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3·15在行动:泄漏个人信息,该管谁?谁该管?(20120327)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27日 22: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00645405e75e4a2f82e2678c28666876

  解说:用户信息泄露案件一发再发,借助高科技盗取信息手段花样百出。个人信息安全为何被推向风口浪尖?《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沈竹):这里是正在为您播出的《今日观察》,各位晚上好!我是沈竹。大家可能有这样一个事实的体会,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工作,家庭住址,电话号码,婚姻状况,孩子多大,存款多少,股票是多少?购车购房的详情,这些原本应该是隐秘的个人信息,可能正在被千里之外的一些毫不相关的人掌握得一清二楚。而且他们正在利用这些信息赚钱甚至犯罪。为什么个人信息的泄露现象屡打不绝,而且越打越盛?有哪些新科技手段已经进入到了这个领域?未来我们个人信息的保护能不能够通过立法来实现?今天我们将就此展开评论。

  演播室的两位评论员是我们的老朋友霍德明和张鸿,两位好!首先我们来通过小片子来观察一下几个案例的实情。

  解说:在江苏苏州的一所学校里,曾经发生过这样一件怪事,短短几天,几十名学生的存款突然间蒸发了。

  学生1:我查了一下我卡里的余额就只有2分钱了。

  顾沂(学生)2:我觉得这个事儿挺悬乎的,感觉突然之间钱就莫名其妙没了,本来还在手上的,就突然之间没了。

  解说:学校报案后,警方在成都市高新区的一个网吧里,抓获了正在作案的宋明海。远隔千里宋明海究竟是通过什么手段窃取到了那些学生的银行卡号和密码呢。

  宋明海(犯罪嫌疑人):我下载一些文档,突然就搜到几个相关的excel文档,包含一个叫奖学金的一个文档,那里面包含着身份证号码,还有银行卡号,我看到身份证号码和银行卡号是成批量成对出现的,我想可能就是什么批量开卡的,根据所学的知识,我感觉这些卡可能开卡的密码是有规律的。

  解说:经过实验,宋明海发现,这些银行卡的初始密码就是身份证后6位,而且很多人没有更改,于是,他登录银行的网站,轻而易举地申请开通了这些卡的网络支付功能,并特意选择了通过买卖电话充值卡来套取这些存款,两个星期,他将44名学生银行卡里的5万多块钱的存款席卷一空。

  我们的个人信息还可能因为上网购物不知不觉泄露了。前不久,北京的小姚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亲切地报出了他的姓名和邮寄地址,说他们公司免费团购欧莱雅化妆品,还赠送300元的充值卡,不过需要缴纳298元的进口税,小姚觉得值,就交了钱,过了几天,货来了,打开包裹验货后却傻眼了。

  小姚:这明显的一看就不是正规的东西,这上面的污迹很明显,这个划痕,所以我就说这个不行要退货,他们说需要联系快递什么的,说等电话,他们经理出差了,过两天才能回来,然后过了两天,我又给他打电话,完了他们就说,他们经理出车祸了。

  解说:小姚发现,邮寄单上,寄件人的位置写着北京团购网中心SZT的字样,寄件人地址一栏写着回龙观,上网一查,发现有一些网友和他的遭遇相同,记者电话采访了北京团购网却被告知,北京团购网中心SZT是个骗子网站。

  记者:寄件人这块写的是北京团购网中心SZT。

  北京团购网(电话采访):这不是我们的,你们被骗了。他窃取我们通道,然后再给我们的客户打电话,然后冒充北京团购网中心,他不是冒充北京团购网,这我也挺气愤的,我找过他们,也给我地址了,给我地址我去他们公司了,用的是假地址,他们就是有个玩电脑玩得挺好的,然后把我们的资料窃走,他可以进入任何一个网站系统,把客户的购买记录买走。

  主持人:刚才我们在片子中看到了几个个人信息泄露,并且被犯罪分子利用之后受到了一系列的伤害,那我就想问了,您是不是也受到过这样的伤害?我是受到过,今天我就想跟评论员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是不是也受到过同样的伤害,遇到过同样个人信息突然别人都知道了,然后电话打到你们这来,然后让你们受到伤害的情况?

  霍德明(财经频道评论员):这事我是亲身经历,不是我亲身,但是是我在老家的父母亲,他真的有这么个经历,我的父亲现在快90岁了,有人电话打过来,他说我是霍某某,我是您的亲戚,老人家电话上没听到亲戚打电话来了,他就已经血液沸腾了一半了。

  另外还说我在北京认识你的儿子,在某某什么大学里什么的,他都很清楚,我父亲就觉得说亲戚到这个城来了,我肯定要招待他一下,我这个母亲有一点私心,就说你招待嘛,看看怎么招待,招待最好的馆子,我父亲把他招待馆子以后,第二天怎么回事,带了20公斤的黄金到我家来了,带来黄金以后做什么,要兑现,这个就是叫爷爷吧,“我们黄金是有这么一个东西的,老人家能不能够看看帮我们看看。”20公斤的黄金,很重的,两个人带进来的,好,黄金带进来了,先让这个老人家怎么样,去找个金店去测一下黄金对不对,果然,金店说这个东西是对的,当然不是每一条黄金都是这样测,测完了以后我父亲就动了心了,动心的时候要把其中一个骗子带他到家旁边的邮局去,真要提钱买这个黄金,我记得大概一两百万。

  主持人:然后呢?

  霍德明:到了邮局,我的父亲带着他去了,那到邮局了,邮局的女同志很有警觉心,看看老人家怎么一下提这么多钱,老人家你家里电话有没有,打个电话回我家去,我母亲在家,因为我母亲跟父亲俩人同时被骗了,母亲说没错,有这么回事,这个老人家就让他提吧,这个邮局的这位女同志很机灵,您还有没有小孩,给我一个他的手机号码,我弟弟正好在,于是,这个邮局的女同志就直接打电话给我弟弟,我弟弟一听就知道这东西是假的,我说多危险,多危险。

  主持人:我想被这些骗子骗入戏的人还不在少数,张鸿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张鸿(财经频道评论员):我个人没有遇到过这种二次伤害,什么叫二次伤害,就最近一段时间做3·15我的信息意识特别强。

  主持人:看谁像坏人。

  张鸿:不是,我觉得我的信息本身丢失,就已经是损失,就是受到了一次伤害,无辜的个人隐私损失。

  第二次伤害就是他拿这个信息来伤害我来诈骗我来犯罪,就像我家里的刀丢了,本身就是损失,然后他拿着这刀子来砍我,那是二次伤害,他说的这就是,他信息已经丢了,然后拿这个刀子去砍他们家人。

  我身边朋友经历的最严重的两个拿“刀”砍,不是真拿刀砍,一个是我们的一个实习生,他家在哈尔滨,然后正在上课的时候,他在上课的时候收到短信说,配合我们运营商的一个活动,把手机关掉两个小时,他就很听话地把手机关掉了两个小时,然后大家就可以想像,他家里就炸掉了,因为有人给他家里打电话说你的孩子得了什么什么病,现在在医院里需要你及时汇款,汇几万块钱,家里人一打电话手机关机,那可能就是真的了,家里就在准备汇钱的时候,就凑钱不那么容易,好不容易凑齐了,正准备汇的时候,两个小时到了,然后家里人怎么着又不小心又拨了一下他的电话,一下通了,说他正在上课,才知道上当。

  还有一个朋友,就我们同事去上海采访,就在他登机的那一瞬间,登机要把手机关掉,他家人收到了电话,所以你就想像他多么精准,让他家人打电话,说他出了交通事故,然后家里人赶紧把钱汇了,好在这个行程不是特别远,然后他家人也是凑钱不容易,不像霍老师家人一下就能去银行取钱。

  主持人:对,他们总是能找到能关机的时间,然后把这个事情安排得前后精准。

  张鸿:就说明这里边的分类,精准的服务,这里边后面的产业链已经到了多少精细化的程度。

  主持人:我相信两位评论员是不是也勾起了您对个人信息泄露之后被伤害的痛苦的回忆,我们也做了一个网络的调查,我们调查这么几个问题,一个是“私人信息泄露给您带来过经济损失和人身安全的威胁吗?”有过的受调查者达到了38.2%之高,没有过的为61.8%。

  第二个调查问卷我们询问大家的是,“您认为个人信息泄露主要途径有哪些的时候?”观众是这样回答的,非法信息买卖的占到了41.6%,个人网上注册泄露的为34.9%,银行或保险公司泄露的为12.9%,其他为10.6%,看来非法信息买卖是最高的一个比率。

  这两年我们看到个人信息泄露的案件屡有发生,不仅如此,他们跟高科技的手段结合在一起的也越来越多,高科技的手段高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我们再来通过一个小片子了解一下相关的案件。

  解说:有的骗子甚至还会借助一些高科技手段让你防不胜防,一天中午,江西泰和县深泰公司的张经理,正坐在电脑桌前,手机响了。

  张经理:我一般接电话都会看来电显示,对方这个电话熟不熟悉,然后我再接他电话,电话一响,我一看这个电话是县里面领导的话,他说问我在哪里,我说我在办公室,他说你方不方便说话,我说你说什么事,他讲我现在碰到点麻烦的事情,你的资金现在怎么样,我说什么事,你能不能借点资金给我,我挪动几天。

  解说:领导突然张口借钱,张经理是既意外又紧张,挂了电话后,张经理有点摸不着头绪,这时电话又响了,张经理一看,还是刚才打电话的人,这次他没有寒喧,而是直接告诉了张经理一个账号,让他马上把18万元钱打过来,张经理还是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于是,拨通了县领导的电话想核实一下。

  张经理:他说什么事,我说你是不是向我借钱,他说没有啊,我说他现在把你的账号都发到我手机上了,他说你拿过来我看一下。

  解说:张经理赶紧报案,犯罪嫌疑人又是怎么准确获得这些电话号码和个人信息呢?犯罪嫌疑人毛建华交代,他是偶然从网上看到有人卖修改来电显示号码的软件。

  毛建华(犯罪嫌疑人):就是说把手机的号码可以任意显示成另外一个号码,我就感觉好奇,就这样跟他对起话来。

  解说:于是,毛建华花了200元购买并学会了这个号码任意显软件,然后纠集几名犯罪嫌疑人分头去购买通讯录、银行卡,通过技术手段,警方终于发现犯罪嫌疑人在江西赣州某地,警方连夜前往赣州实施抓捕。

  周义深(江西省泰和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进去以后我们一看他电脑是打开的,正在玩儿电脑,另外一个边上放着几个手机,正在拿手机跟我们这个张总联系,说这个钱怎么还没到位啊。

  解说:有关个人信息再来看一组调查数据,“您认为自己的个人信息安全意识强度为?一般的占49.9%,强的占29.1%,弱的占21.1%。

  ”您觉得需要保护的个人信息有哪些?“个人基本信息占34%,证件号码占31.5%,联系方式占26.1%。

  主持人:其实我们看了这个小片子之后非常担心,因为所谓的改号软件任何一个人打过来的电话可能都是显示的是我的亲人,或者我熟悉的人的号码,那这样的话确实让我们觉得高科技的手段跟个人信息的泄露结合在一起,是防不胜防的一个局面,个人信息真的就管不住了吗,两人看到的局面是什么样子的?

  霍德明:个人信息管不管得住,我想用正面跟反面的方式看,第一个我记得我小时候看到科幻片,我走到商店里去,马上他就会告诉我说,我要买的东西在哪。其实现在假如说我到一个购物中心,我真的很希望随时有人发短信告诉我,霍先生,你要买的某某衣服就在什么地方,最便宜的,这个东西它能够及时通知我,这是一个现代科技的一个进步,没有话说吧,但是这是正面的;反面就是说,他怎么知道我要什么东西?肯定是我原来透露这些东西,第一个解决方式就是不泄露这些个人信息,我觉得还是不太实际。

  主持人:根本不可能,你买房子你去银行怎么能不泄露呢。

  霍德明:没错,第二个就是我经济学上我就想了,最佳的犯罪率其实不是零的,如果是零犯罪的话,社会付出的成本很高,是我们回避这个问题,不能回避它,就是要把管理成本考虑进去,社会管理成本考虑进去,怎么样能够让个人信息,既使是泄露,但是它往正面方面的应用。但是如果变反面,变成诈骗的话,那应该在社会上面有这种供给,什么供给,就是帮助个人能够减少被诈骗的可能,我们想想看,当初软件或者是电脑发明的时候,没有这个病毒这个玩意,后来现在反病毒的这么一个产业很大了,是不是,现在既然有这么多垃圾的那个东西,以及我们个人信息可能有各式各样的漏洞,为什么不能有一个什么”铁门塞客“,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让我们大家把个人信息的保护好像有一个保镖的这么一个概念出来。 

  主持人:防火墙。

  霍德明:防火墙,如果做到这点的话,这也是正面产业的一个好的范例。

  主持人:可以激发一些市场化的东西。

  张鸿:对,我们其实一直呼吁靠政府来解决,霍老师提供的思路是靠市场化也能部分解决。其实你看现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这个社会正在走向霍老师小时候看的科幻片的路上,就是只不过我们不是在超市里直接告诉我我需要一个洗发水,需要什么一个牙刷,而是我在某个别的地方,曾经表露过比如说我想租房,然后立马我手机随时随地可能会收到有租房的信息。

  主持人:对。

  张鸿:我在妇产医院有了一个儿子,然后紧接着在其他地方,因为我有奶粉的需求。

  主持人:什么月嫂、奶粉、小孩衣服全都来了。

  张鸿:你想就有点像科幻片里的大超市,一进去,只不过他现在庞大了,现在已经因为没有限制,所以扩大化,扩大化意思就是在我不需要的时候也告诉我,在我没有表达这个欲求的时候他也把我的信息拿过去,然后进行了组装。比如说他拿到我的车的信息,房子信息以后,他不管我出租不出租,卖不卖车,需不需要润滑油,他不管这个,他把那些东西然后细化、分解,然后出卖给下一家公司,这也是一个大的产业,所以我们没有控制的时候,这边形成了一个大的产业链,所以这就是不好的那一面,所以现在我们其实是无解的。

  主持人:无解。

  张鸿:其实因为我们走在那个路上,服务更加精细化,服务更加好,但是在你没有控制的时候,尤其是科技发展的前提下,当我们有了手机,没有手机的时候不存在这个问题,没有电脑时候不收邮件,没有垃圾邮件的问题。所以当出现了这些东西的时候,你的所有的监管、法律等等这些东西还没有跟上,他们跟上了,那些人跟上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其实是,因为在几年前很难想像我们面前的电脑可能会被别人控制着,他就可以通过……就我们改号软件其是不就是这样的吗。

  主持人:对。

  张鸿:他通过里面搜集了大量的人的联系方式,然后就可能把你很多东西就破解掉。

  主持人:包括盗用信用卡里的钱,他们都通过远程电脑就可以完成。

  张鸿:对。

  主持人:原来有一首歌叫《明明白白我的心》,我们的个人信息能不能做到明明白白,既然公开,各个渠道要登身份证号码,要登记个人信息成了不可避免的生活方式的话,那么保护我们的个人信息是不是要用更高的科技手段,更多的一些监管,更多的授权方式来处处地建立起这样的防火墙?我们的时代肯定是在路上,我们的跑步速度是不是能赶上这样一系列的商家,所谓的商家。我们稍事休息,继续评论。

  解说:个人信息保护问题触目惊心,保护个人信息最有效做法有哪些?立法、企业自律和公众监督怎样三管齐下?《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欢迎继续关注《今日观察》,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个人信息的泄露问题,既然这样的泄露已经开始泛滥成灾屡禁不绝,这样的案件是不是也层出不穷呢?我们再来通过一个小片子了解一下。

  解说:今年3月20号,北京大兴区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倒卖个人信息案。黑龙江省尚志市的吴春魁无意中在网络中获得了一个所谓的挣钱门路,买卖个人信息,于是,他通过网络QQ群从别人那里以每条5分至8分钱的价格买入个人信息,又通过互联网群发小广告寻找买家,再从网上将公民个人信息以每条5分到1角钱出售,通常公民信息的价格根据信息的新旧情况而定,新的贵一些,旧的便宜一些,按包买人民币50元至120元不等,在1年多的时间里,吴春魁通过这种方式获利2万多元。

  公诉人(北京大兴区法院):被告人吴春魁于2010年7月至2011年9月间在本市大兴区富强东里15号楼3单元502租住地内使用电脑在互联网上低价买入,高价卖出公民个人信息牟利,经鉴定在其台式电脑和笔记本电脑中发现公民个人信息14万5千余条。

  解说:在旁听席上,吴春魁的父亲、兄弟姐妹,还有女朋友都坐在他的身后,看到家人为他揪心的表情,吴春魁当庭落泪,称自己现在后悔不已。

  吴春魁(被告人):都是想为了挣点钱,多一份收入自己开销不是能减低一下,但是不知道犯法,如果要知道犯法根本就不能做,自个现在工作也丢了。

  解说:此案,法院没有当庭宣判。

  主持人:节目进行到这儿我们又做了一个网络调查,我们的题目聚焦的是”我们应该怎么样避免个人信息泄露问题的出现?“那这个问题其挺难的,我们看看大家的一些答案,投票完善相关法律占到了27.8%,投票增加违法成本的占到了7.4%,投票加大执法力度的为13.3%,占比最高51.5%的人选择了提高信息的安全意识,看来大家都挺节约这个社会成本的,都希望用最少的成本换来最大的效果,那两位如果选的话,你们会选择怎么保护个人信息呢,这四个选项?

  霍德明:你刚刚提了这些网络调查就缺了我提到的那个玩意,要增加社会捍卫个人信息的商业机构,这个诱因是很重要。

  张鸿:市场化。

  霍德明:市场化。

  主持人:有没有先例?

  霍德明:我们前面已有防毒软件这是非常好的先例,你有毒就有防毒的,当然这个毒永远会存在的,将来还有更多的毒,但是我防毒也要再升级,如果说光是靠法律,经济上这是没有诱因,因为法律永远跟在后面,要在之前就能够杜绝它的话,我觉得以前叫做保镖吧,现在科技化时代,我们有电子保镖或者各式各样的鼓励出现这种电子保镖,让个人信息它既然不能够完全被堵起来,就让它不好的机会来减少,这我觉得防毒软件或者各式各样的想法,就要从经济学的诱因方面来想,如果说诱因上面你刚刚讲这个网络调查再多一项,可能我们的老百姓或者企业家们,他会有更多的这方面的对社会上有正面的贡献,对个人来讲,你如果说个人信息他要自己怎么样保留,那是非常微乎其微的事。

  主持人:但是霍教授,我要问张鸿了,比如说现在我们的个人信息,比如说我的,我在听你们俩说话的时候,我觉得我的个人信息已经在隐秘的市场中被卖来卖去的,成为很多二道贩子的一个赚钱的工具了,现在已经散落在市场中的个人信息,我们该怎么办?

  张鸿:存量的非法交易市场里边的这些信息,所有的现在我们提到这四个办法,它解决,即使今天就生效,可能解决的是增量的问题,就是下一个不被伤害,但是存量其实是无解的,它还在那交易着。所以只有你受伤害的时候,你可能采取司法的手段、法律手段,但是现在我们几个片子里边也看到,你通过司法的手段你也找不到这个人,他给你发个快递,居然他能给你发个快递,然后快递公司都找不到这个人,这不仅仅是我们要提高安全意识能解决的问题。而且我觉得很多人选择提高安全意识,一当然是他们觉得自己要承担一些社会责任,但是就我个人来说,我可能也会选择提高安全意识,但是即便如此,我们是不是在侵犯我们,他犯了刑事的时候,是不是《刑法》的(修正案)已经有作用了,那就需要我们加大执法力度,其实结果是增加他的违法成本。

  但是今天我们看到如此泛滥,那某种程度上,其实证明我们前面那几条做的并不够,所以我们能做的就是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3·15到现在,有两个案子我觉得就是特别浅显的错误,一个是3·15期间我们曝光的一个,罪犯说我拿到这些人身份证号和银行卡号以后,我就猜密码,然后用他的身份证,用他出生日期生日,基本上20%的概率能猜对他的密码,就能转走他的钱。

  所以我们真的要动一点心,还有一个就是今天我们播的这个片子,就是他拿到了一个学校的集中办卡的一个记录,然后就用后6位,你的身份证后6位,因为那学校偷懒,他全都设定了身份证后6位的密码,然后就也破解了,把同学们的简历全转走了。

  所以我就说,我们真的要在非常低的技术含量这个层面要提高一些警惕。

  主持人:我就担心很多电视机前的老人,因为个人信息的防范,很多骗子,很多犯罪分子他们没有什么道德底线,他们专骗这些家长,而且包括我的几个同事被骗也是老人相信,因为老人他爱孩子,他又容易相信别人,经常是一些受害者很大的一部分,那对这些老人你们想说点什么?

  张鸿:只能说,我们嘱咐,我们不停地嘱咐,不停地嘱咐,然后孩子不断地跟家长说,说我的电话号码,你遇到什么事的时候,再反复跟我核实一下。

  主持人:对,如果我没开机,你冷静一会,不要着急。

  张鸿:对,只能是这样,然后当然我们要期待着警方能迅速地破案,让这些人增加违法成本。

  主持人:对,霍老师您也是特别理解老年人的一个学者,您在面对老人相信这些事情的时候,除了技术上的手段,能不能嘱咐他们一些话?

  霍德明:像我父亲、母亲,我已经跟他讲了很多次了,这次包括过去10年中间,我不记得第十次,还是第十一次了……

热词:

  • 今日观察
  • 3·15在行动
  • 泄漏个人信息
  • 该管谁
  • 谁该管
  • 201203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