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资讯 >

《高盛眼中的世界》:金砖国家的中点 鲜花还是陷阱?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3日 13: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2001年,高盛公司提出“金砖四国”的概念。这11年来,金砖国家强劲的经济增长使得这一概念风靡全球,同时其阵营也在不断扩充。

  近几年来,在美国难以摆脱次贷危机的阴影、欧洲仍深陷欧债危机的形势下,越来越多的人对金砖国家给予更高的期待。对于中国,不仅是大众,很多历史、政治、经济等领域的权威学者都在预测中国将取代美国。

  这类书籍有很多,但很多是由历史学家写的。第一财经日报《财商》2月金融投资阅读榜中,我们集中推荐三位经济学家的作品。

  这三本分别是:吉姆·奥尼尔(曾任高盛全球首席经济学家,“金砖四国”概念提出者)所著的《高盛眼中的世界》;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曾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研究部副主管)所著的《大预测——未来20年,中国怎么样,美国又如何?》;乔治·马格努斯(曾任瑞银首席经济学家)所著的《谁搅动了世界——未来10年,世界经济格局大派位》

  乐观的预测

  吉姆·奥尼尔2001年提出“金砖四国”概念。2005年又提出了“新钻11国”概念。

  2011年初,他又认为不能再用传统的“新兴市场”来界定这些国家了,用“成长型市场”也许更为贴切。因而此书中,他试图重新定义世界经济增长版图,预测2050年“金砖四国”将主导世界。

  吉姆·奥尼尔不断提出新概念的背后,是新兴市场国家的蓬勃发展。目前,金砖国家在全球GDP 中占有的份额从1990 年的15% 猛增至目前的35%。

  相比《高盛眼中的世界》,《大预测》的笔墨主要集中在中美两国,作者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提出了2030年中国的贸易额将会是美国的两倍;人均GDP在2015年将达到1.7万美元;以购买力平价衡量,中国将占世界GDP的近四分之一,而美国只占12%。

  《大预测》一书的开头甚至假想了2021年美国新宣誓就职的总统在寒风中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籍总裁办公室签署一份3万亿美元紧急融资协议的情形。这一幕的原型发生在1998年,时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康德苏抱着手,傲视时任印尼总统的苏哈托在一份援助文件上签名。

  这一假想无非想说明,主导世界的角色已经出现了大转移。

  相比上位经济学家的乐观,乔治·马格努斯在《谁搅动了世界》中保持了清醒,他思考新兴者将重塑世界还是昙花一现? 他追问,21世纪会是“中国世纪”吗?美国和西方是否真正衰落?新兴经济体如何才算真正崛起?

  所有这些预测和分析到底意味着什么呢?我们看看这三位经济学家的逻辑。

  乐观的依据

  人口因素和生产力是吉姆·奥尼尔的核心分析框架。因为金砖四国拥有近30亿人口,几乎占了世界总人口的一半。

  吉姆·奥尼尔将GDP增长分成三个部分,即就业增长、股本增长和技术进步。就业增长主要取决于劳动适龄人口的增长;股本增长也就是可用于投资的累积资本的增长;技术进步是衡量生产力的指标之一。

  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则尝试“将20年的时间段作为喧闹的循环期和朦胧的趋势之间的导航工具”,他认为这个时间段是可以接受的折中。

  他遵循奥卡姆剃刀原理(即最简便原则),将可能的决定因素缩小到——国内生产总值、贸易和外部融资,并以此建立经济主导模型。

  初始笔者不解,以为他忽略了货币的因素,其实是他认为货币主导的决定因素也是国内生产总值、贸易和外部融资,这些变量能够解释在过去的110年间主要货币的储备货币地位出现变化的70%的原因。

  作为面向现实的经济学家,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注重量化模型的验证:如将经济主导的排序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权力分配进行对比,以及验证所建立的指数能否遵循自1870年以来经济主导地位变更的历史轨迹等。

  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在书中还质疑了高盛吉姆·奥尼尔和花旗对金砖国家增长的预测方法。

  四点商榷

  读完《高盛眼中的世界》,笔者甚至觉得激动人心,中华民族有望重新扬眉吐气了。但冷静下来,觉得有些观点值得商榷。

  第一点,是吉姆·奥尼尔侧重于人口和生产力的分析框架。在刘易斯拐点之前,人口红利得到充分释放,巨大的人口规模确实将大力推进经济增长,但是当老龄化阶段到来时,这又将成为严重的负担,即马尔萨斯陷阱。

  现在,不仅日本以及欧洲大陆的很多国家都在逐渐呈现人口老化、生育率低这一趋势,连中国、俄罗斯等也出现类似的趋势,而这无疑将导致实际GDP增长放缓。

  但吉姆·奥尼尔很乐观地表示,人类历史一到紧要关头,任何迫在眉睫的问题都会找到解决办法,譬如19世纪末困扰美国城市的马粪危机(据推测20世纪中期纽约将被埋在9英尺厚的马粪下,后来汽车的发明化解了马粪危机)。

  第二点,经济规模与人均财富不能相提并论,中等收入陷阱难以逾越。在可预见的将来,金砖经济体的人均财富几乎不可能达到美国的水平。美国总统奥巴马甚至宣称,中国和印度达到类似美国的人均财富规模,简直会是一种灾难。

  一项研究显示,大多数在1960年为中等收入的国家在2008年依然止步不前。有13个国家逃脱了中等收入陷阱,在2008年成为高收入国家,但在这些成功的国家中,其中不应该忘记的,就有目前深陷欧债危机漩涡中心的希腊。

  第三点,吉姆·奥尼尔和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的分析框架局限性淡化了制度因素。人口、自然资源、资本积累和技术等要素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而制度的作用则是把这些要素汇聚到一起并最终实现经济增长。

  所幸的是,乔治·马格努斯在《谁搅动了世界》中将制度因素放到很重要的位置。他说,新兴市场国家的未来关键在于结构调整与改革、政治倾向及其接受改革与现实的政治意愿。

  乔治·马格努斯特别指出,中国的制度缺陷将抵消其在其他方面的优势。中国正成为一个越来越复杂、越来越趋向于消费型的经济体。

  第四点,在经济全球化阶段,在虚拟资本、影子银行大行其道时,外部冲击、国家之间的贸易战争等将影响新兴市场的未来,而这一点也被淡化了。

  现实的情况是,巴西面临大量热钱流入,币值被推高,出口被削弱,资产泡沫严重;而印度面临着资本外流的危机,2011年全年,印度卢比对美元累计贬值15.66%;中国亦好不了多少,货币当局外汇资产、金融机构外汇占款已经连续数月减少。笔者在此臆断一下,印度恐将是金砖国家中率先倒下的。

  中点阶段

  在写这篇文章时,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四次会晤正在印度举行。

  对于新兴市场的崛起,很多人像吉姆·奥尼尔和阿文德·萨勃拉曼尼亚那般倾向于乐观。但也有很多人说,传奇故事恐怕要就此结束,因为多数金砖国家内外矛盾重重。

  历史是跳跃的,充满了非线性结果和随机性行为,金融市场亦是。从拉美到东南亚,确实几无国家能逃离新兴市场的魔咒。至于中国而言,如果能深谙明王朝时期开始的衰落,以及当下的内外矛盾,想必能多一些清醒。

  不过,正如著名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所说,历史没有终结。所以笔者更愿意将新兴市场国家目前所处阶段称为中点,而非走向鲜花与掌声包围的神坛或是难以逃脱种种陷阱的终点。

  对于金砖国家的未来,我们无法决定黑天鹅来与不来,或者何时到来,但我们心存敬畏,有所认知并有所准备,我想这是在未来最好的安慰。

  (作者为本报编辑)

热词:

  • 人口红利
  • 国家领导人
  • 金砖四国
  • 高盛眼中的世界
  • 经济增长
  • 新兴市场
  • 大预测
  • 量化模型
  • 财商
  • 谁搅动了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