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经济台滚动新闻 >

[今日观察]白菜卖出猪肉价?(20120508)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8日 22:5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CTV-今日观察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5e6e149b59894060a6c09d37cd164e26

  经常逛菜市场的人最近感觉菜价有点反常,天气暖和了,按说有些应季的蔬菜都下来了,前段时间高居不下的菜价也应该是降下来的时候了,但人们却发现,有很多种蔬菜的价格仍然是持续的上涨,而且创出近年来的新高。比如有些地方的大白菜是卖到了2元/斤,一棵5斤的白菜顶上了一斤猪肉的价格。菜价为什么会逆市上涨?有哪些环节推高了菜价?如何既确保菜农的利益,又可以稳定蔬菜产量,保证市民吃上平价菜?央视财经频道主持人史小诺和特邀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著名财经评论员刘戈共同评论。

  天气转暖,部分菜价却逆市而上,有些城市一棵白菜能买一斤猪肉,菜价为何看涨?
  天气转暖后,蔬菜价格大多都会回落,但今年进入5月后,蔬菜价格却逆市疯涨,国内有些城市一棵白菜居然卖出了猪肉价,北京的情况又怎样呢?
  刘戈(财经频道评论员):这是位于北京城区的一个普通的菜市场,那么现在大家都说白菜卖上了猪肉价,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呢,那么我们一起进去看一看。逛了一圈菜市场,我现在是满载而归,大家看这一捆大葱3块钱,这一把菜心1块钱,西红柿是3块钱一斤,黄瓜是2块钱一斤,土豆是5块钱3斤,就是这个大白菜呢要贵一些,现在的话是一斤两块钱。
  在广州最大的江南果菜批发市场,进入2012年,市面上大白菜批发价格从1月底的最低点0.6元/公斤飙升至4月底的3.4元/公斤,足足涨了5.5倍,情况十分罕见。记者还了解到,在广州东川新街市最贵的大白菜,已经涨至了8元钱/公斤,创了今年的新高。
  李灵子(记者):今年年初大白菜的批发价是6毛/公斤,到现在已经涨到了2块钱,在东川路市场,整个市场只有大路口是有大白菜卖,原因是因为太贵,老板拿货也卖不出去,我手上拿着这棵大白菜,零售价是2.5元/斤,我们称一下,光是这一棵大白菜售价已经要10.55元。
  广州市民:贵了几倍,以前(白菜)两三元,现在就七八元,我不敢买多了。
  蔬菜批发商:北方的菜量少,这里的时菜比较少,当然价钱变得很高。
  当地菜农告诉记者,近日,广州本地持续暴雨,最严重时水叶菜减产超过5成,而从山东等北方运过来的白菜,因为运输费用的上涨,价格也水涨船高。
  蔬菜商贩:现在价钱不便宜,每天都下雨,昨天淹死也很多菜。
  蔬菜批发商:赚什么赚,没有钱赚的,亏本的,运输费用高,这车差不多要一万多块钱运费。
  在深圳各大超市,社区市场的菜价比之前也涨了一倍左右。
  钱沁(记者):我身后这个摊位摆着各种各样的青菜,普遍的价格都在3块钱以上,最便宜的空心菜也要两块八,而我手上这个西兰花在一个月前才卖三块多,现在已经达到了7块钱,很多市民看到高涨的价格都表示压力很大。
  深圳市民:比年前贵了。
  记者:贵了大概多少?
  深圳市民:可能有20%、30%都有。  
  据新华社全国农副产品和农资价格行情系统监测,5月2日,大白菜、白萝卜、西红柿、胡萝卜的价格同比涨幅分别为96.6%、75.7%、49.2%、26.7%,价格创近年来新高。
  白菜价格的周期波动让消费者似曾相识,2010年,白菜产量下降,结果连韩国泡菜商都跑到山东等地抢购大白菜,于是,种植户们去年纷纷扩大白菜种植面积,导致价格暴跌,最便宜的时候仅仅一分钱一斤,今年春节之后,还在下跌的白菜价格,仅仅几个月后,却又再次疯涨。说起今年白菜价格上涨,江苏海门菜农王德伟百感交集。
  王德伟(江苏海门三厂镇蔬菜种植户):今年最贵时候卖一块一嘛,去年大白菜没人要,一毛钱一斤也卖不出去,今年行情一好,种的时候就不敢种了。
  王德伟说,化肥涨价让白菜的种植成本涨了不少,而工人工资的上升,更让白菜的涨幅显得杯水车薪。
  王德伟:现在好是好了,人工费涨价了,去年是三块五,四块一小时,现在六七块钱一小时也找不到人。
  摘好的大白菜需要运出去,中间费用又有什么变化呢,这里是江苏海门三厂高效农业园区附近的一家物流公司,有近百辆大型运输车,每天将附近农业园区的新鲜疏菜运往上海、北京等地,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现在的运费确实比去年涨了不少。
  张慧珍(江苏海门某物流公司负责人):油涨价以后,小工工资去年在两千块,今年已经提到了三千了,驾驶员去年每月都是三千多,今年提到四千了,我们还要包吃、包住。
  除了物流公司的提价导致蔬菜大幅涨价外,农产品最后一公里仍是导致蔬菜上涨的主要原因,在海门最大的蔬菜集货市场记者看到,许多商贩对近期的蔬菜涨价也是一筹莫展。
  蔬菜批发商:摊位费有的是一两万一年,有的是几千块一年,最低不低于一万块钱,所以像这个大白菜要剥叶子,要去掉一些,最少要一块八到两块。

  刘戈:白菜的供应量急剧下降 但需求量是比较稳定的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今天专门去菜市场买了菜,这是非常漂亮的白菜,两块钱一斤,这一棵白菜比较小,大概是两斤多,黄瓜也是两块钱一斤。在我们的印象里,白菜和黄瓜的价格在这个季节应该差别比较大,虽然因为它需要库存一冬天,价格可能会比秋天的时候要贵一些,但是绝对不可能贵过这个季节的黄瓜。
  我有一个数字,去年的同期,就是5月7号,北京的白菜的批发价是每公斤0.33元,而现在是每公斤两块四。郑州去年同期是四毛钱,现的在批发价是一块三,广州去年是一块一,现在是三块,白菜涨的非常厉害。我们再来看一下黄瓜,黄瓜去年的价格是2.4元/公斤,今年涨到了3块,郑州是1.6元涨到2块,广州是2块涨到2.1元,也就是说,黄瓜的这个虽然也有上涨,它的价格基本上是一个微幅的涨幅,但是白菜一下子涨了五六倍。我们以前形容价格低的时候,经常说是白菜价,但是现在这个词就不好用了,白菜已经和黄瓜差不多的价格了,这一点对大家心理上造成的影响是比较大的。
  这一点波动在大家的印象里是,白菜不应该卖那么贵,所以会产生比较大的心理上的影响,但是整体平均下来,其实我们看到还有一些菜实际上比去年同期是降的。大白菜去年最便宜的时候是七八分钱一斤。那么有很多农民,种菜的农民最后就没到地里去收,就烂在了地里头。那么由于去年产生了这样的一种影响,而且前年冬天的时候,很多人储存大白菜在春天的时候也赔了。所以种菜、囤菜的人都接受了教训,导致今年这个时候的供应量急剧下降,但我认为需求量还是比较稳定的。
  再有,现在城市周边的很多农民已经不种菜了,都是集中到某些地方,所以价格很容易暴涨暴跌。就相当于一个河里只有一个大水库的话,它的压力就很大。如果产生什么灾害,那么就是一个全局性的灾害,但如果有很多小的储存,那么每一个城市都可以有自己调节的水库,那么可能就不会产生大面积的菜贱伤农的现象,或者所大的这样一种蔬菜的波动。

  郑风田:蔬菜产地和销地距离很长 信息不对称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我也经常买菜,白菜价格确实超出了人们想象的范围,这个点应该是降下来,但是我认为白菜的既贵也不贵。和我们过去讲,想象的白菜应该是大路货,几分钱一斤,但是你看看其他的农副产品价格,放在这个市场上,白菜不贵,我昨天买了一个甜瓜,就是二三十块钱,现在一个苹果也要五六块钱。所以跟苹果、甜瓜这些相比,我觉得白菜的价格可能是便宜的。
  我认为应该这样来看,因为这个点,应该没有多少人吃大白菜,所以没有必要把这个事想象的太重要了。既然说白菜价格上涨,我们都不吃了,让这些想借机炒作的人钻了空子,因为大白菜是可以替代的,我们现在有那么多的蔬菜可以选择,这个时候大白菜上涨,我认为对人的生活没有太大的影响。所以我们不是要关注大白菜的价格猛涨,而是要关注整个一个更长的时间,比如最近几年,整个大白菜的暴涨暴跌,这是最核心的。
  为什么这个问题老是出现?我想跟另外一个情况密切相关,就是我们原来很多城市都有自己的菜园子,中央政府也三番五次强调每个城市要解决好自己的菜篮子问题,但是最近几年,城市化发展很快,各种房地产都把原来郊区的菜地都占了。那么蔬菜集中在几个产地,而且产地和销地距离很长,信息不对称,这个时候一旦市场有一点风吹波动,那么有些人就趁机炒作,把价格人为的拉高拉低。

  刘戈:要解决菜价过山车的问题
  (《今日观察》评论员)
  我们现在不是探讨的菜价贵的问题,其实菜价贵的话,它有一定的合理性,也就是说,你所有的成本都在上升,尤其是人工成本,燃料的成本都在上升。所以从长远来看,菜价一路高升,它有它的合理性。但是我们现在要解决的是什么?就是菜价的过大的波动,这样的一个过大的波动,实际上到最后,所有的人都是受害者。

  郑风田:借鉴国外经验 避免菜价的暴涨暴跌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正常的蔬菜价格波动是可以接受的,但是最近几年,我们很多蔬菜暴涨暴跌,这个现象是罕见的。欧美日韩这些国家很少出现这种情况,那么他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觉得有两招值得我们学习。现在我国的很多农民是看着电视来种菜,看到电视上说好了,我就种菜,全国的农民都在看这个信息,最后都种白菜,最后暴跌,然后大家都不种白菜,老是陷入这样一种恶性循环。
  其他国家怎么做的?一般是成立一个很专业的协会,比如大白菜在全国形成一个专业协会,所有生产大白菜的农民和相关的经销商都加入这个协会,按需生产,而不是倒过来,我种了之后卖,卖不出去就砸到手里,所以专业协会要发挥专业协会的力量。现在虽然我们有一些专业协会,但是很多专业协会不起任何作用,可能就是开一些会,也没有将农民和菜农的真正利益结合在一起。韩国的做法也值得我们借鉴,它有很多农民协会自己到城市开了很多连锁店,根据连锁店每天的正常需求,我来种菜,这个时候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中间商在那炒作带来的损失。所以以后我们可以强化这方面,避免中国的一种特殊的现象,就是暴涨暴跌,让这些农民,尤其是小农户,损失不会很惨重。

  菜贱伤农、菜贵伤民,菜园子与菜篮子如何兼顾好两方利益?
  在北京东城区南华市大街的一家蔬菜直营店,买菜的居民告诉记者,店里的蔬菜新鲜又便宜,价格上和周围的农贸市场对比,低15%到20%左右。店里的蔬菜都是前一天从山西天镇县蔬菜基地进货,当天夜里直接运到北京,凌晨配送到各直营店,减少了中间的流通环节。
  丁斌武(山西天镇蔬菜直营店负责人):我们以前就是说没有这种模式的时候,蔬菜基本都是销往山东的,山东寿光,经过重重(环节)又回流到新发地,油钱差了很多不说,它中间又倒了好几道手,经过中间商的运行,价格无形当中就翻了好几番。
  直营店店面租金享受三年全免的优惠政策,店面装修及店内设施、员工宿舍都由政府无偿提供,菜价也由政府部门调控。

  郑风田:取消中间环节 实现农超对接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今日观察》特邀评论员)
  我认为蔬菜直营店是一个大的趋势,这也是日韩的很好的经验。北京作为大都市,以后自己的菜地越来越少,完全可以邀请其他一些蔬菜产地的这些专业协会到北京来开直营店,这样实际上就是直接的对接,不用经过中间的各种环节。蔬菜一方面是安全了,另外也有保证了,农民也吃了定心丸了。所以这是一个特别好的开始,以后应该大规模的邀请那些专业产地的农民协会来到北京。从产地来说,他也特别乐意,他希望在北京能有很多窗口,这样他也能知道北京的市场整个变动情况。
  如果直接对接了之后,比如北京我有几个蔬菜基地,那么这些蔬菜基地产和销之间,就没有了中间环节,避免了一些不安全的因素,而且万一出了问题,我直接可以找到种菜的农民。我们不仅仅要盯着价格,还要盯着质量,安全是蔬菜最大的问题。通过直接对接,老百姓知道自己吃的菜是在哪儿产的,哪个农户产的,这样实际上把一连串的问题都解决了。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以后政府的在经验成熟的情况下,可以通过招标等手段让更多蔬菜产地的农民来参加这些直营店,这样我们实际上也解决了市民最大的安全问题。

  荆林波:大宗的蔬菜要建立一个所谓的监督价格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院副院长 《今日观察》特约评论员)
  首先是从蔬菜的供给方来说,因为我们现在的菜农基本上还是一种松散化的一种管理,因此对价格、对预期以及对未来的种植的数量,没有一个很科学的规划和管理,所以导致供给总是一年多一年少。第二,现在所有的环节的相关管理没有理顺和到位,在物流环节、在流通环节、在最后一公里这些所谓的环节,导致菜价层层加码,也使得菜价的透明度不够高,那么这就需要产业的中坚力量,也就是行业协会,包括我们的有关的政府管理部门、媒体监督都要跟进,才有可能使价格进一步透明。第三,从需求的角度来看,对大宗的蔬菜是否要考虑要建立一个市场的所谓的监督价格,而不能是简单的由市场供需双方去决定,就像国外,重要的农产品要给政府补贴。

热词:

  • 今日观察
  • 白菜
  • 卖出
  • 猪肉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