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 > 经济台滚动新闻

《经济半小时》 20130606 抚仙湖边的违规项目

发布时间: 2013年06月06日 23:3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央视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扫一扫,立即关注!

央视网新闻官方微信

关注网络新闻联播微博
3·15调查 更多
3·15投诉排行榜

  抚仙湖位于云南省玉溪市,是玉溪市的水源地、珠江源头第一大湖、我国蓄水量最大的深水型淡水湖泊,占全国淡水蓄水量的将近10%,超过东北三省平原湖区淡水水量的总和。抚仙湖水质清澈纯净,为了保护这难得的一类水质,云南省于2007年9月1日颁布实施了《云南省抚仙湖保护条例》。然而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记者实地调查却发现,大肆的破坏正在发生。

  一、澄江县:不让百姓洗衣洗澡,却建酒店、高尔夫项目

  5月18号,记者来到了云南省玉溪市的水源地、云南最重要的后备水源地之一的抚仙湖,按照具体的行政区划,抚仙湖主要属于云南省玉溪市的澄江县和江川县,毗临湖边,有大大小小几十个村落。记者行走在村庄里,稍做打听,听到的都是村民关于保护湖水的话题。

  村民介绍,当地管理部门对抚仙湖的管理非常严格,现在老百姓在湖里洗澡洗衣服都是被严令禁止的行为,怕的就是洗涤剂里面的化学物质会影响水质。为了保护水源,原来湖里使用的以燃油作动力的船在1995年就都被取缔了,取而代之的是人工脚踏船。

  看起来抚仙湖的环境保护的确是管得既严厉又细致,但真的和村民们聊起水源地保护的话题,村民们却满腹的抱怨,抱怨的理由很简单,老百姓天天保护的湖水,眼下正在遭到巨大的威胁,因为有人在湖边炸山建楼,这正在威胁湖水的行为还没有人管。

  究竟谁那么明目张胆?在抚仙湖边上的澄江县区域,当地村民告诉记者,抚仙湖边上,有好几个房地产项目在动工建设,一个叫“樱花谷”,一个叫“太阳山”,两个都是投资上亿的楼盘。在村民的指点下,记者顺着沿湖公路走过去,首先看到一段围起来的护栏,村民们透露,这就属于“樱花谷”,隔着围墙,记者就能听到车辆和机器的轰鸣,继续前行,在这一大片区域内,山体被挖开,有的已经被挖断,树木被砍倒,一辆辆卡车载着沙土不断的进进出出。记者来到售楼处,一位工作人员热情地接待了我们。

  销售人员说,樱花谷占地有700亩,全部都依湖而建。景观非常好。在售楼现场,记者看到,在“樱花谷”的这片楼盘中,售楼处是距离湖面最近的一栋建筑,实地观测,这里离湖面也就五六米远,销售人员介绍,这里以后就是业主的专用会所。但根据《云南省抚仙湖保护条例》,抚仙湖一级保护区的“红线”,是“最高蓄水位沿地表向外水平延伸100米的范围”。“红线”以内,禁止新建、扩建或者擅自改建建筑物、构筑物及其他一切破坏生态系统和污染环境的行为。但这个规定,开发商显然没有遵守。

  在售楼处的墙壁上,记者看到,房地产商公布的证件上,“樱花谷”土地审批是2011年9月5日,而《云南省抚仙湖保护条例》是2007年9月1号正式颁布实施的,如此违反政府环保条例的房地产项目,究竟是怎样审批下来呢?销售人员透露说,他们是“老年康体养生度假中心”,这是国家重点扶持的养老产业。有这个招牌,项目自然批得很顺利。楼盘的证件手续都是齐全的。

  售楼人员介绍说,他们开发的是一个五星级酒店,以接待国际性会议为主。精装修的房子卖一万到一万五。

  挂“老年康体养生度假中心”的招牌,实际建起的是五星级酒店和商品房。这样的例子,在抚仙湖边动工建设的,是不是只有樱花谷一家呢。在抚仙湖东北岸的太阳山项目的施工工地上,记者沿着被挖开的山路一路前行,一路上,挖掘机轰鸣声震耳欲聋,在半山腰的位置,记者看到一大片绿油油的草皮正在浇水,工地的保安看见有陌生人靠近,马上站了出来阻拦记者。当记者问起这片场地的用途时,显得非常警惕,而另一个工人则向我们透露说,这里的确是高尔夫球场。这个项目叫太阳山,占地有6千多亩,正在建的高尔夫球场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这里的施工用水,都是就地取材,抽的全是山下的抚仙湖。当然,浇完水又循环到湖里了,连着化肥、农药都回到了湖里。

  在太阳山项目的售楼处,工作人员介绍说,“太阳山”高尔夫球场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建好并投入使用了,记者看到还在建设的,是一个新的高尔夫球场,占地2000夺目。在这个地方,未来将会有两个高尔夫球场。

  虽然销售人员推介的是高尔夫球场,但在送给记者的宣传册上,却没有任何“高尔夫球”的字样,上面推介的是“世界第一大高端体育运动会所’。售楼人员说,这只是为了避开别人的闲话。免得不必要麻烦。记者注意到,在今年4月份,抚仙湖管理局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现在抚仙湖农业污染占了总体污染的七成,每年氮元素超标227吨,磷元素超标57吨。建设几千亩的高尔夫球场,是不是抚仙湖污染的原因之一呢?销售人员告诉记者,高尔夫球场维护必然会施用化肥农药,即使有防护措施,但渗漏还是无法避免。

  2004年1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曾下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要求各级政府一律不得批准建设新的高尔夫球场项目。尚未开工的项目一律不许动工建设。对虽已办理规划、用地和开工批准手续,但尚未动工建设的项目,一律停止开工。

  那么,太阳山的高尔夫球场又是如何通过审批开建的呢?一位居住在附近的村民告诉记者,太阳山高尔夫球场那里曾经有她的耕地,早在2001年,她的地就被开发商以两万元一亩地的价格呗征购了,但一直被荒置了很久才被开发。这部分土地大概有400多亩。

  在售楼处,记者看到,太阳山项目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是2001年3月6日审批的,但施工许可显示是2012年,中间足足相隔了十年还多,而高尔夫球场,也是这两年新建起来的。

  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影响评价法》第八条规定,专项规划草案审批前要获得环评报告,没有进行环境评价的项目不得开工建设,那太阳山项目又是否符合这样的规定呢?销售人员承认他们的环评报告确实没有批下来,但却有施工许可、销售许可。之所以会这样,因为他们申报的是世界第一大高端体育运动会所,和高尔夫没有关系。

  采访结束的时候,销售人员为了劝说记者购买,很实在的点拨了记者几句,他告诉记者,这么大项目,不会有什么风险的。记者如果想买的话,应该抓住眼前的好机会。

  二、江川县:生活污水直排抚仙湖

  5月19日,记者来到了抚仙湖南侧的江川县,这里同样有着高尔夫球场,紧临湖边的是售楼处,旁边的高尔夫球场紧挨着抚仙湖。离这处高尔夫球场不远,是这处名为“九龙晟景”的楼盘。这里开发建设的依然是别墅和住宅,还有一个五星级的酒店,这里的住宅离抚仙湖湖面最近只有50米左右。但售楼人员说,他们开发手续都是完善的。虽然销售人员说有环评手续,但始终没有向记者出示。而在九龙晟景铺设的沙滩上,记者看到,一根直径二十厘米左右的抽水管直接插进抚仙湖的中心,一位施工人员说,他们现在使用的水都是从湖里抽上来的!

  一位在九龙晟景沙滩上从事旅游项目开发的村民告诉记者,现在抚仙湖的水位明显下降了,今年降了两米多应该和建筑工地不停抽水有关系。

  在抚仙湖附近,很多新建商品楼和酒店都打着环境牌,由云南城建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投资开发的“湖畔圣水二期”的楼盘,也在抚仙湖边建起了“湿地公园”,说是公园,但只对买房业主和入住酒店的客人开放,凭房卡出入。过多的商品房和酒店制造业更多的污水,在澄江县海口村附近,记者看到,又黑又臭的生活污水直接被排到了抚仙湖里。当地村民气愤地说这都是用嘴来保护抚仙湖的,说的都是假的。

  记者查阅了《云南省抚仙湖保护条例》,条例清楚地规定,禁止以任何方式向抚仙湖水域排放未处理的工业废水、生活污水,但在调查中记者看到,除了附近村子里的污水被直接排到湖里外,就连一些大楼盘也悄悄的在向抚仙湖里排污。两个知道内情的工作人员就告诉我们,“九龙晟景”的污水就直接排到了湖里!

  《云南抚仙湖管理条例》还规定,抚仙湖这样的一级保护区内禁止填湖、围湖造田、造地等缩小水面的行为。但村民们透露,为了打造环湖的沙滩,九龙晟景就对抚仙湖的湖岸进行了违规的改造,原来的农田都填上了沙子。

  三、市委书记一句话,环保部门开绿灯

  国家明令禁止建设的高尔夫球场,堂而皇之的在国家一类水源地保护区里,遍地开花的出现,抚仙湖边上的这些明显违规的房地产项目,究竟是怎样通过当地环保部门审批的呢?记者首先来到了“澄江县环保局”。环保局的工作人员直接告诉记者,县里正在开发的樱花谷和太阳山项目,手续齐全,而且都是省里面批的。

  虽然工作人员一再强调,县里的这些项目是有手续,但他们始终没有给记者提供手续的文件。那对于像高尔夫球场这样近两年刚开工建设明显违规的项目,环保局又解释到这个只能向上级部门反映,因为也是上级部门审批的。

  澄江县环保局究竟向哪里上报,工作人员始终没有透露。在江川县,县里的环保局承认,这里的一些开发项目手续还在办理之中,至于为什么环评没有通过就开工,只能解释为是市委书记要求动工的。

  没有环评手续,就凭书记一句话,就能开工建设,如此特殊的项目,连这里的工作人员都承认,对这个项目的监管根本无从谈起!

  两个县的环保局回答不出记者的疑问,记者只好来到了抚仙湖管理局,综合科的张艳兵科长接待了我们。根据《云南省抚仙湖管理条例》,抚仙湖管理局负责湖区的监督、管理,但面对记者的提问,这名科室负责人显得十分为难。说高尔夫球场具体的事情都不清楚,因为他的身份太低层了。

  无奈,记者只好找到了云南大学环境科学与生态修复研究所,所里的博士生导师段昌群多次去过抚仙湖,对抚仙湖进行过多年的研究。面对记者的提问,段昌群教授直言不讳的说,按照现在抚仙湖湖畔地区的开发,已经超过了自然界的能够允许开发的限度。

  段昌群对抚仙湖水质变化十分了解。2002年,抚仙湖蓝藻爆发,湖水总氮的含量从每升0.14毫克升到了每升0.24毫克,突破1类水质标准,在抚仙湖南岸的玉带河入水口,水质已经下降到三类或四类水,而且有继续恶化的趋势。随后很多年,经过云南省相关部门采取措施,使水质逐步恢复到Ⅰ类状态。2008年,“北部一片、南部一点、两边一线”是Ⅱ类,总体为Ⅰ类。可近年来,Ⅱ类的面积又有扩大的趋势,而这种无序开发,必然对抚仙湖水质造成巨大影响。

  段昌群说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渗析,就是润物细无声、温水煮煮青蛙式的一种馋涎,一小点一小块一个局部,一个小的项目,一个小的楼盘,一个小的在一个草皮。看起来可能影响并不是很大,但汇集起来以后,然后随着时间的延续,它的这个问题可能就会逐步地显现出来。

  采访结束的时候,段教授非常认真的发出警告,他告诉记者,抚仙湖是一个水量巨大的深水型湖泊,平均深度90多米,因此,污染物滞留率高达95%以上,一旦污染物进入湖水,污染物会沉积在底部,而湖水要近200年时间才能更换一次,一旦污染,治理的难度比国内其他湖泊更大。他这几年的研究已经发现,抚仙湖的藻类正在逐步上升,与Ⅰ类水质相比,藻类量上升了6至10倍。段昌群警告说,现在这种无序开发,如果再没有人管,高原上的这个最后的明珠。不远的将来,就将会是第二个无法再回头的滇池。

  财经频道评论员张鸿:过去我们谈到环境保护,经常强调无法可依,但其实我们也看到了,对于抚仙湖,云南省专门制订了保护条例,在国内,即使是全世界,为了保护一座湖泊而专门制订法律法规也不多见,并且在条例之上还有水法、环境保护法等等。那为什么有了法还保护不住抚仙湖?答案并不难找。公开资料显示,像“樱花谷”、“太阳山”、“仙湖锦绣”几个项目粗略计算,投资总额就有七八百亿元。

  就在2007年9月,《云南省抚仙湖保护条例》颁布后不到两年,2009年9月,玉溪市出台《关于加快全市旅游文化产业发展的决定》,其中就明码标价,市财政以奖代补:“引进一家投资3亿元以上的国际知名品牌五星级酒店,建成后奖励当地政府1000万元。”一边是不创造直接效益的保护,一边是实实在在的GDP,天平如何倾斜自然一目了然。

  如果从另一个角度讲,像类似抚仙湖的保护眼下最重要的还不仅仅是问责的问题,对资源所在地区如何补偿,这也是今后越来越频繁要面对的问题,对这些地区的开发冲动要引导而不是单纯遏制,这更需要要制度设计上予以完善。否则,这次问责了现任官员,未来的继任者依然会重蹈覆辙。

《经济半小时》 20130606 抚仙湖边的违规项目
责任编辑:王玉飞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经济半小时
  • channelId 1 1 2 cb95a21ae95f4c37895231e0fadbba42

    留言评论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