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经济台 > 对话 >

央视《对话》聚焦中国物流业顽症——谁来疏通中国物流?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0日 14:3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本期《对话》节目《聚焦中国物流——谁来疏通中国物流》将于2011522日晚21:55CCTV2财经频道播出)

在产地蔬菜价格暴跌,市场菜价反而上涨等怪状引起了全社会对物流成本的高度关注的情况下,上周,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推出聚焦中国物流顽症系列报道,引起了强烈反响。519央视《对话》在北京举办主题为“谁能疏通中国物流”的论坛,作为财经频道聚焦物流特别报道的收官之作。中国物流行业几大阵营聚集一堂,围绕着“堵”与“疏”这两个物流行业的关键字展开讨论,挖掘中国物流堵塞的深层次原因和“疏通”的种种办法。

《对话》主持人:陈伟鸿

嘉宾:

企业方阵

叶伟龙    中国远洋物流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

朱风鹏    云南玉溪鹏程运输有限公司

许建华    川山甲物流董事长      

政府和专家方阵

王选庆    商务部商贸服务司副司长

贺登才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

张晓东    北京交通大学特聘教授 

对话嘉宾

刘尚希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

马增荣    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汽车物流分会秘书长

王金伍    河南西峡县交通维权人士    

      财经频道评论员

王海涛    《新京报》经济版中心主编

杨国民    《经济日报》产经新闻部副主任

方家喜    《经济参考报》采访中心主编

韩义军    河北蚂蚁物流公司法律事务部主任

以下为《对话》论坛现场观点:

1、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副会长否认是物流推高了物价,为物流正名

贺登才:我这里想澄清一个观点,我不是完全赞同,物流费用好像整个推高物价,我估计在座各位也不会同意这个观点,从十几年情况来看,尽管有乱收费、乱罚款,我们经营环境很差,但总体物流费又是下降的。

陈伟鸿:有没有做过统计,在高涨的成本当中,物流的成本包括最后一公里的成本,占的比重到底有多大?

贺登才:昨天我刚刚在王司长那里开会,他们一个处长告诉我,蔬菜当中物流成本6%8%,你说高还是低,物流成本只有存储成本和管理成本,就这么几项成本组成的,所以和他所产生的问题,王司长讲到流通环节当中的问题,流通组织的问题。

陈伟鸿:跟物流没有关系的。

贺登才:我们特别不愿意把物价推高成本脏水泼到物流当中去了,所以我现在也代表我们行业呼吁一下,这几年确实行业环境比较恶劣,但是经过大家的努力,我们不仅支撑了国民经济发展,一个GDP就需要三个物流量支撑,而且调整了经济结构,就是说我们物流的增加值占整个服务增加值16%,你增加6个百分点就可以增加,而且降低了效益,安排了就业,两千万人在这个行业当中,这些人是做出重大贡献的,对物价降低是做了贡献的,而不是推高了物价。

2、物流顽症——公路“三乱”让长途货运司机失去了幸福感

陈伟鸿:我觉得我们看到的长途司机的表情或者说感受到他的情绪,都是一个表象,我特别想知道在这个表象背后到底让我们看到了物流行业发展什么样的顽症?这个问题交给马秘书长,请帮我们分析一下,这么多手都伸向了司机,到底呈现什么样的乱象?有人说有三乱。

马增荣:乱收费这是最明显的,因为好多的收费确实包括过路过卡费,我们从行业的角度认为这个是很不合理的,因为在全球来说,我们国家的收费高速公路实在是太多了。第二是乱罚款,这个罚款客观讲,我们交通部门制定的罚款制度是有问题的。我们在交通方面超限超载,当时设定罚款最低五千,最高两万,这个看上去是非常合理的,通过这种高额的罚款来堵住交通道路上的超限超载,但实际上在执行当中,我们可以想像这个是很难执行的。因为执行当中,司机碰到这种罚款的时候,他第一会想到我不能交五千以上,太多了,他一定会在那儿苦苦的哀求能不能少交一点,少罚一点,在这种探讨的过程当中,实际上对道路的整个通畅已经产生影响,在软磨硬泡情况下,交通人员说好吧你也少交点钱,到最后讨论讨论,到最后可能演变成现在乱罚款的这种局面,各地罚款不一。还有第三乱是乱设卡,当然高速公路上可能还不太明显,因为它这个收费和高速公路的收费往往是连在一起的,但是我们的二级公路这一块,这个设卡是非常多的。

张宏:我们节目里也经常能看到这样的表情,是挺郁闷的,这一点都不奇怪,如果他很高兴的话就很奇怪了,如果你在路上一开始走的时候就在想这一条路上几千公里大概会遇到多少个收费站,乱罚款的地方,哪一个路口可能会有交警出现什么情况,我就要绕道而行,首先你费脑子,其次你在和他两个讨价还价的时候,你没有任何的尊严可言,《经济半小时》的记者跟一个货车也是走了几千公里,那个货车司机聊以自慰的是一个短信,包含了从小的理想,我希望能够跑运输,能够挣钱,包含了被乱罚款、乱收费这样的郁闷,然后由此引发了他一点点的心里滋生的愤恨的情绪。我们算增加多少成本,我们最关心的是人心的成本,就是幸福感的成本,整个一个行业可能在跑运输的时候都没有幸福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