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探路温州金改 小贷公司何时能圆银行梦?(20120417)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7日 22: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77c2e760296485e9715e7e3bbc5bdaa


  主持人(史小诺):各位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短短半个月来,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这个并不太华丽的词组正在被各大媒体反复提及,成为了中国经济领域、金融领域中最受瞩目、最受期待的一个焦点。不久之前,还在被民间借贷链条断裂、跑路、高利贷、金融风险这样的负面信息所笼罩的温州,几乎一夜之间就集合了中国从上到下的众多的经济界人士,而且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今天正在温州所发生的事情必将会对中国金融的改革产生深远的影响。那么从基层看改革,从变化看成就,从今天起,我们将会推出系列节目改革进行时——探路温州金融改革。看看这里正在发生哪些事件将会影响中国经济的巨大变化。

  今天演播室的两位评论员是刚刚从温州回来的马光远和张鸿,首先想请两位谈一下你们在温州所感受到的金融改革的一些具体的事例和感受?

  张鸿(财经频道评论员):我觉得大家都在猜和等,一个是不管是实体经济也罢,还是这些面临着改革一些小的金融企业、村镇银行,他们都在猜这“12条”,就是国务院通过的这“12条”,到底哪一条和他有关系,甚至有一些会发挥小学语文的这个水平说这个地方到底是逗号,还是句号,如果这一句是句号的话那就什么意思,如果是逗号的话就是什么意思。大概可以说,我们第二天调研第二天正好赶上央行行长周小川也在温州,他在座谈会上其实就提到了,说现在发令枪已经响了。

  马光远:对。

  张鸿:然后大家其实可以某一些地方开始行动,开始做一些事情了,但是现在其实大家在等什么呢,在等划方向或者是划规则,比如说你起跑线跑了,我开始跑,但是跑道在哪里,我的方向到底在哪儿,大家在等另一只靴子落下来。

  主持人:光远的观察呢?

  马光远(财经频道评论员):挺热,我觉得这个热度不仅仅在温州,所以我想这肯定是金融,中国金融改革的一部大戏,而且这个戏我们看到从3月28号国务院的常务会议列出“12条”以外,刚才张鸿讲就说这“12条”它是一个原则性的一个东西。

  张鸿:对。

  马光远:但是具体的实施方案怎么样,具体每一条怎么样去实施,大家都有各自的很多的想法。

  所以说现在来讲的话,这么一部大戏本身,我们看到的这个剧本本身它是一个很原则性的,它不是一个很完整的,给你有台词,每一个演员的戏份怎么样,它都规定的很细,现在唯一给了你一个大方向要改革,民间借贷要合法化,民间资本可以投资银行等等,有这么一些东西,但是具体怎么去走,大家各有各的想法,各有各的说法。所以我们讲说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现在是一千个人心里有一千个温州金融改革脑袋里面的方案。所以现在来讲的话,我们想不管怎么样,不管未来这个大戏怎么样。

  主持人:开头了已经。

  马光远:那么它已经开了一个头,而且引起了大家的关注,而且每一个人应该说,对这个事情是非常关注。

  主持人:对,刚才两位已经跟我们谈了他们在温州的一些具体的感受,那接下来他们也是在温州找到了一位当地的小额贷款公司的老总,因为有一些实际的经历,所以聊起来可能会有一些实际的感受。
  张鸿:对。

  主持人:接下来通过一个片子来了解一下两位在当地的一些调研的经历。

  张鸿(记者):2012年4月10日,我们在温州采访金融改革的第一天,央行行长周小川也来到了温州调研。在这场由央行、浙江省、温州市政府和温州当地企业共同召开的座谈会上,很多金融企业都借这个机会向周小川提出建议和要求,在这些发言者里面,我们注意到了这家叫做瑞安华峰小贷公司的负责人。

  翁弈峰(瑞安华峰小贷公司董事长):第三点,也就是最后一点要求,要求我们各项的优惠政策,包括小额贷款公司和转制成村镇银行的各项优惠政策,希望领导能给我们考虑。

  张鸿:希望能够转制成为村镇银行,这家小额贷款公司提出要求让我们很感兴趣,因为在国务院发布的金融改革方案里,第二条就有提及:鼓励和支持民间资金参与地方金融机构改革,依法发起设立或参股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农村资金互助社等新型金融组织,符合条件的小额贷款公司可改制为村镇银行。

  那么这家小额贷款公司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他们符合转制成为村镇银行的标准吗?这些问题关系到的不止是温州的数十家小额贷款公司,更是全国4000多家小贷企业同样关心的问题。

  带着疑问,我们驱车前往温州市下辖的瑞安市,找到了这家小额贷款公司,并再次见到了这家企业的董事长翁弈峰。

  马光远:规模应该在?

  翁弈峰:规模是全国最大。

  马光远:全国最大。

  翁弈峰:去年底是15.4亿的信贷规模,在全国百强企业里面总资产排第一。

  马光远:总资产排第一。

  张鸿:这是一家典型的小额贷款公司,在三年多的时间里,他们累计发放了近120亿元,上万笔的小额贷款,平均每笔都不到100万元,其中90%多的发放对象是三农。但其中坏账却很少,上百亿的贷款里只有900多万回收情况不好,不良贷款率仅为0.65%。

  而这家小贷公司的规模也在三年里扩大了好几倍,从最初的注册资本2亿元,发展到了现在8亿元的规模。尽管小额贷款业务发展得很好,但在翁弈峰的眼中,转制成为村镇银行才是他接下来最想做的事情。

  张鸿:翁总,您是觉得为什么咱们这个贷款公司要变成一个村镇银行?我觉得你们现在全国最大,活得挺好的。

  翁弈峰:对,我们现在小额贷款公司当前做得也不错,但是呢,小额贷款公司目前来说的话,它也存在一个瓶颈障碍,比如说一些政策支持上面,现在目前就是人民银行银监会一个文件没有看到其他更多法律支持的。

  马光远:一个指导意见。

  翁弈峰:第二个呢,最瓶颈制约的是融资的比例,现在规定像我们浙江省,它是只有资本金的的50%可以做,那我们现在算是大的,8个亿的注册资本金。

  张鸿:对。

  翁弈峰:我们是从2008年11月28号成立,两个亿,通过2009年、2010年增资,现在8个亿,加上我们现在的净资产现在有10个亿,融资5个亿,充其量现在只能做到15个亿左右的贷款总量。

  假设说,让我们做成村镇银行的话,那么村镇银行的资本金要求就来得宽裕,它有个8%,哪怕是再高一点,那么我们就按照8%的算,我8个亿的注册资本金,最后总量可做到100个亿,这个相比15个亿,不管是自身的效益,社会的认同度,社会责任的承担都是很有意义的。

  马光远:我们说金融机构的时候,其实作为银行这样的金融机构,它最大的作用是一个放大效应,他一块钱能变成十块钱。

  张鸿:杠杆。

  马光远:也就说你净资产比如说你有一块钱,你可以贷出10块钱,但是如果说你把这个杠杆拿掉的话,那就不叫一个这种信贷的一个专门机构,但是我们现在看到中国的小额贷款公司,它恰恰具有这种信贷的功能,但是没有放大的效应。

  翁弈峰:对,放大不了。

  马光远:所以等于是你戴着镣铐在跳舞,这个舞不管你跳得多么华丽,跳得多么好,你不过是在一个小圈子里,你的放大效应是有限的。

  所以说我想小额贷如果一旦能够转成村镇银行,那么一方面当然我们看到一个最大的一个意义就是说,转村镇银行的时候,因为很多小额贷事实上都是有民间资本这个投资得比较多一点。

  张鸿:对。

  马光远:我想这种情况下两层的意义,一个是把一个非银行的金融机构,非银行的这么一个公司性质的一个东西变成银行。

  张鸿:变成银行。

  马光远:那么另一个呢,为民间资本未来直接成立村镇银行,那么打一个伏笔,在风险投资里。

  张鸿:这次“12条”里面有民间资本直接成立。

  翁弈峰:我们就看到这“12条”里面第2条,具体的细的东西没公布,但是第二条里面讲到两句话,说:允许民间资本发起村镇银行,条件成熟的小额贷款公司可转制成村镇银行。这个我们理解就是民营企业、民营资本可以当主发起人,原来村镇银行一定要银行发起的本金。

  张鸿:这个……

  翁弈峰:这个假设说没有这一点,那么就不在试点的范畴之外,之内了,那么你说银行发起成立村镇银行,全国都可以做,就不是咱们做试点,我们理解就既然是试点,它就应该允许我们民间资本或者小额贷款公司直接翻版改制。

  马光远:作为最大股东,现在它这个规定村镇银行的最大股东必须是银行。

  翁弈峰:对。

  马光远:单一最大股东必须是银行机构。

  翁弈峰:对。

  张鸿:这是《商业银行法》有这个规定。

  马光远:《村镇银行管理办法》。

  张鸿:《村镇银行管理办法》。

  马光远:这个管理办法里面有。

  张鸿:管理办法,但是这个那你就得先修改那个管理办法,管理办法里边强烈……

  翁弈峰:就是要真正允许我们改制的话,首先一个前提就是《村镇银行管理办法》要进行完善和补充,要把民营资本、民营企业发起成立要补充进去才行。

  马光远:也就是说把那一条就是规定说资本银行组织发起人,做单一最大股东。

  翁弈峰:是。

  马光远:恐怕这条得拿掉,拿掉可以规定就是说,银行可以成为股东之一,但是不一定规定你非是第一大股东,你第一大股东意味着,因为我们知道现在的银行,除了民生银行,基本都是国有的,也就是说,如果你让银行作为第一大股东也意味着民营资本就做不了第一大股东。

  张鸿:那天周小川行长的座谈会上,有村镇银行的也在那抱怨,说我们压力也大,就说利率不能这个浮动,还有你说的网点,我们不可能有那么多网点,然后我们这个因为村镇银行可能吸收存款的这个……

  马光远:范围有限。

  张鸿:这个能力,不是,就是它的那个吸收存款本身就不可能有那么强的能力,所以你既然小贷公司现在这么好,那个地方也挺麻烦的,那就不转,就这么做着。

  马光远:而且我感觉就说,如果说好的,像你们这个发展不错,如果小的小额贷都转成村镇银行的话,那么小额贷款本身怎么发展。
  张鸿:对,好。这个问的好。

  马光远:所以我们讲这个,包括……

  张鸿:你们做大了,都不做这个了,都跑那做那个了。

  马光远:对。

  翁弈峰:其实从我目前这种认知的状态来说得话,我感觉到首先我们是乐意往村镇银行这边转,这个。

  马光远:你是觉得这个银行名字好听,还是?

  翁弈峰:基于第一个考虑目前就是小额贷款公司,不管是从定性,还是金融的准入,还是处于摸索阶段,还是处于试,那么真正转成银行的话,首先就是像我们的股东,像我们的发起人,他不是说一味要追求赚多少钱,做银行也是一种社会责任,也是一种社会责任,但是做了银行以后。

  张鸿:做信贷也是一种社会责任。

  翁弈峰:对,我说先把小额贷款,村镇银行先讲清楚了,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我感觉到资金的融资瓶颈马上就突破。

  马光远:对。

  翁弈峰:突破,这个小贷公司你再做目前这种条件,当然我等会再讲小贷公司,它就是约10个亿做,比之我这个目标,可以马上有100个亿的目标,当然有存款组织进来,才能,才能做。

  张鸿:对。

  翁弈峰:第三个考虑,我们也寄希望于做成银行以后,今后要利率市场化,利率市场化的话,那么我风险能控制做的话,这个小贷金融机构,也是能在县域经济当中能保证好的发展,我做利差可以少赚点,少赚点。

  张鸿:对。

  翁弈峰:比如说我现在小额贷款公司,我赚的利差可能是5厘、6厘,那我可能就少赚点,赚个一厘、两厘,我100个亿赚个两三个亿是没问题,这风险控制是前提,这个我感觉到大家会乐意比如说往村镇银行转。

  张鸿:对。

  翁弈峰:但是。

  张鸿:我是替现在这些客户或者潜在的客户担心,就是你们转成了村镇银行。

  马光远:门槛是不是高了。

  张鸿:你看你现在小额贷款,然后你有三农的,有养猪、养鸡的可以在你这贷款,然后你变成银行以后,是不是和现在的银行一样,就是那个门槛我又进不去了。

  翁弈峰:我们转成村镇银行,我们肯定不会把自己做成现在的银行在业务去做。

  张鸿:为什么?

  翁弈峰:那肯定是没有竞争力的,我们只能是做还是大银行之外的这种村镇里面的真正的业务,我说你养鸡、养鸭的,我继续还要让他们养,继续还要做,这个是一个根本的问题,你的客户群就是定位在人家大银行不想做,做不了的这种客户。

  马光远:对,因为小额贷款公司我们当时搞这个的时候,并没有想着说,这么一个东西,它是永远要做下去,因为当时有两种声音,一个是说它就是我们整个金融链条上很重要的一环。

  张鸿:对。

  马光远:但是还有一个因素,在我们大量的小银行出现以前,它是一个过渡的产物。

  张鸿:特定时期的。

  马光远:过渡产物,那么未来会不会就是小额贷款公司会不会从此消失掉,因为村镇银行事实上可以代替它的所有的功能,并且可以吸收存款。

  张鸿:我觉得你那个不重要,那个不重要,就是事实上只要是金融机构,如果分层次服务基层那种小的客户的话,它叫什么其实不重要。

  马光远:有些是有金融…

  张鸿:叫什么重要吗,你比如说它这个转成了,对,是。

  翁弈峰:不不,它有制度上的安排。

  马光远:一个金融企业,一个是非金融企业。

  张鸿:他那也是金融企业。

  翁弈峰:但是我觉得小额贷款公司,不可能这么多的小额贷款公司全部转成村镇银行,那么我们这次改革试验区的真实意义不是说把小额贷款公司全转成村镇银行,那个就不叫改革。

  张鸿:对。

  翁弈峰:我感觉到就是,我们就是这么打算,转不成村镇银行,其实自己还要继续做好做优。
  马光远:对。

  翁弈峰:要继续生存,比如说像我们现在小额贷款公司,我们要继续做得话,对现有的小额贷款公司存在的一些问题,其实银监会、人民银行,包括现在政府,那么都得要看这个问题。

  马光远:对。

  翁弈峰:就是真正优质的好的小额贷款公司,不能转村镇银行,也要让它继续发展。

  所以说就是小额贷款公司政策要扶持,村镇银行贷款也要扶持,尤其是现在小额贷款已经成为一种现实,成为一种地方金融的一个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全国已经4000多家了,这个不是说原来放高利贷,原来不规范的。

  马光远:这个其实挺好的,所以我认为就说,我们既然是改革,包括这一次我们讲温州金融改革,我认为我们的整体思路还是应该放,应该淡化风险意识,当然风险是要管理的,但是你不能把风险放在第一位,因为我们要探索,我们要探索的是某一个制度本身它的生命力,而不是说,你的风险控制程度。

  所以我认为如果大的思路对,是一个放的思路的话,那么你会发现,因为温州包括这么多年,你比如说我经常说温州经济,温州经济是放出来的,不是管出来的,温州没人管,出了这么一个政策以后,你去看温州改革开放30多年的历史上,你很难看到国家给它一个很特殊的政策。

  张鸿:但是另一种说法是。

  马光远:但它发展起来了。

  张鸿:但是另一种说法是,没人管,所以去年下半年开始,你看到暴露出来很多这样的风险出来。

  马光远:那是因为一直不承认它的合法的存在,如果说承认某一个东西是合法存在的它会很好。

  张鸿:所以它需要一种认可。

  马光远:对,它会很好,一个一个名分。

  翁弈峰:所以说我感觉到小额贷款公司,这个领域是值得研究的。

  马光远:对,所以这也叫机制的创新。

  翁弈峰:就你把进入的机制,甚至可以建立退出机制。

  马光远:慢慢的来放。

  翁弈峰:慢慢的退出机制,就说你到时候你想走得话,也可以,也可以拿优先股的分红,也可以参与风险的风险承担,这个真正把民间资金阳光化了。 


  解说:国务院“十二条”发布,温州金融改革发令枪声响起。

  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当然这个改革试点的启动,也不像跑百米的时候,那枪一打,大家就往前跑了。

  解说:财经频道评论员深入一线调研,小额贷款公司如何转制?村镇银行发展面临哪些瓶颈问题?金融机构创新呈现什么样的新局面?改革进行时《今日观察》系列节目,带您近距离观察温州金融改革。


  主持人:欢迎继续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那么从刚才这个片子当中我们也是从这家小额贷款公司他们身子上,因为他们非常急切期待这次金融改革的这种迫切的心情,但是目前还没有转成村镇银行还没有成功。

  所以在这个转的过程当中,他们也在不断地尝试,这个难点具体会在哪里?

  张鸿:这个很难说它没有成功,因为现在他们在招标转,还没有正式的启动,因为有一些条件我们还不知道,我也跟刚才那个老总我们聊的时候,我第一个问题其实问的就是这个,我说你现在活的挺好,因为它是最大,贷款量最大,你为什么要转成村镇银行,村镇银行他们,因为我们参加座谈会的时候发现村镇银行也有他们的难处,然后这个老总就说。

  主持人:他怎么说。

  张鸿:我们这个是低层次的难处,到那个时候我们享受的是高层的难度,我们可以吸收存款,村镇银行可以吸收存款,我们放贷量就会增大,杠杆就会大了,比如我的资本金或者吸存量按照那个来杠杆化的话,我可能比现在的放贷量要大出好几倍,所以我当然愿意成为村镇银行。

  但现在的问题就是什么呢,就是你成为村镇银行我们知道一些条件,有一些条件我们知道的,比如说你的风险控制,你的网点得有多少,你的内部管理机制等等等等,这些我们知道的。但是最关键的一条,我们不知道的,就是主要发起人到底是谁。

  主持人:就是大股东是谁。

  张鸿:对,所以我们也很难说它迫切,因为如果说主要发起人必须像原来一样,村镇银行设立的时候,那个要求,就是必须是银行的话,它就不迫切了,那我们就,我们就不转了,我们不愿意放弃这个地位。

  马光远:另外转成了以后也不是……

  张鸿:也不是他的了。

  马光远:所以现在来讲的话,当然我们看到那个不仅仅是他,很多的小额贷款公司可能都有意愿要转成村镇银行。

  张鸿:对。

  马光远:当然有可能说叫银行以后。

  张鸿:比较牛。

  马光远:毕竟小额贷款公司可能要好一点,这是他们共同的一个看法。

  主持人:对。

  马光远:但是因为我们去的这家小额贷款公司,是当地瑞安市,是吧。

  张鸿:是温州最大的小额贷款公司。

  马光远:最大的小额贷款公司,而且那个我们刚去以后,我就看了他的装修和办公的条件,比我想心目中的那种小额贷款公司简直不可同日而语,非常好。

  张鸿:你看我们那个访谈的那个区域,是他们一个小办公区。

  马光远:办公区,非常好。

  张鸿:就是一个真正的金融机构那样的,特别好。

  马光远:而且他的整个运作,比如说他的各个部门都是非常健全的,就那么一个,整个的一个体系,你看起来以后,整个下来以后,不仅仅他的收益非常好,去年的盈利好像百分之,净利润下来15%左右,而且风险又很少,不良贷款率非常低。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非常奇怪,说你为什么要急于转成村镇银行,他们认为有两个瓶颈制约小额贷款公司发展,那么一个是它们没法吸收存款,因为他们不是银行机构,第二个放贷倍率不够,比如说很多情况下,他们遇到很多项目,包括三农的一些项目,比如说他们到田间地头去看……

  主持人:很好的项目。

  马光远:项目非常不错,但是他们整个一个是,他们资本金本身不大,第二点受到放贷的这种放大倍率的这种限制,那么导致没法去做更多的一些业务。

  所以他们认为,即使以后转成村镇银行以后,这个利率可能会受到管制,可能会受到很多监管方面一些更高层次的要求,但是他们认为最起码从目前来看的话转比不转好。

  主持人:当下我们谈到很多,包括现在很多小额贷款公司,都愿意转成村镇银行,那转成村镇银行之后,他们可能会面临的风险会更大,会更大,大在哪些方面?

  马光远:事实上我们看到小额贷款公司跟村镇银行,它的生存是各有利弊,小额贷款公司本身在贷款的时候,它的利率比村镇银行里边要高很多,我们看到一个可能年化率能达到24%左右,这个是已经很高的一个,但村镇银行利率没这么高,大大要低于这个,也就是说,未来如果一旦转成村镇银行的话,它的盈利空间要大大的要降低,当然对于……

  主持人:量可能会大很多。

  马光远:当然对于小额贷款公司来讲,因为它的放贷倍数很大,但是我想无论是小额贷款公司,还是村镇银行,它本身都有自身存在的价值。

  张鸿:对。

  马光远:都有不同的服务领域。

  主持人:对。

  马光远:我们目前的无论是支持三农也好,还是支持小微企业也好,小额贷款公司和村镇银行都有各自发挥余地的地方。

  主持人:对。

  马光远:没有说,这个村镇银行就一定比小额贷款公司好,或者是小额贷款公司本身就比村镇银行怎么样。

  主持人:其实这样的服务更加立体化。

  马光远:都需要,我认为都需要,所以我担心的是大家“一窝蜂”。

  张鸿:就如果说,我们最优质的小额贷款公司都必然会转成村镇银行的话,那其实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我存下来的这些小额贷款公司都是二流的公司,对不对,就最优秀的都不是小额贷款公司,我们能不能有这样的办法,就是在这边我们也给它更好的政策,因为小额贷款公司,我们就需要清楚我管理层需要清楚就是小额贷款公司它的定位是什么,如果它是所有这个多层次当中的一个必然存在的层次的话,那我想我们就应该给它更多的政策。

  主持人:所以从刚才和两位的讨论当中,我们发现小额贷款公司或者是其他的民间资金,它可能最终转成村镇银行是一条路,但是不是唯一的一条路。

  张鸿:对。

  主持人:所以这个要进行一个很详细的考量。

  张鸿:对。

  主持人:那么成立村镇银行之后,村镇银行自身的发展还会遇到哪些瓶颈和难点,怎样更好地发展自己,这些相关的话题,我们将会在明天的节目当中和两位继续进行探讨,明天同一时间我们再见……

热词:

  • 探路
  • 温州
  • 金改
  • 小贷
  • 公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