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改革进行时:民企如何脱胎换骨(20120425)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25日 23: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d736d910c7354071950f76ecdc7b1fd2

  解说:从服装到抗癌药物,红豆杉开发大有文章。

  周海江(红豆集团总裁):它不仅没有污染,它还吃掉污染。

  解说:民营企业如何探路生物医药新兴产业,《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王小丫):大家好!这里是正在播出的《今日观察》,欢迎您的收看。从基层看改革,从变化看成就,继续我们今天的系列节目改革进行时。在东部地区很多民营企业在经历了快速发展之后,已经是初具规模,但是随之而来的土地资源、人力成本增加、生态环境等等方面的瓶颈问题,也成为他们主要要面对的一些挑战,那么其中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企业的转型之路可以说是更不轻松。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之下,民营企业如何在转型当中寻找转机,化解难题了?今天我们将就此展开评论。

  两位评论员,一位是中国农业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另外是我们财经频道的评论员刘戈。首先我们要跟随刘戈到无锡的一家民营服装企业去看看他们正在做什么。

  刘戈:一大早,徐爱华开车从昆山赶到无锡来挑选红豆杉盆景,作为经销商,他这次要进20多万元的货,去年的这个时候,他一般两个月进一次货,而今年差不多每隔10几天就要来无锡一趟。徐先生每选种一个盆景就会在上面系个红绳。

  徐爱华(红豆杉昆山经销商):我只是在上面打一个红绳,一个小结,我就可以去看下一盆了,等我回家的时候,他这里的物流就会把我这盆树运过来。

  刘戈:徐爱华说,和普通的盆景不同,红豆杉对甲醛、甲苯等有害物质有很强的吸收能力,顾客买来都是放在刚刚装修完的新房里,用来净化空气。现在正值红豆杉长出新芽的时候,盆景很受欢迎。他家一天的销售额就有一万多元,红豆杉盆景种植基地的销售额也随之飘红,现在一年能够达到2亿元左右。

  王希科(红豆杉盆景部门负责人):我们把红豆的,按照道理就是苗,那么我把它做成盆景,还可以做成保健枕。

  周海江(红豆集团总裁):比如说服装有5%,10%的利润率,但它的话可能有50%,甚至更高。

  刘戈:除了做成盆景,红豆杉林木还是城市绿化的新树种,采访时,正赶上一辆卡车在装一米多高的林木,谈起经济效益,以前种粮的蒋洪章说,他在改种红豆杉之后,每亩土地的收益增加了20多倍。

  蒋洪章(红豆杉种植户):一亩地一年收入六至七万块钱。

  刘戈:从红豆杉中提取的紫杉醇,是国际公认的治癌药物,但野生红豆杉非常稀缺,而且生长速度缓慢,在投入了几亿资金之后,企业掌握了红豆杉人工种植的技术,在这个两千多平米的大棚里,朱博士的工作是研究通过植物遗传技术增加紫杉醇的含量。

  朱波风(红豆杉培育研究员):通过遗传改良的方法,使红豆杉中紫杉醇的含量可以大幅度的上升,这样就可以使我们在提取,还有一些生产的成本可以大幅下降,这样的话,最终生产上在用的时候,临床上用的制剂的价格就会大幅地下降,更多人可以用得起了呀。

  刘戈:2010年,《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鼓励和引导民营企业大力发展循环经济,生物医药等具有发展潜力的新兴产业。当前,民营企业,尤其是东部的民营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普遍面临着劳动力、土地、生态环境的瓶颈。

  周海江(红豆集团总裁):即使你达标排放,但你总量还在增加,(环境)还是有压力的,我们红豆怎么化解呢?我们就发展了红豆杉这个产业,红豆杉这个产业,它不仅没有污染,它还吃掉污染,从红豆杉盆景到我们提炼紫杉醇,到我们做成保健的,一些综合开发利用,又造福了老百姓的健康,同时让这个产业,我们在未来,在2015年,也将达到50到60亿产业规模。既突破了发展的瓶颈,而且对整个国家的转型也是种很好的探索。  

  主持人:大家看完这个短片可能觉得非常的有意思,这家企业原来是做服装的,但是现在在种树,在做药了,刘戈你去了无锡调研之后,你的第一印象,你的感受是什么?

  刘戈(财经频道评论员):那么原来做服装的一个企业,为什么要进入到这么一个行业?我也了解到,当时的话,他们在尝试在进行这样一个科研的尝试的时候,就是在1999年的时候,当时我们二套的《经济半小时》做过一期节目,叫做《哭泣的红豆杉》,那么里面就反映到在云南很多,一些地方的红豆杉就遭到砍伐,因为红豆杉那个树皮里面可以提炼紫杉醇,紫杉醇是治疗癌症一个非常有效一个药物,所以,那些生长了几百年,上千年的红豆杉都被盗砍盗伐,所以这个时候他们企业觉得很心痛,觉得这是一份社会责任,而且在这里面也看到了商机,是不是我们可以把它能够研发出来,但是这个过程当中其实很困难的,因为这个红豆杉它主要生长在海拔两三千米的高山地带,那现在你要移植到无锡这个地方的一个江南水乡,是不是在开始的时候这个过程都是非常艰难的,现在它们开始开花结果,他们享受这样的一个成果。那么因为现在紫杉醇非常的贵,原来我家里头也有过癌症病人,我也有过体验,进口的紫杉醇四支,我这么手这么一抓,就可以抓四支,三万多块钱,非常非常的贵。那么现在有了国产的紫杉醇,这个价格就可以降下来,很多病人由此可能就会延续生命。

  主持人:我这有张图片大家可以看一下,就这个红豆杉非常的珍贵,需要成长的年数很多的,然后这个树皮很多地方都被剥掉,所以我们曾经财经频道有一期节目就叫《哭泣的红豆杉》,当然现在现在我们看到有这样人工培植的红豆杉,当然是一件很欣慰的事情,那现在我们再回过头来说这个生物制药的事情,我们在新的《非公经济36条》当中也看到,是鼓励的引导民营企业发展这个生物制药的,那也就是说目前来看,这个生物制药的空间有多大?

  向松祚(财经频道评论员):小丫其实这个生物制药的空间,从全世界来讲,我可以给两个数据,2010年的数据,全球的整个医药产业的销售量,销售额已经超过了一万亿美元,那么一万亿美元这个里面差不多是17% ,也就是1700亿美元是属于我们所讲的生物制药。那么我们国家也有这个数据,就是根据我们国家权威的部门,到2015年,我们中国的生物制药这一块,2015年这个规模,光中国这一个规模可能就要突破800亿到1000亿美元,所以这个量是很大的。我刚才讲到2010年,全世界已经接近2000个亿,到2015年中国都有可能到800个亿,所以这个市场的份额是非常大的,市场的前景是非常大的,而且它的增长速度可能每年都在10%以上。那也就是说刚才刘戈讲的这个企业它转型转到这个行业里面,国务院的“36条”,非公企业进入这个里面是鼓励的。刘戈看到这个案例,实际上是我们国家,千千万万的中小型民营企业的一个缩影,就是说他们以前所从事的这个行业,如果说的稍微不太客气一点,就是所谓叫“三低”的行业,就是叫低成本,低附加值,而且是低水平重复的竞争,附加值都比较低,原料的成本也比较低,劳动力成本也比较低,原材料的成本也比较低,土地成本也比较低,但是现在这些情况都变了,这些情况一变以后,这个三低的模式,就有很多企业他觉得,一个觉得是很难做了,所以我们今天在谈民营企业的转型升级换代,其实不是一个很轻松的话题。

  主持人:对。

  向松祚:也不是一个很容易的话题,就是很多企业其实是被迫,一方面是被逼无奈,必须要转,我到温州,包括到东莞,到很多地方去看,很多民营企业家讲,说我这个行业现在还能做下去,但是越做就是越难了,利润越来越少,你稍不注意今年可能就没有利润了,就亏损了,因为他本身利润非常薄。所以我想这个刘戈讲的这个企业,他在开始转型,但是还没有完成,所以这个过程他未来是不是真能够转到一个治癌药物的企业里面去,我们当然希望他能够成功完成转型,但是可能是需要很长的一个时间,能不能完成,能不能成功,那还要很长的时间来看。

  主持人:其实这个做企业跟人生一样,在前进的过程当中,都是在不断的取舍,取舍。

  向松祚:我衷心希望这个企业转型能成功,但是它想从一个服装转到生物制药,这是完全两个不同的行业,这种转型成功的案例坦率来讲,在世界企业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我们知道比如说有经典的几个案例,大家经常研究的,你比如说诺基亚,诺基亚它以前是做木材生意的。

  刘戈:木材机械。

  向松祚:它木材,做机械,做家具有这些东西,它做机械,它后来彻底转向世界移动通讯的一个巨头,这是一个很少成功的案例,小丫你要知道,这个转型它最困难的有两个东西,我觉得有很多企业解决不了,坦率地讲。

  主持人:第一是什么?

  向松祚:第一个它没有核心的技术。你这个企业有没有这方面的核心的高科技的人才,这恐怕是第二个更大的瓶颈。我到这些珠三角,长三角去看了,其实很多企业家他们所头痛的,想转型找不到这方面的人才,你没有这方面的人才,哪怕你就从外面买到一个核心技术,买到一个核心专利,那未来怎么办呢?未来有没有形成一个梯队?那么我想这个里面就是一个中国现在很多企业面临的核心的问题,我到这个江苏的泰州,泰州有一个国家级的医药高新区,这个高新区,确实他们现在在发展,这几年发展得相当好,2005年开始做,到现在这个六七年的时间,做的不错,他们提出比如说三个一千的,四个一千,什么叫四个一千呢?他们要把引进这个一千个世界级的医药的成果,就是买进来,把专利买进来;他们要创造一千个新的高科技的医药的企业;他们要引进一千个高科技的人才;他们的产值在“十二五”期间他们至少达到一千个亿。你看这个里面,它核心的也是两条,就是他要引进一千个人才,引进一千个最先进的专利,但是对于很多民营企业来讲,你到哪里去买这个核心技术?

  刘戈:而且这在全世界都是稀缺。

  向松祚:人才在全世界,你怎么能够把他引进来?所以我想在这个方面,民营企业当我们要进入一个新的行业的时候,我们确实要认真地思考,有没有这个方面的储备,这是特别关键的。

  主持人:我们都说2012年是中国的转型之年,中国经济要转型,那么同样中国的民营经济也同样要转型,那稍候呢继续我们今天关于民营经济转型的评论。

  解说:土地资源、人力成本,民营企业如何面对发展瓶颈?做品牌,走出去。

  戴月娥(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有限公司总经理):走进工业园区是抱团建设。

  解说:政策引导扶持,民企转型怎样从量变到质变?《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好,欢迎各位继续关注,我们今天关注的是民营经济的转型,在转型的过程当中,如何少走弯路,更加顺畅。那么接下来我们来看一个片子。


  刘戈:作为传统纺织服装生产企业,红豆西服生产车间里依然一片忙碌,不过我们注意到,这个以往用来分配工作和完成进度的显示屏上积满了灰尘,看得出已经有很长时间不再使用了,车间管理人员说,几年前,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九十点钟,而现在这里的主要功能是承担样板车间,大部分生产任务都已经外包给了其它企业,工作量比以前小多了。

  周冠华(西服车间管理人员):像我们内销,接到的一些工作服什么的,都是外包到周边一些其它工厂去做了。

  刘戈(财经频道评论员):为什么要外包到其它工厂去做呢?

  周冠华:因为我们现在整个集团在转型升级,把一些生产外包出去的话,我们可以专心致志地去做品牌的设计研发这一块。

  解说:在公示栏上我们看到,工人的月工资前五名的收入排名,第一名是5953元,第五名是4753元。总体算来,在这个西服车间,工人的平均工资在3000元以上,如何降低人工成本和土地资源制约成为民营企业必须要面对的一个难题。

  刘戈:在红豆集团的总部,我看到了这样一个沙盘,这是一个经济开发区的沙盘,这个经济开发区不建在无锡,而是建在柬埔寨的西哈努克港,西哈努克港是柬埔寨最大的深水港,那么在这个开发区里面,我们看设施非常地完备,这面是商业区,这面是住宅区,这边是游乐场,这边是研发区域,那个地方是仓储和能源基地,那么这一片,整个这一大片都是为轻纺工业他们建造的厂区,现在已经有十几家的中国企业,入驻到这里。

  刘戈: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总体规划面积为11.13平方公里,是红豆集团等几家无锡企业在国家走出去的发展战略引导下,联合柬埔寨国际投资开发集团共同打造的,它是中国商务部首批境外经贸合作区之一,也是首批通过商务部,财政部考核确认的六家境外经贸合作区之一。

  戴月娥(柬埔寨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有限公司总经理):这个工业园区基础建设部分的30%,是由国家资金扶持,我们做这个工业园区实际上也是为中国的一些民营企业搭建一个平台,不需要每个企业出去单打独斗,走进工业园区是抱团建设。

  刘戈:柬埔寨劳动力资源丰富,用工成本较低,以纺织行业为例,目前一名中国纺织工人的月工资是3000多元,而在柬埔寨只有700元左右。以一个企业1000名工人的规模测算,一年工资就能节省2000多万元,此外还规避了一些发达国家贸易壁垒,享受柬埔寨的税收优惠,同时还带动了上万人的就业。

  苏杰(柬埔寨王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总领事):感谢红豆集团建设的柬埔寨经济特区,为柬埔寨人民提供大量的就业机会,对柬埔寨的经济发展也有了巨大贡献。

  刘戈:《国务院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鼓励民营企业走出去,积极参与国际竞争,在无锡,把企业建到国外去国际市场分享资源,已经成为很多民营企业的探索。

  主持人:刚才我们看到的这家企业,它可以说是对内对外是分开的,对内它是专注于品牌和设计,那么对外呢,它是到外面去开拓这个市场,还有就是寻找人才,人力资源部分。

  刘戈:就刚才老向说的,其实很多企业现在,走到现在,尤其是那些原来的“三低”企业,就是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到现在两个瓶颈会限制到它们再往前走,一个就是劳动力成本的瓶颈;另外一个是土地的瓶颈,这两个瓶颈是硬约束,你比如说从劳动力成本上来讲,大概三年前那么一个纺织厂的话,在长三角一带,一千五六百,一千六七百,那么现在平均三千多,刚才我们在工厂里面看到,工厂里面的第一名,当月的第一名,他的工薪收入已经达到了5900多块钱,而且这种情况下,是在加班很少的情况下,这跟前几年不太一样,前些年很多像这种纺织厂,一般晚上都要加班到晚上八九点,九十点,星期六还要干一天。那么现在基本上是按照我们的朝九晚五的这样一个上班的,这样一种情况,为什么呢?就是说他们雇不起那么多工人了,所以就把更多的这样一些就业的机会,实际上转到什么呢?转到一些在当地比较小的一些企业,还有中西部地区,因为这种劳动力的争夺也非常的明显,我去车间里头去问,很多的工人基本上都是来自于中西部,而且你再问,他觉得这个厂子已经很不错了,但是你问他是不是会在这一直待下去?大部分人是一个否定的一个回答。

  主持人:没有归宿感。

  刘戈:因为其实在他的老家工薪也上来了,所以这点的话,如果你还要在这个行业里头干下去的话,这个没有办法解决,另外土地这一带也非常的紧缺了,所以,这两条导致它必须要走两条路,一个是往上走,一个是往外走,往上走就是往产业链的高端走,那么就是说它更多的把精力放在产品的设计和营销上面。也像很多以前的国外的这样一些企业一样,自己更多的是做一个设计,做一个营销,然后把加工的活慢慢地往出分流。另外就是向外走,像柬埔寨这样的地方,劳动力成本非常的低,而且现在国家在支持这样的企业往出走,那么我们国家在和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几个第三世界国家合作,建立这样的一些当地这样一些经济特区,那么在民营企业里面招标,像红豆它就去招标,那么这样的企业,为什么最后会中标呢?因为它不但自己去作为一个开发区的开发者,它同时还把它整个当地的很多跟它相关的企业,甚至就是它的委托加工的企业带到了柬埔寨。所以你看往上和往外,成为原来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这样的一些企业的一个新的出路。

  主持人:这个转型听起来是很容易的,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要面临的挑战和问题是非常多的。

  向松祚:对,我认为民营企业转型成功的,主要还是在本行业内部。

  主持人:本行业内部。

  向松祚:你比如说我们今天讲服装,讲机械制造,讲电子,讲这些行业,说这些行业好像做不下去,但这些行业并不是不需要,这些行业永远需要,你比如服装这个行业,服装随着人民生活水平提高,丰富,这个服装市场也会是一直大的,它这个市场不是说没有了。

  主持人:只会越来越大的。

  向松祚:只会越来越大,而且只会越来越丰富,其实中国的民营企业,我觉得他们就是说更多的要解放思想,发挥这个想象力,其实你这个企业走出去的路子很多的,除了刚才刘戈讲的,我转到非洲,转到东南亚这些劳动力成本低的地方,这当然是个路子。还有走到我们自己本身的中西部地方去。

  刘戈:对,中西部地区。

  向松祚:但是更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现在需要在一个行业里面你找到你的生存的基点,你比如说,你这个品牌你怎么把它建立起来?我们现在很多服装行业,比如以服装行业为例,服务行业很多都是跟外国人代工,跟意大利的一些品牌,法国的品牌代工,那么我们如果能做出自己一个品牌,哪怕我这个品牌可能我这一年的市场占有量就是很小,但是我却做的非常精,其实你看欧美有很多企业,日本有很多企业,它的市场量不是很大,不是说我非要一定做成世界五百强,世界一千强,我就是做这个非常专门的一个市场,我这个市场我每年过得很好,每年我可能利润就是几百万,或者千万级的利润,但是我永远是这样,这个市场永远在,做得很精,很细,然后你把这个品牌做得非常的典雅,非常的有品位,我觉得这可能是未来中国企业转型的,就是在自己行业内部你去转型。第二个,你要认识到,你这个企业不可能永远生存下去,你做到一定程度以后,你觉得你已经很无能为力了,或者说已经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了,那怎么样呢?你别做了,你可以把企业关掉,你也可以把企业卖给别的企业,促进这个行业的整合,你把资金退出来,你可以做一个投资者,你比如你可以做一个VC,做一个PE,你可以投入到别的行业,虽然你不懂这个行业,比如说你特别喜欢生物医药这个行业,甚至你喜欢军事科技这些行业,那你投钱,你作为一个纯粹的股东,这也是一种转型,不要说因为我一定是做个老板我才是转型,或者说我一定是要做个百分之百的股东,我才是个企业家,这种观念都需要转变,就是转型路子是千千万万,各种路子都是转型。

  主持人:那好,现在就这个问题,我们再来听一听特约评论员有怎样的观点和建议。

  刘迎秋(中国社科院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作为企业内部要加强对自身的人力资本投资,包括企业管理者经营者事记劳动者,提高他们生产经营管理等等各个方面的技能,从国家这个层面来讲,对民营的企业发展进行指导,引导,在政策上要给予它们支持,比如说在商业银行我们要设立中小微企业这种融资便利窗口,更多的发展小的,区域性的,村镇性的这种银行,来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问题,提供融资便利,这个转型也需要国家财政的支持,特别是对中小企业进行技术改造,技术革新,新产品试制,申请贷款的时候我们建议给予这类贷款的贴息,获得贷款由银行提供便利,体系不由这种创新型的转型型的企业,来支付这个利息,由我们的财政来负担,产生一个杠杆的推动作用。

  主持人:当然我们今天说到了很多这个企业转型的问题,那么转型就像向老师您说的,一方面要注重自己曾经这么多年的积累,那么同样,又要亮丽转身,那也就是说出现这样一个新的问题,就是如何处理好这个新的产业和这个传统产业,这个传统产业就是指他过去从事的这个产业之间的这个关系?两位有什么样的建议和提醒?

  向松祚:这个里面就是,我认识有一个民营企业,他有六七个行业,比如说他有通信的,有做桥梁的,他也有做医药的,还有房地产,还有很多东西,然后每一个行业看起来都赚钱,我认识另外一个那个老板还是工商联的副主席,他自己讲得很坦率,他说你看我有四块业务,我这四块业务,其实我想放弃,但是我四块业务现在都赚钱,我觉得放弃了可惜,其实很多民营企业是处在这么一个纠结和焦虑的状态,他下不了这个决心做这个减法,就是说我这四块行业,你能不能把你的资金和精力集中在一块做的最精……

热词:

  • 今日观察
  • 改革进行时
  • 民企如何脱胎换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