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博鳌亚洲论坛2012年年会]保育钧:民企应创新制度 充分利用民间资本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02日 23: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aeadde0090eb410c82aa7f806ed4a39e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记者 周红艳、庞帅、刘慧海南报道)2012年博鳌亚洲论坛于4月1日到4月3日在中国海南博鳌召开,主题为“变革世界中的亚洲:迈向健康与可持续发展”。中华民营企业联合会会长保育钧参加论坛并接受中国网络电视台记者采访,以下是采访实录:

    记者:保会长您好,欢迎您这次接受我们中国网络电视台的采访,我们看到2011年外部环境恶化和国内环境内外交困的情况下,民营的经济体系走过一个非常艰难的一年,您认为这种情形在今年会不会有所改善呢?

    保育钧:过去的一年民营经济确实过的很艰难,原材料涨价,劳动力涨价,信贷也很困难,银行贷款也很困难,税费负担也重,再加上可以赚钱的那些行业也很难进得去。在这几个方面因素的影响下,民营企业确实很困难。但是民营经济在困难当中成长发展起来,所以去年民营企业的数量还是增加了14%,达到967万户,投资者接近2000万人,注册资本金超过25万亿,注册资本金增幅超过20%。

    在艰难中民营企业必须要生存和发展,要解决就业的问题,要想办法来发展自己。在民营企业合法化的这30年以来,它都是在困难当中成长起来的,所以比较有生命力。但是民营企业已经出现了可怕的苗头,那就是许多民营企业做实业很困难,发展制造业很困难,所以民营企业不愿意做实业去经营资本,唯一的一笔钱去办一个厂子,辛辛苦苦干下来,老板赚不下什么钱,还不如把钱借给人家,用钱来生钱,或者来炒东西,现在出现的炒珠宝、炒红酒的趋势,引起了实业的空心化,这个是一个很值得注意的问题。我们13亿人口的大国家,如果大家都去搞资本炒作,谁来办实业?这会带来一系列的严重后果,最直接的就是就业人口大幅度的下滑,解决不了就业,怎么刺激消费?如何保障社会的稳定?所以这个问题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

    去年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鼓励人们办实体经济。进入2012年以来,中央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来扶持鼓励民营企业、中小企业的发展,特别是在两会上。两会之后温总理提出要深化财税金融体制改革,要鼓励和支持民营企业办实体,从事实业。这些政策使广大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看到一个好的势头,因此今年的情况很可能比去年要好。

    首先,政府要鼓励民间投资,就是认真贯彻落实新的36条。新的36条,是2010年5月份颁布的,到现在快两年了却基本没有落实。因为在过去两年中大家在忙4万亿的投资,但现在情况不行了,因为今年经济增长速度调整至7.5%,我们对外宣传就是不能追求过高的速度。

    为什么今年不允许高速发展呢?第一,受出口环境的影响。因为美国次贷危机引起的经济危机和欧债危机,所以外部环境很难在短期内变好。国内消费增长的也乏力。受到双重的压力,今年保增长任务非常艰巨。另外,去年经济增长出口增长了23%,但是它对国民经济拉动起着负作用,它将经济增速下拉了0.5%,所以今年出口还是受更大影响。

    今年靠出口不可能拉动经济了,需要靠内需。内需依靠国内的消费市场,但国内的消费市场同样存在问题。第一要有钱消费,有东西可消费,但还有谁敢消费,愿意消费?虽然对房地产进行宏观调控,买汽车也受调控,但分配差距过大,有钱人不想消费了,没钱的人想消费却消费不起,所以需要启动分配制度的改革。

    既然消费很难,那依靠投资可以吗?今年投资预计增长16%,去年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了30万个亿,如果经济增长16%,这30万个亿增长16%就是36万亿,今年至少要投资36万。这36万亿谁来投,中央政府没钱,中央政府预算的只有4020万用来固定资产投资,那些在建的工程和续建的工程投进去,钱从何来?唯一保险稳当的就是启动民间投资,所以今年如果民间投资达不到20万亿的话,那么7.5%的增长速度很难保障。

    在这个情况之下,政府要加紧出台新36条的实施细则,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铁路、能源、市政公用建设、教育、医疗这些行业。但是民间资本不太愿意进去,不敢进去,第一融资很困难,第二怕政策变化,特别是铁路。但是还有一个好消息,可以鼓舞人心,新疆广汇集团投资在新疆境内搞600多公里的铁路线,这个铁路线有特殊性,在矿区,煤矿里,几个煤矿的专用线,就不是拉客运铁路部门就管不着了,所以就可以敢投资,像类似这个启示,这些让民间资本进去,确实有利可图,投资要回报的。所以这些领域都在制定实施细则,鼓励民间资本投进去,这就是今年情况肯定比去年好鼓励民间投资,政府落实政策,特别是鼓励支持中小企业的投资政策逐步到位,民间投资的信心就起来了,这个是第一个问题。

    记者:您看,前两天国务院批准温州的试点,您这个怎么看?

    保育钧:在3月28号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了温州设立金融改革综合实验区,出台的12条,中心意思就是规范和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这个是一个重大突破,利好的消息,这个也是贯彻新36条一个重要的举措,新36条“新”在哪里,就是允许民间资本逐渐组建金融机构,这比老36条进了一大步。老36条民间资本可以参股,可以进入参股,新的是允许你进入,以你为主,由你来发起组建控股金融机构,但是我们这条我们银监会主席把它曲解了,银监会主席在两会期间你们民间资本从来都不让你们进来,你们可以进来买股票,买银行的股票,参股地方的商业银行,那是参股,不是以它为主发起组建民间的行业银行。进入了之后买股票,如果那只是浅层次的进入,让我进去我自己可以拿牌照办银行,这才是真正的进入,新36条就是允许你兴办,你作为一个主体可以发起和控股。

    温州综合改革试验区在这方面有突破,第一允许民间资本组建村镇银行。第二允许民间的小额贷款公司改制为村镇银行。第三,允许把县以下的金融机构组合起来,组建股份制金融企业,民间资本可以大量的进入。第四,加强对县以下的金融机构的管理,过去为什么老是出事,过去是一行三会是垂直管理,地方政府有金融办,地方政府金融办没有这个权,所以县以下是监管的真空,没有人监管。它是一行三会只垂直到县,县以下就没有人监管了,这就是不停发生案件的基本原因。这些民间借款都是在县以下,恰恰是监管的真空,现在赋予你温州市金融办的职权,你有什么权,你要承担什么责任,就是鼓励地方金融办来创新,解决了一个监管的真空问题,把银监会的条条管理和框框管理结合起来,这个是老毛病老问题,一出问题就收上去了,一放下来就乱了,现在各司其则,明确地方政府管什么,我上面银监会管什么明确了,这是几大突破,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突破,一个利好的消息,但是也有几个忧虑,第一个问题就是没有回答银行,小银行村镇银行利率能不能市场化的问题,因为小银行规模小,范围有限,它成本还要高,必须村镇的利率要高进高出,这条没有明确,将来会有引出麻烦,如果小银行说给国家规定的法定利率那是没有办法生存的,这个是一个隐患。

    第二,就是对你可以依法组建村镇银行。依什么法,哪一个法?如果按照我们现在的银行法律,就是98年通过的中国人民银行法,就是中央银行,还有一个商业银行法,按照过去商业银行法是不允许民间资本办银行的,所以这就麻烦了,我们需要赶快立法,或者原来那个法要修改,依法我就不批准,有理由,这个是一个问题,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对符合条件的小贷公司可以改为村镇银行,这个条件谁说了算,如果说不让你办了话,你不符合条件,这个政策在你嘴里,你要有一个标准,符合哪些条件,这个条件要共同制定,不能你一家来制定到时候就麻烦。

    第三,就是民间的村镇的银行搞起来之后,如果说没有存款保险,将来这个银行风险是很大的,这个小银行的最后一道防线就是存款可以保险,你的钱存在我这里,我可以到保险公司保险,如果我垮了保险公司赔你,如果没有这条的话,老百姓不敢往那里存款。如果这个问题没有解决,没有明确,将来保险公司要支持创新,没有提出要给存款办保险。这个还得继续完善,但是有突破,还留下大量的进一步探索,这就既希望于温州地方的金融监管机构,能够负起既监管又鼓励扶持创新的责任,特别是创新,这是我的一些看法了。

    记者:您刚才提出,我们民营经济未来改革转型发展当中其实是碰到了弹簧门、玻璃门,而且是各个领域的都有很多,您认为现在有哪些领域可以切入,或者说可以事半功倍可以起带动作用?

    保育钧:这个问题就是金融是一个突破。从温州看,让民间资本用起来,中国不缺钱,缺市场体制机制,我们银行的总资产113万亿,113万亿比美国欧洲的钱都多,连上85万亿,广义货币,还有外汇储备。另外还有民间资金,民间资金在民间借款至少有3万个亿,3万个亿以上,我们去年新增贷款才7万亿,民间地下金融就是3万亿到4万亿这么大的市场,我们把它阳光化了,表面化了。监管引导用起来,人要用起来,钱也要用起来,不然的话就乱串,哪能赚到钱哪有暴利就往哪里转。

    有钱是好事,把钱用到该用的地方去,就是金融体制的改革,就是允许民间资本兴办金融机构,银行向民间资本开放,这是一个方面。还有往哪里投,投资领域向民间资本开放,将来铁路、城市公用事业、教育、新能源、电讯这些领域都要向民间资本放开,除了自然垄断行业之外,都要向民间资本放开,这就是自然垄断行业也可以向民间转让股份,让民间资本进来,政府的资金可以干别的事情,这就是要放开民间资本投资的领域。不要玻璃门看得见进不去。

    民营企业自身有一个毛病,我刚才讲了976万户民营企业,注册资本金25万亿,看上去很难,每户不到300万资金,规模小,因此有一些领域进不去,现在能进得去的基本上都是几十亿几百亿的大项目。所以民营企业或者联合重组联合来组建股份制企业,拿下大项目,或者在一些市政服务项目,在第三产业,特别是教育和医疗方面投资。

    医改以后,医生是极缺的,护士极缺的,包括家庭保姆都是稀缺的,教育方面也应该向民间资本放开,这也是高就业的,可以广泛吸纳就业人员的,所以政府要改革,放开对民间资本的限制,企业自身要创新,进行体制制度的创新,不能自己死守一亩三分地。“宁当鸡头不当牛尾”的思想很难跟别人合作,所以民营企业这一关要过,民营企业自身如果体制制度不创新的话很难做到。

    这对民营企业是一个考验,就相当于类似我们国有企业垄断行业,它也放开一样,至少是一个革命。

    记者:就是需要民营企业跟政府的法律规定。

    保育钧:就是将来要从政府改革和企业创新两个方面来进行。

热词:

  • 博鳌亚洲论坛2012年年会
  • 保育钧
  • 民企
  • 发展
  • 制度
  • 创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