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左小蕾:通胀相对平稳 资源价格机制改革正当时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11日 00:0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a7bdd56cc89445ad8d5a2a105b8d64cc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龙年伊始,中国经济形势再度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在危机四伏的国际经济漩涡中,中国经济如何在2012年走出不一样的步伐?国内的通胀局势,人民币升值、巨额外汇储备、中国出口等热点问题又将向那些方向演变?

    为了解惑上述诸多问号,本期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财经名人访》节目特别邀请到银河证券首席总裁助理左小蕾,展望并预测2012年的中国的宏观经济,将如何演变走向何方。

     “内需促增长”模式更符合转型需要

    主持人:展望2012,如果让您用一个词语来预测形容今年整个中国宏观经济的形势的话,你会用哪个词呢?有人说去年至今,我们的增长已经出现了下滑的迹象,您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左小蕾:在2011年可以说整个中国经济实现了平稳增长的预定目标,我认为2012年也会延续这种稳定增长的态势。

    我们认为在2011年,GDP9.2%的经济增长速率是非常合适的,是正常而合理的。实际上,8.5%到9%点多的增长速度是中国现阶段最合适增长速率。若仅仅因为速度在这一区间内有下行迹象,就说中国经济下滑了,这个概念我认为是不全面的。

    主持人:您能不能从投资、消费还有出口方面分析,这“三驾马车,将会在2012年,形成一个什么样的发展态势?

    左小蕾:我个人认为,中国目前的投资要适当的放缓,数据显示,中国去年投资增长25%增长,GDP增长为9.2%,如果比较粗略计算的话,也就意味着3个百分点的投入带来1个百分点增长,经济学上把这种现象叫做“规模递减效应”。在这个时候,若你还要推动更高的增长的话,就意味着你要付出更多的投入,未来有可能会出现4个百分点投入,换1个百分点增长的状况,这是非常没有效率的。反而,适当的放缓一点会更有效率,比如说以2个百分点投入,换1个百分点增长,所以我认为投资在现阶段应该适当放缓。

    而消费倒是有些增长的空间,不管是从转型的角度,还是从国际形势变化的角度。

    首先,我们常说要“依靠内需促增长”,是因为我们有人口的基础,美国和欧洲虽然也是非常重要的第一第二出口市场,但实际上他们人口加起来7个亿不到,中国现在粗算就有13亿人口,可以说天然拥有消费最基本的市场基础。再加上跟随着中国老百姓近几年收入增长也在变化,老百姓的消费结构也在发展变化,除了基础消费以外,可能还有一些收入比较多的人,有一些高档的消费,甚至一些奢侈消费的需求。可以说,如果未来这种收入增长的态势能够继续,我们消费结构的调整就会有更大的空间

    最后从出口的角度来讲,现在大家老是强调外边市场的变化,欧债危机,美国危机影响我们出口市场,事实也的确是这样的。短期来讲,出口增长下降,我们可以采取一些补救措施,比如说多元化出口的目的地,但是从根本上来说,中国应对此一定要抱有更高的战略性思考,要更强调强大内需市场,尤其是消费市场的思考。当然,为了实现这种转型,需要配套,以及更多的政策性改革,制度性的改革。

    劳动力成本还会持续提高 可“梯度转移”制造业

    主持人:刚刚您也提到,中国经济目前是处在一个“转型期”。我们都了解,近些年中国经济腾飞跟中国人口红利有着密不可分关系,但这种优势正在逐渐消去,经济转型的话题更加的变得刻不容缓。那么,在中国经济转型整个过程中,您认为有哪些领域是值得我们目前重点关注的?

    左小蕾:其实我觉得目前无论说是被危机倒逼着转型也好,还是说是因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产生必然的经济规律变化也好,我们当下都有必须要转型的需求。在过去30年,改革开放的之后这种所谓的“粗放式高增长”,的确是建立在劳动力的比较优势上的,同时政策上也的低要素价格管制,也提供这种“粗放式发展”的政治环境。

    很低价格的土地、资源、能源构建了低成本优势,在这种基础上,形成了目前的这种出口导向型经济。经济发展到今天,不管国际国内,这种“粗放式高增长”条件都发生着变化。之前我们说到由于债务危机,外需环境目前发生了变化,我们不能继续依赖出口导向的增长,我们要转向“扩内需”,要转型发展。

    而国内劳动力成本还会持续提高,今年春节以后出现了“招工难”现象,但实际上这种“招工难”问题,实际上价格问题。所以我觉得,经济转型,首先是劳动密集性的产业需要逐渐转向资本密集和技术密集,因为现下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劳动力成本问题。

    另外单就制造业来讲,需要由低端制造业向高端制造业转型,我们不可能将劳动密集型的产业整体转移,复制当年西方整体转移到中国的这种模式。因此我们要“梯度转移”,从东部沿海向中部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同时保持一定就业,保持中西部优势,终端制造业向高端制造业转型,向服务业方面转型。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机会。

     通胀相对平稳 价格机制改革正当时

    主持人:说到能源成本的上涨,我们知道在本周2月8日凌晨,发改委刚刚将汽油和柴油每吨价格上调了300元,您认为,石油价格的持续攀升,将会对本年度“控通胀5%以内”这个目标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左小蕾:我觉得,如果不是非常情况,不应该通过控制油价来控制通胀,我觉得这是不合适的。我觉得进行价格机制调整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大环境,但在目前这样一些很随机因素很多的国际国内环境内,平稳的大环境是不存在的,所以所谓的“机制要素调整”也是不存在的。但我认为在当下,我们通货膨胀的情况实际上已经相对平稳的情形下,的确是“价格机制改革”的好机会,这个时候应该把价格机制的调整,不止是石油方面,还有其它领域的要素价格机制调整的问题提到日程上来。

    主持人:我们普通老百姓茶余饭后除了聊一些国内经济大的形势以外,他们其实更关注,品种百姓更关注物价走势,,您对接下来一年通胀预期是怎样的?

    左晓蕾:首先,我比较反对信口开河的预测,通货膨胀有着非常严格严谨的计算方式。我们认为今年的通货膨胀可能会在4%左右,同时也认为4%通胀水平是中国可承受的,因为时下的经济增长都有8%、9%水平上。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承受程度是要以收入增长为指标的。

    很简单一个例子,假定去年100块钱一周是我的生活水平,基本的生活水平支出。那今年通货膨胀涨4%,也就是说我要保持我去年的消费水平不受影响的话,就要花104块钱,但是如果你今年的收入增长是10%,那也就说你今年有110块钱收入,支出到104块钱对你来讲就是可承受的。

    主持人:前段时间我们《名人访》在采访姚景源姚总的时候,他有一个观点是认为,除了要通过一些手段,继续稳定通胀的形势之外,改革分配制度更加的刻不容缓?您对2012年财税政策方面的预期是怎样的?

    左小蕾:是的,政府管理通胀处理要推出一些比较有针对性的政策以外,首要的就是要提高收入。提高收入实际上也就是提高刚刚所提到的承受能力。所以,未来我们要采取更多的方式方法,来进行收入分配制度改革。

     下调存准并不意味货币政策转向 还要看中间指标

    主持人:提到管控通胀预期,在2011年的时候,货币政策发挥的十分显著的作用,“从过去适度宽松转为稳健”,大家集体的感觉都是比较紧张的,您认为2012年,货币政策会延续这样的调控风格么?

    左小蕾:我觉得这个概念首先大家一定要搞清楚,为什么货币政策跟通货膨胀联系在一起?因为通货膨胀从根本上来说是个货币现象。就像我们2009年的时候,经济增长8%、9%,货币发行28%、29%?这就意味着每创造一块钱价值,发了三块钱,四块钱货币,而经济最后是要平衡的。平衡的方式就是之前价值一块钱的东西卖出了四、五块钱,那就是通货膨胀。所以我们常说通货膨胀是货币现象,跟发钱密切相关。所以在去年我们采取稳健的货币政策,与我们前期发了太多货币不无关系,当然不止是这一点,境外资本流入等因素,也创造流动性,加大通货膨胀压力。

    所以,今年大家有一种说法,就是说通胀已经平稳了,那么货币政策是不是就应该宽松了?这种提法其实是有几个误区的。首先,稳健不是紧缩,既不宽松也不紧缩,这才叫稳健;另外还有一个误区,就是通胀下来货币政策就应该宽松。货币政策不光是只有这两个极端,如果老翻来翻去,一下宽松一会儿紧缩,就是工具使用不当,最后反而会导致经济的大起大落。其实经济正常的时候,也就是大多数的时间内,货币政策都是稳健的,既不宽松也不紧缩。我们刚才说了,经济现在是稳定的增长,也就说经济恢复了常态,既不过热也不是在衰退,货币政策就应该回归正常。

    而什么叫做稳健?用一个指标来说,就是货币供应量,也就是我们所说MI应该满足经济正常运行所需要货币需求增长。那么多少才算是满足呢?假如说今年9%左右经济增长,加上4%通货膨胀,所需要货币需求增长应该是13%到14%左右,满足经济正常运行所需要货币需求增长。所以说如果今年实施这个政策是中间政策目标是14%,那就是稳健的。

    再讲怎么实现这一指标?经济增长需要发行,需要银行信贷增长;另外采取一些比方说外汇进来的方式,现在外汇积累流出减少,可以通过公开市场操作发行票据;当然也可以通过存款准备金率调整提供流动性,但是只要以14%MI增长为中间目标的话,不管它用什么手段,我都不认为是货币政策的转向,而是为了实现稳健所必要手段。

    所以我认为,存款准备金率就算调整了,也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转向,还要看中间目标。而且我觉得,中国经济在目前情况下,不需要靠宽松的货币政策来推动经济增长,因为只要一宽松,中国经济一定会过热,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且,中国不缺钱,要知道2007年到2011年,四年的时间居民存款增长21万亿,,四年的时间从14万亿增长到了35万亿,这就意味着民间剩余资金多得不得了,还有企业储蓄也是从19万亿增长到30多万亿,也增长60%。所以从总量上来说,企业也不缺钱。几十万亿增长说明危机期间放出的货币,经过“乘数效应”创造货币,经过这样周转以后都变成了企业的存款,变成了居民的存款。如果在这个时候,你不去引导这些民间资金和企业资金的投向,反而去增发货币的话,我觉得中国经济将极有可能会万劫不复。

    主持人:刚才提到欧债危机,中东问题,以及日本问题,您觉得外因的演变会对我们中国经济造成什么样影响?我们面临一些挑战又在什么地方?

    左小蕾:很简单的来讲,如果中国的经济增长需要延续2011年的平稳,我们的政策也需要延续2011年的平稳对不对。像是伊朗问题引起来的石油价格这种波动,我们在去年也遭遇到了,由于利比亚,由于包括伊朗在内的局势变化会不会使得石油价格高位波动,但其实总的来讲我们这些情况都跟2011年没有太大区别,所以中国政策决策要依据2011年,要参考2011年走过到路,来做我们很好的铺垫,来推动经济平稳增长。

     中国资本市场应更多致力于制度改革和基础建设

    主持人:节目最后还是选取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网友提问,除了实体经济之外,其实他比较关心股市在2012年是否有涅盘重生机会,投资者能否盼得曙光?

    左小蕾:说实在的,我很不同意比较情绪化的来判断资本市场,我觉得中国资本市场应该更多的致力于基本改革和建设。像2011年,2010年股市走势不尽人意,我觉得很大程度制度性问题造成,肯定不是经济基本面造成,所以我觉得网友们这些投资者们对中国的资本市场应该抱有推动制度性建设,制度性的改革的期望,让我们资本市场真正的变成一个比较公平公正公开的市场,能够很好反应经济增长基本面情形的市场。因为只有这样,我们的投资者最终才能在资本市场活动中,得到应有的回报。

热词:

  • 左小蕾
  • 通胀
  • 平稳
  • 资源
  • 价格
  • 机制
  • 改革
  • 财经名人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