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观察]“孙伟铭案”凸显司法的与时俱进

2010年02月26日 10:15  节目文稿集 我要评论

  

 [点击观看本期节目视频]

     四川成都“醉驾案”尘埃落定,罪犯孙伟铭改判无期徒刑,由生到死,又由死到生,案件一波三折,原因何在?《今日观察》正在评论。
   
    主持人(王小丫):大家好!这里是正在播出的《今日观察》。今天我们要关注的是“孙伟铭案”的终审判决。昨天上午,备受大家关注的成都醉驾男子孙伟铭一案被判死刑案,在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二审终审判决。法庭认定,孙伟铭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罪名成立,但是其有真诚悔过的表现,终审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孙伟铭由死到生,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一个曲折的过程?孙伟铭案对于我们今后的执法有着怎样的标本意义?今天我们将就此展开评论。
    两位评论员是霍德明和张鸿,同时请大家登陆央视网、新浪网、搜狐网,以及腾讯今日话题来发表您的观点和建议,稍候我们或许会关注到您的留言。
    首先,我们还是来了解一下相关的新闻背景。
  
     未经正规驾驶培训,长期无证驾驶车辆,并多次违章,酒后驾车肇事逃逸,造成4死1伤,这样的人到底该不该判死刑?在争论了数月后,9月8日终于尘埃落定。四川省高院终审判决,孙伟铭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在法庭上,孙伟铭向受害人家属深深鞠了一躬,二审宣判后,孙伟铭当庭痛哭,但法律不相信眼泪,任何人只要犯罪,就必须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孙伟铭:(我要)站在反省自己的角度,来接受这样一个结果。
   
    去年12月17日中午,孙伟铭在成都市一酒楼为亲属祝寿,期间大量饮酒。下午17时,孙伟铭驾车先后撞向对面车道正常行驶的4辆汽车,造成了4死1重伤的重大交通事故。孙伟铭案发时,血液中的乙醇含量为135.8毫克/100毫升,属醉酒驾车。
    今年7月23日,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伟铭案作出了一审判决,认定孙伟铭的行为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且情节特别恶劣,后果特别严重,故依法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对于这次将孙伟铭死刑改为无期徒刑的原因,法官也做了说。
   
    王静宏(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孙伟铭案审判长):我认为被告人他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造成了4死1重伤的这样一个严重后果,应该依法严惩,但是这个案件毕竟有它的特点:第一,从他的主观动机上来看,他是有一种间接故意犯罪。他跟那种直接的以驾车的方法,直接撞击行人车辆,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这种犯罪,在主观故意上边有所区别;第二,案发以后,被告人孙伟铭委托他的父亲,尽量地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抚慰被害人受伤的心灵,反映出他有这个强烈的悔罪愿望和实际行动。
   
    对于孙伟铭案的这一终审判决,最高人民法院认为,醉酒驾车行为人如果积极赔偿被害方的经济损失,不影响追究其刑事责任,但行为人认罪悔罪,积极赔偿被害方经济损失,并因此得到被害方谅解的,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犯罪行为所造成的伤害,依法可酌情从轻处理。

“孙伟铭案”凸显司法的与时俱进
   
    主持人:刚才我们也看到了法官的陈述,也说孙伟铭是有悔过的表现,那么两位评论员你们认为从一审的死刑,到二审的这个无期徒刑,这个当中究竟是什么原因改变了法院的判决?
    霍德明:的确发生了很多事情,而且他戏剧化的一些作为,使得他这个判决有所变化。我先把这个时程给大家捋一下,7月23号,法院一审判决,死刑;7月28号,孙伟铭决定上诉;8月4号,法院受理;9月4号,法院再开庭;9月8号,当然就是宣判了。从8月4号到9月4号之间,孙伟铭委托他的父亲,以及他的亲戚,把他这个案子,跟被害人做了极有诚意的沟通,以及取得他们的谅解,在这个过程中间,尤其是他父亲把他名下的财产,以及孙伟铭底下的财产,以及和其他亲戚朋友告贷的一些,所谓金额总共大概一百万,和被害人的亲属达成了一个叫做谅解书,而这个谅解书在9月2号就提到法院这边,作为一个证据,证明他们是的确有诚意,把这个不幸的事件,做一个至少民事上的赔偿,而这么一个民事上的赔偿,虽然是在刑事上,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但是很显然,在我们这个过程中间,打动了很多被害人的亲属的直接的感受。所以在这次判决以后,被害人亲属,我看到了报道是,他们觉得对于孙伟铭的判决这一次还是合理的,当然在他的父亲这方面,老人家还是有这个癌症,现在还住在医院里面。
    张鸿:对。
    霍德明:听到这个判决,大概觉得还是稍微重了一点,当然这个事情在这两造之间有这么一个结果,也是很合理的。
    张鸿:这个事从一审刚出来以后,立马就从一个法律的话题,法制话题变成了一个公共的一个话题。我记得咱们《今日观察》也观察过,当时不光是媒体了,就是民众、法学专家都在广泛地讨论这个问题,比如说很多的法学专家就觉得,这个事是不是判重了,因为你既然是危害公共安全了,但是是间接故意,不是直接故意,不是直接杀人,对吧,直接想去杀人,那直接想去杀人会判什么呢?直接想去杀人会判死刑。现在你间接故意,也判了死刑,这是一个最典型的一个行为,所以是不是重了。那还有人认为呢,就是说他过去的交通肇事罪,其实是挺贴合这样的一个罪名的,现在把它套到,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主持人:危害公共安全罪。
    张鸿:其实有一点点牵强。那民众当然是站在另一方啦,我们看到各大网站的这种统计,基本上都是支持要严厉的处罚的,就是死刑,大家都是认为是应该判死刑的,媒体可能更看重的是它的一个标志性的意义。
    主持人:对。
    张鸿:因为当时发生这个一审的时候,正好是我们讨论杭州胡斌案,南京这个张明宝案等等等等一系列。
    主持人:是一个焦点。
    张鸿:对。一系列的我们就在讨论说,这个交通肇事罪是不是有点轻了,最高才15年,然后你可能一下撞死好几个人,才15年,基本上是7年以下,有的还是缓刑,根本就不用进去了。正好在这个时候,这个案子出来了,一审出来了,说我们大家就把它当做第一个公众关注的以危害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主持人:那么对于这个二审的判决的结果,大家会怎么看呢?我们现在特意连线了孙伟铭他的代理律师陈红,喂,您好,陈红。
    陈红(四川鼎力律师事务所律师):喂,您好。
    主持人:您好,您好,你作为这个孙伟铭案件的这个代理律师,您怎么看待这个二审的结果?
    陈红(四川鼎力律师事务所律师):对于二审判决的结果,我们仍然是感到非常遗憾的,首先我们认为这个量刑上面,依然感觉到有些偏重,但是对于这个案件的性质没有得到改变,我们非常的遗憾。
    主持人:我们看到这个二审的结果,已经是从一个死刑到无期的这样一个变化了,你们怎么看待这个由死到生的这个变化?
    陈红(四川鼎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我们只能讲就是说,因为一个是刑事案件,刑事案件,最重要的是查明案件的事实,在查明案件事实的基础上,再进行定罪和量刑。
    主持人:好,陈红谢谢你,当然我能够理解一个律师的角度,她作为一个律师,作为一个辩护人,她对她的当事人的这种维护。
    张鸿:对。
    主持人:从这个角度来说,那么我们现在来看一看,其他朋友对这个事件的他们的一些看法。
    “枣红马”这位朋友,他就认为“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罪名不变是正确的,违法就应该受到相当的,相应的处罚,判无期比较合法,既体现了法律威严的一面,又体现了法外人性的一面。希望没有驾照的人们和广大驾驶员在这一案件当中吸取教训,引以为戒。”
    再来看“听雨”,他说“可以理解孙林为救儿子做的努力。”就是孙伟铭的父亲。
    张鸿:对。
    主持人:“但是你的儿子是一条命,别人的生命就不值得尊重了吗?没有驾照还醉酒驾驶,这就是故意杀人,就应该判死刑。”
    再来看另外一个朋友,他认为,“水晶土”他说,“其他类似的案例应当在统一的水平线上执行!否则就有点杀一也没有儆百。不过这不是杀一个就可以解决了的问题。既然立法,就能够按照法律统一执行,不是拿人命去满足人的辩论和好奇。”那么不管是哪一方,如果说通过这样的方式去满足大家的评论和好奇,对大家来说这个都是不公平的。
    张鸿:对,孙伟铭的家人和那些死亡者的家属,对于他们来说都不公平。
    主持人:那么我们也了解到针对这种不同的地区,那么对于量刑不是很统一的这种情况,最高人民法院也作出了一些决定,我们现在一起来了解一下。

  

责编:刘岩

声明:中国网络电视经济台所载视频、文章、数据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边看边聊

登录 | 注册

内容 

验证码:
视频排行榜