你在这个行业当中,也听到过了很多,我注意到其中有一个现象,就是刚才刘戈也特别强调的,有10000块钱红色大票可以开给你的,正规的发票,2300块是没有人肯给你开这个红色大票的,这个事件说明了什么?

    崔忠付(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这个现在这种各种名目的一种收费,前几年更加普遍,特别是铁路运输紧张的时候,不管叫点装费也好,叫计划什么费也好,各种名目的费用。

    主持人:你还听过什么其他的?

    崔忠付:我记得铁道部专门对各种这种不合理的各种名目的收费,做过一次清理,当时文件里面我记得有十多种、甚至20多种各种收费,实际上都是一种不合理的乱收费,这种乱收费反映出一个什么现象,实际上为什么这种收费能够存在,而且客户愿意好,不愿意也好,他也能够接受,是因为首先是我们铁路运力紧张,铁路运力越紧张,这种乱收费的现象可能越严重。

    第二个就是曝露我们现在的铁路运价相对来说比较低,客户为什么愿意加2300多块钱,也就是13000块要这个车皮,说明这个车皮在市场上的价格,它值13000。所以总体来说,我们铁力运力相对来说,运价就是比较低,所以造成了这么一个状况。

    主持人:其实这个状况,也催生了在这当中帮助别人去搞车皮的那伙人,对吧,特别像咱们平时要买火车票,很紧张的时候,你可能窗口排不到,你说好吧,那可能周边有一些“黄牛党”。   

    崔忠付:客运紧张的时候,就会出现“黄牛党”,这个虽然我们下了很多的工夫去打击这种“黄牛”,虽然见到很多成效,但是也打不尽,还是因为运力紧张,一票难求。

    主持人:我们这个货物市场当中的这个“黄牛”,他们似乎这些年也依然存在。

    刘戈:所以的话,这个在铁道部的文件里头是三令五申,是不允许的,那么2006年有文件,2008年也有文件,所以经常会有。

    那么里面的表述强调铁路各单位不准将铁路运输计划切给延伸服务和货运代理企业,不准要求货主通过延伸服务和运输代理办理货物运输,不得以不批计划,不配空车拖延办理的办法,暗示、要挟、逼迫货主办理延伸服务或者运输代理。

    但是的话,在那个片子里头,我们却看到了这样的一个现象,所以,这个代理的费用产生的话,实际上还和个别地方的一些货运部门,铁路内部的一些工作人员是有关系的。

    主持人:他们甚至有可能会不会是有一些推波助澜在其中?

    崔忠付:刚才刘戈老师也讲了铁道部的规定,实际上铁道部,包括各铁路局对这种乱收费是明令禁止的,刚才从片子里看出来了,除了铁路大票,他开了发票以外,其他收的各种费用是不开发票的,因为他不敢开,一开完以后,铁道部或者陆续就会查,从这里可以看出铁道部和各路局对这些不规范的这种乱收费的行为,还是非常严厉的。

    主持人:那其实如果说,一个企业他如果真的是想走一个正规的渠道来运输自己的货物的话,那么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个流程?

    崔忠付:按照规定的话,就各铁路车站都有车皮计划受理的窗口,应该来说不管是货主,还是货运代理公司,都可以通过窗口来申请计划,现在问题由于紧张,可能你的货主通过正常的渠道。

    刘戈:他等不及。

    崔忠付:他申请不到。

    刘戈:对。

    崔忠付:如果说,一些代理公司,特别是跟铁路关系比较密切的一些代理公司,他可能会申请的到。

    刘戈:对,就是我们这里面说的多种经营公司。

    崔忠付:对,现在讲到多种经营也是应该来说铁道部,铁路系统的多种经营自己发展还是非常快的,因为所谓多种经营,可能从事铁路主业以外的各种各样的一些公司,去年整个铁路多种经营达到了3千个亿,因为铁路运输收入一年是5千个亿,快占到就是相当于铁路运输收入60%

    主持人: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现象,是我们最初打造多种经营公司的一个初衷吗?它跟最初我们的愿望是不是有违背的地方?

    崔忠付:但是这是我们现在从事货运代理,包括从事物流的这些公司,只是多种经营公司的一部分,一部分,但我们也不能够我们说多种经营公司,从这几年来看,在逐步逐步的规范,逐步逐步好转,但是在一些个别地区,就像刚才短片里边所讲的个别公司的一些个别人,这种乱收费,还是客观存在的这个铁道部也是很重视,采取各种方式去规范这些收费的行为。

    这个铁道部每年都会对这种从事这些货运代理的公司要进行培训,主要是规范他们的收费行为,但是现在为什么很难去杜绝,这里边我想分析有些问题,因为我们很多的一些多金公司,包括一些货运代理公司,实际上都是铁路部门出资所组建的公司,它和铁路车站出资主体利益上是联系在一起。

    主持人:他们千丝万缕的联系。

    崔忠付:有一些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要想解决这些问题,首先应该切断他们利益上的联系,再一个怎么去规范,应该来说运输和运输代理这是整个运输这个链条里面,两个必备的一个环节,在国外运输代理也是起的作用是非常大的,最关键我们怎么能够改变现在社会上对货运代理乱收费的这种印象。

    实际上我就觉得有一点,就是我们现在不管是多金的这些公司,还是铁路办的货运代理公司,从服饰上跟这些主业都一样,包括有一些社会上的一些代理公司去拿车皮的时候,也是穿着铁路制服,给老百姓的就是铁路上这些人。所以我就觉得这些方面,应该在利益上,在各个方面,都应该和铁路局要分开,这个可能对铁路整个货运市场的规范管理可能会有些好处。

    主持人:我看到我们的网友也对我们今天探讨的这个话题,有自己的观点想要表达,我们来看看这位叫“张海”的网友,他说“曾经有一段时间,我们公司开展了火车运输的业务。可是有些紧俏的车次,即使我们愿意多花钱,也仍然搞不到。火车运力紧张由来已久,只能加大铁路线网的建设,推进铁路运输市场化,让车皮倒爷没有生存的空间。”

    我们今天所探讨的铁路车皮的潜规则,是不是跟我们现在的运力紧张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透过这样的铁路车皮的潜规则,我们可以引发什么样深层次的思考?未来车皮的计划如何能够更加地透明一些?稍后的节目继续我们的评论。

   

    解说:铁路车皮潜规则,根源到底在哪里?顽症如何才能根治?《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欢迎回到现场,继续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节目当中我们跟各位关注的是如何来破解铁路运输过程当中的潜规则。

    在节目一开始,我们大家看到了是面粉的一个运输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不得不付出的一些其他的不明不白的费用,那接下来我们带各位到包头来,看看记者给我们描述的这一段有关于煤炭运输的状况。

   

    解说:在包头火车站,车站运营运输营业厅申请不到车皮,记者来到包头西站的一家多种经营公司——通远物流公司,这里的业务部门的工作人员指着电脑上的多列车皮说,这些都是华远公司的,如果想弄到车皮,必须去华远公司,他们的车皮也是从华远拿的。

    通远物流公司工作人员:你别管人家走多少,你走你的。

    记者:看下机机率。

    通远物流公司工作人员:机率要跟对方谈,人家一年走两个亿,不给你还是不给你,明白不,没有啥机率,看人为操作事情。

    解说:“华远”公司为什么能把车皮等最为紧俏的资源握在手里呢,几经辗转,记者在包头市九原区阿勒泰酒店发现了这家神秘的华远公司。

    华远公司工作人员:(现在)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记者:比方说我们报车皮的话,如果明年走火车的话,明年从哪报?

    华远公司工作人员:这个地方你就别想。

    解说:在和记者谈话的过程中,赵部长还接了个电话,他在电话中告诉对方,开票的时候不能把计划费体现出来。

    赵部长:不能体现计划费的字样,将来财务、税务一查,计划费是哪里来的。

    解说:随后的调查发现,包头一家公司已经通过华远运煤成功,在这份煤炭运输合同中,承运方是古城煤化有限公司,实际操作方却是华远公司。记者随后联系上了该运煤企业的负责人。

    据这位煤老师介绍,车皮计划费并不会一成不变,每个月的价格并不一样。如果想通过这个公司操作,需要先存入华远公司给的一个账户,每发一列他们会在里面扣除计划费部分。

    某企业负责人:通过华远。

    记者:计划费的参考价是多少钱?

    某企业负责人:一百块钱吧,这个月底要打计划费,走一列打一列计划费,走两列就打两列计划费。

    记者:按一百打吧?

    某企业负责人:不按一百打了,125万一列。

    解说:那么这家设在酒店的神秘公司究竟是什么背景呢?包头市工商局网站显示,华远物流公司全称是内蒙古华远现代物流有限公司。

    在一份香港上市公司永晖焦煤的报告中披露,这家公司由呼和浩特投资中心控股20%,第二大股东永晖持股9%,报告还透露,永晖持股华远物流会获得额外的铁路运力,永晖焦煤预期所占铁路运力配额每年可增加120万吨。

    车皮计划费或者说是点装费对那些经常使用铁路货运的客户来说,俨然成了人们所共知的行业规则。

    货运车皮代理商:一个月要装三列四列,最少押50万在我们公司。你报计划,报完计划给铁路交计划,给铁路交款,交进去一列300万,就是大循环,装煤,到时候给你票据,我是给你批车,不做了以后,立马退回去。

   

    主持人:记者在包头对煤炭货运所做的调查,让我们接触到了另外一个新的名词叫“车皮计划费”,我想说来说去,可能还是车皮紧张惹的祸,那我想问问刘戈,你了解不了解,车皮到底是如何来分配?

    刘戈:我也和内部人士探讨了一下,现在基本上,尤其是煤炭,我们国家现在每年跨省的运输的煤炭有9亿多吨,那么9亿多吨其中有7亿多吨主要是用来运给发电厂,南方的发电厂的煤,那么这些煤的主要来源是山西和内蒙古这一带。

    所以现在这两个地方就形成了一个瓶颈,比如说,内蒙古西部的煤,现在只有30%能够从铁路中运过来,那么这样的情况下,铁路运输就需要大家来申请,来进行一个分配。

    所以的话,有一个计划,那么比如说,你是南方,你是杭州的或者是广州的一个大型的电厂,那么在年初的时候,你就要向比如说像包头的火车站,然后来提出你的今年计划的申请,那么这样的话,火车站报到铁路局,铁路局报到铁道部,那么最后把你们所有这些需要你们能够必须保证的这样的一些发电用煤,最后制定一个计划,那么我优先来保证你。

    那么这样的话,这个计划完了,剩给其他没有资格的这些企业的名额就很少了,但是的话,有的人,还想通过这个铁路来运煤,因为运煤从铁路运的话,比公路便宜的多,现在每吨公里通过铁路运15分钱,但是如果通过公路大概要三四毛钱,有这样的一个差距。

    所以很多人就希望通过是不是可以把一些获得资质的,就是有计划资质的这样一些企业指标拿过来,通过代理公司来进行一个勾兑,这样的话,里面就会产生所谓的计划费,这样新的费用。

    那么这种情况下,最后这个煤走到目的地以后,可能要比我们正常的计划内的煤要高一点,但是比汽车运输的煤还是要价格低。

    主持人:我想对于很多人来说,所谓的车皮计划费真的是让我们像雾里看花一般,并不真正的了解到底是如何来计划的。

    那我想问问崔会长,到底有没有什么样的办法,可以让我们铁路运输的市场,变的更加透明一点,就是每笔钱是花在什么地方,为什么花,我都能够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去花?

    崔忠付:所以我刚才说了,产生这些问题的一些原因,根本原因是两条,一个是铁路运力紧张,一个是运价相对来说比较便宜,刚才刘戈也说了。

    主持人:对。

    崔忠付:我们现在去年全年的每天日均的装车数是16.8万,实际上我们请车的可能超过50万,按照我们现在说满足不了,请车率也就30%多一点,所以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那么就构成了紧张,它就是一种稀缺资源,稀缺资源就有价格,这个公司不去做,可能有另外公司去做。公司不去做,可能有个人去做,因为它有一个空间。

    我想这个要改变这种办法,可能从根本上来看,一个是要加快跌路建设,提高我们铁路的运输能力,这个可能是长远来说是一个根本。

    现在从我们全国来看,也是这样的,像东部一些地区,铁路运力相对宽松,就基本上不存在这些问题,但是十年前或者是更久一点,这个问题在东部也是存在的,也有各种各样的这种收费,现在铁路运输不紧张了,这种收费就没有了。

    第二个就是要提高组织化的程度,这个组织化的程度,我们中国的铁路运输组织这种能力应该在世界上运输效力最高的,力度也是最大的,但是也不是说没有在进一步改善的空间,如果在组织上做一些调整,做一些改善,可以腾出一些更多的一些运力来满足这些货主企业的一些需要,我想这是从根本上去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从眼前,我觉得要解决有几个方面,我想第一个,现在大家对铁路部门所举办的这一种代理公司去收各种各样的费用很有意见,因为它是和铁路利益联系在一起,外面感觉到是铁路在乱收费,实际上这些收费都是铁路的一些代理公司去收。

    所以我想规范首先就是我们应该改变现在的这一种从事铁路货运代理这些公司的投资,这种投资的这种主体,要吸引更多的一些货主,或者社会的投资和铁路共同来组建这个货运代理公司。

    在国外有很多一些国家规定承运人是不能够出资成立货运代理公司的,因为你承运人成立货运代理公司,结果出现法律纠纷以后,这个主体可能划分很难去进行法律上的处理。

    但是从我们目前来看,我觉得如果说成立一个多元化这些货运代理公司,可能铁路利益相对来摊薄一些,可能这问题处理起来可能比较好一些,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我觉得还是要加大社会对铁路的计划受理窗口监督,就说你这个受理窗口应该来说要除了对货运代理企业进行开放以后,更多地要直接面对货主来进行开放,但是有个问题货主他拿不到车皮,这些代理公司来处理,这就是我们发动社会力量对受理窗口要进行监督。

    那么第三个问题就是应该公开透明,就是现在我有多少车皮应该向社会公告,谁按照这个先后顺序,谁申请,那就给谁,在运力紧张的情况下,只能采取这种办法。这样的话公开一透明,才能够杜绝这种不合理的一种收费现象。

    主持人:刚才我们提到的这些办法,到底能不能从根本上来解决铁路运输过程当中的这些潜规则,还有没有其他的一些思路,我们也再来听一听特约评论员的看法。

   

    邬跃(北京物资学院物流学院院长):我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根本的还是要解决运力,因为如果永远都供不应求的话,这个问题就会长期存在,可能从铁路运输的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包括车皮等这些分配,要从这个角度从供应的角度要下大力气,也就说增加供给量,尽量在市场达到一个平衡的时候,这个问题才能从根本解决。

    但是我想这个可能需要一个过程,不可能说一蹴而就,还一个问题就是应该解决它的公开透明化,就是对价格的公开透明化,那关键就是收费的标准上,包括收费的规则上等这些应该公开,应该透明,也就是作为消费者他能知道,比如在冬季,运煤比较紧张的时候,那价格可能比夏季稍微要高一点,那必须要公开透明,也包括各个公司下面比如说包括一些手续费、代办费等,这些必须要向社会公开,让这些消费者能够了解,那么根据他自己的需求,让他自己来选择。

   

    主持人:我想要破解我们今天所关注的铁路运输过程当中的潜规则,透明应该是其中非常重要的关键词,如何来透明呢?其实我们大会想到在今年春运期间,我们的客票实行了实名制的购买,这让很多的“黄牛党”从此呢,可能没有业务可做了。那我在想,是不是在我们的货运的这个市场当中,也可以借鉴类似的做法,让这个市场变得更加的透明,或者还有什么样其他的思路?

    刘戈:对,我是觉得今年的火车票客运票的这样的实名制,确实是很好的实验,也就是说,不是没有办法,在现有在目前的这种运力状态下,那么通过对于这些有资质的公司,对他们的严格监管,对他们的指标的使用,那么这样的话,进行一个透明化的这样一种监督,我想对于解决目前的这样一个问题,它会有一定的作用。

    崔忠付:所以我想解决任何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公开透明,我们现在就是有一些公司,在这里边收各种各样的费用,实际上都是背后的一些动作,也是提不了桌面上来的,要想解决问题透明。

    还有一点我在讲为什么这个车皮能够值13000货主能接受,还是我们运价太低,如果我们把运价提高到市场可以接受的程度,可以和这个价格和公路的水平,稍微比公路水平要低一点,就说再高一点了,可能他就走公路去了,有一个竞争的,同时又和各种……

热词:

  • 今日观察
  • 铁路车皮
  • 灰色地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