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改革进行时:探路温州金融改革 让民间资本见到阳光(20120419)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9日 22:4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5ca9e82f286a491383b1f35fe78cd79a

  改革进行时:探路温州金融改革
  让民间资本见到阳光

  解说:国务院“十二条”发布,温州金融改革发令枪声响起。
  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当然这个改革试点的启动,也不像是跑百米的时候,那枪一打,大家就往前跑了。
  解说:财经频道评论员深入一线调研,小额贷款公司如何转制?村镇银行发展面临哪些瓶颈问题?金融机构创新呈现什么样的新局面?改革进行时《今日观察》系列节目带您近距离观察温州金融改革。

  主持人(史小诺):各位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从基层看改革,从变化看成就。今天继续我们的系列节目改革进行时——探路温州金融改革。使民间资本从“地下”转为“地面”,为民间资本与中小企业搭建起一个双赢的融资平台,让民间资本走上一条规范化、阳光化之路,作为金融改革的“试验田”,温州又有怎样的金融创新和尝试?这些新生事物与小贷公司和村镇银行在功能上又有怎样的不同?今天我们将会重点予以关注。
  演播室的两位评论员是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先生,以及我们财经频道的评论员张鸿,首先一起来看一下,张鸿从温州为我们带来怎样的故事。

  张鸿:(记者)潘恩考,温州一个服装品牌企业的老板。这一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忙着的,并不是自己的服装生意,而是联合几家企业发起一个互助基金,那么这个互助基金究竟是个什么基金呢?
  在他们自己起草的这个互助基金章程上这样写着:“缓解行业中小企业现阶段的还贷压力,帮助企业度过难关,自发共同发起自筹资金3000万元。”简单地说,就是由各家企业一起凑钱,建立一个帮助大家应急的还贷基金。
  潘恩考(温州跳跳鱼鞋服营销公司董事长):现在还贷压力很大的,不要说,500万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大的,如果是5000万肯定还不掉了。
  张鸿:偿还贷款的压力到底有多大、多紧张,对于潘恩考本人来说是有切身体会的,因为就在我们采访的前一天,他刚刚还掉了一笔500万元的贷款。
  潘恩考:民生银行有个500万贷款,要我们凑起来,在温州找到一个好心的大老板,(他说)我知道你是跳跳鱼,跳跳鱼不错,我们也是认识的好朋友,所以我不够,他借我240万,我老婆回家也说,这个真的一辈子也要把他记住,这个如果你还贷还不掉了,你就上黑名单了,网上就传开了,对于这个品牌影响很大。
  张鸿:潘恩考的企业搞的是品牌营销,没有自己的工厂和生产线,主要靠发展销售渠道和店面,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当他需要向金融机构贷款的时候,很难拿出像样的抵押品和固定资产来,因为厂房是别人的,店铺是租来的,而品牌是看不见的。特别是在去年,温州的民间资金链条出现紧张局面的时候,每天来自各个方面的欠款、账款让潘恩考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
  潘恩考:就是说我们有的这些,有的做鞋子的,欠他1万,2万,每个人都很怕的,都要你把钱打给他,原来都是让我们欠着,让我们欠账,还给我们拜年,去年就是为了钱了。
  张鸿:在资金问题上吃了不少苦头之后,潘恩考开始拉着同行业的几家品牌企业一块张罗,因为大家面临的困难都差不多。特别是在这一次温州金融改革的试点方案中提出:“引导民间资金依法设立创业投资企业、股权投资企业及相关投资管理机构”之后,让他们明确了搞互助基金的想法。
  潘恩考:我这个钱不是投资的,就是给我们这批人品牌联盟用的,所以现在有这个金融政策,原来我们这个钱放在那里合不合法,我们也不知道,所以通过合法的途径,能把这些品牌联盟,把每个企业融到的钱把贷款还掉。

  主持人:其实像跳跳鱼这样的企业,我觉得不光在温州,在全国其实有很多。
  张鸿:对。
  主持人:他可能没有自己的工厂,没有像样的抵押品什么,所以像他这样的企业要想向小贷公司去借贷是不是很难?
  张鸿(财经频道评论员):向正规的信贷金融机构,包括银行他们贷款现在其实并不容易,因为面临着你说的没有抵押物这样的困惑,因为像跳跳鱼和他一起这些叫品牌联盟的这些众多企业,其实都是这样的发展模式,几乎都是,而且都是发展阶段差不多。
  主持人:对。
  张鸿:就是规模很小,但是现在正在扩张阶段,比如跳跳鱼现在是要靠不断地开店,然后做自己的品牌。
  主持人:品牌营销。
  张鸿:但是品牌没法抵押。
  主持人:对。
  张鸿:店铺不是自己的。
  主持人:对对。
  张鸿:所以他们没有办法,所以我们说创新都是倒逼出来的,他们这些人你可以说是一个创新,也可以说他们是抱团取暖,就是大家在一块,然后形成了一个名义上的担保体系,所以他们品牌联盟成立的时候,你会看到,好几家银行去说,你们这个品牌联盟了,内部我们可以给你有贷款上的速度,然后有贷款的利率的优惠等等等等。
  但是事实上你已经有一个担保,但遇到一个什么问题,我问到跳跳鱼的老板,他也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就说你一个企业现在是我一月份有一笔贷款到期,老向二月份一笔贷款到期,你三月份一笔贷款到期,所以我们把钱弄一个基金,一月份还我的贷款,二月份还老向的,三月份还你的,大家都周转过去了,因为大家都是缺钱很急的这样一个状态。
  主持人:对。
  张鸿:但是问题是,就是我单个企业可能会面临我一月份还完贷款以后,我从银行贷不出来了,所以说他为什么会非常感激那个老板在一夜之间给他200多万。
  主持人:对。
  张鸿:然后给他救了急,就缓过劲来了,但是形成一个担保圈以后,同样面临这个问题,就是一月份还完我以后,银行贷不出钱来了,老向二月份的钱可能也会有问题,所以他们现在也在想新的办法。
  主持人:像这种民间资金互相拆借借贷,我觉得其实有这个需求,所以就应运而生了。
  向松祚(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对,张鸿其实讲这个企业的故事,我去温州我也跟类似的一些企业聊过,温州这种民间金融的方式,确实有非常悠久的历史,过去我记得有一个词就叫“来汇”,就是说什么叫“来汇”呢,就是亲戚、朋友、熟人,大家把钱凑在一起,你有需要的时候,我们先把钱给你用,你还回来,过一段时间还回来,其实最早他们期限就是没有一定的,就是你有钱的时候,我们把钱都给你用,你想有钱还的时候,你就还回来。
  温州这个民营经济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它会成为全国民营经济发展的一个典范,其实与民间金融关系极大的,否则你刚开始比如说开一个厂,温州大量的这种中小的厂,刚开始弄厂,他什么都没有,自己的钱也不够,他的厂怎么开得起来呢,其实这种是帮助很大。
  那么我问到温州的一个企业家,我说那你觉得现在这种方式,为什么持续不下去,好像给外面的印象是做不下去了,特别是去年温州出现了跑路、断裂以后,我觉得这种方式不能支持你们再做这个事了吗,他说问题是在哪里,一个是毕竟这种“来汇”的方式,这种民间的方式,它的资金的规模不是很大。
  主持人:对。
  向松祚:所以现在很多企业的规模越来越大,比如刚才跳跳鱼,他要扩张这个规模,还有很多的订单,这个订单大以后,这个时候这种小的民间的机构资金不够他用,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没有一定的期限,比如说小诺这个公司,她用了钱以后,一时半会还不了,一时半会还不了……
  主持人:别人的怎么办?
  向松祚:资金来源就有问题,所以他们就遇到这个瓶颈,遇到瓶颈,当然温州去年出现资金的问题,还有是炒房地产,有些企业本身的产业做得也不错,但是他看到房地产的利润比较好。
  主持人:利润更大。
  向松祚:更大,所以他就赌这个,所以现在这一次温州,如果你刚才问题你说,他会有什么变化,其实他们讲的变化主要是希望两个,一个是规范,一个是叫阳光。
  规范是什么意思?就是大家有一个很透明的一个章程,也符合国家的法律,那这样有扩展性,就说不仅是一个亲戚朋友熟人的概念,而且是一个可以向社会其他投资者可以扩展。
  主持人:是透明的,可以适用的。
  向松祚:那这样资金的来源就有保障,第二个资金的使用也能够有非常明确的规范,比如可能要提供一些担保,有些信用,所以你看这次温州“12条”里面,第12条其实强调的就是要建立征信体系,信用体系要建立起来,所以要规范化,才能阳光化,阳光化就是透明。
  所以我想,如果说温州这个民间金融方式,未来的变化,应该是朝这两个方向发展,国家也是要鼓励他们有更多的这样机构出现。
  主持人:那我们具体到这次温州金融改革,那这次改革给这样的需要资金的很多办实体的小微企业,他们有没有什么新的路子?
  向松祚:这个就是,张鸿你到温州去看过,我去温州的企业讲,其实温州的企业家,他们对资金融资渠道,他们其实有比较客观理性的看法,就说你新创企业,你去找银行贷款,他们也觉得这是没有可能性。
  张鸿:对,银行没法做慈善。
  向松祚:因为银行有它的要求,比如资产负债表,各个风险的掌控,风险的控制都有监管指标,所以他们也知道,温州要创业,新创企业资金来源来什么,只能靠民间金融的方式。
  那么当你的企业比较大一点以后,这个时候你的渠道可能就多了一点,比如说你可以发债,因为你可以信托,这个时候银行也愿意给你贷款,同时甚至于更大的可以上市,所以其实他们这个就是他们知道,一个企业的发展不同的阶段,融资的渠道是不一样,这一点温州的企业家,他们其实蛮明白的。
  张鸿:对,老向说的这几个其实在“12条”里边都有体现的,你看刚才我们说的品牌联盟,其实在“12条”里边的第9条就提到了“拓宽保险服务领域,创新发展服务于专业市场和产业集群的保险产品”。
  向松祚:对。
  张鸿:什么意思呢?就说你这个现在还不是一个严谨的品牌的互保,因为不可能说你跳跳鱼资金链断了以后,然后另外一个,那30多家一块联盟里的企业就真的给你担保,只不过大家因为企业相似,然后愿意共同的承担一个名义上的一个担保,然后大家出资金来。
  但是严格的担保,你必须得利用一个保险的体系,就是你真的有保险公司看你这个集群,觉得愿意和你共担这个风险,这个其实是一个创新。
  向松祚:所以这“12条”公布的好像是第二天,我正好去温州跟一些企业家讲课,其实这些企业家对“12条”的期望蛮高的。
  张鸿:对。
  向松祚: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现在就是刚刚公布,每天都在抓紧学习这“12条”和研究,他们自己的说法,如果这“12条”真的落实的话,温州企业的融资,不同层面的企业,不同大小的企业,融资的问题基本都解决。
  张鸿:对。
  向松祚:你比如新创企业,可以有VC、有PE、有天使投资,稍微大一点,那可以有村镇银行、中小融资机构,还有发债。
  主持人:不同层级的。
  向松祚:更大一点有资本市场。
  张鸿:对。
  向松祚:所以如果真的落实好以后,不同层面,不同大小的企业,融资的渠道就多了。
  张鸿:多了。
  向松祚: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张鸿:老向就是学得好,第6条就说了,这个要探索建立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包括融资体系,就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其实都应该有。
  主持人:所以在温州金融改革的大背景之下,我们看到了小贷公司村镇银行,还有包括今天我们刚才所说的这家企业,他们的很多做法是自下而上的一种改革尝试和创新,那么在温州其实为了支持很多的实体经济,为了更好地支持小微企业,他们可能还会有一些新的做法和一些新的尝试,接下来进一段广告,广告之后回来继续评论。

  解说:国务院“十二条”发布,温州金融改革发令枪声响起。
  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当然这个改革试点的启动,也不像是跑百米的时候,那枪一打,大家就往前跑了。
  解说:财经频道评论员深入一线调研,小额贷款公司如何转制?村镇银行发展面临哪些瓶颈问题?金融机构创新呈现什么样的新局面?改革进行时《今日观察》系列节目带您近距离观察温州金融改革。

  主持人:欢迎回来继续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我们继续一起来关注一下,温州的金融改革。刚才我们说到很多的实体经济的小企业,他们在寻找资金、寻找就是能够拓宽自己企业发展之路的需要的资金,那同时还有很多有资金的企业,其实他们也在为资金在找出路,那张鸿这次到温州也是做了一个实地的调研,我们来看一下张鸿的体验。

  张鸿:在温州市的瓯海区,我们找到了这家信通民间资本管理服务公司。这家公司刚刚开张一个月的时间,在温州的金融改革中是成立的第一家试点企业。那么这个民间资本管理服务公司究竟是做什么的呢?这家公司的董事长陈国光给我们做了一个最简单的介绍。
  陈国光(信通民间资本管理服务公司董事长):有钱没项目的来找我们,没钱有项目的也过来找我们,我们就是把民间地下的钱放到水面上来。
  张鸿:在和陈国光交换名片的时候,他一下递给了我们两张名片。其中一张是信通公司,而另外一张上面印着的却是瓯海眼镜公司。原来,生产眼镜才是他的老本行,而发起成立这样一家公司的初衷,也是为了帮助同行业上下游的小企业。
  陈国光:有些(企业)担保没人担保,房子也没有,没有抵押的,这些群体把这些企业做起来,有些做配件差5万块钱的,这样的事情很多的,经常有的这类企业。
  张鸿:差5万块钱就挺不过去了?
  陈国光:就差5万块钱就挺不过去了,租金到了。
  张鸿:做了20多年的眼镜生意,陈国光的眼镜公司现在已经有一定的规模,也有一定的资金实力。但去年以来,发生在温州的民间借贷风波,波及到了他这个行业里的不少企业。在前往眼镜工厂的路上,陈国光向我们讲起了发生在自己身边的这样一件事。
  陈国光:因为我有个姐妹,我叫她姐,她自己很好,她帮信泰(公司)担保,把自己外面的钱拿过来借给信泰,后来(信泰)的跑路了,现在她没钱了。
  张鸿:陈国光说到的信泰就是他的同行,信泰眼镜,因为资金链断裂,信泰集团在去年陷入债务危机。信泰的老板温州眼镜大王胡福林也因此一度被传“跑路”。看到身边的朋友、同行的企业卷入民间借贷的漩涡,不免让陈国光有唇亡齿寒的感觉。因此,他和几家企业一起拿出了一个亿的资金注册了这家民间资本公司,而他也给自己定下了规矩,凡是涉及地下资金的一概不做。
  陈国光:现在过来找我的人很多,过来问你们利息是多少,以后怎么回报,这个我们说我们的利息是没有的,我们都是回本的,因为我们找到好项目,叫你们过来跟我们一起投入这个公司。
  张鸿:而且你也必须这样做,先找到项目,才能再投资。
  陈国光:对对对。
  张鸿:如果先去拉投资的话。
  陈国光:这个不可以,我们这里不会这么做。

  主持人: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在发展的过程当中需要钱,但是同时有钱的公司或者个人其实还是很多的,所以怎样让这个地下的钱浮到水面上来,正是现在很多包括这位民间资本管理公司这位老总,他以前的本行是眼镜,做眼镜的,他们想要做的事,所以怎样把这个钱用好,然后找到对接的项目,是不是他们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
  张鸿:对,其实温州金改最重要解决的就是三个问题,一个是我们前面谈的小企业、中小企业、小微企业他们缺钱;一个是我们接下来将要谈的这个就是有很多钱没地方去,就得有一个搭桥的;那当然第三个就是有一套很完善的监管体系。
  那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眼镜老板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替钱找项目,要搭一个桥梁,所以他要从很多项目当中,上报项目,但是现在因为他开业一个多月,所以他们也很审慎,包括在政策上也希望有一些更多的扶持,他们的老板也说,说我们也是在尝试着一点一点的做,因为首先他不能先募资金,比如说,我先把大家的钱弄过来,然后去找项目,他必须得先找到项目,这个项目,有一项目不错,需要投500万。
  主持人:再来找资金。
  张鸿:然后找特定的募集人说你们愿不愿意出钱,然后他自己,当然他自己也有钱也出一点,这样就可以支持那个项目。
  同时他的营业的范围也相对来说要广一点,刚才老向看片子时候说有点像VC,就是有点像风险投资,有点像天使投资,反正就说,他可以做股权投资,就如果我觉得这个项目比较好,比如说这个眼镜老板他投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这个资本管理公司投的第一个项目是他特别熟悉的一个眼镜配件的一个企业,就需要500万,他知道这500万只要一投进去就没有问题,然后他一开始是给的投的还是很审慎,说固定投资利率,就是第一年先给比如说12%的回报,我先给你,你给我承诺12%的回报,第二年我觉得你发展前景很好,我再入你的股权。
  主持人:对对。
  张鸿:等于可以进行股权投资,还有比如短期的资金的这样一个类似过桥资金,这个项目也是可以做的。
  向松祚:温州我看那个金融办的主任,他讲说温州金融改革要解决什么问题,他说解决叫“两多两难”的问题,一个叫民间资金多,但是投资难,一个叫中小企业多,但是融资难。
  主持人:其实就是两个端上的,其实对接上不就行了。
  向松祚:所以说这个两难看到很有意思的现象,就说温州的资金有没有,有,其实温州他们金融改革,张鸿我不知道你去调查你怎么看,我跟温州的很多朋友谈的,他们其实有明确的认识,这个金融改革的可能只是一味药,不是全部的药。
  主持人:对。
  向松祚:如果真要成功,还是要怎么,它那个产业能够升级换代,就是有很多好的东西,比如硅谷,硅谷为什么风险投资都到那去,因为它不断有新东西冒出来,一会是谷歌,一会又是什么Facebook,什么quit,一会又是别的东西。
  主持人:它很能吸引资本去。
  向松祚:它很能吸引资本,它总能找到有想象力的东西,温州他们自己的说法,就是我们现在缺乏有想象力的项目和创意,这个是金融要追逐的东西。

  主持人:那我们继续说这个这家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它以前是做眼镜的,所以刚才我们说了,他为了求稳,所以把第一笔钱投给熟悉的行业,但他还有很多钱,他怎么样进一步的发展,他应该怎么样做?
  张鸿:看上去他是一个外行,因为资本管理和他做眼镜还是有区别的。
  主持人:对。
  张鸿:所以他其实请了很多内行,资本管理公司的总经理可不是他,他们几个是合伙人,出资人,然后资本管理的这一块总经理包括那些副总经理,我们接触的其实都是从银行出来的,都是对风险控制都有一套很成熟的经验,但是现在也面临巨大的压力,因为他注册的是一个服务业,就是他做的是金融业的事,但注册的是一个服务。
  主持人:他可以去注册一个。
  张鸿:不不。
  主持人:不行。
  张鸿:只能让他注册服务业,服务业又要交企业的所得税,营业税5.5,然后所得税,然后把这钱分到这些出资人那还要个人所得税。
  所以他们大概算了一下说,和银行相比,利润率其实差不多的,忙活半天也是差不多的,还有一个就是他们希望除了在税收上尽量有政策上更大的一个放宽,比如说我们刚才谈到了股权投资,但是你知道现在一个特别小的一个,不要说硅谷那样的,就是一个特别小的企业,他需要的股权投资的资金都不是说500万,几百万就能解决的,你要入股,一入10%、20%那你就得很多钱,但现在有一个限制,这个限制就说单一投资对象投资总额只能占总股本净额的5%,现在总股本是1个亿,这样只能500万,500万你说能投资什么你说的硅谷那样的企业,根本投资不进去。
  向松祚:你说这个问题,其实正好是温州综合金融改革试验区要解决的问题,小诺你刚才的问题,就是他外行做这个金融。
  主持人:对呀。
  向松祚:其实是个好事,为什么是个好事呢,你要仔细分析,全世界做VC、PE包括国内现在新型的PE、VC,你会看里面有很多人。
  主持人:都不是看这行的。
  向松祚:都是从行业做起来的。
  主持人:他反正请职业经理人就可以。
  向松祚:他其实也不需要,他本身就自己可以。
  张鸿:他熟悉行业。
  向松祚:为什么,因为你投资核心是要看这个项目的发展方向在什么地方,这个行业的盈利点在哪里,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式到底朝哪个方向去演进,这样的人,一般搞金融的人是不懂的,搞银行的人,他不一定看得明白,但是他在这行业摸爬滚打很多年的人。
  主持人:他有这个敏锐度。
  向松祚:他非常敏锐,所以你看很多很成功的投资家,他就是从实业出身的,他能了解这个行业应该朝哪个方向发展,所以他就在那投,所以你看就是国内的有些做的比较好的PEVC,他们很多合伙人也是从以前是行业的CEO,比如做创业成功的人。
  主持人:那我前几天听张鸿说,他说还有这样十分钟我就投你这个人,也有这样的。
  向松祚:也有,而且他做过实业的人,比如说这个眼镜老板他做过实业的人,他看人比一般人要准,他知道这个人抓住问题关键没有,所以我想,其实温州是符合一般的,有一定规律的,是有意思的。
  就说而且为什么要鼓励这种行业人来做VC,做这种投资,因为我们现在中国的经济一个问题,特别是温州,需要这种金融工具,创新的金融工具来整合这些产业,就是让产业能够升级换代,升级换代一个方式之一就是要把这些比较小的企业,产业链条把它整合起来,变成一个有竞争力的大的企业。
  主持人:就催化剂。
  向松祚:催化剂,这种完成只能靠行业里边来牵头。
  张鸿:我理解老向的意思,就是他担心……
  改革进行时:探路温州金融改革
  让民间资本见到阳光

  解说:国务院“十二条”发布,温州金融改革发令枪声响起。
  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当然这个改革试点的启动,也不像是跑百米的时候,那枪一打,大家就往前跑了。
  解说:财经频道评论员深入一线调研,小额贷款公司如何转制?村镇银行发展面临哪些瓶颈问题?金融机构创新呈现什么样的新局面?改革进行时《今日观察》系列节目带您近距离观察温州金融改革。

  主持人(史小诺):各位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从基层看改革,从变化看成就。今天继续我们的系列节目改革进行时——探路温州金融改革。使民间资本从“地下”转为“地面”,为民间资本与中小企业搭建起一个双赢的融资平台,让民间资本走上一条规范化、阳光化之路,作为金融改革的“试验田”,温州又有怎样的金融创新和尝试?这些新生事物与小贷公司和村镇银行在功能上又有怎样的不同?今天我们将会重点予以关注。
  演播室的两位评论员是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先生,以及我们财经频道的评论员张鸿,首先一起来看一下,张鸿从温州为我们带来怎样的故事。

  张鸿:(记者)潘恩考,温州一个服装品牌企业的老板。这一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忙着的,并不是自己的服装生意,而是联合几家企业发起一个互助基金,那么这个互助基金究竟是个什么基金呢?
  在他们自己起草的这个互助基金章程上这样写着:“缓解行业中小企业现阶段的还贷压力,帮助企业度过难关,自发共同发起自筹资金3000万元。”简单地说,就是由各家企业一起凑钱,建立一个帮助大家应急的还贷基金。
  潘恩考(温州跳跳鱼鞋服营销公司董事长):现在还贷压力很大的,不要说,500万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大的,如果是5000万肯定还不掉了。
  张鸿:偿还贷款的压力到底有多大、多紧张,对于潘恩考本人来说是有切身体会的,因为就在我们采访的前一天,他刚刚还掉了一笔500万元的贷款。
  潘恩考:民生银行有个500万贷款,要我们凑起来,在温州找到一个好心的大老板,(他说)我知道你是跳跳鱼,跳跳鱼不错,我们也是认识的好朋友,所以我不够,他借我240万,我老婆回家也说,这个真的一辈子也要把他记住,这个如果你还贷还不掉了,你就上黑名单了,网上就传开了,对于这个品牌影响很大。
  张鸿:潘恩考的企业搞的是品牌营销,没有自己的工厂和生产线,主要靠发展销售渠道和店面,这就带来一个问题,当他需要向金融机构贷款的时候,很难拿出像样的抵押品和固定资产来,因为厂房是别人的,店铺是租来的,而品牌是看不见的。特别是在去年,温州的民间资金链条出现紧张局面的时候,每天来自各个方面的欠款、账款让潘恩考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
  潘恩考:就是说我们有的这些,有的做鞋子的,欠他1万,2万,每个人都很怕的,都要你把钱打给他,原来都是让我们欠着,让我们欠账,还给我们拜年,去年就是为了钱了。
  张鸿:在资金问题上吃了不少苦头之后,潘恩考开始拉着同行业的几家品牌企业一块张罗,因为大家面临的困难都差不多。特别是在这一次温州金融改革的试点方案中提出:“引导民间资金依法设立创业投资企业、股权投资企业及相关投资管理机构”之后,让他们明确了搞互助基金的想法。
  潘恩考:我这个钱不是投资的,就是给我们这批人品牌联盟用的,所以现在有这个金融政策,原来我们这个钱放在那里合不合法,我们也不知道,所以通过合法的途径,能把这些品牌联盟,把每个企业融到的钱把贷款还掉。

  主持人:其实像跳跳鱼这样的企业,我觉得不光在温州,在全国其实有很多。
  张鸿:对。
  主持人:他可能没有自己的工厂,没有像样的抵押品什么,所以像他这样的企业要想向小贷公司去借贷是不是很难?
  张鸿(财经频道评论员):向正规的信贷金融机构,包括银行他们贷款现在其实并不容易,因为面临着你说的没有抵押物这样的困惑,因为像跳跳鱼和他一起这些叫品牌联盟的这些众多企业,其实都是这样的发展模式,几乎都是,而且都是发展阶段差不多。
  主持人:对。
  张鸿:就是规模很小,但是现在正在扩张阶段,比如跳跳鱼现在是要靠不断地开店,然后做自己的品牌。
  主持人:品牌营销。
  张鸿:但是品牌没法抵押。
  主持人:对。
  张鸿:店铺不是自己的。
  主持人:对对。
  张鸿:所以他们没有办法,所以我们说创新都是倒逼出来的,他们这些人你可以说是一个创新,也可以说他们是抱团取暖,就是大家在一块,然后形成了一个名义上的担保体系,所以他们品牌联盟成立的时候,你会看到,好几家银行去说,你们这个品牌联盟了,内部我们可以给你有贷款上的速度,然后有贷款的利率的优惠等等等等。
  但是事实上你已经有一个担保,但遇到一个什么问题,我问到跳跳鱼的老板,他也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就说你一个企业现在是我一月份有一笔贷款到期,老向二月份一笔贷款到期,你三月份一笔贷款到期,所以我们把钱弄一个基金,一月份还我的贷款,二月份还老向的,三月份还你的,大家都周转过去了,因为大家都是缺钱很急的这样一个状态。
  主持人:对。
  张鸿:但是问题是,就是我单个企业可能会面临我一月份还完贷款以后,我从银行贷不出来了,所以说他为什么会非常感激那个老板在一夜之间给他200多万。
  主持人:对。
  张鸿:然后给他救了急,就缓过劲来了,但是形成一个担保圈以后,同样面临这个问题,就是一月份还完我以后,银行贷不出钱来了,老向二月份的钱可能也会有问题,所以他们现在也在想新的办法。
  主持人:像这种民间资金互相拆借借贷,我觉得其实有这个需求,所以就应运而生了。
  向松祚(农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对,张鸿其实讲这个企业的故事,我去温州我也跟类似的一些企业聊过,温州这种民间金融的方式,确实有非常悠久的历史,过去我记得有一个词就叫“来汇”,就是说什么叫“来汇”呢,就是亲戚、朋友、熟人,大家把钱凑在一起,你有需要的时候,我们先把钱给你用,你还回来,过一段时间还回来,其实最早他们期限就是没有一定的,就是你有钱的时候,我们把钱都给你用,你想有钱还的时候,你就还回来。
  温州这个民营经济在中国改革开放初期,为什么它会成为全国民营经济发展的一个典范,其实与民间金融关系极大的,否则你刚开始比如说开一个厂,温州大量的这种中小的厂,刚开始弄厂,他什么都没有,自己的钱也不够,他的厂怎么开得起来呢,其实这种是帮助很大。
  那么我问到温州的一个企业家,我说那你觉得现在这种方式,为什么持续不下去,好像给外面的印象是做不下去了,特别是去年温州出现了跑路、断裂以后,我觉得这种方式不能支持你们再做这个事了吗,他说问题是在哪里,一个是毕竟这种“来汇”的方式,这种民间的方式,它的资金的规模不是很大。
  主持人:对。
  向松祚:所以现在很多企业的规模越来越大,比如刚才跳跳鱼,他要扩张这个规模,还有很多的订单,这个订单大以后,这个时候这种小的民间的机构资金不够他用,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没有一定的期限,比如说小诺这个公司,她用了钱以后,一时半会还不了,一时半会还不了……
  主持人:别人的怎么办?
  向松祚:资金来源就有问题,所以他们就遇到这个瓶颈,遇到瓶颈,当然温州去年出现资金的问题,还有是炒房地产,有些企业本身的产业做得也不错,但是他看到房地产的利润比较好。
  主持人:利润更大。
  向松祚:更大,所以他就赌这个,所以现在这一次温州,如果你刚才问题你说,他会有什么变化,其实他们讲的变化主要是希望两个,一个是规范,一个是叫阳光。
  规范是什么意思?就是大家有一个很透明的一个章程,也符合国家的法律,那这样有扩展性,就说不仅是一个亲戚朋友熟人的概念,而且是一个可以向社会其他投资者可以扩展。
  主持人:是透明的,可以适用的。
  向松祚:那这样资金的来源就有保障,第二个资金的使用也能够有非常明确的规范,比如可能要提供一些担保,有些信用,所以你看这次温州“12条”里面,第12条其实强调的就是要建立征信体系,信用体系要建立起来,所以要规范化,才能阳光化,阳光化就是透明。
  所以我想,如果说温州这个民间金融方式,未来的变化,应该是朝这两个方向发展,国家也是要鼓励他们有更多的这样机构出现。
  主持人:那我们具体到这次温州金融改革,那这次改革给这样的需要资金的很多办实体的小微企业,他们有没有什么新的路子?
  向松祚:这个就是,张鸿你到温州去看过,我去温州的企业讲,其实温州的企业家,他们对资金融资渠道,他们其实有比较客观理性的看法,就说你新创企业,你去找银行贷款,他们也觉得这是没有可能性。
  张鸿:对,银行没法做慈善。
  向松祚:因为银行有它的要求,比如资产负债表,各个风险的掌控,风险的控制都有监管指标,所以他们也知道,温州要创业,新创企业资金来源来什么,只能靠民间金融的方式。
  那么当你的企业比较大一点以后,这个时候你的渠道可能就多了一点,比如说你可以发债,因为你可以信托,这个时候银行也愿意给你贷款,同时甚至于更大的可以上市,所以其实他们这个就是他们知道,一个企业的发展不同的阶段,融资的渠道是不一样,这一点温州的企业家,他们其实蛮明白的。
  张鸿:对,老向说的这几个其实在“12条”里边都有体现的,你看刚才我们说的品牌联盟,其实在“12条”里边的第9条就提到了“拓宽保险服务领域,创新发展服务于专业市场和产业集群的保险产品”。
  向松祚:对。
  张鸿:什么意思呢?就说你这个现在还不是一个严谨的品牌的互保,因为不可能说你跳跳鱼资金链断了以后,然后另外一个,那30多家一块联盟里的企业就真的给你担保,只不过大家因为企业相似,然后愿意共同的承担一个名义上的一个担保,然后大家出资金来。
  但是严格的担保,你必须得利用一个保险的体系,就是你真的有保险公司看你这个集群,觉得愿意和你共担这个风险,这个其实是一个创新。
  向松祚:所以这“12条”公布的好像是第二天,我正好去温州跟一些企业家讲课,其实这些企业家对“12条”的期望蛮高的。
  张鸿:对。
  向松祚:按照他们的说法,他们现在就是刚刚公布,每天都在抓紧学习这“12条”和研究,他们自己的说法,如果这“12条”真的落实的话,温州企业的融资,不同层面的企业,不同大小的企业,融资的问题基本都解决。
  张鸿:对。
  向松祚:你比如新创企业,可以有VC、有PE、有天使投资,稍微大一点,那可以有村镇银行、中小融资机构,还有发债。
  主持人:不同层级的。
  向松祚:更大一点有资本市场。
  张鸿:对。
  向松祚:所以如果真的落实好以后,不同层面,不同大小的企业,融资的渠道就多了。
  张鸿:多了。
  向松祚: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事情。
  张鸿:老向就是学得好,第6条就说了,这个要探索建立多层次金融服务体系,包括融资体系,就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其实都应该有。
  主持人:所以在温州金融改革的大背景之下,我们看到了小贷公司村镇银行,还有包括今天我们刚才所说的这家企业,他们的很多做法是自下而上的一种改革尝试和创新,那么在温州其实为了支持很多的实体经济,为了更好地支持小微企业,他们可能还会有一些新的做法和一些新的尝试,接下来进一段广告,广告之后回来继续评论。

  解说:国务院“十二条”发布,温州金融改革发令枪声响起。
  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当然这个改革试点的启动,也不像是跑百米的时候,那枪一打,大家就往前跑了。
  解说:财经频道评论员深入一线调研,小额贷款公司如何转制?村镇银行发展面临哪些瓶颈问题?金融机构创新呈现什么样的新局面?改革进行时《今日观察》系列节目带您近距离观察温州金融改革。

  主持人:欢迎回来继续收看今天的《今日观察》,我们继续一起来关注一下,温州的金融改革。刚才我们说到很多的实体经济的小企业,他们在寻找资金、寻找就是能够拓宽自己企业发展之路的需要的资金,那同时还有很多有资金的企业,其实他们也在为资金在找出路,那张鸿这次到温州也是做了一个实地的调研,我们来看一下张鸿的体验。

  张鸿:在温州市的瓯海区,我们找到了这家信通民间资本管理服务公司。这家公司刚刚开张一个月的时间,在温州的金融改革中是成立的第一家试点企业。那么这个民间资本管理服务公司究竟是做什么的呢?这家公司的董事长陈国光给我们做了一个最简单的介绍。
  陈国光(信通民间资本管理服务公司董事长):有钱没项目的来找我们,没钱有项目的也过来找我们,我们就是把民间地下的钱放到水面上来。
  张鸿:在和陈国光交换名片的时候,他一下递给了我们两张名片。其中一张是信通公司,而另外一张上面印着的却是瓯海眼镜公司。原来,生产眼镜才是他的老本行,而发起成立这样一家公司的初衷,也是为了帮助同行业上下游的小企业。
  陈国光:有些(企业)担保没人担保,房子也没有,没有抵押的,这些群体把这些企业做起来,有些做配件差5万块钱的,这样的事情很多的,经常有的这类企业。
  张鸿:差5万块钱就挺不过去了?
  陈国光:就差5万块钱就挺不过去了,租金到了。
  张鸿:做了20多年的眼镜生意,陈国光的眼镜公司现在已经有一定的规模,也有一定的资金实力。但去年以来,发生在温州的民间借贷风波,波及到了他这个行业里的不少企业。在前往眼镜工厂的路上,陈国光向我们讲起了发生在自己身边的这样一件事。
  陈国光:因为我有个姐妹,我叫她姐,她自己很好,她帮信泰(公司)担保,把自己外面的钱拿过来借给信泰,后来(信泰)的跑路了,现在她没钱了。
  张鸿:陈国光说到的信泰就是他的同行,信泰眼镜,因为资金链断裂,信泰集团在去年陷入债务危机。信泰的老板温州眼镜大王胡福林也因此一度被传“跑路”。看到身边的朋友、同行的企业卷入民间借贷的漩涡,不免让陈国光有唇亡齿寒的感觉。因此,他和几家企业一起拿出了一个亿的资金注册了这家民间资本公司,而他也给自己定下了规矩,凡是涉及地下资金的一概不做。
  陈国光:现在过来找我的人很多,过来问你们利息是多少,以后怎么回报,这个我们说我们的利息是没有的,我们都是回本的,因为我们找到好项目,叫你们过来跟我们一起投入这个公司。
  张鸿:而且你也必须这样做,先找到项目,才能再投资。
  陈国光:对对对。
  张鸿:如果先去拉投资的话。
  陈国光:这个不可以,我们这里不会这么做。

  主持人: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在发展的过程当中需要钱,但是同时有钱的公司或者个人其实还是很多的,所以怎样让这个地下的钱浮到水面上来,正是现在很多包括这位民间资本管理公司这位老总,他以前的本行是眼镜,做眼镜的,他们想要做的事,所以怎样把这个钱用好,然后找到对接的项目,是不是他们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
  张鸿:对,其实温州金改最重要解决的就是三个问题,一个是我们前面谈的小企业、中小企业、小微企业他们缺钱;一个是我们接下来将要谈的这个就是有很多钱没地方去,就得有一个搭桥的;那当然第三个就是有一套很完善的监管体系。
  那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眼镜老板他要做的事情就是替钱找项目,要搭一个桥梁,所以他要从很多项目当中,上报项目,但是现在因为他开业一个多月,所以他们也很审慎,包括在政策上也希望有一些更多的扶持,他们的老板也说,说我们也是在尝试着一点一点的做,因为首先他不能先募资金,比如说,我先把大家的钱弄过来,然后去找项目,他必须得先找到项目,这个项目,有一项目不错,需要投500万。
  主持人:再来找资金。
  张鸿:然后找特定的募集人说你们愿不愿意出钱,然后他自己,当然他自己也有钱也出一点,这样就可以支持那个项目。
  同时他的营业的范围也相对来说要广一点,刚才老向看片子时候说有点像VC,就是有点像风险投资,有点像天使投资,反正就说,他可以做股权投资,就如果我觉得这个项目比较好,比如说这个眼镜老板他投的第一个项目,就是这个资本管理公司投的第一个项目是他特别熟悉的一个眼镜配件的一个企业,就需要500万,他知道这500万只要一投进去就没有问题,然后他一开始是给的投的还是很审慎,说固定投资利率,就是第一年先给比如说12%的回报,我先给你,你给我承诺12%的回报,第二年我觉得你发展前景很好,我再入你的股权。
  主持人:对对。
  张鸿:等于可以进行股权投资,还有比如短期的资金的这样一个类似过桥资金,这个项目也是可以做的。
  向松祚:温州我看那个金融办的主任,他讲说温州金融改革要解决什么问题,他说解决叫“两多两难”的问题,一个叫民间资金多,但是投资难,一个叫中小企业多,但是融资难。
  主持人:其实就是两个端上的,其实对接上不就行了。
  向松祚:所以说这个两难看到很有意思的现象,就说温州的资金有没有,有,其实温州他们金融改革,张鸿我不知道你去调查你怎么看,我跟温州的很多朋友谈的,他们其实有明确的认识,这个金融改革的可能只是一味药,不是全部的药。
  主持人:对。
  向松祚:如果真要成功,还是要怎么,它那个产业能够升级换代,就是有很多好的东西,比如硅谷,硅谷为什么风险投资都到那去,因为它不断有新东西冒出来,一会是谷歌,一会又是什么Facebook,什么quit,一会又是别的东西。
  主持人:它很能吸引资本去。
  向松祚:它很能吸引资本,它总能找到有想象力的东西,温州他们自己的说法,就是我们现在缺乏有想象力的项目和创意,这个是金融要追逐的东西。

  主持人:那我们继续说这个这家民间资本管理公司,它以前是做眼镜的,所以刚才我们说了,他为了求稳,所以把第一笔钱投给熟悉的行业,但他还有很多钱,他怎么样进一步的发展,他应该怎么样做?
  张鸿:看上去他是一个外行,因为资本管理和他做眼镜还是有区别的。
  主持人:对。
  张鸿:所以他其实请了很多内行,资本管理公司的总经理可不是他,他们几个是合伙人,出资人,然后资本管理的这一块总经理包括那些副总经理,我们接触的其实都是从银行出来的,都是对风险控制都有一套很成熟的经验,但是现在也面临巨大的压力,因为他注册的是一个服务业,就是他做的是金融业的事,但注册的是一个服务。
  主持人:他可以去注册一个。
  张鸿:不不。
  主持人:不行。
  张鸿:只能让他注册服务业,服务业又要交企业的所得税,营业税5.5,然后所得税,然后把这钱分到这些出资人那还要个人所得税。
  所以他们大概算了一下说,和银行相比,利润率其实差不多的,忙活半天也是差不多的,还有一个就是他们希望除了在税收上尽量有政策上更大的一个放宽,比如说我们刚才谈到了股权投资,但是你知道现在一个特别小的一个,不要说硅谷那样的,就是一个特别小的企业,他需要的股权投资的资金都不是说500万,几百万就能解决的,你要入股,一入10%、20%那你就得很多钱,但现在有一个限制,这个限制就说单一投资对象投资总额只能占总股本净额的5%,现在总股本是1个亿,这样只能500万,500万你说能投资什么你说的硅谷那样的企业,根本投资不进去。
  向松祚:你说这个问题,其实正好是温州综合金融改革试验区要解决的问题,小诺你刚才的问题,就是他外行做这个金融。
  主持人:对呀。
  向松祚:其实是个好事,为什么是个好事呢,你要仔细分析,全世界做VC、PE包括国内现在新型的PE、VC,你会看里面有很多人。
  主持人:都不是看这行的。
  向松祚:都是从行业做起来的。
  主持人:他反正请职业经理人就可以。
  向松祚:他其实也不需要,他本身就自己可以。
  张鸿:他熟悉行业。
  向松祚:为什么,因为你投资核心是要看这个项目的发展方向在什么地方,这个行业的盈利点在哪里,这个行业的商业模式到底朝哪个方向去演进,这样的人,一般搞金融的人是不懂的,搞银行的人,他不一定看得明白,但是他在这行业摸爬滚打很多年的人。
  主持人:他有这个敏锐度。
  向松祚:他非常敏锐,所以你看很多很成功的投资家,他就是从实业出身的,他能了解这个行业应该朝哪个方向发展,所以他就在那投,所以你看就是国内的有些做的比较好的PEVC,他们很多合伙人也是从以前是行业的CEO,比如做创业成功的人。
  主持人:那我前几天听张鸿说,他说还有这样十分钟我就投你这个人,也有这样的。
  向松祚:也有,而且他做过实业的人,比如说这个眼镜老板他做过实业的人,他看人比一般人要准,他知道这个人抓住问题关键没有,所以我想,其实温州是符合一般的,有一定规律的,是有意思的。
  就说而且为什么要鼓励这种行业人来做VC,做这种投资,因为我们现在中国的经济一个问题,特别是温州,需要这种金融工具,创新的金融工具来整合这些产业,就是让产业能够升级换代,升级换代一个方式之一就是要把这些比较小的企业,产业链条把它整合起来,变成一个有竞争力的大的企业。
  主持人:就催化剂。
  向松祚:催化剂,这种完成只能靠行业里边来牵头。
  张鸿:我理解老向的意思,就是他担心……

热词:

  • 改革
  • 进行时
  • 探路
  • 温州
  • 金融改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