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频道 > 经济台滚动新闻

《央视财经评论》 20151126 精准扶贫 如何“滴灌”到户?

发布时间:2015年11月26日 23: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channelId 1 1

  主持人(张琳):各位晚上好,欢迎收看今天的《央视财经评论》,我是张琳。今天我们的节目来关注7017万农村的贫困人口。23号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打赢脱贫攻坚站的决定》,到2020年通过产业扶持、转移就业、异地搬迁、教育支持、医疗救助等措施解决5000万人左右的贫困人口脱贫,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2000多万人口全部纳入农村低保制度的覆盖范围,实行社保政策的兜底脱贫。那么这场脱贫攻坚站该如何打赢?精准扶贫该怎么样来推进?我们先来看相关的新闻。

  解说:陕西省宜川县昝家山村的移民新村日前建成,村里的斗鼓合作社也紧跟着成立了。

  袁金刚(陕西省延安市宜川县壶口镇昝家山村贫困户):一年挣就是2000到3000块钱,只是光出场(费),不算其它(收入)。

  解说:斗鼓是当地祖辈上传下来的民俗,过去只有逢年过节时才敲一敲。而居住在十年九旱的黄河沿岸,各家各户的几亩薄地收成不太好,往日里只能靠打零工维持生计。日子长了,这里成了全国最贫困的革命老区。

  精准扶贫瞄准哪里?宜川县盯住革命老区、壶口瀑布的旅游资源,带动山沟里的贫困农民来到黄河岸边新建起移民旅游新村。国家补贴五万,贴息贷款五万,相关部门免费通水电,铺新路,帮着大伙儿成立了农家乐合作社。斗鼓声声,引来了游客,也敲响了脱贫的节奏。

  国务院扶贫办最新摸底调查:目前,全国贫困农民中,因病致贫的有42%;因灾致贫的有20%;因学致贫的有10%;因为劳动能力弱致贫的有8%;其他原因致贫的有20%。而这些贫困农民中绝大多数都没有增收的产业。

  找准了“贫根”,才能精准发力。在河南的伏牛山区,过去郜寨村的1200亩土地,人均耕地只有1亩多。分散种植,效益低下。村里瞄准国家政策,将分散的土地流转给农业开发公司发展现代农业。村民除了每年每亩有900斤小麦的地租收入外,还能到开发公司的企业挣工资。

  河南省五年来累计实现670多万农村人口脱贫,今年有望再实现120万人脱贫。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村贫困人口减少七亿,现在农村贫困人口为7017万。国家统计局负责人表示,我国制定了现行农村贫困标准,即“2010年价格水平每人每年2300元”。统计部门每年根据农村低收入居民生活消费价格指数,对标准进行更新。到2014年,现行农村贫困标准为当年价每人每年2800元。

  主持人:今天来到我们演播室的两位评论员是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郑风田,欢迎你,还有财经评论员张鸿,我们先请郑老师来给我们说一说,这7017万的农村贫困人口,现在主要是怎么分布的,集中在哪里,他们贫困的原因在你看来主要有哪些?

  郑风田(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我想可能大部分的贫困人口应该集中在一些老少边贫的,就是一些治安条件特别恶劣的,比如原来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还有这些边境地区,都是深山老林或者是干旱,或者是少雨,这些地方应该是占了绝大多数。另外一些,也有些发达地区,可能有个别的农户,因为家里边生病或者各种原因,这个是比较零散的,对,它整个应该是这两大部分。

  主持人:那这2800块钱,我们看到现在定的新的标准,是不是真的能避免他们生活特别窘迫的这样一个状况?

  郑风田:应该这是最低的贫困标准,就这个标准可能在大城市觉得生存没办法,但是在这些,一些比较贫困地区,它整个物价也很便宜,那么这个就能保证他基本的生存水平,发展谈不上。

  主持人:那其实我们看到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在讲到扶贫工作的时候,一直用的一个词叫做精准扶贫,我们小片中也看到了,其实我们要想精准扶贫,最重要要找到贫根,我们刚才看到很多因病致贫、因灾致贫,但是很重要的很多地方是缺少能够增收的产业,我们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其实像小片中这种借助旅游资源相关部门来做好这种基础设施开发,这种方式是不是我们说精准扶贫的一种比较好的方式?

  张鸿(财经频道评论员):当然精准扶贫,所谓精准,它就相对于粗放来讲。就像我们有时候说给小微企业要贷款,但是你大水漫灌的方式肯定不能够直接流到小微企业那去,所以我们后来发明了很多的这种办法,金融新的一些政策来大概精准到哪些小微企业里面,扶贫其实也是一样,过去比如说我们用粗放的这样一种方式的话,比如说贫困县等等这样的,它是一个地区,但是我们知道一个地区里边也有相对富裕一点的,相对穷一点的,所以当我们说精准的时候,就是它不光是因地制宜的问题,它甚至因户制宜,甚至因人制宜,就每一个人,你在这个贫困地区我要找到你,所以最基础的工作是什么?是精准识别。只有我找到你,你俩都在一个贫困地区,但是我发现郑老师更贫穷,他符合我们,我们用一个识别线,那他符合这个识别线下边,那就精准扶贫他,然后他有什么样的一个特长,我因人制宜,然后这个地区,在融到这个地区里边,这个地区里边,我们政府在做这个地区里边的因地制宜的一些基础的工作,所以在这个大背景下农林牧副渔,甚至工业、商业等等等等,我这个地方适合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那你这个个人可能在我这个大环境里,也做你适合做的另外一件事情,那我也来帮助你,精准的来帮扶你,所以这样的话,它就更能够一对一的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大群体的问题,它避免了跑冒滴漏,如果说漫灌的话,肯定会有一些浪费掉的。

  主持人:对,就过去我们那种撒胡椒面似的那种扶贫的方式,以后应该我们不会再看到了。

  郑风田:对,过去我们国家因为整个可能这个县整体就很贫困,国家对你投入以后,基础设施这样一改善可能就富起来了。现在整个全国我们13亿人口,统计下来,可能低于我们贫困县的,有些人说是七千多,当然也有说是九千多的,反正就是七八千万人,这些人可能分布的不像过去一样集中的,他可能就在某一片,所以精准扶贫我觉得含义应该是这样,就说我们精确瞄准,究竟是谁,原来是瞄一个县,原来全国画了96个贫困县,但是这个贫困县可能有些人很富,也有一些人很穷,所以我们现在就说我瞄准这个贫困县的具体收入低多少多少标准这一波人,我把他给解决了就行,就不至于像原来的大水漫灌了。

  主持人:而且除了对象精准,项目也要精准,比如说我们刚才小片中讲的,你对于这种产业的扶持,当地是不是有哪些特色产业可以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

  郑风田:是,我最近去了不少各个地区的做扶贫的一些方法,包括我明天还要去福建的三明去,就是看原来这个村里面可能很穷,你通过一个产业发展,比如山东有一个地方,是山区,这个村里面地很少,但是有个优势,它地形很奇特,他搞一个农家乐,然后大家都来吃喝玩乐,这个村里面马上就脱贫致富了。还有一个村在整个山区的边上,他们通过引进水种猕猴桃,收入一下子翻好几番,原来可能就山区种玉米之类的,基本上收入很低,因为它地很少,通过一个猕猴桃产业,一下子就致富了,所以整个产业扶贫是我们国家让农民有可持续的,你要给他吃一点钱,吃完之后就没有了,那是不可持续的,而让他真正可持续的,你要发展一个产业,反正农业是农民最拿手的,他通过这个东西扶贫,是中国特别有效的一个方法。

  主持人:所以我们说精准扶贫,首先要考虑到底我扶贫对象是谁,我们扶贫的项目有哪些,我们用哪些措施来扶贫,所以我们说借助这些措施,七千万人的扶贫的攻坚站,怎么样我们才能打好打胜。那稍候回来,我们接着聊。

  主持人:刚才我们说到精准扶贫,除了说对象的精准,措施的精准,很重要一点还要资金要精准,那么这就要运用金融的力量,作为扶贫开发的组成部分,金融扶贫在一些地方正在发挥着重要的作用,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解说:入冬时节,在甘肃临夏县达沙村的一个暖棚里,老马和妻子正精心照顾着出生不久的小兔。几个月前买的100只獭兔,现在陆续生下200多只。

  马大么乃(甘肃省临夏县掌子沟乡达沙村):一个兔儿子能卖七、八十块钱。

  解说:由于没钱投资买种兔,养殖能手老马打了几十年零工。没想到今年9月初,一辈子都没贷过款的他,通过县里的金融扶贫政策,第一次拿到了5万元贷款。

  今年前3季度,全国范围内,像老马这样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已有230万户获得扶贫贷款826亿,惠及贫困人口690万。

  从今年起,甘肃省的10亿财政扶贫款不再搞平均分配,而是首先拿出6.5亿给贫困户贴息,剩下的3.5亿跟各县财政和银行按比例出资成立10亿元的风险补偿金,作为贫困户无法按期还款的保障。

  张勤(甘肃省财政厅厅长):我们设定了这个红线,就是3%,在红线以内的损失,是由政府和银行共同来承担,银行承担30%,政府承担70%的风险,红线以外就是由县政府来承担。

  解说:对于那些既无经营能力、又不知道贷款怎么用的特困家庭,由政府筛选信誉好、有带动力的龙头企业,接受这笔贷款作为入股资金,贫困户不仅按年分享红利,还能在企业打工,获得工资收入。

  运用金融精准扶贫,其他地方也在探索,今年初,青海实施“金融精准扶贫”,不同于以往“撒胡椒面”似的扶贫方式,金融扶贫创新在于:通过在银行机构存入一笔“金融风险补偿金”,以1:10的比例撬动出十倍贷款,用于贫困户、能人大户、龙头企业发展产业,并为其进行30%-100%不等的贴息。今年将完成22.5亿元扶贫贴息贷款发放,明年试点村庄将达到100个,约15万户农牧民受益。

  国务院扶贫办调查显示,全国约有2000万贫困人口在经营能力、劳动技术和生产条件等方面具备一定基础,是适合采用金融扶贫的群体。

  主持人:短片里我们看到金融扶贫,不光是针对一些贫困户的个人信用贷款,有的还是面向了一些农村的合作社,能人大户,这些有一定养殖规模的这样一些集体,通过扶持他们的产业来带动我们的贫困户来参股入股,甚至是就业,那这样的扶贫方式是不是也是一种现在比较新的、比较有效的一种方式?

  郑风田:当然了,小农最缺乏的是什么?是资金。那么金融是经济的血液,你给他金融血液,等于给他造血的技能,你看孟加拉的尤尼斯(音)通过给农民创造一个小额信贷,获得诺贝尔和平奖,那个给的钱特别少,但是对赤贫的农民很好。所以我们国家就比他要高一个层次,因为中国的农民赤贫的还是很少的,因为这些农民比如说原来的房子、地都不能够抵押,就没有钱,本来房子、地都可以抵,城市都可以,就农村不行。现在中央最近一两年出台了很多这样的政策,可以进行抵押了,这样银行也有抓手了,给农民一贷款以后,因为贫困地区的环境都特别好,再加点血液,它就活了,对吧?

  主持人:其实我们说金融扶贫,首先我们知道它好处显而易见,但是可能现实中,对于农民来说,对于农村来说,这种金融的供给还是很大一个问题。

  张鸿:当然,你让大银行来做这个事的话,恐怕他能做,但是从心底里或者利益驱动这样的一个愿望没有那么强烈,或者做起来也没有那么得心应手,因为金融企业,我们甚至可以说它是嫌贫爱富的,是吧?所以现在我们让他帮贫、扶贫,这又是一个特别拧的一件事情,那怎么让他愿意去做这个事情,一个就是我们提供更多的保障,能让他避免那些,比如说低收益、高风险相对来说,给它避免一些,包括一些创新,包括刚才郑老师也说了,我们允许农户你多养两头牛,然后你可以用自己的土地或者房屋来抵押,过去是不许抵押的,现在我可能有更多的抵押物,甚至担保。还有一个就是本地的一些小的,他能看得上的这个收益,就是他能看得上这个收益的那些金融机构,所以我们要大力发展这种基层的这种金融机构,他又熟门熟路,他愿意干这个事情,然后他相对来说,他因为熟,因为他了解整个的这个区域,然后他又愿意在本地能长期的发展,所以他能够看得到长期的一个利益,虽然这个利益没有那么大,但他愿意干下去,所以我们要更多的这样的一个金融的一个供给,其实说根上他是一个创新的问题,就是我们需要种种的创新,金融创新、体制的创新,然后还有我们包括地方政府的一些政策的创新。比如说我看到很多地方,他们金融的支持来扶贫,其实它里边有很多,包括刚才说的,我们支持一个相对来说公司一个大股,那它我是有保障的,对吧?我是看得见的,所以他能带动那个贫困户,然后带动了贫困户以后,我给他政策上有这样那样的优惠,等于把那个贫困户也给带起来,扶了贫,还有就是说有种种的比如说贫困农户的合作社,然后这边是个龙头企业,贫困农村的合作社,这边是村集体,然后整个形成了一个很完善的链条,在这个链条里边,金融机构可做的事情,包括政府可做的事情就相对来说多一些,包括政府可以提供一些,比如说你一开始的抵押资金的补贴和扶持,所以根上的问题其实是个创新,金融创新和政策的创新,然后让企业也罢,让金融机构也罢,能够把它当成一个商业的事情来做,可持续。

  主持人:这样才可持续,没错没错,就从大水漫灌到精准滴灌这样一种方式的转变,应该是很好的一种保障。那除了一些有能力通过帮扶来自主脱贫的,对于有些家庭特别贫困的贫困户来说,还可以采取哪些帮扶措施,稍候回来,我们接着聊。

  主持人:欢迎回来继续收看《央视财经评论》,我们说这场脱贫的攻坚站涉及到了方方面面,在一些地方也是在探索加大保障的力度,比如说解决贫困户的住房问题等等,我们再来看相关的短片。

  解说:到2020年,实现7000多万人口脱贫,意味着每年要减贫1000多万,每月减贫100万。

  按照部署通过产业扶持、转移就业、易地搬迁、教育支持、医疗救助等措施解决5000万人左右贫困人口脱贫,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2000多万人口全部纳入农村低保制度覆盖范围,实行社保政策兜底脱贫。

  秦巴山区是国家确定的14个连片特困地区之一,为解决农村贫困群众的住房难题,当地创新扶贫举措,借鉴城市为低收入群体建设廉租房的经验,为农村贫困群众建设廉租房。

  在巴中市巴州区新庙村巴山新居聚居点,新居廉租房迎来了新主人——特困户王丕中和妻子李培莲。79岁的王丕中是村里的特困户,女儿远嫁他乡,妻子时常患病,是村里的建卡贫困户。这回老两口告别住了30多年的危旧土坯房,住进了村里的廉租房。

  王丕中(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新庙村村民):比如像(以前)吹大风、下大雨我们心惊胆战的。新房子住起,空气也流通,又卫生,虫也少,烧的气、电都是国家给我们搞好来的。

  解说:新房82平米,两居室,配有厨房和卫生间,月租金只需要40块钱。

  农村廉租房由当地政府整合各项涉农项目资金,包括县级财政补助资金、农村危旧房改造资金等,整合以后统一建设。

  廉租房产权归集体,特困户经评议入住,租金用于日常房屋维护。同时,廉租房实行动态管理,按照一年一评议的办法,对贫困户的入住条件进行公开评议。如果入住廉租房的贫困户经济状况出现好转,有能力新建或购置住房的,动员其在一年内退出,把房子让给其他更需要的贫困户。
  巴中市计划今年再建农村廉租房2148套,到2020年,建成农村廉租房11200套,让无房建卡贫困户住上好房子、过上好日子。

  主持人:对于农村的贫困人口来说,他们最关心的应该就是怎样保障他们的基本生活,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那短片中我们看到了像廉租房,像医疗教育保障这些措施,那这些保障措施怎么样能够真正的落到实处?

  郑风田:我想应该是让这些最贫困的人能享受到,所以为什么要精准扶贫呢?那你现在有这个标准来说就这些贫困人口,所以我觉得画这个标准特别重要。你从城市来讲,可能住房是一个很大的支出,农村更是,你看农村生了儿子之后再想办法,攒一二十年前,然后娶儿媳妇,可能娶完儿媳妇就没别的钱了。

  张鸿:而且儿子很可能是在城里买房。

  主持人:对对对。

  张鸿:压力更大。

  主持人:没错。

  郑风田:这个时候,所以你政府给他统一来建一建,然后就整个的把他未来的一个后顾之忧都解除了,农村实际上统一的,政府统一建正本节约很多。我这一次到云南去了很多地方,红河州,发现政府他有专门建筑队,他统一的供料,比你单独自己建,建的速度又快,然后质量又好,政府要给很大的补贴,还有一些贷款,这样农民再也不用像过去,辛辛苦苦二十年才建一个质量很差的住房。

  主持人:对,其实政府除了我们传统意义上理解的那种补贴,保障方式,其实他可做的空间、可想的办法还是挺多的。

  张鸿:当然,因为今天我们聊的是精准扶贫,所以在这个语境下,我觉得我们就不用再去提说脱贫、致富、奔小康,刷的那些字,因为这完全是几件事,就是脱贫的人脱贫,致富的人致富,奔小康的人去奔小康,那今天我们光谈脱贫的人。脱贫的人就两种方式,一种方式就是刚才我们也说了种种,金融办法、什么产业办法等等等等,其实我们是拉一把,因为他一个人可能改变不了环境,一个人种猕猴桃可能卖不出去,当然我这个环境打造了一个猕猴桃的产业基地或者产业县、产业区,可能就能卖出去了,所以这是拉一把,他个人机会的改变,他有工作能力了,有劳动能力,但另外一种是纯粹的是他没有这些种种能力的,那没有这些能力的怎么办?我们需要政府来兜底。

  主持人:托一把。

  张鸿:对,托一把。其实社会保障的完善的一个网络,是全球通有的,最简便的,最有效率的,也是最长期的,可预期的脱贫的办法,也是最经济的,因为他知道,他够了这个线,一条线以下,他就直接享受低保的政策,农村低保,过去我们其实农村是没有低保,那这些年我们逐渐的建立这个网,那就在底下有一个兜底,所以政府在底下兜底,然后上边能够拉一把,这样才能我们保证这些不至于有特别贫穷的人,然后贫穷的人能够到第二级致富,然后再去奔小康。

  主持人:奔小康。

  张鸿:对对对。

  主持人:那对于刚才像张鸿说的,我们现在农村有很多缺乏劳动能力的这些贫困户,他们是不是未来可以安心的交给政府来进行兜底了?

  郑风田:是,因为你看尤其是现在农村有时候儿女在外边打工,老人生病在家里没人照顾……

《央视财经评论》 20151126 精准扶贫 如何“滴灌”到户? 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审议通过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到2020年,通过产业扶持、转移就业、易地搬迁、教育支持、医疗救助等措施,解决5000万人左右贫困人口脱贫,完全或部分丧失劳动能力的2000多万人口全部纳入农村低保制度覆盖范围。 (《央视财经评论》 20151126 精准扶贫 如何“滴灌”到户?)
channelId 1 1 2 a9bd41c2312145cb97ff49e053ff0f58

留言评论

860010-1114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