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两会特别节目:“增长”与“增收”总理怎么说?(20120305)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5日 23: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b25abacce8e04f2ca000166be7a35986

  解说:经济增长目标8年来首次破8,中国经济是否要放慢脚步?降速换档、升级转型,中国经济如何走好关键一步?《今日观察》两会特别节目,国务院参事研究员姚景源为您解读政府工作报告。

  主持人(陈伟鸿):欢迎收看《今日观察》两会特别节目。今天最受关注的无疑是温家宝总理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在这份报告当中,对过去一年的中国经济作出了怎样的总结;在这一年,也就是本届政府任期的最后一年当中,对于中国经济又做出了什么样的规划?今天节目当中,我们特别邀请到了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姚景源先生,以及我们的评论员马光远和大家一块来做一个解读。
  首先我们就来关注一下温家宝总理在今天上午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提到了哪些关键词。

  解说: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的预期目标是7.5%。这是2005年以来,中国首次调低GDP增速预期目标。
  温家宝(国务院总理):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预期目标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7.5%;城镇新增就业900万人以上,城镇登记失业率控制在4.6%以内;居民消费价格涨幅控制在4%左右;进出口总额增长10%左右,国际收支状况继续改善。同时,要在产业结构调整、自主创新、节能减排等方面取得新进展,城乡居民收入实际增长和经济增长保持同步。
  解说:温家宝表示,这里需要着重说明的是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略微调低,主要是与“十二五”规划目标逐步衔接,引导各方面把工作着力点放到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切实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上来,以利于实现更长时期、更高水平、更好质量发展。
  倪永培(人大代表):现在提出“稳中求进”,把国民经济增速调整下来,在优化结构、提高质量、提高效益上,这是非常正确的。我们国家总的来说,人口众多,很多的企业还是以劳动密集型企业为主,我觉得我们这些传统的企业,一定要新型化,要提高我们内在的科技含量,提高我们的机械化自动化水平。
  王君正(人大代表):对于我们进一步优化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发展的方式,是一个我们工作的重点。各地发展的情况不一样,像西部地区过去发展的基础弱一些,可能经济发展的速度相对要高一些,但是不论在速度高、还是速度低,更重要的是加快优势产业的培育,培育自主产业,培育经济的核心竞争力。
  解说:受欧美债务危机进一步蔓延,国内部分中小企业经营困难等影响,中国经济增速正逐步回落。2011年第一季度,增速为9.7%,第四季度为8.9%,从今年以来的情况看,回落势头仍在延续。
  但从近年来中国经济实际增速看,均大大高于年初的预定目标。2009年中国经济遭遇国际金融危机冲击,提出“保八”,实际增速为9.2%,2010年的实际增速为10.4%,2011年的实际增速为9.2%。

  主持人:在今天上午总理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其中有很多的关键词都是非常牵引大家关注目光的,但我想对于我们在座的这两位嘉宾而言,肯定数字是最敏感的,今天上午我们注意到有这样两个数字,一个是9.2%,这是我们去年中国经济的一个增速。
  再一个就是7.5%,这是对今年的经济增速我们做出的一个目标,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7.5%这个数字会有一些特别的意味在里面,二位怎么来看这个数字?
  姚景源(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刚才我一直在和光远同志我们两个在聊,就是说,大家知道我们从2005年开始,我们每一年的经济增长的目标都是8%。
  主持人:从来没低于8%,但今天我们看到一个7.5%,大家就有点疑惑。
  姚景源:我们两个人当时谈我们的一致意见是这样,就是说,我们还是要回过头来看当初我们为什么确定8%,这个为什么我们2005年以来把整个经济增长的目标都确定在8%呢,因为我们当时总理也讲过,就是我们要给大家一个信号,告诉大家中国经济经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到了今天,我们经济增长当中的主要矛盾和问题不是速度问题,是增长质量和效益问题。
  主持人:对。
  姚景源:所以我们要把经济工作的着力点放到结构调整增长方式的转变,放到提高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上来,但是刚才光远谈这个问题,虽然我们2005年以来,年年是8%,但是没有一年低于9%。
  主持人:对,从来都是远远超过我们最初设定的目标,但是这次不一样,连续8年来我们自己第一次提出了一个低于8%的一个增长速度。
  马光远(财经频道评论员):对,特别我们看到就说,刚才姚老师讲就说,事实上8年以来,我们整个都在9%以上,包括2009年、2010年,我们特别困难的时候,2010年我们甚至在10%以上。
  姚景源:2007年我们是14%的速度。
  马光远:14%,对。
  主持人:这样一比,老百姓也会有这样一个直觉说,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从今年开始,我们经济要减速了,有这样一个含义在里面吗?
  马光远:事实上在“十二五”期间,我们对整个“十二五”的一个规划,经济增长速度就是7%,那么再加上从今年整个来讲的话,一方面当然是总理也讲了,跟“十二五”我们整体的这么一个规划,经济增速的规划逐渐的来接轨,我们适当的把我们速度降下来,适当的增加我们对低速增长的容忍度,我想对于中国经济不仅仅对2012年来讲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
  而且对于整个“十二五”来讲,我们能不能奠定一个,包括我们的官员的观念里边,我们老百姓的接受度里边,我们能不能奠定一个低速,但是高效、高质量…
  主持人:高质量,对。
  马光远:可持续增长的这么一个格局,这么一个主旋律,我想今年的7.5%,也许能给我们从观念上,从整个我们这种经济发展速度的这种依赖方面,能给我们重新定一个调子。
  姚景源:刚才光远讲得,我觉得他讲得很清晰,就是说我们2005年以来,我们把整个经济增长的目标,确定为8%。
  主持人:对。
  姚景源:我们的目的是告诉大家,我们要把经济工作的着力点放到增长的效益和质量上来,但是看起来我们回过头来看,我们这几年,我们每一年都是9%以上,这个经济增长速度过快、甚至过热,它使我们一再的贻误结构调整和增长方式的这种转变的时机和机遇。
  主持人:我们就过多的注重了速度,而忽略了质量和效益。
  姚景源:所以现在我们把目标,我们2005年以来一直的8%,我们这次把它调到7.5%。什么意思呢?我觉得第一,就是要给我们全社会给我们各级领导干部,给我们的企业家一个强烈的信号。
  主持人:对。
  姚景源:就是说,我们一定要把工作的着力点放到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上去。
  主持人:这也表明我们这次决心很大。
  姚景源:决心大,决心大。
  马光远:对,而且7.5%,大家现在感觉跟我们以往的速度比,可能觉得慢一点。
  主持人:降下来了。
  马光远:但是要真正的说,把7.5%做成一个非常高质量的7.5%,做成一个效益高、结构好,老百姓能够得到更多实惠的7.5%,也是相当不容易的。
  主持人:之前跟姚总在聊天的时候,姚总说,任何一个经济现象,其实你都可以在汽车的行为当中,找到一个对应。
  所以我刚才我也想到说,我们现在主动的调低经济增速,特别像开车过程当中的一个换档,你比如说,你要开手动档的车,你想要开快的话,不是说拼命加油门,而是说你得脚得先松开,放一点油门,这样才有可能换到更高档。
  所以从这个角度而言,我不知道二位如何来解读这个动作,对中国经济而言,我们松开油门要换档的这一刻,我们有哪些特别关键的步骤要做?
  马光远:我觉得就是真正的是这样,我们前几年可能,包括现在,我们很多时候对于中国经济的速度,我的感觉就是有些情况下,我们真的有点勉为其难了,你比如说,我们环境的压力,我们资源的压力,我们大宗商品等等的一系列。
  主持人:我们一路踩着油门呼啸而过。
  马光远:我们没办法,但是我们拼命的踩着油门。
  主持人:对。
  马光远:似乎跑得很吃力,似乎跑得很快,但是这种速度本身是一个低层次的,低档次的速度,自身不轻松,蓝黄还很高。
  主持人:对,问题在于很多人舍不得松开踩着油门的脚。
  马光远:所以我们讲就说这个容忍度,以前我们的官员也好,我们的老百姓也好,我们的整个经济也好,我们只习惯于跑得快。
  主持人:对。
  马光远:这是我们的一个习惯,但是等慢下来以后,大家很担心,你比如说前几年,我们老是讲说,中国经济要是低于8%的话,那是很大很大的一件事,那么现在如果我们调到7.5%,我们假定一下的话,调到7.5%以后,我们有一个比较好的结构,有一个比较好的一个产业,有一个比较舒服的这种比较合理的这种分配的话,那么事实上即使我们速度比较低,但是大家会很舒服,也就说我们经常讲的这种对于社会来讲,对于公众来讲,对于国家来讲,你整个幸福指数是不一样的。
  所以我觉得,最大的关键,就说我们如果真的要调低速度的话,最大的关键还是要转变观念。
  主持人:你看说到转变,我在总理的工作报告当中也找到了这样的一句话,他对于调低经济增长目标,做了一个非常好的一个诠释,其实我们这个举动,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引导各方面把工作着力点放到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切实提高经济发展质量和效益上,以利于实现更长时期、更高水平、更好质量的发展,这样的一个高要求,对现在而言,我们要做哪些准备?
  姚景源:就是刚才光远讲,就是我们这个经济如果把它比喻一部汽车的话,汽车在行驶当中,它的速度不是越快越好。
  主持人:是。
  姚景源:如果你速度过快你会产生很多问题,比如说安全问题,比如说能耗问题,比如说乘坐人的这种舒适,还是痛苦的问题。
  主持人:有时候驾驶人还会出现疲劳驾驶的状况。
  姚景源:对,所以就是说,光远讲这些,我们要把它拿到经济上,就是我们现在常讲的我们经济当中的问题,就是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
  主持人:对。
  姚景源:所以我们还是要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把经济增长速度让它适度的回落,应当说是解决我们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很重要的一个科学的举措了。
  所以在这种状况下,我们怎么样去科学的去把握中国经济的发展,那么我们如果说,我们在这个时候把速度适当的让它往下调一点,这样的话有助于我们平衡、协调和可持续。
  主持人:这可能是我们大家期待当中的中国经济健康发展的一个真实的表现,我想对每个中国人来说,我们不仅仅关注中国经济的发展状况,我们同样也关注和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很多问题,比如说,我们的收入增长、我们的生活水平的提高等等,那么在现在我们面对经济增速调整的情况之下,这一切的目标和诉求又如何得到体现和实现呢?在稍后的节目当中继续我们的评论。

  解说:4%的物价涨幅如何控制?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怎样深入?控物价,促增长,此消彼涨,如何实现?《今日观察》两会特别节目,为您解读。

  主持人:欢迎各位继续收看《今日观察》两会特别节目,在今年的两会上收入和物价同样也是一个引起大家关注的热点问题。

  解说:关于收入分配的改革,温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提高居民收入在国民收入分配中的比重,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创造条件、增加居民财产性收入,建立公共资源出让收益的全民共享机制。
  温家宝(国务院总理):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严格规范国有企业金融机构高管人员薪酬管理,扩大中等收入者的比重,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促进机会公平,规范收入分配秩序,有效地保护合法收入,坚决取缔非法收入,尽快扭转收入差距扩大的趋势。
  解说:物价也是普遍受到关注的一个问题,温家宝总理在报告中提出,今年力争将居民消费价格涨幅控制在4%左右。
  温家宝:这是关系群众利益和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重点工作,要在有效实施宏观经济政策,管好货币信贷总量,促进社会总供求基本平衡的基础上,搞好价格调控,防止物价反弹。
  解说:收入和温家问题,也是代表们普遍关心的问题。
  李忠军(人大代表):我是来自基层的代表,在农村调研时,使农民能增收,这个难度很大,现在生产资料价格在上涨,柴油、生产资料、化肥、种子,这个价格陆续在上涨,怎么使农民能增收,这个非常难。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到,中央财政对三农服务,继续加大(投入)1800多亿来增加农民的收入,这样怎么使农民增收和稳定粮食市场价格给个很好的信号,这样能提高种粮农民的积极性。

  主持人:说到收入和物价,其实不仅仅这是两会上的一个热点问题,在我们收到网友的观点当中,也体现的很多,我们来看这位新浪微博上的署名“家在清风雅雨间”的朋友,他说,“目前大家通常的感受就是口袋里面的钱越来越不顶事了,去超市100元买不到什么,可是工资的增长幅度却很难高过CPI的增长。呼吁切实关心民生问题,提高广大人民的幸福指数。”
  前两天,我一个朋友在微博上,他发说,“其实我现在准备开始减肥了,我准备只吃西红柿和黄瓜,可是一到菜场一看,西红柿和黄瓜的价钱,远远超过了我的想象,这年头,减肥都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大家对于这个收入,对于物价的确关注非常多,在今年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这两个关键词“收入分配”、“居民消费价格”同样牵动人心。你们对这问题有什么样的看法?
  姚景源:总理在报告当中,我们把今年物价上涨总水平,我们要把它控制在4%以内,那么大家知道我们去年也是4%,但是去年我们没有实现工作目标,我们是5.4%。
  物价问题是关系着千家万户,我是讲特别是我们这个现在通货膨胀有一个结构性特征,就是说我们现在物价上涨、通货膨胀,它更多的是体现为食品价格,就是肉禽蛋菜,比如说我们食品价格和肉禽蛋菜上涨的幅度,它基本上是推高了物价总水平,占了百分之六七十。
  主持人:就像那网友说的,拿100块钱到菜场转一圈,不太顶事了。
  姚景源:对,所以这种状况,我是讲我们物价问题,大家不要把它单单看成是经济问题,它事关民生,事关社会的和谐稳定。
  主持人:这个过程当中,大家的诉求是一样的,我们希望自己的收入能够提高一点,物价能够尽快地往下降一点,但现在当面对着经济增速调整,我们放缓自己的经济增速的时候,这样的两个诉求还能得到很好的保证吗?
  马光远:经济增速的下调不等于收入的下调,我们把速度降下来,我们的目的是让大家的收入上去,我们有一个好的增长质量,这个好的增长质量里边,其中有一个指标就是衡量你的收入分配问题。
  主持人:对。
  马光远:所以这个在我们的整个报告里边,你要是仔细看它的结构的时候,你会发现,关于收入分配的问题,总理既在民生领域讲,包括农业领域,包括提高我们扶贫的点,而且在改革的问题里边讲。也就说从总体来讲,我们的收入分配问题,本身是一个改革问题。
  所以我觉得今年对于收入分配来讲,咱们一方面当然要保持物价的一个稳定,那么再一个就在收入分配上,这个“破局”上来讲的话,我觉得最根本的还是一个是在国与民之间,我们去年财政收入是百分之二十四点几,远远的高于城镇居民收入和农民人均纯收入。
  所以我觉得这个上面那么实现我们两个同步,怎么样来在2012年我们有一个很好的一个起步,我觉得这是最关键的。
  主持人:你刚才强调的财富在国和民之间的这种分配,在我们网友当中也有很多的共鸣,我们再来看一位来自新浪微博上“梦在飞翔”这位网友的观点,他说:“国富民强”使得国有资产迅速的膨胀,可老百姓的钱包却跟不上国有资产的膨胀,应该实行藏富于民,“民富国强”使老百姓都富裕起来了,国家才能强大。
  其实刚才光远特别提到说,我们要“破局”收入分配制度,但是这个目标如何能够真正的得到实现,现在有没有一些举措?
  姚景源:我觉得就是光远刚才讲的,就是要用改革的办法,怎么改革呢,我们这次两会代表和委员们都提了一个,很多人讲这样意见,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大家知道国民收入就是分三大块:政府一块、企业一块、城乡居民一块。
  那么我们看这三块,我们政府的财政收入,我们去年是超过10万亿,增长速度20%多,企业利润增长速度也是这么高,就是我们城乡居民收入,就是10%左右这样一个增长。
  那么显然的话,就是说,改革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光远讲的破局,我觉得就是应该把政府这一块,把它切出来,拿过来放到城乡居民收入,因为你重新切,做大蛋糕是一个方法,但是做大蛋糕它来的慢,重新切蛋糕快,它快,而且重新切蛋糕,它不涉及到发票子,它又不会导致通货膨胀。
  但是难题在哪里呢,难题就是你要是把政府这块切出一块放到我们城乡居民收入以来,但是我们现在各级政府,我们都承担了那么多的事情要办。
  所以它办那么多的事情,没有钱又不行,那怎么办呢,我觉得就是要把我们光远说这个改革,说这个“破局”我觉得就是要把我们提高城乡居民收入和转变我们政府的职能把它紧紧地结合起来。
  主持人:一块蛋糕如何来切,如何让更多的人都能够从中受益,我觉得这对于政府来说,同样是考验自己执政能力的一个关键时刻。稍后的节目,继续关注我们《今日观察》两会特别节目。

  主持人:欢迎回到现场,这里是《今日观察》的两会特别节目,刚才我们和两位评论员一起关注了增长,我们也关注了增收,其实在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一定还有很多的亮点是你们的关注,来,我们听一听。
  马光远:我觉得因为提到增收问题的话,当然有两种做法,一个是加法,一个是减法。那么提到减法的话,我们现在其实总理在报告里边也特别提到一个结构性减税的问题,我们这两年事实上我们关注到财政收入增长过快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的整个税制结构可能面临一个真正的彻底的一个调整问题。
  所以今年能不能在结构性减税,在去年的比如说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高等等的基础上,包括我们的增值税,包括我们的营业税,包括对于小微企业的这种税负减负,能有个大幅度的进步,这是我非常期待。
  姚景源:我觉得做好今年的工作就是增收和增长,那么最关联的就是消费,就是说,只有我们把消费对整个国民经济增长的拉动力让它真正能成为第一位,那么显然,你要想扩大消费,就要让消费者有钱,那么增加大家的收入,就成为扩大消费的一个重要前提,那么你要让大家扩大消费,除了增收以外你还要稳住物价,物价下来了,那我们的购买力增加了,又回过头来也能够使消费对经济增长有更大的拉动。
  主持人:就进入一个良性的循环了。

热词:

  • 今日观察
  • 两会特别节目
  • 增长
  • 增收
  • 总理
  • 怎么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