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财经资讯 >

邓聿文:金融开放才能降低银行暴利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10日 08: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财经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去年年底,民生银行行长在某次论坛上感叹:“银行利润太高了,都不好意思公布。”切莫以为这是银行家的“幽默”。日前国经中心副秘书长陈永杰接受采访时,引用银监会统计数据告诉我们,比起传统的石油和烟草等暴利行业来,银行才是真正的暴利之王。

  银监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去年全年国内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利润超过1万亿元,人均利润超过50万元,而相比之下,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去年人均利润不到4万元,银行扣除个税后的人均净利润是工业企业的12倍。

  银行的暴利再次佐证了经济学的一个基本道理:有垄断的地方就有暴利。当然,这话也可反过来说,有暴利的地方就存在垄断。

  2011年是绝大多数中国企业日子过得倍感艰难的一年,即使对于一些垄断行业和企业来说,由于外部形势的恶化和国内通胀的走高,要取得过去的暴利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但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银行的利润却是出奇的“历史上少有的好”,这不能不说,问题出在垄断和管制。

  国家对银行的垄断,首推对利率的管制。中国的银行,存贷款利率是由央行规定的,不像其他一些国家,乃由银行根据市场的需求自行调节;且贷款的利率要远高于存款的利率,两者利差甚至可以达到5%左右,而欧美国家银行的利差普遍不足1%。国家之所以要人为设置这么大的利差,为的就是要保证银行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一般来说,利差收入要占到国内银行营业收入的七至八成。

  与银行暴利有关的另一垄断,就是银行在收费设项及价格制定上形成了一种强制性的市场权力。据银行业协会自己组成的的一项内部调查,目前银行收费服务项目达到了850项,其中大型商业银行2010年有偿服务产品和项目较2003年增长了104%,甚至出现银行收费项目“越减越肥”的现象,像密码挂失费、ATM取款费、小额账户管理费等银行收费项目一直饱受民众诟病,但就是取消不了。银行收费项目的收入虽然在整个银行业的收入中占比不高,但由于它投入的成本也少,形成的利润也很可观。

  不仅如此,问题还在于,很多收费项目是针对储户而来的,银行本身并不生钱,是储户把钱存入银行,银行才有“本钱”放贷。从这个角度看,储户是银行的“衣食父母” ,本该得到银行的“孝敬”才行,可现在反过来,储户要想得到银行的“服务”,还得付钱给它。而且,在尝到了收费的甜头后,银行凭借自身的垄断地位,可以随意设置收费项目,或者将原先免费的服务变成收费。

  从发达国家的银行来看,银行虽然相对于储户有一定的垄断优势,但由于银行业的准入门槛不是很高,且行业内部存在充分的市场竞争,因此,很难形成一种全行业的垄断地位。中国的银行垄断,完全是人为制度设计和管制的结果。

  国家之所以要管制银行,从工业化的角度来考察,是要把银行当成财政来使用。因为在工业化发展初期,资本稀缺,因而资本价格很高。如何让资本价格便宜化,就成为国家金融的特征。途径是政府办金融,同时进行利差控制。应该说,这并不是中国特有的现象,而是几乎所有发展中国家实行工业化初期的一个特征。但中国的特殊之处在于,银行或者金融与政府结合得尤其紧密,受政绩考核和升迁的影响,政府需要银行来为国企和地方经济增长提供低成本的融资。所以,在银行的体制和政策设计上,就形成了国家对包括银行在内的整个金融系统高度管制的体制格局,呈现一种高度的封闭性,表现为,民营资本难以进入银行或金融业,即使进入也要受到一系列前置审批的严格把关。尽管这些年银行纷纷进行商业化改造,在市场化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总的来说,银行和金融体系本质上还是“垄断金融、计划金融、行政金融”。

  垄断就没有竞争,计划就排斥市场,行政就易受政府部门干预。这种垄断和管制因为西方银行在此次金融危机中受伤很大,在我们这儿甚至还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强化。

  国家对银行的高度垄断与管制,除了会使得银行滥用自己的垄断优势及产生腐败外,在以下两方面,还会产生特别严重的后果:

  一是造成整个金融系统特别是银行业的创新不足,和竞争力不强。如果说,发达国家的银行其主要问题在于创新过度及缺乏有效监管的话,那么,中国的银行其短板则在于创新能力低下。虽然近年来银行也设计和推出了很多理财产品,创新能力相对过去有所提高,但多数理财产品不过是对发达国家银行的模仿和照搬,没有形成自己的一种创新模式。所以理财收入在整个的银行收入中占比还是很低。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对利率的管制。假如银行可以在国家的保护下轻松地通过利差收入过上好日子,谁还会有动力汲汲于银行治理、服务和产品的创新?

  二是由于缺乏为中小企业服务的中小金融机构,致使中小企业在经济困难时,难以从银行获得稳定的贷款,或者贷款的成本要比国企大得多,从而导致企业无法成长,这是中国民营企业不能发展壮大的一个重要原因。地方民营企业发展不了,最终也影响地方经济的发展,导致地区发展差距扩大。

  所以,解决银行的暴利问题,根本的是要放松国家对银行业的高度垄断,加快金融的对内开放步伐,鼓励竞争。其中,关键做好两点:一是解除央行对利率的管制,让市场决定利率。根据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对工、农、中、建四大行测算,如果利率市场化完全实现,四大行整体的利息净收入可能在目前基础会下降近一半,而与银行利润降低对应的,则是储户利息收入的增加,和企业融资成本的降低、利润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利差收入的降低,最后会迫使银行真正重视组织结构、治理机制和理财产品的创新。二是大力发展民营银行。在推动利率市场化过程中,小型金融机构与大型银行形成竞争,不仅仅是贷款利率的竞争,还有存款利率的竞争,进而可促使在一定范围内提高存款利率,让民众得到实惠。在此之前,诚如陈永杰所建议的,可采取存款单边加息与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加强对银行业的税收监管、提高银行业税率、征收暴利税,以及取消一些不必要的银行收费等政策措施。

  邓聿文为中央党校《学习时报》副编审  

热词:

  • 理财产品
  • 银行收费
  • 金融体系
  • 金融开放
  • 暴利行业
  • 服务
  • 幽默
  • 学习时报
  • 金融系统
  • 利差收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